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八二

Ej | 2021-01-20 21:28:40


《抵達商隊》


—————————»旭視角~

  「嗚呃嗚呃...涼搜搜的...」

  「出雲氣溫比較涼,更何況這裡是山上。」

  「明明在百鬼錢湯旅還會熱到冒汗,魑魅~尾巴借我...」

  「當我圍巾嗎...真是...」

  「借主人取暖一下嘛~到營區應該會有營火之類的。」抓著毛茸茸的尾巴圍在脖子上「嗯...暖烘烘的~」

  「旭,姑且確認一下,對妳來說真的那麼冷嗎?」

  我想了想「沒有啊~只是想試試看這感覺而已~啊!不要~再一下下啦~」語音未落魑魅就無情的抽走尾巴。

  「我拒絕,那樣很難走路。」

  「唔嗯...小氣...」

  「嗯~我們是不是太電燈泡了?」後面傳出個聲音我才想起不只我跟魑魅,還有乙姬特別請來的保鏢,不過人選令我很意外。

  「喵~」身後女子的肩上趴著隻黑貓。

  「黑醬也那麼認為對吧~我們給你們倆獨處吧~!」

  「阿霞!黑醬!」制止服飾店的兩人繼續令人惱羞的話題。

  阿霞以前貌似是做傭兵的,儘管在百鬼錢湯旅悠哉地作著服飾店生意,但似乎現在仍被叢雲通緝著。

  「阿霞今年幾歲了?」轉移話題~

  「嗯~是花樣年華的一百三十五歲哦~!」因為阿霞突然大動作的擺出"Ya"的手勢,在她身上站不穩的黑醬跳到我身上。

  「喵~」

  「以鬼而言還年輕的很~」

  「喵喵唔...」

  「好了好了...黑醬,說這些話不太好哦...」黑醬說話又一如往常越說越沒水準才趕緊制止。

  「喵...喵~」

  「黑醬!不要把瞳姐也扯進來!說這種話不怕沒飯吃嗎?真是的...」輕輕給他晃了一下不讓他繼續暴言。

  「好~旭也冷靜點~」阿霞把黑醬抱回身上。

  「已經要到了,把老闆娘給的印件準備下。」一直無法加入話題的魑魅開口。

  我趕緊把側背包內的文件取出確認一遍「為什麼要那麼嚴謹啊?」好奇的問。

  「現在出雲處於動盪時期,誰也信不了,所以妳們也注意一點不要被騙了。」魑魅如此叮嚀我們。

  「是~狐狸隊長~」阿霞還是毫無緊張感...

  魑魅對於這個稱呼貌似不在意的繼續說「營區在前面,隨時保持警惕。」

  前方的空地有著速成的木屋與帳篷,下午的斜陽給它們拉出長長的影子。

  「「碰!」」兩個黑影從灌木叢竄出嚇了我一跳。

  「咿!」

  魑魅瞬間在雙手凝聚魔力站到身前護著我。

  「哇~的一聲~」「嚇一跳吧~」

  「欸?小孩子?」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對雙胞胎...

  「井鼠卯之花!」「井鼠墨!」他們自報姓名後,做了個華麗的後空翻「「參上~!」」

  「哇~」看見精彩的特技拍了拍手,同時也不忘制止魑魅露出冰冷的殺氣。

  「你們是商隊的人嗎?」

  「「是哦~」」「十七小隊~」「彩虹小隊~」「「是也~!」」

  「這兩個小鬼頭真是活蹦亂跳啊。」阿霞也湊上前。

  「「貓咪!」」

  「喵?喵啊嗷!」等到黑醬察覺到兩人的視線時已經太遲了,他被雙胞胎緊緊的夾在中間磨啊蹭的。

  「哈哈~黑醬難得給陌生人抱呢~」

  「不對!他在掙扎啊!」把還在沾沾自喜的阿霞拉回現實。

  這時一旁的樹叢又傳來動靜,魑魅再次戒備了起來。

  「唔哇!」一個女孩子跌出來「咿呃...好痛...欸!你們是!」也許是看到警戒中的魑魅吧,她手顫抖著伸向背後的刀。

  「舛花!」「舛花姐姐~」雙胞胎放下已經虛脫了的黑醬跑到那女孩子身邊。

  「欸?終於找到你們了,不是說不能跑來山上嗎?今天開始有百鬼錢湯旅的幹部要過來,不能給人家添麻煩。」

  「放心放心~」「還沒來的~」

  「好了~魑魅不要再一臉要吃人的樣子了~請問妳也是商隊的人嗎?我是百鬼自治區領主奈竹乙姬派遣過來的幹部,能和商隊隊長見面嗎?」有禮貌的打招呼是很好的開始。

  「啊~是找熊哥的吧?他現在應該就在前面的營區,我帶...妳們...過...去...」她視線黯淡了下來、直冒冷汗,視線驚慌的在我們身上游移。

  我茫然的看著少女「怎麼了嗎?」

  「啊...啊...啊...百鬼...自治區...幹部...」

  「嗯...請問妳還好...」

  「非常對不起!我家弟妹給你們添麻煩了!什麼都好還請不要把我們賣去妓院!啊啊啊!」她跪在我面前磕頭。

  「啊嘞?」轉頭看阿霞跟魑魅一眼,他們聳聳肩。

  「啊~舛花姐姐哭了!」「乖~不哭不哭~」

  「呃...那個...」

  「實在真的極度非常很對不起!雙胞胎是無辜的,求求您大人大發慈悲放過他們吧!」

  「欸?贅詞好像變多了...算了...」把手中的文件給魑魅拿,趕緊上前扶她起來「快起來,額頭都擦傷了。」

  「不行!我是姐姐,必須保護他們!拜託!要賣賣我就好!放過他們吧呃呃呃...」才起來不到一秒就又跪下了...

  我無奈的嘆氣,從口袋中取出一根棒棒糖「抬頭。」

  「...唔...」

  「不抬頭就把雙胞胎抓起來嘍~」當然是開玩笑的。

  「咿!非常唔...」趁她抬頭說話的瞬間,把糖果塞進她嘴裡。

  「「欸!」」「姐姐好詐!」「我們也要!」雙胞胎提出抗議。

  「好好~大家都有~」

  「哇~!」「謝謝!」

  用糖果打發走雙胞胎後把她扶起來「別又跪又拜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可...可是...是幹部...」

  「唉呀呀...我都忘了對外面來說,我官階好像挺高的...」這樣想著,抓抓頭「我叫彌生旭,妳呢?」

  「是!新橋舛花!十六歲!」

  「嗯,那這樣我們就是朋友了~以後見面不要在有那種反應哦~」

  「欸?可...」

  「如果出差錯的話,那邊的雙胞胎就會被賣掉哦~」阿霞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她身後。

  「咿!」

  「喂!阿霞!」

  「嘻嘻~開玩笑的~」

  「唉...玩夠了沒?快帶我們去找商隊長。」魑魅冰冷的視線與語氣讓舛花瞬間打了冷顫,雙腿發抖。

  我把人家攙扶起來,把她額頭上的土灰擦掉,貼了片創可貼,順便幫她整理了下頭髮。

  「欸呃...唔嗯...是...」於是我們隨著舛花與雙胞胎的腳步進入營區,出示文件與相關證明後,終於見到商隊隊長了。

  「確實收到,今後數個月還請多指教。」商隊隊長冠田熊太,來來往往的人都稱呼他熊哥或冠熊,特徵是個鬍鬚滿面、中年發福的大叔「舛花跟雙胞胎先回去吧,你們不是還要排練週末的表演嗎?」

  「對欸!」「忘記了~」

  「那我們先告辭了...」感覺她對我還是有戒心。

  她帶著雙胞胎離去的背影,讓人感覺是親姐妹一樣,即使她們長的不像。

  「嗯,首先是幹部彌生旭,然後是顧問魑魅、兩名保鏢伊吹一目霞跟...江上黑...」熊哥看著我們中間的黑醬思索著。

  「黑醬在這裡哦!」阿霞把黑醬舉到頭上。

  「喵。」

  「他說初次見面。」阿霞翻譯。

  「難道是猫妖?哦~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啊!」

  「喵喵...」

  「他說他餓了。」

  「喵...嗯嗯嗯...喵嗷~」

  「要去河邊抓魚。」

  「喵。」

  「告辭。」阿霞翻譯完最後一句後,黑醬俐落的從她手中掙脫,慢步離去。

  「哈哈~真是隨意的保鏢啊!不過奈竹小姐指名妳們也不用擔心了。」

  「哈哈哈~大叔過獎!我們不過是做衣服的~」

  「那首先呢...我們這邊要先確定乙姬訂的"貨物",沒問題吧?」閒聊結束,我先提起乙姬特別交代要先拿到並交回去給她的東西。我不清楚是什麼,但應該也不會是毒品或活人器官什麼的...

  大概...

  「沒問題,給。」熊哥把一直放在邊上的包裹拿給我,看起來應該是某種禮盒。

  「確實收到了。」把包裹交給魑魅。

  「話說我們這期間要住哪啊?」阿霞插進來提問。

  「我們準備了簡單的速成型木屋,我帶妳們過去吧。」起身跟著熊哥走。

  感覺四周的人都用奇特的眼光看我們「...有點不自在...」心裡這樣想,沒有說出來。

  「哇~半地穴建築欸~」

  「臨時搭建的,各位將就下吧。」

  「非常謝謝。」禮貌道謝。

  「旭跟狐狸隊長先進去整頓整頓吧~我還有任務。」阿霞會那麼說令我蠻訝異的,因為一路上她都是一副郊遊踏青的態度...

  「用餐前幫我把黑醬帶回來哦。」

  「收到~」

  我跟魑魅進到小屋子裡「好了~不用那麼緊繃了。」魑魅始終警戒著四周。

  「妳先休息吧,等我鋪設好結界。」

  「...多信任別人點嘛...真是的。」放棄勸說,把魑魅跟阿霞的床鋪也鋪好。

  辦公桌、置物架、燈具有的沒的傢俱都很齊全「熊哥看起來粗枝大葉的,沒想到還挺細心的。」不小心以貌取人了...

  至於魑魅還在一旁操控遠端式神設置結界...



—————————»一目霞視角~

  大大的伸個懶腰,確認旭把門關上後,走到有點距離外的野營用餐桌坐下,從隨身的包包裡拿出不鏽鋼水瓶,裡面裝有喜歡的進口高粱「冠熊~來喝酒~!」

  「還是那麼愛喝啊,一目霞。」

  「十幾年不見,當然是先喝一杯啊!」

  冠熊坐到我旁邊「所以妳現在在做衣服啊?明明以前都還是個流浪傭兵。」

  「嘻嘻~被老師稱讚有天份就好好學了。」

  「當年被樴從牢裡拉出來還一副想吃人的眼神,現在竟然成了那麼陽光的女性。」

  把盛滿酒的酒杯遞給革命軍的舊識「話說你怎麼變胖了?肚子都凸起來了。」

  「哈哈哈~畢竟也半百了,人類也不像鬼族那麼長壽,老了身體狀況就一大堆。」他拍拍自己的啤酒肚。

  「虧你能在十年內把商隊搞的那麼龐大。」

  「過獎~是說...妳的事有告訴她嗎?」

  「沒...」

  「旭她也想多知道些父母的事吧?」

  「那樣的話她可以問魑魅啊,他比我們都了解樴跟白一郎。」

  「魑魅啊...以前完全沒跟他說上話啊...」

  「也不清楚那傢伙加入革命軍前的底細,老實說還蠻不能信任他的...有點擔心旭啊...」

  「但以前樴跟白一郎都很信任他啊,我們也不好說什麼。」

  「喵~」

  「黑醬~回來啦!」

  「話說這猫妖是...」

  「服飾店的朋友養的,剛剛也介紹過了,他叫江上黑,可愛吧~」

  「喵噢~」黑醬自滿的揚起嘴角。

  「感覺很可靠的保鏢呢!哈哈哈!」

  「喵喵~」

  「他說當然啦~」

  「妳還真聽得懂他說的話啊?」

  「相處久了自然而然~對了!奈竹小姐說你們這好像有個孩子...」

  「哦~對,那孩子寫了信說務必請妳們幫忙寄給奈竹小姐。」冠熊從口袋拿出信封。

  「還真的跟奈竹小姐說的一樣呢...黑醬,幫我把剛才給旭的包裹拿過來,順便一起寄過去。」

  「喵唔...」

  「別抱怨了~我們是來工作的,收了錢就得做事啊。」

  「喵唔喵~」

  「這跟是不是傭兵沒關係~快去啦~」

  「唔...」不甘願的走掉了。

  「嗯...欸欸,冠熊...」

  「怎?」

  「從剛剛開始就躲在森林那的那些人是自己人吧?」

  「嗯?」他轉頭看了樹叢那,那裡探出的數個人頭瞬間縮回去「是他們嗎...小孩子果然敵不過好奇心啊...」

  他起身走過去「玉子,我知道是妳帶頭的,快出來。」

  看他那好像一直搞不定,我趁沒人注意偷偷的繞到森林裡「哦,真的是小孩子。」五個男男女女正奮力的躲著冠熊,不過都被我看在眼裡。

  「哎呀~幹過刺客還真方便,隱藏氣息什麼的~」起了玩心,久違的把自己"變不見",悄悄的接近他們。

  「玉子...玉子...有東西...」

  「噓...小聲點啦葡萄...」

  「嗯?」「真的~」「有東西~」「「在那邊!」」

  「欸...?是現在小孩子太厲害了還是我身手變差了...算了~既然被發現了那就...」沒想到會被發現,所以在那些孩子們盯著我藏身在後的樹幹時「嚇一跳!吃了你們!」

  「「「哇啊~!」」」

  「哇~看起來很美味的小孩子呢~!先吃誰呢~」

  「啊啊啊啊呃呃呃呃...」馬上就哭了...

  「躲到我後面...」看起來最年長少年護在孩子們身前。

  「來者!」「何人!」

  「冷靜冷靜~開玩笑的...我不會吃人的...」

  「哇呃呃呃呃呃...」哭得更大聲了...

  眼熟的雙胞胎也上前,沒想到他們拿鐮刀的樣子還有模有樣的「是我是我~雙胞胎認識的吧!」

  「哦?」「養貓的姐姐~」「「晚安~」」

  「晚安~」

  「你們認識?」少年放下戒心。

  「伊吹一目霞是也~啊嘞?是鬼族的同胞呢~聞起來像是年輕人呢,小弟弟今年幾歲?晚上有沒有空?要不要喝一杯?」

  「呃...請不要靠那麼近...」

  「裏柳居然害羞了!」一旁安撫著被我嚇哭的孩子的另一個女孩驚訝的說道「好了...葡萄也別再哭了...」

  「不哭不哭~」「葡萄乖乖~」雙胞胎也加入幫忙。

  「喵...」

  「黑醬啊~辛苦了。」黑醬鑽過樹叢過來,把他背上的包裹取下「那先工作吧。」

  黑醬跳到了我頭上,我從口袋中拿出一張鋁箔,經過一番"折"騰後,紙片成了鳥的樣子。

  「哦!好厲害~」剛才都還在哭的女孩雙眼閃著亮光看著我的動作。

  「嘻嘻~接下來才是重點哦~黑醬,幫個忙。」

  「喵。」把紙折鳥舉到頭上,黑醬用爪子在上面留下輕輕的爪痕,紙折鳥便自己活動了起來「人工式神完成~!」

  「哦!大姐姐會法術?教我教我!」

  「喂,玉子,不要為難人家。」

  「「哇~厲害。」」雙胞胎在一旁拍手。

  看著一旁很感興趣,卻畏畏縮縮的躲在鬼族少年身後的女孩「是叫葡萄吧?這送妳。」把人工式神遞給她。

  「哦...?嗯...可以...嗎?」

  「當然~」

  「喵...」

  「好啦~等等賠你小魚乾。」無視黑醬的抱怨,把式神放在女孩手上。

  「欸!我也要!」黃色頭髮的女孩也表示興趣。

  「沒問題~」

  「喵喵唔唔唔...」

  「好啦~請你吃大餐就肯幫我了吧~」

  「喵...」

  再拿出一張鋁箔,一樣折完後給黑醬做記號,最後成了第二隻鳥「我只能在黑醬的幫忙下製作式神,沒他的話就只是普通的摺紙而已。」

  「喵~喵!」

  「是是是~你最厲害~」

  「養貓的姐姐~」「能跟猫說話?」「「好厲害~!」」

  「嘻嘻~這叫心有靈犀!」

  「喵!」

  「「「哦~」」」一眾年幼組一起拍手。

  「伊吹小姐,妳不是商隊的人吧?是熊哥的朋友嗎?」鬼族少年問。

  「哦~怎樣怎樣?對我有興趣~?」

  「呃...」

  「喵嗷哇哦~!」

  「好啦~!不要抓啦~難得遇到年輕人,捉弄一下嘛~」整理一下被黑醬弄亂的頭髮「跟冠熊是老相識,不過這次是來工作的。」

  「工作?」

  「做保鏢跟著來的~是吧,黑醬。」

  「喵。」

  「保鏢...難道是百鬼錢湯旅的幹部?」

  「哦!少年真聰明~答對了~」

  頓時一陣沉默...

  「「「欸——!」」」

  「那...那那...幹部大人...在哪...?」葡萄問。

  「應該在休息吧?」在聊天的過程中又做了四隻式神鳥,把信塞進包裹裡讓式神們帶著包裹跟信封寄回湯屋。

  「居然是...百鬼錢湯旅的...」鬼族少年似乎難以置信。

   當我在想要怎麼說服孩子們的時候,她來了「喂~阿霞~黑醬~差不多要吃飯嘍!」

  「好~」

  「真是的,怎丟著熊哥一人在外面喝酒,自己躲在樹林裡不知道在...幹...嘛...?」

  「呃...」

  「妳好...」

  「哇~」「幹部姐姐~」「「晚安~」」

  「雙胞胎也在?妳們到底在幹嘛?」旭也走進樹林。

  「認識新朋友~」

  「喵~」

  「連黑醬也在啊。」

  大家都看著旭讓她很尷尬,稍微帶動一下氣氛吧「來~各位自我介紹一下吧~」

  「那...那我先好了,我叫彌生旭,百鬼錢湯旅幹部,請多指教~」
107 巴幣: 10
用棒棒糖拐小妹妹...wwww
2021-01-20 23:16:16
Ej
雖然年紀設定上差不多,但實際上便如此www
2021-01-21 16:25:2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