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約定 #極短篇

左木 | 2021-01-20 18:29:43 | 巴幣 134 | 人氣 178

極短篇
資料夾簡介
美其名為【滿足慾望的篇篇故事】



  「咳!咳咳!」進來的人被久未推動的木門所揚起塵埃刺激出一陣咳聲,「學校不是一星期才開始準備遷拆嗎,為什麼會積出那麼多塵的啊……」

  來人看著眼前小小的活動室,已空置的幾個書櫃,以及中間擺放的一張長桌子——


  
「叩叩!」幾下敲門聲響起,門外的人就推門而進,「你們好,我是想要進文學社的──」他進來後望到桌邊的人愣了一下,「啊!只有你一個人嗎?」

  「嗯。」坐在桌旁的人面無表情地輕輕點了一下頭。

  「那……我可以一起坐在這裡麼?」

  坐在桌旁的人又輕輕點了一下頭。

  然後一陣靜默,而由於冬季的冷風,活動室的窗戶都關上了,只有兩人稍重的呼吸聲。

  終於,後進來的人忍不住打破這氣氛問:「那個……我叫張南風,一年級D班的。你呢?」

  「鄒文,C班。」鄒文說完見到對方一臉問號,又再重覆一次,「鄒—文—」

  「噗!」張南風聽完忍不住笑出聲來,但看到鄒文黑著臉就馬上收歛,不過又一秒破功,「抱歉……噗!不是,為什麼你家人要幫你改這個名字啊?明知姓皺!」

  顯然,鄒文已見過不少人有同樣的反應,故黑臉反駁說:「不是皺!是鄒!我看語文差的是你才對,哪有人姓皺的!」

  「咳!抱歉啊……我就是語文爛透了……」張南風不好意思地撓頭回覆。

  對方的神情及說話語氣無不示意著「我語文真的很爛」的意味,弄得鄒文有道氣卻不好發作,只能憋住在心。

  二人無言的互望幾秒,突然兩道笑聲同步似的跳出來:「噗!」、「噗!」

  「哈哈哈哈!」二人都在狂笑,令剛才一度令人尷尬的氣氛一下子被清掃得一乾二淨。

  「是鄒啦!耳字旁的那個!不是皮字旁的那個好不好!」鄒文一邊抹著眼角的淚花,一邊笑意滿滿地問,「你語文爛透了……那為什麼還要進文學社啊?」

  「咳咳,雖然我語文不好,但不礙著我喜歡看小說啊!文學社又不是一定要寫文,文學鑑賞也可以的啊!」張南風理直氣壯地說。

  「你喜歡看小說?什麼類型啊?」鄒文一臉難以置信地問,畢竟對方健碩高挑的身形……怎麼都不像是文學類人。

  「喔喔,什麼類型都看啊!只要劇情吸引!而且最好多少有點粉紅泡泡的情節,BL、BG、GL、什麼物種的都可以!無CP的話,雖然會有一點點可惜,但是內容夠有趣或吸引的話都行!比如說《我的重生第二人生好像有點不太對勁》,裡面的主角在第二次人生里遇到的一個很重要的人,搞得主角被硬生生磨得從一個淡定到不行的人,變成一個每次聽完對方說話都得毒舌一番的人,當中他們的日常就十分搞笑!甚至令人把主角的前生淒涼生活都能忘記了,只記得今世的主角有多歡樂,讓我不得反思一下,人都要活在當下,不要怕嘗試新事物!還有《順風而行》!書中只有主角一個身為凡人卻有一雙翅膀,由小時候已經有了,那時候他父母看到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但還是努力地把他養大了,但故事主要還是講述主角長大後當起了『郵差』,專門送各種各樣的東西,甚至連黑道的機密信件也有送!……」

  「好!我知道了!的確挺吸引人的!」在張南風還想說下去的時候,鄒文馬上出口截住了他,「我相信你非常喜歡看小說了,真的。」

  「那你呢?喜歡看什麼類型的?」

  「呃……我其實,比較愛寫文寫小說,看別人的故事當然也是不錯的,但是……把自己愛的人物寫出來、寫下他人生,就好像會付予他生命一樣,活了。」鄒文說起自己所愛之事,眼神立刻充滿溫柔的笑意。

  「那我們簡直天生一對啊!你來寫,我來看,完美。」張南風認真地道。

  「……張南風同學,我覺得呢,在說我寫你看之前,我建議你先把語文學好。天生一對不是這種情況用的。」鄒文無奈回覆。

  「哎,天生一對不是重點啦,重要的是你寫我看!拜託,我很認真地提議欸!我看完後一定會還你一篇讀後感的!」

  「嗯……讀後感……我有點擔心裡面的錯字錯詞錯修辭。」

  「我語文是很爛,但沒爛到錯那麼多東西好不好!錯字的話,大概就幾個……咳,十幾個好了!」

  嗯,所以是會有幾十個錯字了,而且真的會錯詞錯修辭──鄒文一臉無語地內心說了一句。

  「真的啦!我寫完會多看幾次檢查好再給你的!你就讓我看看你的小說嘛~」

  「……好吧,可是我寫的不算快,短篇的有幾篇,改天拿回來給你看。」至於讀後感……我來當一下小老師幫他改作文好了──鄒文又在心內道。如果張南風知道他現在的想法,肯定又會炸毛起來。

  「噢耶!太棒了兄弟!那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據點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文學社沒有前輩在,但有我們倆可寫作可讀評也能組成一小圈子了。好期待呢~好兄弟筆下的故事,到底會有多趣呢~」


  「哈!那小子那時候一聽到能看我寫的文,馬上雙眼發光的情境還瀝瀝在目呢。」鄒文站在長桌旁望著當時在長桌上刻著的他們的名字,感嘆了一番。

  接著,他將視線向右方望去,那裡是一面什麼都沒有的牆壁──


  「嗯,以金獎為目標吧兄弟!那就有可能出書了!」張南風盯著剛貼上牆的一則宣傳海報──全港高中生小說大賽──無比認真的道。

  「嗯……參加是可以,但金獎……不太可能啦。全港那麼多高中生,就算參加的人不多,肯定也不會少,要拿萬中唯一的金獎,真的很難,目標放寬一點,如果有銀或銅獎,又或最具創意故事獎,倒是還可以的。」鄒文冷靜地分析。

  「這不行啦,你不知道嗎,好比每次學校成績出來總是會比預期少個十幾二十分,比賽目標也一樣,訂得能多高就多高,到時候可能就拿個銀或銅獎。」

  「那是你,我出來的分就一直都很穩定的跟預期相差無幾好不好。」

  「行了,又炫耀你成績,少說一天行不行。反正我是覺得以金獎為目標沒什麼不好,如果最後真的只拿到銀或銅獎,還是能對自己說加油,下次一定金獎!」

  「話是這麼說,但結果不比預期,總是會讓人有點失落啊。」鄒文苦笑了一下,「不過作為遇見你後的第一次寫作比賽,就聽你這一次吧。」

  「噢~鄒文文~我就知道我在你心中是很重要的!」張南風聽到鄒文的答覆,開心得撒嬌說。

  「噁──別了,你這身材真的不適合裝萌撒嬌,拜託不要,真的不要!」鄒文聽後馬上打了個冷顫。

  「切!人家才不要要,鄒文文就是愛我才對我那麼好~」張南風繼續撒嬌。

  「不!拜託了!不要這樣了,正常一點!」鄒文實在忍不住,退開了一步,一邊擺著手。

  「噗哈哈哈!」張南風看到鄒文馬上跳開來沒有生氣,反正覺得非常好笑,「這招真的屢試不爽!哈哈哈哈!」

  無法反駁的鄒文只能一臉憋屈又哀怨的盯著張南風看,十分無奈。

  ……

  「拿著,送你的。」張南風遞了一個長方體的包裝禮物給鄒文。

  「怎麼突然送禮物了?」鄒文接過來問道。

  「昨天結果發佈你不是拿獎了嘛!當然要送禮物慶祝!還得吃一頓大餐!就今晚好不好,我訂了中式飯店的位子!」

  「……我只是鼓勵創作獎的得獎之一,不用那麼大費周章吧?」

  「怎麼不用,這是你寫我看後的小說所得的第一個獎欸!很重要的!」張南風非常不認同鄒文的輕描淡寫。

  「……」聽到好友真摯的對待,鄒文十分感動,「謝謝你。那就今晚吃大餐吧,慶祝我們倆的第一個獎項。不過……」他望了一眼手中的禮物,「這是什麼啊?現在能拆嗎?」

  「嘻嘻,送你了就是你的了,你想何時拆都可以啊~」張南風顯然對自己選的禮物有著十足的自信。

  鄒文馬上拆開了禮物。

  「鋼筆?」

  「來做個約定吧!」張南風忽然收起笑意,認真地道。

  感覺到對方是認真的,鄒文也馬上收起玩味的眼神,「什麼約定?」

  「你以後出版的第一本書的試印版或原稿送給我吧!最終試印版跟原稿都是最值得留念的吧!我會好好保存的!」

  作為一個作者,鄒文很清楚原稿對自己的意義,而對方作為喜愛小說之人亦然,但聽到對方認真的話語,他依然毫不猶豫地說:「原稿給你,最終試印版我留著吧。」

  「我以為……」張南風聽後難以置信的瞪著眼,「謝謝,鄒文,真的,謝謝你。」謝謝你一直以來相信我,一直陪著我過這個短暫的高中生活──張南風輕輕地在心裡說。

  見到好友突然之間的煽情,鄒文害羞地別過臉:「謝什麼呢,你我鐵一般的關係,原稿送你當然可以啊!」然而,正因為他的別過臉,錯過了張南風眼神裡的一絲悲傷。


  「結果約定後的下一天,你馬上就消失了,剩下我一個人孤伶伶的在這活動室待了一年。」鄒文盯住石碑上的照片,有點埋怨地道,「時過十五年,終於又見面了呢,雖然只是你的照片,而且永遠隔絕了個世界——

  「對了,你高中耍的小心機,我都聽你父母說了,什麼等我出名了才相認,現在倒好了,勞駕本大作家自己走過來跟你認。」鄒文繼續自言自語,從背包中取出一套釘裝成一本本書似的原稿,放在了石碑前,「喏,一套五冊的原稿,拿來送你了,別挑三嫌四說太久喔,誰讓你當初一聲不吭的就玩失蹤——

  「對了,還有你送的那支鋼筆,早就被我用得沒能再用了,現在就只是帶在身上放著。過了那麼久,看著還是像新筆一樣,跟你當初給我時一模一樣——」鄒文想著想著,慢慢紅了眼圈,有點嗚咽地問,「所以為什麼呢?為什麼當初什麼都不說?你有很多時候可以告訴我的吧!到底為什麼!」他說著說著,漸漸生起氣來,氣得舉起手中的鋼筆,想要一下擲下來,卻遲遲下不了手,最後慢慢把手放下來,蹲在石碑前小聲地抽泣。

  過了一會兒,鄒文抬起頭,用沙啞的聲音喊:「啊!爽快多了!」站起身收拾背包,把鋼筆插回上衣口袋內,然後盯著石碑上照片數秒,最後輕輕笑著說了句,「晚安吶,南風,我的兄弟,下次再帶著稿來找你。」

  鄒文離開後,在不遠處樹下站著的一對老年男女走了過來墓前,其中的女人用溫柔的眼神望著石碑上照片中的男孩說:「你們終於能見面了,真的都如你所料呢,那孩子成為了一個大作家,你應該是最開心的那一個吧!」說完,發現有一張泛黃的照片在那套原稿旁邊,微微地擺動著,好像下一秒就會被風吹起,仔細一看,照片中有兩個少年:長得運動型的那一個少年一手緊緊圈在另一個少年的整個肩膀上、一手舉起勝利手勢;另一個少年戴著金絲眼鏡與一身工整的校服,充滿了文學氣息,則一手拿著獎狀、一手拿著鋼筆,截然不同的兩人,卻相同地笑得十分燦爛——女人把照片攝入原稿中,把原稿抱起來,才發現與嶄新的原稿不同,布製書套像是已擺放許久,老舊的布織上被人用鋼筆寫上了幾個字——

致吾畢生之摯友——
給你的第一封信




  「那孩子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嗎?為什麼不告訴他你生病的事?你突然轉學搞失蹤,他肯定非常生氣。」女人坐床邊削著蘋果邊說。

  聽到母親提起好友,病床上的少年眉開眼笑回覆:「對,他一定會非常生氣,這樣他就更不能忘記我們之間的約定了。媽,記得一定得等他出名以後才找他要回原稿喔!」

  女人一臉疑惑地說:「他也還只是個高中生,出路還沒定好呢,退一步說他要是真的當個作家,也不一定……」

  「媽!」少年打斷自家母親的疑猜,用非常堅定的語氣說,「他一定會成為大作家的!」

  他一定會成為大作家的,一定。

圖是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大大畫的喔~~~
能知道別人想像中的自己所創作的角色的模樣,真的感覺超讚!!~


本來想打寫後感的,但快下班了真的沒有時間QAQ咱真是名副其實的Deadline Fighter啊!

All rights reserved.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暖暖的小故事~不過對鄒文跟南風這對知心好基友來說,結局也太慘
之後還有其他的短篇嗎?還是長篇連載
好期待看到左木寫的文
2021-01-20 19:50:14
左木
好像在咱的文中,都全是悲劇收尾的,喜劇的對咱來說有點難寫,可能是因為自己本來就是挺消極的一個人。
這篇本來也沒想到會寫那麼多欸,實際上現在大約減掉標點符號後是4千字左右,未到短篇,但又比極短篇多了一些。可是現在給你的感覺是沒有完結嗎?
咱倒是在寫南風評文那2篇時,又想跳(自)進(掘)新(墳)坑(墓)。
很開心有人會想看咱的文>///<這篇是用2天多的時間邊上班邊打的,怕趕不上死線,昨晚也晚了2小時睡覺TAT
2021-01-20 21:04:26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不是覺得沒完結啦,我是說期待之後的其他長篇(如果有的話XD
其實我本人也挺消極,悲劇收尾對我來說比較符合現實,也比較對我的口味,但我還是會想嘗試其他風格的文,或是把日常的幹話融合進自己的作品裡面
結果到最後就莫名其妙產生了一篇較悲劇、符合殘酷現實的作品(獵頭者),還有兩篇不知道在幹嘛的舒壓用作品(就是日安跟交往)
2021-01-21 20:39:58
左木
咱還沒試過寫長篇... [e28]感覺很容易半路棄坑,不過中學時寫的新年狂想曲可以考慮一下,就是中學朋友讓咱寫的那篇,但感覺也不會長很多0rz
2021-01-21 21:25:17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啊對了,其他人在自己版下的留言會有一個「回覆」,如果是點那邊回覆留言的話才會在該帳戶的通知欄顯示(好像只有叭啦訊息類的像是公會、叭啦叭啦不用按回覆就會跳通知),不然就只能用網頁重刷的方式,讀者比較容易錯過作者的回覆XD
2021-01-21 20:42:47
左木
手機版按留言不能左滑選回覆,一定要滑下去文章中間留言處按...選回覆 [e27]
2021-01-21 21:27:0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讀到石碑的瞬間,讓人不禁想到永別...
雖然時間久了些,但約定能完成真是太好了(ˊvˋ)
2021-05-06 18:03:53
左木
很多人都說過,「只要那個人依然在你心中住著,他就不會消失」
有些人之間的約定會隨著時間消淡;但鄒文跟張南風的約定卻是伴隨年歲和思念而逐漸加深。
謝謝小精靈到訪 溫暖的小伙伴~[e38]
2021-05-06 18:48: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