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1?萬】符契師 § 第柒符(1)

| 2021-01-19 22:38:55


§ 啟陣

§§§
  手銬……
  手銬還在自己身上……
  好熟悉的味道。
  很臭,汗臭,尿騷,精液的殘味……

  幹!
  陳興良跳了起來。
  卻發現做不到。
  他現在鞋襪被脫掉,身上不只綁著手銬,還被一大堆童軍繩纏住,硬是把自己固定在床上。
  自己的床上。
  這是自己的房間。

  「醒了是嗎……」

  陳興良緩緩地睜開眼睛。
  自己小小的房間擠滿七個人,五個雙眼無神,一個背對自己。

  最後一個,則坐在自己的電腦椅上。
  陳興良睜大雙眼。

  尹絮榕雙手雙腳被銬在自己的電腦椅上。
  她身上所有裝備都被剝了下來,現在就穿著最裡面的那沒有任何咒式的T-shirt和短褲,倒是手銬腳鐐上被貼著四張明顯不是她自己的符。
  背對著自己的那第七個人轉過身來。

  「老滷……」陳興良看著那熟悉的面孔,愣著喊了聲。
  「嗯……該怎麼說這整件事呢?讓我想想看。」頭上有傷的老滷坐在電腦桌上,雙腿交叉。

  他穿著一襲黑色的大衣,那是一件一點也不稀奇的老款風衣,看上去就跟尋常老人無異。
  陳興良現在才看出來。
  因為現在有陰陽眼,所以現在才能看出來。
  他如果打最開始就能有陰陽眼!那麼光是看見老滷此刻身上的黑紅邪氣!他打最開始就不會相信他的任何一句屁話!

  「你到底控制了多少的人?」被銬在椅子上的尹絮榕冷冷地說。
  「妳不是看過我的高中畢業照嗎?那張照片上的人全部都被我洗腦過。」老滷聳聳肩。
  「全部?」尹絮榕挑眉。
  「全部。」老滷點頭。

  他站起身,風衣冉冉飄起。
  陳興良眨了眨眼睛。
  老滷現在身上的氣息是很詭異沒錯。
  但怎麼好像……不太起眼?
  跟尹絮榕炙熱的蒼火比起來,簡直是過分黯淡了。

  「如妳所見,我不是一個很強力的術者。」老滷苦澀地笑了笑。
  「我看得出來,但傀儡師不看靈力吧?」尹絮榕冷眼看著老滷,現在的她身上倒是連一點靈壓也擠不出來。
  「……我啊,不是喜歡才當傀儡師的。對我的家族而言,我這簡直無異於殘廢,只好用這個方法讓自己爭氣點。」老滷閉上眼,搖搖頭。
  「哪一家?」尹絮榕問。
  「反正不是尹家。」老滷睜開雙眼。

  他走向被銬在電腦椅上的尹絮榕,在尹絮榕的眼前蹲了下來。
  平視尹絮榕的雙眼,他不急不徐地從風衣口袋裡掏出一把折疊刀。

  「事實上在最早的時候,我只是打算先植入一個暗示,如果以後遇上緊急狀況的時候,就可以派上用場。」他用單手打開折疊刀,在不傷害到任何動脈的情況下,輕輕劃過尹絮榕的手腕。
  「因為他們也不是什麼擁有大靈壓的個體,留著也沒有用,當當保險還可以,對吧?」尹絮榕淡然地看著自己的手腕流出些許血流。
  「沒錯,但之後就比較有趣了,奮鬥三十年之後,有的同學當上了警官,有的成為了室內設計師,有的富二代同學還當了老闆。」老滷將尹絮榕手腕上的血沿著椅子至地面,劃連到被固定在床的陳興良手腕上。

  「金錢對我們意義大嗎?」尹絮榕苦笑。
  「是不大。」老滷刺了尹絮榕另外一隻手腕。
  「你們他媽好意思嗎?」陳興良翻了個白眼。

  「閉嘴。」「閉上嘴。」「是……」

  「但我意外的得到張三豐的骨骸,只要可以把他召喚出來,之後鎖在我的靈竅上頭,我就是最強的了。」老滷一樣將鮮血劃到陳興良的手腕上連結。
  「好個邪門歪道。」尹絮榕微笑。
  「不可以嗎?」老滷蹲下刺著尹絮榕的腳踝。
  「是沒有不可以。」尹絮榕聳聳肩。
  「哈哈,真不愧是尹家。但就像你知道的,那需要一點條件限制;需要一個八字輕的人,長期處在陣眼培養體質,在月虧的日子啟陣。」老滷將鮮血劃連到陳興良的腳踝上。

  「插個話,什麼叫做『真不愧是尹家』?」
  「就是特別不守規矩。」
  「啊,我明白,請繼續。」

  「我暗示了個老同學用地蓋公寓,暗示了個老同學去設計。雙向暗示,他們彼此沒有實際的交集,連意識都不會太清楚。」老滷把刀刺進尹絮榕另外一隻腳踝。
  「難怪啊難怪。」尹絮榕回想當時的畫面,點了點頭。
  「接著到我同學上班的地方去掃地,物色一些八字輕的人,透過一點巧合讓他們租進這裡。」老滷將尹絮榕另外一隻腳踝上的鮮血,連結至陳興良的腳踝。
  「然後再透過那個死人管理員,讓八字輕的人住進去指定的房間,是這樣吧?」尹絮榕冷笑。
  「我可先聲明,他就不是我同學了,是一個主動求我幫他延壽的人。」老滷將刀劃上尹絮榕的下顎,拉出一道鮮血。

  「為什麼?」問的人是陳興良。
  「因為他老婆是植物人,他想活到他老婆自然死亡。你放心,我沒有讓他簽什麼歹毒的契,就是偶爾幫我做點雜事。」老滷將尹絮榕脖子上的鮮血抹上陳興良的脖子。
  「但那個骨骸碎了,真是做夢也沒想到你會在上面紋咒。」尹絮榕嘆了口氣,這簡直是在藏寶庫裡的黃金裝炸藥一樣,千算萬算也沒想到會栽在這一手。
  「是碎了,但沒關係了。倒是我也沒想到這點伎倆居然能直接奏效,虧我還準備了一大堆後續方案……妳狀況不好嗎?」老滷將刀收回口袋裡。
  「不關你的事,所以你有第二順位的復活遺骸?」尹絮榕嚴肅地看著老滷。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你去城隍街嗎?」老滷沒有理會尹絮榕,逕自把頭轉向陳興良。

  陳興良被老滷這樣看著,腦袋也開始運轉了起來。



  「家父是台灣最有威望的狩鬼師,外號一符超人的大道士,他的符咒毫無任何巧勁玄妙,全靠天生的生猛霸道靈壓剿滅各路謀神仔,一張符可以鎮壓一萬一千個鬼種,這等靈壓根據古書記載,只有千年前的張真人勉強可以比肩……當前之世,我看是無望了。」女性看著年輕人。
  「如妳所見,我不是一個很強力的術者。」老滷苦澀地笑了笑。

  「對啊,至少在對決這一件事上,他根本不需要把靈力轉化成什麼見鬼了的東西,他的靈力本身就是世界上最兇惡的玩意。」尹絮榕說到這,自己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一符超人的符咒還在你身上嗎?」老滷的語氣洋溢著敬意。



  莫非……

  「那裡有一個命術之人的傳說,以符狩獵各路鬼神,僅僅是單憑靈力,卻未嘗一敗。」老滷蹲在地上,用自己劃破的手指上的血開始畫陣。
  「不是吧……」陳興良咬牙。
  「一般而言,符是一種很複雜的媒介,但唯獨他的符路,僅僅只是一條儲存靈力的電池……雖然用電池來比喻,大概跟核電廠一樣吧。」先是連結到門口的銅牛門鈴的背後。
  「難道說……」其實他很篤定。
  「這個陣式要開啟,需要一個中上能力的術者,是不罕見,但絕對不會是我。」之後他將手指延牆移動到盆栽的葉子上。
  「我要啟動這個陣法是有問題的,但世界上有一個人,哪怕只是把區區靈力分割存在符紙裡,照樣可以啟動這個陣式。」再來老滷將血痕延伸到陽台盆栽的土裏,手指插了進去。
  「比起綁一個強於我的術士,去要一張符簡單多了,也實際多了。所以我弄了個嬰靈讓你心悸,之後你就會開始惶恐,我再介紹你城隍街;那時你全身上下都是陰氣,附點魔氣上去是很容易的。」接著他走到廁所裏,將手指插進馬桶水中。
  「但尹翅蟲死了,這一切就又不一樣了。」最後劃到日光燈管下,老滷用衛生紙擦了擦手指。
  「好險我抓到妳了,妳就算狀況這麼差,一樣是個比我富有靈力的術者,一定可以提供啟動這個陣式的充足的靈力。」他指著尹絮榕。
  「你成功了,那媒介呢?你有第二塊張三豐的頭蓋骨嗎?」尹絮榕瞪著老滷,問著剛剛的問題。
  「沒有,但超越張三豐頭蓋骨的東西,近期我倒是入手了一個。」老滷微笑。

  他從口袋裡拿出兩個東西。
  一個是剛才的折疊刀。
  另一個東西。
  一看見時,尹絮榕就懂了,陳興良也懂了。
  在陳興良,在尹絮榕,在任何人眼裡,那玩意,千真萬確,

  「你這個———」咬牙切齒。



  「我是找研究所的朋友借強酸溶解掉,然後稀釋稀釋倒馬桶,這樣比較安全……如果有其中一部分被拿走,即使是很不重要的部分那都會無可挽回,因為那會變成世界上『唯一』的部分。」尹絮榕搖頭。

  「我認為是沒有,一符超人最有名的除了他的靈力以外,就是他很喜歡嫖妓。」老滷摸著下巴。


  是個打了結的冷凍保險套!

  「混帳老爸!」尹絮榕漲紅了臉。
139 巴幣: 24
Kitro
呃...
蛤?!OAO
2021-01-20 00:02:17
Kitro
你厲害
我還真想不到一個男人會對別的男人的精液下手
而且還是用過的安全套
2021-01-20 00:05:43
哇你這個反應真是太符合預期啦哈哈
2021-01-20 22:40:22
Kitro
等等
該不會一符超人那時候嫖的妓是老滷他洗腦過的老同學吧
2021-01-20 00:09:07
……我還真沒想過還有這一手,hmmm…
2021-01-20 22:40:47
Kitro
如果不是的話那他就是在垃圾房裏面尋找其他男人的精液的變態
2021-01-20 23:08:56
這可是很辛苦的啊哈哈哈哈
2021-01-20 23:51: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