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法醫x牛郎) 將心臟吃掉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1-01-19 20:32:16

連載中法醫x牛郎系列
資料夾簡介
戀屍癖的控制狂與自暴自棄的野貓

  普克的生理時鐘很早,懷裡的人還沒清醒,乖巧地待在自己的臂彎裡。眼底下有淡淡的烏黑,不正常的作息導致楊華一直有消不去的黑眼圈,普克照慣例的開始觸碰著對方的身體。
 
  此時的楊華安安靜靜的,除了淺淺的呼吸造成的自然起伏外,乖巧地有如人偶。普克很喜歡睡著時的楊華,看上去脆弱、迷人且聽話。他玩著對方的黑髮,像布偶貓的毛髮一樣柔軟。
 
  先是眼睛,再來是鼻子,然後是嘴唇。
 
  楊華的五官帶著不同女性的精緻,帶著一點點憂鬱的氣息,而他本身的自我放棄,更加放大的這份憂鬱的感覺。
 
  讓普克愛不釋手,他喜歡楊華將自己交給自己的感覺。
 
  但也害怕這份控制慾。
 
  就讀醫學院能夠比他人更加容易了解人體的一切,切割皮膚,劃開血管,這些都不會讓他產生恐懼,他的情緒一直起伏不大,他以為是因為自己本身屬於理智多於感性的人。
 
  所以他知道,即使接觸大體,不害怕也不該有興奮的心情。
 
  楊華的身體很白,不愛曬太陽以及工作性質讓他基本上不會接觸到陽光,透出一股不健康的氣息,身形維持的很好,但看上去過於纖細,而手感帶來的反饋確實如此。
 
  物以類聚,不願爬出泥沼的人,吸引著待在泥沼的人。
 
  普克撫摸著對方的肚子,感受對方的體溫,顯然對方十分不滿足普克手部的低溫,哼哼的轉過身去。他笑了笑,繼續碰觸對方的身體,背部、脊椎……順著肌肉的紋路,來回感受手指底下的肌膚。
 
  衣服被掀起了一大半,楊華仍然乖巧地任由擺布。
 
  普克的表情越來越淡,嘴角平常維持的弧度緩緩消失,眼神帶著淡淡的漠然。活人的溫度、柔軟的皮膚、顫動的血管,一切是如此鮮活,這一切是讓他感覺到那麼的煩躁。
 
  俯下身,腰部的弧度看上去非常可愛,這讓普克自然地咬了下去,留下淺淺的齒痕。
 
  「不要煩我……」
 
  楊華打斷了普克的思緒,對方連眼睛都沒睜開,同時伴隨來的還有軟綿綿的一腳。
 
  「睡覺。」楊華抱怨著,抓了抓自己的腰間,顯然沒有發覺自己被咬了一口,翻個身繼續睡。
 
  普克笑了笑,揉了一把對方的頭髮,楊華煩躁的又踢了普克一腳。
 
  一點兒也不乖。
 
  卻又懂得別扭的體貼人。
 
  最近普克的狀況也不怎麼好,課業壓力繁重是小事情,但家庭帶來的事情讓他有些煩躁。知道這件事的楊華主動跑來陪自己喝酒聊天,幾次來回,也不堅持回自己家,偶爾也會住個一晚。
 
  家裡的氣氛越來越怪異,母親不質問父親,對於父親的早出晚歸、夜不歸宿視若無睹,母親的時間停留在愛情最美好的時刻,行為自然又詭異,唱著屬於自己的獨腳戲。
 
  母親說父親依然還在,與空氣維持甜蜜的愛情。
 
  誰都知道母親的不正常,誰都沒有提起母親的不正常,不正常的平衡維持著,誰也沒有覺得不正常。
 
  父親出軌的證據越來越多,甚至不再遮掩,母親不願意相信,一個人持續扮演著幸福的妻子角色。
 
  父親已經一個禮拜沒有歸家。
 
  今天是母親的生日。
 
  於情於理,普克都應該要抽出時間陪伴母親度過這一天,於是和約好自家妹妹普菈薇一塊挑選生日禮物,以及領取訂作好的生日蛋糕。
 
  時間還早,可是傳入耳中的門鈴聲讓普克知道,自家妹妹已經抵達。普克最後揉了一把楊華的頭髮,想著自己的妹妹真的不太可愛。
 
  起身,普克只能開門將放自家妹妹進來。
 
  普菈薇完美遺傳母親基因,漂亮燦金色的髮飄逸纖細,臉上的笑容如玫瑰燦爛,她的眼睛完美說明著自己西方人的血統,湛藍的眼專注的盯著你時,你會以為自己就是她的全世界。
 
  「店員今天提早開了門,所以我先把玫瑰帶過來了。」普菈薇捧著一束紅玫瑰,笑的可愛,把花到玫瑰,聞著來自玫瑰的芳香,「媽咪最喜歡紅玫瑰了,因為這代表著愛情啊。」
 
  「爹地今天會回來唷,媽咪說的!」
 
  十七歲的普菈薇笑的甜美,還為褪去天真,普克只是笑了一笑,揉了揉自家妹妹的頭髮,換來對方更加可愛的笑容。
 
  普菈薇不缺乏追求者,她嚮往愛情,不介意多來幾段讓人愉快的感情。可惜至今她仍然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感情。愛情應該是轟轟烈烈的,會讓血液沸騰,彼此只有彼此。
 
  普菈薇想著,不管是什麼,總少了那麼點感覺。她交往了好幾任男友,最後都分開了,這些愛情讓她無法滿足,她的戀情她的心空蕩蕩的,缺少著什麼。
 
  他們說她的愛不是愛,那什麼是愛呢?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今天就是媽咪的生日,而爹地會回家慶祝。
 
  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普菈薇天真的想著。
 
  「你來的還真早。」普克無奈的說著。
 
  「來看看我親愛的哥哥有沒有偷偷藏女人呀。」普菈薇比了比外頭的鞋櫃,那邊擺了一雙楊華的鞋子,「有客人?」
 
  「啊……是我最近很要好的學弟。」
 
  普菈薇哦了一聲,眨了眨自己漂亮的眼睛,沒有對於學弟為何會待在自己哥哥家這件事情產生疑問。
 
  「會介紹給我嗎?」普菈薇進入屋內,隨手將門關上。
 
  「不行。」
 
  「小氣。」
 
  「吃早餐了嗎?」
 
  「還沒。」
 
  「先回房間吧,等等飯煮好了叫你。」
 
  普菈薇乖巧地將準備好的禮物放在客廳的矮桌上,咚咚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租屋處一開始就備有普菈薇的房間,只要她想,隨時可以過來住上幾日。兩人的年齡差距稍大,但這不影響兄妹的感情培養,甚至可以說普菈薇有一半是由普克帶大的--畢竟母親只要碰上父親的事情,心神就會被完全吸引走。
 
  普克換上外出服,天氣有些涼意,已經到了怕冷的人開始換上薄長袖的天氣。普克並不怎麼怕冷,但天生體溫較低,身體末梢容易泛著冷,身體的冰冷導致的僵硬容易對一些精細的操作帶來失誤。
 
  為了避免這些狀況,普克對於自己的身體健康控管還算嚴格。
 
  早餐簡單,勝在豐富。荷包蛋、蔬果、以其刷上蒜香奶油的烤土司。秉持著一點點惡趣味,荷包蛋他用了愛心的模具,煎出三個愛心模樣的造型荷包蛋。
 
  端盤、上桌。
 
  他敲了敲普菈薇的房門,讓她出來吃早餐。隨後回到自己的房內,將還在呼呼大睡的楊華叫起。
 
  楊華暴躁的將自己裹成一顆球,普克耐心的將棉被拆開,警告的開口,「再不起來,我就搔你癢了。」
 
  「……王八蛋。」楊華罵了一句,迷迷糊糊地爬了起來,普克順手將衣服褲子丟到楊華身上。
 
  「幹嘛……」
 
  「我妹來了,換衣服。」
 
  「嘖。」
 
  普克和楊華走出房間時,普菈薇已經在餐桌待命,看見楊華,她眨了眨眼睛,露出甜甜的笑容,竄到了楊華面前。
 
  「你好好看,是哥哥的朋友嗎?」
 
  「啊……你好,我是他高中的學弟,楊華。」楊華愣了下,很快地露出笑容,帶著一點點的刻意。
 
  「我是普菈薇,是他的妹妹……別推我嘛!」
 
  普菈薇還沒講完,普克就將她強硬的推回位置上,稍微用力的敲了一下她的額頭。
 
  「省省力氣,別總想談戀愛。」
 
  「有什麼不好,愛情多棒啊,轟轟烈烈的愛情有什麼錯嗎?」普菈薇轉頭看向楊華,「是吧,楊華哥。」
 
  年輕有揮霍的資本,卻沒有支付錯誤代價的本錢。楊華的笑容有些僵硬,普菈薇的天真太容易讓人想起自己的過去,她的爛漫以及對愛情的嚮往像是在提醒著自己犯下多少的錯誤。
 
  他想嘲諷對方的愚蠢,但那個人是普克的妹妹,一時間楊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吃飯吧,吃完準備出門去找母親了。」普克淡淡的帶過。
 
  普菈薇眨了眨眼,也沒有再多提問。
 
  楊華的拳頭握緊,洩憤似的拆解著盤理面的餐點。
 
  普克和普菈薇談起了其他的話題,圍繞著普菈薇的校園生活、感情,以及稚嫩的感情──充滿著天真、幸福,以及莫名的執著。
 
  楊華的焦躁很明顯,但普克並沒有停止談論這些話題,帶著清楚的惡意,包裹在與妹妹的閒聊,用力的撕扯著無法癒合的膿包。
 
  也許有些偏執是天生的。
 
  所以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普克都不會感到意外。
 
  送走了臉色不佳的楊華後,兩人攜帶著準備好的蛋糕及鮮花回家,即便是不熟悉的普菈薇,也可以聞到空氣中淡淡飄著的鐵鏽味,連玫瑰的清香都無法壓住。
 
  心臟大力的跳動,從背脊竄出的寒意使得普克不得不喘起口氣才能壓抑下去。普菈薇看著自己的哥哥,歪著頭有些疑惑。
 
  「怎麼了嗎?媽咪跟爹地在等了喔。」
 
  「只是突然……有點不太舒服而已。」
 
  空氣中瀰漫的是自己熟悉的血味,新鮮的,大量的,到底要多少的鮮血才能讓空氣瀰漫這麼濃厚的血味呢?普克不敢想,不安凝聚在胸口,某些不想破壞的東西搖搖欲墜,彷彿有隻大手在拉扯著自己的靈魂。
 
  開了門,他會發覺到自己不想發覺的事情。
 
  開了門,一切會被破壞掉。
 
  開了門,他再也沒辦法欺騙自己。
 
  普菈薇並沒有那麼多想法,代替普克將鑰匙插入鑰匙孔內,緩緩旋轉。
 
  門被推開了,入目的是滿滿的紅,以及濃烈到令人作嘔的腥味。
 
  「呀,你們回來啦。」
 
  母親的聲音非常溫柔,跟往常一模一樣,她笑的甜蜜,嘴唇紅豔豔的,與平常的溫柔婉約不同,此時的母親看上去性感妖嬈,美的魔性。
 
  屋內非常凌亂,地面上臥倒著熟悉的身體。
 
  只是身體缺少了頭部,胸膛被剖開,像是盛滿鮮血的容器,不該被看見的器官裸露在空氣中。
 
  母親優雅地拿起紙巾擦了擦自己的嘴,普克知道,對方正在食用人體的心臟。
 
  「爸爸答應以後都會陪著我瞜。」她笑得非常甜美。
 
  「……為什麼?」普菈薇顫抖著聲音,普克知道,裡面沒有害怕。
 
  不希望發生的事情終究發生了。
 
  「因為,這是愛喔。」
 
  母親這麼說著的同時,捧起了腿上的頭顱,那是許久不見的父親。母親溫柔的撫摸著對方的頭髮,即便上頭還在滴滴答答的淌著鮮血,也絲毫不在意。她熱情的,溫柔的,幸福的吻著頭顱,彷如剛陷入熱戀的少女一樣。
 
  如果不聽話,就只能讓他再也不能不聽話;如果付出了愛,對方就要回報同樣的愛;如果違背了愛,那就讓你再也不能違背。
 
  不乖的孩子會被處罰,踐踏愛情的孩子,受到怎麼樣的處罰都是沒關係的。
 
  因為,這是愛啊。
 
  「──這就是,愛嗎?」
 
  普菈薇喃喃自語,呼吸急促,臉上沒有恐懼,只有恍然大悟的愉快。
 
  普克冷靜的拿起手機,報了警,以及救護車。
 
  父親想逃跑的原因,或許就是這個家庭早就壞掉了吧。
 
  普克向學校請了一段長假,為了處理母親與父親的後事--母親在被強制送醫的隔天抱著不撒手的父親的頭顱自殺,媒體大肆報導,短時間內普克知道自己的生活將被嚴重影響。
 
  沒有煩躁,因為早就有預感。
 
  他不覺得奇怪,但這個社會認為這不正常。
 
  母親患有嚴重的偏執症,尤其是對待感情上的,她不能接受自己的愛情有任何的瑕疵。從頭到尾母親都是瘋狂的,而瘋狂的基因被完美的繼承下來,父母的死並沒有帶給我們的影響,只是提前讓這份基因甦醒。
 
  普菈薇並沒有改變,但知道了她內心空蕩蕩的原因──愛情就是成為唯一,吃掉對方,與對方結合成為唯一。
 
  而自己了解了為何對屍體情有獨鍾,源自潛藏體內的控制慾。
 
  普克將普菈薇送去醫院,以驚嚇過度為由,讓妹妹接受心理醫生的諮詢,和她的學校請了一段時間的病假,而普克則獨自處理所有剩下的問題。
 
  世界剩下混亂,而普克卻冷靜的讓人害怕。
 
  儘管如此,身體的疲乏也累積在自己身上,精神上的──大概就是對於楊華的煩躁吧。
 
  已經一個禮拜沒有回家,也沒有聯絡楊華了。
 
  普克知道自己短時間內不要接觸楊華比較好,理智告訴自己,要遠離這隻會牽動自己理智的野貓,但情感上卻想將他牢牢綁緊,甚至讓他跟父親一樣,乖巧的連呼吸都不用。
 
  不能。
 
  母親不能被接受,而妹妹太像母親,至少,他不能瘋。
 
  或許刻意和普菈薇談論楊華的傷口,就是預料到今天的狀況吧?如果可以,真希望對方就此乖乖從他的生活中消失。
 
  「唉……」普克嘆了一口氣。
 
  桌上的玫瑰有些懨懨,還有一點生機,但普克仍舊冷漠的將桌上的紅玫瑰扔進垃圾桶。




第一篇有描述學長家的故事,這邊稍微寫深入一點
學長有病勢感,他並不覺得自己有問題,但他知道他跟其他人不一樣
是一對隨時在BE邊緣來回試探的情侶呢
有夠香

補充一下第一篇的黃玫瑰,花語在情侶夫妻間代表要分開
紅玫瑰就不用我說了,代表炙熱的愛XD

342 巴幣: 222

創作回應

洛雅.愛的戰士
瘋狂試探BE的情侶
2021-01-19 20:48:01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超甜啊5555
2021-01-19 21:00:04
琉魚
原來普家的小孩是普字輩的命名(?)
一早普克就在騷擾楊華(x)
因為家裡壞掉了所以爸爸決定逃跑嗚嗚
2021-01-19 20:57:55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快樂騷擾~~
爸爸逃跑失敗QQQQQQ
2021-01-19 20:59:56
玹竹以墨
虐甜虐甜的感覺真棒~
2021-01-19 21:27:47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幸福555
2021-01-19 21:53:52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但是害我最近作品都停擺了(痛苦
2021-01-19 21:54: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