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自創短篇連載』怪物與少女30(修改版)

井爵 | 2021-01-19 04:06:54 | 巴幣 16 | 人氣 134


『自創短篇連載』怪物與少女30(修改版)
井爵
2020/10/30創作
2021/2/10修改;相羽大指導

七大洲篇第二十四章:歐洲之卷(上之四)——乙太魔法使用與戰技特訓

  培育眾多優秀軍官戰力的亞爾夫海姆軍官學院,在黑衣人無預警發動的血洗下,凡賽堤公爵愁眉苦臉的接受學生與教官群的傷亡報告。

「目前統計教導四個學年學生的教官群,包括怪物叔叔他們在內,原本有50名在職教官,總共有40人受到輕重傷,10名教官為了救助學生不幸殉職。」

「四個學年的學生總數總共2000人,但是超過三分之一的學生罹難,尤其是一年級和二年級的學生死傷慘重。」

「以下以學年統計罹難學生數:『一年級包括新生,總共有三百人罹難,兩百人受到輕重傷。二年級總共有兩百五十人罹難,兩百人輕傷,五十人重傷。』」

「接著是高年級:『三年級總共有一百六十人罹難,兩百人受到輕傷,一百四十人受到重傷。較為資深的四年級生總共有七十人罹難,剩餘的三百三十人受到輕重傷。』」

  塔莉莎教務主任一臉忍住悲傷,毫無語調起伏的唸完教官與學生的傷亡報告。

「辛苦妳了,塔莉莎。老夫已經做好被輿論抨擊的心理準備。」

「凡賽堤公爵閣下,這次的恐怖攻擊不是您的錯,請不要自己一個人承擔。」

「更何況歐洲的內戰戰況已經相當吃緊了,折損這麼多年輕的軍力,恐怕……。」

「塔莉莎,別擔心。只要亞爾夫海姆還是軍官學院的一天,一定會迎來如此悲痛的日子。」

「這點在當初成立學院的時候,大家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凡賽堤公爵面有難色,故作鎮定的望向被糟蹋的殘破不堪的學院。

「現在最重要的,由老夫出面擋住媒體輿論的攻勢,然後要麻煩妳整合剩下的教官與學生們,為即將到來的內戰需求做好準備。」

「謹遵旨意。」塔莉莎教務主任恭敬的鞠躬後,離開了學院長室。

「看來,會有一段難熬的日子要過了。」

  凡賽堤公爵在學院被襲擊後的第二天,召開記者會發表聲明。

「亞爾夫海姆軍官學院絕對不會向恐怖份子屈服!賭上歐洲地區的百年戰鬥歷史,亞爾夫海姆將會繼續培育更多優秀的軍事人才,投入最前線終結這場慘無人道的戰事!」

  凡賽堤公爵強而有力的宣言引起部分歐洲居民的煩感,引發軒然大波的學院遇襲事件,在輿論的炒作下各方勢力紛紛提出各種主張,卻沒有人可以主導如何結束維持一年以上的內戰的方針。

「呼。」我隨時關注頭條內戰新聞的報導,一邊若有所思的皺起眉頭。

「竟然選在內戰最激烈,最缺人手的時候襲擊。歐洲妖精政府的這盤棋也算計得太精準了吧?」

  無法無天也靠在職員室的窗邊,一邊說出感想。

「但是狄薩絲特姐姐已經……難道歐洲妖精政府也有和姐姐一樣能力的傢伙存在嗎?」

  兔疾殺心中的不安已經浮現在臉上,我們的揣測沒有人可以確定是否正確。

『嘛,大家不用這麼緊張,雖然行動被某種東西監視著,但是心靈電波還能使用的狀況下,仍然有勝算!』

  御姐用心靈電波跟大家溝通,直達腦內的聲音果真還是令人不習慣與感到不適。

『那麼,先麻煩三位幫要突擊救援的學生們做特訓,我和無法無天必須先去協助失去教官的班級代課。』

『收到!兔崽這次可是要認真的教學喔!』

  看到兔疾殺錯過之前的學院遇襲事件,似乎有一種補償心態促使她相當積極。

『包在屬下等人身上,請怪物叔叔和無法無天放心。』

『教學啊,對本小姐而言算是提供策略建議之外,還蠻新鮮的體驗。』

  御姐和偵神也相當有自信的樣子,那就先交給她們處理。

  上課的鐘響也在我們充分討論好教學方針後響起,我和無法無天走出教官室前往需要支援的班級,兔疾殺、偵神和御姐則是前往小翠她們所在的班級前進。

「那麼,在特訓開始前,就由本小姐再次幫你們複習乙太魔法的特性。」

  御姐在幫小翠、絲瓦洛、泰德與庫埃進行特訓前,講解乙太魔法的定義與應用。

「所謂的乙太魔法,是將蘊藏在歐洲地區的大氣中,所含有的特殊魔法粒子:『乙太』,加以轉換成破壞性或輔助性能量輸出的過程。」

「因為妖精政府的物種DNA庫有封鎖限制歐洲地區,除了妖精之外的物種,都不能使用數據魔法的限制。」

「但是歐洲有獨特的天候與環境,不知道是當初造物主特別設計,還是偶然,歐洲的大氣中蘊藏大量的乙太粒子,透過每個世代的研究和傳承,歐洲的物種可以自由的使用乙太粒子轉換成魔法能量的技巧。」

「當然,乙太魔法的使用和數據魔法有決定性的差異,有人要說明嗎?」

  御姐看見躍躍欲試的小翠和有點瑟縮的絲瓦洛,特意點名絲瓦洛說明。

「那麼,請擅長使用乙太魔法的絲瓦洛同學說明一下好了,本小姐相信大家都是好孩子,有提前預習上課內容了。」

「姆嗚嗚!小女、小女有點不熟悉數據魔法。」

  絲瓦洛哭喪著臉向小翠求助,小翠稍微用眼神暗示她不用緊張。

「喔呀,不如絲瓦洛同學先回答乙太魔法的使用方式好了,剩下的教官再另外補充。」

  見著御姐如此寬容,絲瓦洛不禁鬆了一口氣。

「那、那個,乙太魔法需要依賴詠唱與施放魔法能量的媒介,也就是武器,才能順利放出魔法。」

「但是有少數優秀的魔法師也可以憑空製造魔法能量,不過這類人很稀少就是了。」

「好的,絲瓦洛同學請坐。數據魔法簡單來說,是將想像後的魔法以生物電流的方式,可以直接從手中釋放出來。」

「數據魔法並不需要作為施放能量的媒介,手沒有武器也可以直接施放。」

「雖然想像途徑和乙太魔法差不多,但是不需要媒介和詠唱步驟算是比較可以輕鬆使用。」

  泰德和絲瓦洛聽得津津有味,而不擅長魔法的庫埃則是有點恍神,小翠也是神采奕奕的作著筆記。

「那麼,關於詠唱的方式,導出腦內所想的魔法能量的咒語,是不是也需要背誦特定的公式呢?請庫埃同學回答這個問題。」

  原本已經陷入瞌睡狀態的庫埃,一被點名緊張的從夢鄉竄逃出來,似乎有點搞不清楚御姐的提問。

「恩,詠唱魔法……教官抱歉,關於魔法的課程俺都在無意識狀況下學習,所以無法回答您的提問。」

「唉,真是個老實的孩子。那本小姐直接公布答案囉!」

「御姐大人!小翠知道答案!」小翠揮舞小手,興高采烈地想要回答。

「好的,請小翠同學回答。」

「乙太魔法並不需要背誦特定的公式句子,驅使魔法發動的詠唱,除了唸出和魔法屬性有關的句子外,只要有包含魔法名稱這個關鍵字,任何句子都能讓乙太魔法使用出來。」

「很好,但是只對了一半。」

  御姐推了推滑落鼻頭的眼鏡,接著補充。

「魔法名稱的確是驅動魔法的關鍵字,但是詠唱的句子本身也要有相對應的意義。」

「舉個例子,像是強化攻擊力道的物理屬性乙太魔法,名稱為:『攻幅提升』。」

「那麼,詠唱的時候除了『攻幅提升』這四個字要唸出來,還能用什麼樣的句子作為詠唱的前導句呢?有沒有人想要回答?」

「教官!小的知道!」

  泰德忽然從專注聽講變得躍躍欲試,御姐微笑著請他回答。

「纏繞著戰神之力,呼喚虛無飄渺的鬥志,燃起熱血猛擊之時,攻幅提升!」


  泰德沾沾自喜地唸出詠唱的句子,其他人投以佩服的眼光。

「恩,泰德同學的詠唱句算合格了。只要是和力量有關的詞彙,都可以應用在『攻幅提升』的魔法驅動上。」

  御姐隨後又教導不同屬性的魔法詠唱句,在大家都能順利造句後,課程進入了下一個階段。

「同學們都能瞭解詠唱句的用法了,接著要講解如何將魔法應用在實戰上。」

「這邊請到了兔疾殺教官與偵神教官,與本小姐總共三個人和大家一起親身體會實戰。」

「姆嗚嗚,小翠小姐,能夠不要和教官們切磋嗎?小女還是覺得很吃力。」

  絲瓦洛淚汪汪的看著小翠,因為之前與無法無天的特訓中,讓她留下不少心裡陰影。

「沒問題的,畢竟絲瓦洛與大家都經歷過之前那場殘酷的戰鬥,而且三位教官們都比無法無天大人溫柔。請打起精神!」

「小翠小姐。」

  小翠從懷中拿出手帕,輕輕的擦拭絲瓦洛不斷冒出的冷汗。

「呼呼,小翠交到很好的朋友了,但是兔崽在實戰的時候可是會認真起來喔!避免重蹈覆轍,各位同學可不要大意囉!」

「那麼,你們四個人一起上,對上三位教官同時出手也不用緊張,努力將實力發揮出來吧!」

  兔疾殺身著白黑相間,看似輕飄飄的洋裝,手上拿著一盞綁著紫色緞帶的提燈,在四名學生面前忽然和御姐以及偵神一同消失身影。

「姆,小翠,周遭突然變的好暗,而且又有霧氣。」

  絲瓦洛相當敏感,也因為視覺逐漸被遮蔽而緊緊抓住小翠的手臂。

「小絲不用怕,這只是魔法製造出來的障眼法,靜下心來就能判斷出教官們的位置。」

  鏘!

  一陣金屬間的碰撞聲打斷小翠的思路,泰德同學所在的位置忽然遭受突襲,四個人在一陣慌亂中想要趕快恢復陣形,卻失去了良好的視野。

「大家快將小絲包圍在中央,失去小絲的話就會失去魔法主力,是教官們的目的!」

  泰德和庫埃也很有默契地配合小翠的提議,三個人圍繞在絲瓦洛身旁,將絲瓦洛保護在正中央。

「很不錯的判斷,但是……!」

  在黑暗中傳來御姐的評論聲,接著一波強烈的衝擊讓三個人差點仆倒在地上。

「嗚!」

  一瞬間,超越庫埃的反應速度的衝擊力擊中他的腿,讓他摔了個大跟斗。

「大家請小心!」

  在小翠的呼喊下,泰德與絲瓦洛也不免緊繃神經,卻面對更加嚴峻的考驗。

  形成無情彈幕的子彈包圍網襲向來不及恢復態勢的庫埃,從四面八方竄出裹著白色霧氣的衝擊波。

  『雖然看得見教官們的攻擊軌跡,但是躲不了!』小翠汗流浹背,趕緊與泰德將跌倒在地的庫埃拉起,而絲瓦洛也準備詠唱防禦型乙太魔法。

「開玩笑的吧?」

  海量的子彈不斷高速穿梭在空氣中,劃破眾人的恐懼並且施以絕望的壓力。

「大地之母,輔以鋼鐵般的堅軀賜予您的子民加護,大地護盾!」

  絲瓦洛在情急之下,為了縮短施法時間,詠唱了最基礎的防禦型乙太魔法,卻遲了一步。

「恩嗚嗚!」

  庫埃在大地護盾產生前,以高大的自身作為肉盾擋住了槍林彈雨,渾身發麻卻勇敢的掩護眾人。

「庫埃同學!」三人齊聲大喊,庫埃臉色鐵青。

  此時大地護盾才緩緩的從地面升起,逐漸構築成一個城牆般的結構,將眾人包圍。

「庫埃同學、庫埃同學你沒事吧?」

  在護盾外面的彈雨擊打聲鏗鏘作響,也讓小翠、泰德和絲瓦洛擔憂庫埃的安危變得更加急遽。

  這是一種只能在戰場上體驗到的實感,無力、無助、疲憊與倉皇想要逃離的心態不斷腐蝕小翠等人的心智。

  如果不撐過這種絕境的洗禮,那麼一到真正的戰場也只能被賦予徹底死亡的命運。

「兔崽覺得御姐和偵神姐會不會太過火了?小翠她們還只是學生耶。」

「這就是現實的殘酷,為了讓小翠她們能夠及早適應這種惡劣的氛圍,才能提升她們在戰場上的存活率。」

  偵神停止射擊,手持的雙鎗冒出濃厚的煙霧,裊裊升起並且覆蓋陰天裡僅存的日光。

「四位同學們,可不要因為子彈耗盡就鬆懈了喔!」

  偵神說話相當嚴厲,與御姐在霧中靈活的穿梭,而兔疾殺站在原地按兵不動。

「各位,這陣霧一定是留在原地的兔疾殺教官施放的魔法,所以由小的來充當誘餌,採用聲東擊西的方式讓大家可以接近兔疾殺教官,並且擊倒她,阻止霧氣繼續蔓延。」

  泰德看見滿身掛彩的庫埃,絞盡腦汁想出了計畫。

「庫埃同學還能動嗎?要不要留在這裡休息?」泰德關心的問道。

「沒問題的、呼呼,只是背部還有點發麻。」

  庫埃搖搖晃晃的撐起身體,雖然剛才挨著大量訓練用的子彈,擊打在身上的麻木感與痛楚大幅限制庫埃的自由動作。

「那就由小翠和庫埃護送絲瓦洛進行突襲,小的負責將御姐教官和偵神教官引開。」

「泰德同學,千萬要小心。」小翠握住泰德發抖不已的雙手,給他打氣。

  小翠與絲瓦洛和走路有點跌跌撞撞的庫埃,與泰德分道揚鑣。

  小翠等人一邊奔跑,一邊依靠絲瓦洛手持魔法杖,發出溫和不燥熱的亮光來指引道路。

「俺聞到了!兔疾殺教官的味道!」

  庫埃靈敏的鼻子辨別出兔疾殺的位置,意料之外的是兔疾殺已經移動到小翠等人的周遭。

「唉?難道兔疾殺教官不只是負責掩護,還會親自戰鬥嗎?」

  不祥的預感讓三人背脊發涼,兔疾殺哼著小調,輕鬆地從霧中現身。

「庫埃同學、小絲,要上囉!」

  庫埃將裝填好的弩弓,努力瞄準猶如幽靈一般四處飄動的兔疾殺。

「吼啦吼啦!你們的攻擊太鬆懈了!」

  正當庫埃與小翠的箭矢集中射擊兔疾殺,卻被一抹黑影給打散。

「噫!為什麼御姐教官會在這裡?」

  庫埃驚慌失措的看著眼前一身漆黑的御姐,但是她沒有發出聲響就凌厲的發動攻擊。

  左側劈頭迎來一支修長的腿,庫埃的側腹承受這一擊。

「嗚哇!」

  庫埃失去了重心,往反方向翻滾,渾身裹滿泥土與草屑。

「庫埃同學!小翠!」絲瓦洛想要支援小翠和庫埃,卻發出驚叫聲。

「呀啊!那是幻覺嗎?」絲瓦洛被巨大的身影嚇著,顫抖著無法做出動作的身軀。

  在濃霧中若隱若現,彷彿能吞噬一切的顎門,模糊的輪廓大約看得出是一隻灰熊。

「小絲不要緊張,那只是兔疾殺教官製造出來的錯覺!」

  雖然小翠的精神喊話有讓絲瓦洛稍微恢復神智,但是小翠對上眼前的黑衣御姐已經分身乏術。

  兔疾殺也開始穿梭在濃霧中,而灰熊尾隨在兔疾殺的身後。

「準備好接招了嗎?各位同學!」

  兔疾殺沒入濃霧之中,但是令人連打寒顫的笑聲從灰熊的嘴中出現。

  那靈活的身軀恣意掀起大量的霧氣,就在絲瓦洛剛適應霧裡缺乏光線的視野,灰熊的血盆大口直擊絲瓦洛所在的位置。

「呀!」千鈞一髮,小翠抱住絲瓦洛乏力的身軀往右側一翻,兩人躲過了灰熊的攻勢。

  黑衣御姐面無表情地接踵而至,一記強力的飛踢往來不及站起來的小翠橫掃。

  剎那間,小翠來不及抵擋御姐的飛踢,緊緊抱住絲瓦洛的小翠,與絲瓦洛一起被強烈的衝擊力命中,兩人不斷在地面上翻滾好幾圈才停下。

「小……翠小姐?」

  絲瓦洛雙眼朦朧,看著奄奄一息的小翠,心中的苦痛與恐懼不斷暈散,波及到遍體鱗傷的身軀。

  『不行,小翠小姐為了保護小女受了傷,小女也要幫助小翠小姐和庫埃同學。』

  絲瓦洛虛弱的輕咳,搖搖晃晃的挺起身子。

「哼哼,絲瓦洛同學相當有骨氣,但是兔崽的魔法還沒結束喔,喝!」

  灰熊以驚人的高速襲向絲瓦洛,絲瓦洛正在詠唱魔法,似乎來不及防禦。

「嗚嗚!」庫埃那壯碩的身軀,張開強而有力的雙臂抱住了灰熊的身軀,吃力的抵抗。

「庫埃同學!」

  絲瓦洛看見庫埃為了掩護自己而奮戰的模樣,心中也燃起了希望之火。

「地之聖母,防禦的極致,身著無敵的甲冑,賜予戰士們無傷的長矛:蓋亞螺鑽!」

  從灰熊與庫埃站立的地面竄出大量的鑽刺,連同灰熊與庫埃的身體一起貫穿。

  神奇的是,庫埃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反而全身湧出兩倍的力量,奮力地將灰熊撂倒。

  灰熊受到的傷害非比尋常,地面不斷產生大小不一的褐色地刺破壞灰熊的身軀。

「呼、呼。」庫埃大口喘氣,絲瓦洛抓准時間幫小翠和庫埃進行回復魔法的治療。

「喔?蓋亞螺鑽這種中等魔法的確可以強化己方並且造成敵方複數的傷害,不錯的判斷。」

  兔疾殺開口稱讚,隨即又提問:「嘛,不過你們三位還有力氣再戰鬥嗎?」

「大家還能繼續,沒問題吧,小翠同學、絲瓦洛同學?」庫埃似乎相當頑強。

「嗚呀呀!」正準備繼續戰鬥的三人,卻忽略了擅長格鬥技的黑衣御姐的突擊。

「哼哼,先到此為止,他們已經盡力囉。」

  兔疾殺看見被黑衣御姐的飛踢痛擊的小翠她們,三個人已經喪失了所有的體力無法動彈。

  在小翠等人行動的同時,泰德鼓起勇氣潛入濃霧中,刻意施放好幾顆無色透明的魔法氣泡,並且用標槍將氣泡打碎製造出惱人的噪音。

「哼哼,看來四位也有擬定作戰計畫,上囉,偵神!」

  御姐與偵神在霧中忽隱忽現,泰德見著鬼影般的兩人蹤跡,緊張的揮舞標槍。

  『希望剛才製造的破裂聲有掩蓋小翠她們行動的腳步聲,現在必須盡可能吸引教官們的注意力。』

  泰德一邊行使作戰計畫,一邊施放翠綠色的風屬性乙太魔法。

  那浮游於大氣中的無色分子,緩慢聚集成肉眼可見的翠綠色,無預警的妨礙御姐與偵神的行動。

「嘿咻!」

  御姐與偵神一邊靈活舞動身體,彷彿在配合旋風出現的節奏,進行準確的迴避。

  乍看之下御姐與偵神正步步緊逼泰德的身旁,泰德則是露出勝利的笑容

「在這裡一口氣決勝負!來自大氣的漩渦龍捲,包裹己身,轟隆作響,纏繞無盡的閃雷,予以敵方苦痛的制裁,雷劈狂暴颶風!」

  泰德的詠唱速度算不上快,但是御姐與偵神無形中踏入他四處留在地面上的魔法結界。

「這是……!」御姐與偵神捕捉到泰德正在霧中詠唱魔法的位置,想要中斷他的詠唱卻姍姍來遲。

  充滿烏雲的天候有數以萬計的青色閃雷聚集起來,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配合泰德的詠唱地面也颳起令人站不穩的多數旋風,融合閃雷的旋風不僅吹散大量的霧氣,在魔法結界的位置形成規模龐大的颶風,瞬間吞噬兩位教官的身影。

  被颶風包覆的區域受到雷電唏哩嘩啦的招待,加上強勁的風勢席捲整個大小也有八千多平方公尺的標準操場,威力雖強連續施法的持續時間卻不長,頂多維持了20秒就煙消雲散。

「幹的好,看來泰德同學相當認真。」御姐與偵神毫髮無傷的站在全身發軟的泰德前方。

「不愧是教官們,這點程度的上級乙太魔法傷不了妳們。」

「不過小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霧氣沒有再出現表示小翠她們成功擊倒兔疾殺教官了。」

「哈哈哈,你高興的太早囉,泰德同學。」兔疾殺從操場的某個角落走了過來。

「疑?小翠她們失敗了嗎?」

  泰德滿臉困惑與不安,只見兔疾殺從衣裝中拿出魔法杖,輕輕一揮,小翠等人被無形的力量瞬間搬運到泰德的前方。

「抱歉……泰德同學。我們在移動途中就被御姐教官和兔疾殺教官夾擊,被打得落花流水。」

  庫埃奄奄一息,絲瓦洛和小翠也是滿臉愁容,相當狼狽。

「唉?」泰德還是一副無法釋懷樣子,御姐開始說明。

「事實上呢,你們的聲東擊西策略並沒有用錯。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敵人也會用聲東擊西呢?」

「而且教官們的戰術可是在攻略線上遊戲的副本中模擬了好幾次,當然運用在實戰中也事先做過模擬訓練。」

「剛剛你們想到用聲東擊西的戰術時,不碰巧教官們也是想到這招。」

「本小姐的乙太魔法分身和本體的五感是共通的,因此各位同學的行動都讓本小姐瞭若指掌。」

「剛剛小翠她們的組合勉強與兔疾殺教官的使魔打平,但是沒有提防本小姐的分身,因此失敗了。」

「凡賽堤公爵可是嚴格要求教官們,要讓學生們好好體驗自己在戰場上是多麼渺小無能,必須精進思考方式與訓練足夠的體耐力,這點你們剛入學的時候,也都有體驗過了吧?」

「嘛嘛,偵神姐不用訓話啦,不過兔崽的實力被學生小瞧了一番,確實不是滋味。」

「不過呢,絲瓦洛和庫埃的不屈精神的確讓兔崽很佩服,雖然你們最後敗在沒有保留餘力對付分身這一點,整體表現算是及格囉。」

「雖然教官們都很厲害,不過小的可是用盡全力施放『雷劈狂暴颶風』這種高級風屬性乙太魔法了,怎麼能夠達到毫髮無傷的境界呢?」

「很簡單,屬下等人早已偵測到泰德同學在地面上畫了魔法封印陣,因此派遣御姐施放的乙太魔法分身進入結界中,真身就站在不被波及到的位置進行觀察。」

「唉,雖然一開始就知道贏不過教官們,但是用盡全力還是輸了的感覺,實在很不甘心。」

  泰德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兔疾殺走到他的旁邊,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背部。

「喔!兔疾殺教官?」兔疾殺的力道似乎掌握的不太好,讓泰德的背隱隱作痛。

「小子,別那麼灰心呀!要不然教官們輕易的輸給你們,就沒什麼東西可以教你們啦!」

  看著疲憊的小翠她們,偵神提議休息片刻後要進行一對一的特訓。

「各位同學在戰場上算是新兵,實戰經驗相當不足,就用努力鍛鍊來彌補。」

「嗚嗚,小翠,小女好想休息一整天。」絲瓦洛無精打采的抱怨。

「現在不是沮喪的時候,請各位提起精神。在撐過教官們的特訓後,大家一定能夠順利救出血華小姐。」

  小翠挺起胸膛,不斷的勉勵其他三人。

「恩,這才是怪物叔叔引以為傲的小翠。先去吃個飯休息片刻,下午要進行個別指導囉。」

  看著小翠努力的身姿,讓兔疾殺與偵神和御姐有一種看著自己的孩子成長茁壯的喜悅感,三人心中不禁暗自竊喜。

「姆姆,剛剛被御姐教官的分身打到的手臂還在發麻,小翠小姐感覺都沒事的樣子?」

  短暫的休息時間,絲瓦洛拿著加熱過的毛巾熱敷剛剛瘀青的部位,看向勉強掩飾疲憊的小翠。

「呼,事實上小翠也是會感到痛覺,不過跟無法無天大人當初的特訓比起來,兔疾殺姐姐似乎有放水了。」

「姆嗚嗚,這種程度的傷痛竟然算是放水?那等等要接受無法無天教官的特訓,小女一想到就快昏倒了。」

「前幾天好不容易從那場惡戰活下來,大家都是抱著必死的覺悟在進行特訓的。」

  庫埃也加入了話題,渾身是傷的他仍然面露充滿希望的笑顏。

「呼啊,吃飯和休息的時候不要講這麼嚴肅的內容啦,小的剛剛耗盡那麼多體力和精神,結果還是讓大家慘敗,真是抱歉。」

「泰德同學,怎麼覺得你想要炒熱氣氛卻適得其反了?」

  庫埃與小翠和絲瓦洛露出更加疲憊的眼神,投射在泰德的視網膜上,讓他有點無地自容。

「總、總之,嘛,大家透過個人戰特訓後,說不定就能順利救出血華班長了不是嗎?」

「這種自信滿滿的話,也要等大家都能活著通過,怪物教官和無法無天教官的指導再說吧。」

「沒問題的,小翠相信大家都辦得到,而且怪物大人和無法無天大人救過小翠好幾次,一定能夠從他們兩位身上學到重要的作戰技巧。」

「姆嗚嗚,不知道為什麼,小女會讀這間軍校。」

  看見絲瓦洛垂頭喪氣的模樣,為了提振士氣,小翠開了新話題。

「反正還有時間,大家來聊聊為什麼會進入亞爾夫海姆就讀的動機吧!」

「小翠是因為要幫上怪物大人他們,他們幾位是小翠的救命恩人,所以小翠想要磨練自己,能夠與他們並肩作戰。」

「這樣啊,狼人族會讀軍校的理由倒是沒有這麼單純,是被種族的血脈逼迫的,因為一出生就注定要成為戰士,俺倒是沒有特別想過要從事其他職業。」

  庫埃原本尖銳的狼眼滲出幾分倦怠,似乎有所迷惘。

「小的和庫埃一樣,家族代代都是高傲的飛龍戰士,卻生出小的這麼矮小的傢伙。」

「為了繼承祖先的榮耀,就算個子和女生們一樣矮小,小的還是很努力的想要成為獨當一面的戰士。」

  泰德的發言有點趾高氣昂,卻讓人感受不到並非不自量力的話語。

「那小絲呢?」小翠與庫埃、泰德都期待絲瓦洛就讀軍校的動機。

「小、小女會讀軍校是因為……母親是一個優秀的魔法師。」

「小女從小就望著母親的背影,想要有朝一日也能成為那帥氣強大的樣子,所以才入學的。」

「和大家都有相當好的目標比起來,小女只是盲目的憧憬母親罷了。」

  說到這裡,絲瓦洛不禁潸然淚下。

「唉?啊咧?小女為什麼會哭呢?」絲瓦洛不斷地用手指抹除眼淚。

「沒關係的喔,小絲一定能成為和母親一樣強大的魔法師,並不是什麼可恥的夢想。」

  小翠掏出衛生紙,輕輕擦拭絲瓦洛流滿面的眼淚。

「但、但是小女還是很害怕,不管是前幾天的戰鬥,還是接下來的戰場。」

「看到大家受傷倒下的模樣,小女實在無法忍受那種隨時會喪命的氣氛。」

「所以、所以小女才……好想放棄啊!好想逃跑,好想回到有父親和母親所在的溫暖的家!」

「可是小女現在才想起來,父親和母親早就為了救小女而喪命,小女已經沒有歸宿了呀!」

  絲瓦洛抱著頭痛哭一番,小翠將她的身體輕輕的摟在懷中,一邊安慰著絲瓦洛。

「沒事囉,沒事囉,大家都是堅強的孩子,一定能夠活著撐過這場恐怖的戰爭。」

「小翠小姐……嗚哇哇!」

  絲瓦洛的哭聲響徹瓦爾夫海姆的一磚一瓦,我和無法無天正結束授課,剛好聽見絲瓦洛的叫喊。

「絲瓦洛同學,讓大家扶妳到保健室睡一會,特訓的事情我會告知其他教官,先延後一天吧。」

「怪物教官大人……謝謝您。」絲瓦洛在我的勸說下由小翠她們陪同,前往保健室休息。

「唉,這年頭的孩子怎麼這樣脆弱?怪物叔叔,你還記得當初我們兩個被團長操的要死不活的時候嗎?」

「呵呵,當然沒有忘記,我們可是和偵神一起三人被操到兩腿發軟還不敢吭聲呢。」

「這些孩子如果沒有我們當初的骨氣,要怎麼培育他們上戰場?」

  無法無天的擔心並不是多餘的,戰場就是如此殘酷與絕望的地方。

「沒問題的,有小翠在帶領他們。我們只要使盡渾身解數教導這些孩子就對了。」

  我和無法無天看著小翠陪著絲瓦洛離去的背影,有一種充滿希望與勇氣的感覺。

「不知不覺中,那個需要我們五人保護的魔族孩子,已經成長這麼多了。」

「是啊,當初也沒料想到讓小翠讀軍校是對的選擇。」

「唉,沒時間閒話家常,吃完飯後還要跟塔莉莎教務主任開會,吃飯重要!」

  無法無天一邊舒展筋骨,一邊與我走向餐廳的點餐櫃臺。

「呼呼,怪物叔叔你們也授課完畢啦?」

  我和無法無天看見兔疾殺和偵神與御姐正在揮手,端著北歐的料理走向她們。

「呼啊,原本以為連吃頓飯的時間都沒有耶。」

  無法無天整個放鬆,兔疾殺則是大快朵頤桌上的套餐。

「你們三位剛剛對小翠她們的特訓成果如何?」我好奇問道。

「嘿嘿,庫埃和絲瓦洛的合作默契有點超乎想像,可以跟兔崽的使魔打成平手。」

「嗯,事實上本小姐覺得泰德很有使用魔法的潛力,隊伍中除了絲瓦洛以外,同時擁有另一個魔法師到也是不錯的選擇。」

「那麼,讓孩子們休息一天後,繼續展開特訓的計畫。」我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

大家不好意思,這一章做了一些改動,

新增了小翠她們的戰鬥過程,雖然算不上精彩,

為了銜接後面的劇情才重新穿插戰鬥,希望讀起來有比較順暢一點。

下一章的更新我盡可能趕,希望大家都能看的愉快,謝謝!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模擬也必須當作真實,這樣才會有更多訓練成果。
雖然魔法相當厲害,但詠唱時間太長反而成了弱點。
2021-01-19 07:50:07
井爵
謝謝愛德莉雅大的心得,泰德的詠唱時間除了過長,

還有戰略上的聲東擊西被御姐她們識破也是失敗的原因。

模擬也必須當作真實確實是必要的,不過不能讓偵神用實彈訓練不然會很恐怖。XD
2021-01-19 08:06:19
相羽
模擬站也要當成真正的戰場,確實軍校如果不這麼教的話就不叫軍校了。
看到小翠成長到會去安慰絲瓦洛也有些感慨QQ
說起來線在的絲瓦洛就像是過去的小翠一樣呢。
2021-01-31 00:32:39
井爵
是的,可以在絲瓦洛的行為上看到過去的小翠,也證明小翠已經有所成長,

說不定可以成長為讓大家依靠的對象,不過在戰場上的表現還不能獨當一面,

小翠還需要經過更多歷練才行。QwQ
2021-01-31 02:34:4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