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時空下的記憶

泗楓 | 2021-01-18 23:41:14



  「完成了!我的第一把刀!」

  從我有意識開始的瞬間,是在一個被煤炭以及鐵鏽薰陶不知道多少回而變成漆黑的的煉刀坊天花板,我感受著握在我刀柄,那一隻溫暖且長了許多老繭、看向這名大約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興奮的說著。

  他將刀刃面對著自己,看著我說:

  「請多指教啦夥伴,欸......欸,要給這把刀叫甚麼名字呢......」

  這時來了一名跟年輕人身穿差不多的工作服,拿著鐵鎚的老人說:

  「別再混了!今天還要打造好幾把一樣的刀,要不是人手不夠才不會讓你這麼早開始打,快一點!」

  「是......是!師傅!」

  年輕人放下了我,繼續忙著打刀的工作。

  太陽漸漸地落下,年輕人結束了一整天的工作後,將我再次拿起,說:

  「抱歉啦,雖然每把刀的樣式都是按照規定,照理說應該也要將你上繳的,但是你是我第一把打得刀,我實在不忍心繳出去,所以只好把你藏起來了,你放心,這批貨出完後就會將你拿出來的!我還想幫你想個帥氣的名字呢!」

  他一邊說一邊將我放到爐灶附近的一個不顯眼的角落並且用一些器具遮蓋住,但是他不知道,他前腳剛走,就有另一個身影跟隨著他一同離去。

  隔了數日,再次聽到聲響時,是那位年輕人的師傅,他在附近東翻西找,嘴裡還念道:

  「呿,只不過多喝了一口酒,少聽到一把的需求就那邊念東念西......應該是這裡吧?聽其他人說那小子打完的刀有一把放在這裡......阿,找到了。」

  老人握住我的刀鞘粗魯地將我從器具內取出,他將我的刀刃拔出,看了看後笑道:

  「嘿欸~做得到是挺不錯的呢,剛好獻給那位大人讓他閉嘴吧。說不定我還會因此獲得不少的獎賞呢~臭小子竟然敢藏這麼好的刀。」

  他一邊念一邊將我帶走。


  「齁~這把刀鋒不錯,看上去挺不賴的,沒想到你還有能耐,能打出這麼好的刀。」

  身穿盔甲的男子舉著我仔細地把看著,我望著一旁緊握雙拳、看到我後便低下頭的年輕人時,總感覺......不知道哪裡,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我被係在盔甲男子的腰間,離開前看到年輕人正與老人爭執,最後他給老人一拳後便向這名盔甲男子跑來,但是卻被其他人給按壓在地上,我看著他無助的神情,那種感覺,又再次的湧起。

  「大人,這把刀既快又美,不知道其刀名為何?」

  那名盔甲男子想了想,舉著我說:

  「也是,沒問這把刀的刀名,那我就自己幫他取一個吧。恩~就叫金鈿丸吧!」

  在戰場上,盔甲男拿著我叱吒戰場,許多戰士都被他一一斬殺,每次回到城內,夜深人靜時,盔甲男就會將我取出,一邊擦拭著我一邊說:

  「金鈿丸,真沒想到能跟你相遇,如果只是一般的刀,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這麼久呢,雖然我只是剛出茅蘆的新人,但是我向你發誓,我只要拿著你,就不會輸!」

  盔甲男......不,這位大人看著我說道,雖然不能給他回應,但是也覺得他應該會成功的。

  大人從年輕在戰場上奔馳著,直到滿頭白髮坐鎮在軍營裡時指揮為止,只要是戰役結束,他一定會將我仔細擦拭後才去休息。

  就在戰爭結束後不久的某一天,大人他倒下來。在大夫以及家人餵他晚餐跟藥品後的某一天晚上,他用顫抖的手握住我的刀鞘,緩緩地舉在空中說道:

  「金鈿丸......雖然這一生你都伴隨著我征戰四方,但是,握著你越久......即便現在,你也還在思念著你真正的主人......,我知道的。我明明一直都知道,對不起......。」

  "不,大人,我很感謝你。"

  我心裡想著這句話時,大人他微微了睜開眼,彷彿是聽到我說的話,他繼續說道:

  「沒想到最後還會聽到你說話,即使是幻聽,我也甘願了,謝謝你......願你,找到真正的......」

  他越說越小聲,最後連握住我的力氣失去,我跟他的手一同落在地面上,聲響引來了大人的家人。

  「這把刀怎麼辦?家主大人的遺囑沒有寫到這把刀的去向耶。」

  「既然沒有繼承人的話,那我們自己拿走也沒關係吧?」

  「你敢說我還不敢拿勒,這把刀伴隨了大人這一生,你就不怕遭報應喔?」

  「嗚......本來不打算想這件事情,被你這麼一說......那你說該怎麼辦啊?」

  兩名刀品鑑定師相互看了看,其中一名摸了摸下巴說:

  「我有認識的一間寺廟,有在寄放這種類型的物品,不知道那裏願不願意收留......」

  「去問問看吧,總比放在這好吧?」


  兩人帶我到他們口中的寺廟,住持出來接待,聽說過我的事蹟並看著我,雙手合十說道:

  「兩位施主,這把寶刀需要寄放在本寺的話,希望能幫貧僧一個忙。」

  「是,住持您說,我們如果做得到的話。」

  住持靜靜地捧著我,閉眼說著:

  「請兩位發布一則訊息,並希望能一直傳播出去。」

  「好是好,但是期限需要多久?」

  住持雙手合十說道:

  「能多久就多久了,畢竟這把刀......有很深的執念。希望兩位施主能協助,貧僧這裡也會一同發布。」

  兩位刀品鑑定師離開後,住持看著我說道:

  「施主,你有意識了吧?」

  "住持大人您已經知道了嗎?"

  我疑惑地想著,他點了點頭,看著遠方說:

  「貧僧看到你的因後,知道了這是給貧僧的試驗,這一刻已經等候許久,還請你靜候佳音。」

  "是,謝謝您,住持大人。"

  就這樣,我在這個寺廟度過了許許多多的日子,住持也不斷地換人,但是唯一不變的便是,每一代住持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將我的刀刃進行擦拭清理。

  但是歷經許多歲月,無論是刀刃或是刀柄都已經漸漸鏽蝕,而我的意識也隨著鏽蝕程度漸漸的模糊......



  「爺爺!這把刀就是新月喔!」

  突然間,我的意識以及所有的回憶都瞬間的湧上心頭,我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台前的小男孩,他拉著一名老者指著我說著,老者則是拄著拐杖靠近過來看了看說:

  「是嗎......我瞧瞧......」

  老者看完後瞪大雙眼,便拉著小孩說:

  「小齊,快去找住持!」

  住持慌慌張張地跑來,依照第一代住持告知的方式將我緩緩捧起,默念道:

  「施主,請問他們是您的主人嗎?」

  我看了看少年,看著我的雙眼有如當初我第一個意識出現時,看到的那名年輕人看我的眼神,我靜靜地回道:

  "請少年握住我。"

  住持點了點頭,將刀緩緩的遞給少年說:

  「小朋友,你握......」

  「我知道,我有聽到喔!」

  他一邊說一邊握住我已腐朽的刀柄,頓時回憶都湧上來。

  我看到了當初鍛造出我的年輕人站在我的面前,他笑著看著我說道:

  「對不起,我這麼晚才找到你,你應該已經聽到你的名字了,雖然金鈿丸是你在役的名字,如果你喜歡的話我也可以改。」

  我搖了搖頭,看著他說道:

  「不了,我的主人贈與我的名字就是我的。」

  他摸了摸我的頭,笑道:

  「謝謝你,新月,我來接你了。」

  「是!謝謝您......」

  他漸漸化作一道光,而光散去後便回到現在。

  「新月!我們回去吧!」

  少年露出開心的笑容看著我說道,這時有一種暖暖的感覺佔據了我的意識,於是便回答道。

  "好的,我的主人"

---------------------------
各位好~小弟泗楓

好久沒來更新了,這次來寫一篇關於付喪神的故事

小弟認為,任何東西在出廠時就有他的意識在

所以會珍惜物品的人,對待他人也不會太差

希望大家都能善待自己的東西喔!!

最後~謝謝妳/你看到這裡
225 巴幣: 14
瞇眼喵太郎
身為武士刀控,這篇看得我淚流滿面
2021-01-19 19:49:27
泗楓
哈哈,真的,武士刀真的很讚,我自己也有在蒐藏
2021-01-19 19:56: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