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法醫x牛郎) 學長學弟關係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1-01-18 18:46:49

連載中法醫x牛郎系列
資料夾簡介
戀屍癖的控制狂與自暴自棄的野貓

  「嘿,你跟學長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沒啥啊。」
 
  員工休息室內是允許抽菸的,楊華抽著隨處便利商店都可以買到的廉價菸盒,隨意的回答。抽菸是一種調劑,與喝酒一樣,沉迷在尼古丁、酒精可以讓他從過去短暫的逃離,等到可以冷靜地將以前的痛苦埋藏在內心深處時,也戒不掉了。
 
  於是也就不戒了。
 
  從口中吐出一口菸,便順手將手上的煙蒂熄滅,楊華無趣的打了一個哈欠,待會他會被常客點名陪聊,在這邊待了好幾年,再如何消極以對也累積了一些人氣,混著混著也成為了店內的招牌。
 
  十九歲是男性散發著青澀以及青春的年紀,也是拿來賺錢的好工具。
 
  楊華渾渾噩噩的就利用了自己的身體,讓自己不至於餓死。牛郎是一份吃天賦的工作,也許是外表?或許是性質,也可能是老天賞口飯吃,至少這間牛郎店的老闆把只有高中畢業的楊華撿回去當員工。
 
  若不是看在對方的站台費足夠高,不然就憑他消極怠工這點就足夠讓老闆辭退他。
 
  然後一待,就是十年。
 
  「你消失的那幾天也是他把你撿回去養的吧。」黑皮膚的壯漢用力拍了拍楊華的肩膀,讓楊華的身子晃了晃,楊華露出了煩躁的表情,拍開了對方的手。
 
  估計也是這副對所有事情都漠不關心的模樣,很容易激發起顧客的母性吧?讓這雙死氣沉沉的眼睛注視,甚至以為只有自己一個人是一件非常令人擁有成就感的事情。
 
  壯漢看著那雙死魚眼想著,不由得感嘆上天給了他一副好皮囊,低調、安靜,帶著一點點的悲劇色彩,就像一隻居無定所的黑貓一樣。難怪不怎麼會說話的他也能成為店內的招牌,除了資歷外,就是因為這份特質了吧。
 
  害得自己明明身為老闆,卻被員工吃得死死的。
 
  「好歹我給你這份工作,也該滿足一下雇主大人的好奇心?」壯漢挑眉,想要揉亂對方的頭髮,被楊華閃了過去。
 
  楊華煩躁的嘖了一聲,不滿的踢了對方一腳。
 
  「別亂摸我,摸一次一千。」
 
  「我看女性客人都隨便摸啊,包含你的學長呢。」
 
  「客人是因為職業需求。」至於學長,楊華想了想,也沒想個明白,索性也就不想了,只是懶懶地趴回了休息室的桌子上,「學長的事情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今天讓你提早下班。」
 
  「嘖……」
 
  楊華翻了一個白眼,懶懶地哼了一聲,也許是尼古丁的作用,或許是和前一位客人喝的酒導致酒精上頭,抑或是提早下班能夠溜去找某人的想法讓楊華勉強答應了。
 
  「大概六年前吧,發生了一點事情,然後我就跑去自殺了……」
 
  極少提起的回憶絲毫沒有褪色,清楚地躺在記憶深處,隨便提起,就能牽動心臟,感受到心臟被人緊握住的疼痛。
 
  太過年輕,視野太過狹窄,於是你看不見每個選擇背後需要付出的代價。社會是最好的老師,會用最直接殘忍的方式教導你什麼叫做天真以及愚蠢,直到那刻他才了解,原來這份選擇的代價,他付不起。
 
  他與富家千金相愛,甜美的愛情沖昏了理智,學生的幼稚單純讓人以為自己無攻不克,決心為自己的愛情努力,讓他開出最美麗的花朵,他們嚐了禁果,訴說的對彼此的愛意,小心翼翼的灌溉青澀的愛情。
 
  任何的阻撓都無法喚醒他們的天真。
 
  私奔,多麼美好浪漫的詞彙──不過是裹著糖衣的毒藥。
 
  他以為的愛情只不過是旺盛的賀爾蒙帶來的騙局,他親手撕毀了自己的未來,用著最好笑以及可悲的方式,認清了現實。
 
  連維持兩人的生活都極為困難,更何況是習慣精緻生活的千金?禁果甜美,果實卻苦澀,成為母親的敏感讓兩人爭執不斷,她想回去,他不願後悔,直到最後,千金哭著訴說不願成為母親,而楊華連支付後悔的金錢都沒有。
 
  落魄的爬回去,跪求幫助,沒有麵包,愛情就只是無法負荷的奢侈品。
 
  時間已經提取了代價,代價是三個家庭的破碎──自己的、她的,他們的。
 
  所以他失去了一切,歸屬、家庭、愛情……甚至是孩子。他才發現,原來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只有一份錯誤。
 
  他送給孩子的第一份禮物是死亡。
 
  他回了家,家只剩下媽媽。
 
  媽媽求自己,不要再執迷不悟,破壞好不容易獲得的寧靜,楊華想著,代價果然不僅如此。
 
  十九歲的他,消失在熟悉的城市,找了一份工作,為了養活自己,為了不要再連累別人。
 
  牛郎,一份很簡單的工作,就像剛開始維護自己的愛情一樣,只要說著與現實脫節的謊言即可。
 
  若生活可以一成不變該有多好?好不容易習慣了麻木的活著,習慣讓臉上擁有笑容,讓謊言充滿自己的身體,平靜的生活只過了兩年,他在陌生的城市看見熟悉的過去。
 
  千金與可愛的女孩嬉鬧,而女孩的模樣是如此的熟悉,甚至他在那一瞬間就知道,那是他的孩子。
 
  或許並不全然是錯誤?看,多麼可愛的孩子,笑的天真浪漫,臉上堆滿著愛情的殘骸,安慰著自己的過去並非只有錯誤。
 
  楊華想要追上去,但是女孩被抱入了車內朝自己面露恐懼,而曾經的愛人更是對自己的出現表現厭惡。再然後,身上的疼痛讓他忘記自己是如何撐過這段時間,耳朵內盡是謾罵,帶著恨意以及惡毒的言詞不斷的塞入他的大腦。
 
  身體很痛,楊華不清楚自己吃了多少拳頭,只知道將自己縮成一團,本能的保護好自己,更恐怖的是來自靈魂的空虛,以及泛著無法言說的冷。
 
  「真希望你從來沒有出現過。」
 
  我知道。
 
  「噁心。」
 
  我知道。
 
  「真希望過去可以抹滅。」
 
  ……我知道。
 
  「你就是一個錯誤。」
 
  ……
 
  「有你這種人的血液,真是恥辱。」
 
  ……對不起。
 
  「你這個破壞別人人生的蛆蟲。」
 
  ……真的……對不起。
 
  「拜託你死一死,滾遠一點。」
 
  好。
 
  如果這是我能做的。
 
  等楊華回過神的時,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痛,被火灼傷的痛楚不斷傳來,手上是一把沾滿鮮血的刀,而自己的手腕汩汩的流淌著鮮血。
 
  好冷。
 
  好痛。
 
  但是身體緩緩的爬著,掙扎著前進。
 
  不是已經放棄了嗎?但是這樣會給媽媽帶來麻煩吧……明明答應過不給她添麻煩了。
 
  還好門並沒有上鎖,奮力的拉開門後,楊華就失去的知覺。
 
  他已經掙扎過了,所以,就隨便了吧。
 
  普克就是在這時候經過的,這裡的租金便宜,因此許多大學住宿生都會選擇在這裡租屋,雖然地點比較偏僻,但每個月省下來的錢足夠購買許多系上需要的原文書。
 
  濃厚的血腥味將他吸引過來,打了119後就開始做急救處理,對方身上的傷口很多,青青紫紫的傷痕就像被人圍毆過,看上去既可憐又落魄,手上的刀傷勉強止住血,被包裹起來,但現場看上去宛如命案現場。

  自己也搞到滿手是血。
 
  唯獨臉保護的很好,至少沒有明顯的傷口,只有頭部滲血,右臉頰腫了一個大包而已。
 
  恰好這張臉普克認識,是自己的母校那位將私奔搞得沸沸揚揚的學弟。
 
  自己與他不過幾面之緣,但普克不得不承認,自己對他的印象深刻不是因為私奔事件,而是因為對方與自己母親有著相似之處。
 
  ──一樣的能為愛情奮不顧身。
 
  可惜結果看起來並不怎麼美好。普克的手玩著對方的頭髮,分心的想著對方的頭髮有些軟,讓他有些愛不釋手。
 
  還有安靜的樣子非常可愛。
 
  模糊的印象被新的認知刷新,但也僅僅如此。
 
  救護車抵達的非常迅速,畢竟是曾經的學弟,普克跟了過去。
 
  等到楊華醒來為止,普克都陪在旁邊。
 
  為什麼呢?普克也說不上來,或許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解答,就是對方安靜地讓他舒心,看著旁邊消磨時間做好的習題,普克想,還可以更有效率的解決自己的題目。
 
  楊華睜眼的時候,普克才注意到對方的眼睛非常好看,死氣沉沉的,一片漆黑,彷彿沒有什麼可以待在裡面,又好像什麼都有了。
 
  很好看,感覺就像希望著有誰可以主宰自己,讓自己完全放棄思考。
 
  「醒來了嗎?有哪裡不舒服嗎?我叫普克,跟你高中同個學校的學長,你叫楊華對吧?」普克露出自己的笑容搭訕著,自顧自地介紹起了自己,並且調整床鋪的高度,讓楊華可以坐直。
 
  「認識你是因為你先前私奔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我都離校一年了還收到消息呢。」
 
  這件事情讓楊華的心臟突然的抽痛一下,暴躁的情緒讓他煩躁的想做些什麼事情,比如再拿刀捅自己幾刀。
 
  「……閉嘴。」咬了咬牙,楊華說著。
 
  楊華的身體動了一下,語氣嘶啞的讓人聯想到動物威嚇的聲音。普克倒了一杯溫水,遞倒楊華嘴邊。對方並不怎麼配合,但這對普克沒有影響,他暴力的將大拇指強行撐開楊華的嘴巴,將水溫柔的倒了進去。
 
  身體軟綿綿的沒有什麼力量,楊華連掙扎都辦不到,為了避免被嗆死,只能被迫接受對方的霸道行徑。
 
  普克微微笑著,小心避過對方的傷口,揉了一把對方的頭髮,對於自己大拇指上的齒痕並不怎麼在意。
 
  楊華那雙眼睛裡依舊是死氣沉沉,即使有了情緒,也黑的讓人滿意。
 
  「嗯,很乖呢,基於人道主義,這段時間我會來照顧你的。」普克說著,語氣帶上一點點的愉悅。
 
  「不、用!」
 
  普克笑了一下,正想說些什麼,一名婦人便衝進了病房,一張臉端滿了憤怒以及後悔,伸手就是扯像楊華的耳朵。
 
  「說你可以自己生活自己生活到要去死了事吧?啊?你就是這樣要我放心的?啊?說話啊?」
 
  應該是楊華的母親吧?普克想著,絲毫沒有迴避的意思。再之後,似乎被當作楊華親密的朋友,楊華的母親將楊華推付給普克照顧。
 
  畢竟她還有工作,也不住在這個城市裡面。
 
  普克更理所當然地照三餐來照顧楊華,只要楊華不接受,一率暴力對待。不吃飯喝水就強迫撐開他的嘴巴逼他食用,就連擦澡也不顧對方的抵抗直接將對方壓制住。
 
  楊華很絕望,很莫名其妙,幸好三天之後就辦理出院了,儘管手續還是普克辦理。
 
  「我會還你錢。」
 
  「不急。」普克揉亂對方的頭髮,獲得楊華的白眼一枚。
 
  「你到底想要幹嘛?」
 
  「照顧可憐的學弟?」
 
  「呵──」楊華笑了下,語氣裡滿滿的諷刺,「那還真是謝謝你啊,學、長。」
 
  普克笑了笑,也沒解釋什麼,用手拍了拍對方的頭就與楊華分別了。
 
  楊華只知道對方叫做「普克」,是自己曾經高中的學長。莫名其妙的來,莫名其妙的離開,一個莫名其妙的學長。
 
  連連絡方式也沒交換。
 
  這就是與學長的第一次相處。
 
  「聽起來……跟你們現在的相處也差不多?」
 
  不定時的出現抓人,在不定時的放人消失,平常也沒見你們聯絡,即便是打電話也是一兩個字就結束的對話內容。
 
  壯漢搔了搔頭,果然無法理解這對莫名其妙的學長學弟關係。
 
  「嗯啊,所以別問我,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是不知道嗎?還是懶得想?楊華不想弄清楚,也不想去理解。於是他拿起了自己的背包,向自己的老闆打了一聲招呼。
 
  「走了,掰。」
 
  「等等,你待會還有指名!」
 
  「你答應的提早下班,下次我補開一瓶酒給她當賠償。」
 
  扔下長吁短嘆的老闆走人,楊華一點愧疚都沒有。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招了計程車,他報了普克家的住址。
 
  他們只是學長跟學弟的關係罷了。





這對太甜估計可以寫一段時間
普克控制慾很強,楊華自我放棄,所以兩人算是一拍即合?
這對就是普克有事沒事抓楊華回家養個幾天,在丟回去他自己的家
放養野貓的概念(?)

下一篇應該是普克媽媽跟他妹發瘋的時間點:D

376 巴幣: 128

創作回應

洛雅.愛的戰士
被強迫洗澡的楊華WWWW
2021-01-18 20:30:23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跟別人說只是學長學弟的關係,鬼才信(X
2021-01-18 20:34:54
琉魚
喜歡楊華曾經為了女孩子想要反抗世界,卻又被打回來的橋段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啊,好好活著比較安分_(:3 」∠ )_
楊華有一種不照顧就會枯死在原地的感覺
2021-01-18 20:39:50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我覺得雖然這段感情結束的很快,甚至很現實,但至少楊華願意面對,甚至承擔
雖然付出了太多,甚至對自己慘生厭惡心態
但就這個設定來說我覺得蠻真實,甚至是周邊就會發生的故事,所以我很喜歡這個腳色XD

對,所以學長就撿回家養了(X
2021-01-18 20:50:4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