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50 斷劍與倒下的一方

空想能手 | 2021-01-18 16:48:42


  拉緹娜把斧刃對準莉奧娜,並說到:「好吧,看來想不用技能就殺掉妳果然還是有些費時間,就讓我這麼做吧。」

  「至於妳想讓我猜哪一個是真的…我就直說了吧—。」拉緹娜手中的斧頭鬥氣量猛然暴增十倍,並接著說到:「有猜的必要嗎?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只要經過我的身邊就會被消除,既然全都不在了,真偽又有什麼所謂?」

  「妳如果真的這麼想~可以靠近試試啊~。」莉奧娜微笑著伸直手臂,向拉緹娜勾了勾手指,挑釁般地說到。

  「我本來就會過去了,所以妳不需要擔心。」拉緹娜一說完後,就開始向前衝刺,同時也向著莉奧娜的方向揮出了手上的斧頭,並唸到:「『破空斬』。」

  與其他人的破空斬一樣,一道匯聚大量鬥氣的半月形斬擊波按照揮動的軌道,從斧刃射出,並向著揮動的方向高速襲去。

  為了保護莉奧娜,伊里泰思也只能再次衝上前來,揮出細劍:「…『十連擊』!」

  與之前相同,伊里泰思把所有的攻擊都集中在一點上,試圖擋下這次攻擊,但是光是第一下的攻擊,伊里泰思就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敗北—

  那是他從來都沒感受過的感觸,自己在使用鬥氣時從來都沒有刺過如此堅硬的東西,哪怕是魔力鋼或是秘銀他都還有至少能刮傷一些的自信,但是這個斬擊波卻是在此之上的堅固。

  當伊里泰思手裡的細劍撞上它的那一瞬間,立刻就卡在了原處,只不過因為斬擊波仍持續前進著,所以隨著『十連擊』的接近尾聲,伊里泰思能感覺到持劍的那隻手所受到的壓力明顯的增加,甚至肉眼也能直接觀察到彎曲到快要四十五度的細劍。

  能到如此地步的斬擊波,當然是不可能被伊里泰思一招技能就擋下的,而既然它無法被擋下,那它自然也不會停下。

  「唔…糟—。」伊里泰思連話都還沒說完,斬擊波就撞上了他還來不及再次出手的細劍上。

  「吭!」一聲響起的瞬間,接觸到細劍的那附近的衝擊波被抵銷了一大部分,讓衝擊波因此被一分為二,而這樣看似巨大的成功,卻是建立在之前的十連擊,再加上伊里泰思超過一半的鬥氣,和細劍出現巨大的裂痕這些巨大的犧牲才得到的成果。

  而且就算成功了,之後的結果也沒讓伊里泰思好受多少,因為他距離斬擊波實在是過於接近,所以就算斷裂開來的斬擊波會偏離原來的軌道向外發散,能成功避免莉奧娜受到傷害,伊里泰思卻無法讓自己的身體完全處於它的新軌道之外。

  勉強側身盡可能的躲閃,也只能閃開其中一邊的斬擊波,而來不及閃躲的那一邊,則是毫無慈悲的切開了伊里泰思的皮肉。

  斬擊波撞上了伊里泰思再次來擋的細劍上,再次被抵銷了一些,但是剩餘的部分則分別向腹部與腰後削去,切出了兩個不淺的傷口,血花也向著莉奧娜的方向噴濺出去,而他身體裡似乎有什麼器官也在此時破裂,讓伊里泰思劇痛難耐,忍不住按著自己的腹部彎下了腰。

  此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卻突然傳進他的耳裡:「臭貓!快舉劍!你想死嗎?!」

  那是阿朗索的聲音。

  原來阿朗索不知何時已經逃出了騎士們的包圍圈,不過伊里泰思眼角餘光看到遠處的騎士們似乎還在與什麼東西交戰時,就知道莉奧娜一定是利用他們自己與拉緹娜交戰吸引大部分騎士們的注意力時的空隙,趁機對剩下的少部分人施加幻術,讓阿朗索得以逃脫。

  而此時的阿朗索則在比伊里泰思還更前面一些的位置上,伊里泰思還沒能看清楚阿朗索的狀況,阿朗索就接著喊到:「快點!我擋不了多長的時間的!」

  而當伊里泰思勉強的抬起頭時,才發現阿朗索正在試圖從拉緹娜的視線死角進行攻擊,而拉緹娜也已經快到可以直接揮斧攻擊伊里泰思的距離了,這或許也是阿朗索不惜現出身形也要站出來的原因,因為現在的伊里泰思距離死亡實在是太過接近了。

  「不,你擋不了任何時間。」拉緹娜冷冷的說到,同時身上的鬥氣再次暴起,足以影響物質界的強大衝擊,將阿朗索和伊里泰思兩人好不容易擺出的戰鬥姿態和凝聚於身體各處的鬥氣都被一瞬間吹散。

  而拉緹娜則在這個時候再次於自己的雙手與斧頭上凝聚更大量的鬥氣,在阿朗索再次完全聚集起鬥氣前,雙手緊握斧柄,這是從阿朗索的方向切入,接著朝著伊里泰思繼續行進的攻擊。

  阿郎索雖然即時用匕首招架,但是根本無法擋住這麼強力的攻勢,不但匕首被擊飛,左手肘也被斬擊劃傷,就連他自己整個人也都被打飛到十多公尺之外重摔在地,把地面的石頭擊碎了一部分,砸出了一個小坑,這樣的衝擊力也讓阿朗索的骨頭又斷了幾根。

  更糟糕的是—這樣依舊沒能擋下拉緹娜的攻勢,斧刃維持原有的軌跡砍向了伊里泰思,伊里泰思在這樣的緊急狀況下,也不得不再次的把細劍當作自己的盾牌。

  真是的…我明明是敏捷型的戰士,結果今天卻都只能硬擋下來,這樣當然是不行的啊…還真是可笑呢—伊里泰思在心裡揶揄著自己,並且盡可能的把鬥氣凝聚到劍上—

  即使他的心裡已經明白自己只有死路一條。

  莉奧娜臉上的笑容完全消失,露出急切的表情就像是已經預見了什麼一樣,她把手杖對準伊里泰思的方向,並大喊著:「伊里泰思!」

  拉緹娜強大的鬥氣把伊里泰思最後凝聚的鬥氣和莉奧娜索施加的幻術毫無憐憫的直接吹散,而纏繞著濃烈鬥氣的斧頭也向著伊里泰思直撲而來—

  「吭!」又是一記清脆的聲響,不一樣的是接下來又響起了一個小聲的「喀」聲,那是細劍完全斷裂的聲響,對伊里泰思來說,那也是象徵著『死』的聲響。

  斧頭就這樣破壞了伊里泰思的防禦,斬向了他毫無防備的身軀—

  大局已定,伊里泰思甚至也直接放棄了把所有的鬥氣都纏繞到自己身上的最後掙扎,直面自己的結局。

  斧頭卡進了伊里泰思的胸口,而拉緹娜也在此時停下了腳步,收斂了自己手部和武器上的鬥氣,並用犀利的眼神看著莉奧娜的表情。

  拉緹娜的鬥氣消失後,伊里泰思的身體沒有切成兩半,也沒有炸裂開來,就只是普通的從斧頭和傷口的間隙流淌著鮮血,然後身體因為失去力氣,而自己向後倒下,這股重力也導致他的身體抽離了斧頭,因此向天空噴濺出少許的血花,但是也僅此而已。

  胸口被砍出一道大口子,然後就這樣安靜地死去,作為最後的結局實在是過於的平淡,讓在場的大部分人一時之間都不知道如何反應。

  恐怕在場所有人中反應最為劇烈的就是四目相對的莉奧娜和拉緹娜,面對拉緹娜冰冷的表情以及銳利的眼神,莉奧娜咬緊牙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莉奧娜這樣說到:「我要殺了妳。」

  拉緹娜則是把斧頭向後一揮,把斧頭上的血甩掉後,回應到:「我說過了,妳可以試試—如果妳做的到的話。」

52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