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心得】外一章:試著還原《狂刀》的原設定

思無邪 | 2021-01-18 12:17:16

按:這是與巴哈布版版友、K島島民一起討論後(註1),試著還原的《狂刀》原設定:感謝許多好朋友的分享與牽成,沒有大家的熱心與回應,大概沒辦法寫出這篇文章。無邪趁著在家休息寫完最後的潤飾就發上來了:由衷感謝各位

m(__)m


(以下正文)

===================          試著還原《狂刀》的原設定          ===================


1.首先,大背景是三教締盟、平起平坐。約定對外有志一同、對內平權共議、共謀武林和平。三僧五儒十三道成了檯面上的主事者。

2.但三教門中各有不甘於現況的野心份子,此舉引來了他們的妒恨:道教是十三道之首太真君、佛門是地藏大如、儒教是五儒生之一的歐陽上智。其中歐陽上智出走自立歐陽世家,在距正劇一百八十年前的武林興風作浪,計畫成為武林皇帝。其間曾與照世明燈合作,而在《至尊》與《劍魂》的原設定中,歐陽上智與照世明燈是同一人,但後來依正劇演出:二人各自獨立,只保留下過繼葉小釵聽命權這個協議;而後照世明燈以世家需負起維繫武林和平、抵抗外敵入侵的責任,答應為歐陽上智扮演必要時的煙霧彈,吸引素談與普九年等人的目光。



3.之後太真君化身為慈海渡者(=歿神=大智慧),同時暗中促成昊光道院的掌教青陽子成立合修會,吸收不滿原教門的三教游離份子與改革派,作為檯面上的稻草人,利於在撲滅「野心份子」的過程中,重掌教門大權。而從玉芙蓉(喬飛之妻)的口述中可得知,原始的合修會並非罪惡淵藪,也曾暗中行善濟世,可推敲青陽子一開始的動機是正面的。


4.慈海渡者在獨立的境界三分縫中操控一切:藉天鏡台與六合武冊擺弄光明城、武功之家、無念教,宛如他個人的實驗場。無念教的換腦手術,與合修會的換皮手術作用一致,同樣有利於分化與操弄他人。在太真君的原始構想中,三僧、五儒、十三道的人數存在有相當大的差距,這點成了他作手發揮的空間,只要透過換皮與換腦手術打入佛儒二教,便不難利用共議制度採多數決的盲點,製造有利自己的局面。


5.佛門或許對此首先有了警覺,所以立下不得擅學其他教門武學的門規、而五儒之首的南宮佈仁反叛教門、並說服同門中的百里抱信加入。當時的百里抱信因為感情得不到回應、又為了不耐歐陽勝天(歐陽上智為了掩飾自己叛離教門的替身)的追求,決心創下一番事業,所以響應了「師兄」的邀請。原本尚稱安分守己,但在後來得知素與風采鈴締結良緣的消息後,由愛生恨,態度轉趨積極、建造了迷情之墓等一連串針對素的陷阱。所幸後來能迷途知返。




6.慈海渡者這個名號的意涵與照世明燈相近,可推想是黃強華先生對「武林皇帝」這個概念再次的發想,即九五至尊。至尊者,獨一無二也。一如原始的照世明燈=歐陽上智,這裡暗示慈海渡者就是九五至尊的真身。而他的行為在劇中也引來了其他野心份子的提防:作為反制,孤愁先生與其背後的勢力暗中繪製了九龍圖,作為對他最有力的殺著散佈出去;同時與栽培、吸收塵世九龍以利無敵戰龍完成的計畫結合(因為龍血火龍嬰尚未降世,提早誅殺九龍徒然促使他人注意到菩提經會收聚龍魂的特性,不如使用各種誘導的方式、暗中掌握九龍的蹤跡。)從銀羽飛燕、竹魂等人的自述中,可得知他們過去都曾遭遇不幸,但卻能保住性命遇到「貴人」栽培,反面來想也是被掌握在既定的方向上。而冥冥中這點影響了他們,後來也成了他們各自與有類似際遇的蔭屍人、葉小釵交好的契機。


7.為利掌握菩提經,慈海渡者再次與地藏大如共謀,化身大智慧投入七彩雲天,終於順利得到進入翻閱的機會,但一同進入的尚有同期在聖佛巖修行的一頁書。大智慧不知自己的行為已被注意到,一心以為是同時進入的一頁書告發了自已,於是有了後來報復的計畫,「以佛殺佛」。






8.而在浪濤下其實另有暗潮:天殘武祖,在原始設定中與無人座武宗魁乃是同一人。武祖可能曾在交流的過程中,以帶有掩飾面目身形的招式「百川匯宗」提點過太真君(=慈海渡者)、天理老人(真身不明,應為十三道之一,此時未露面的道君尚有圓、修、明三人,或可對應之?)、南宮佈仁。狂刀震懾光明頂時,這三人在一片混亂中恰恰站定了能互相支援的位置,可視為是三人久有默契的暗示。窺見相關計畫的武祖推想出了將來可能的發展,於是透過讓大智慧被針對、得到了讓「無人座」上位掌控合修會的契機。一些劇情像是在非常道被吸精大法重創的歡喜佛,卻能被武祖醫治;目殘對合修會幹部莫名的約束力、智殘肢殘出面狙殺組織的背叛者金小開等都是提示。




9.這裡就宛若成了一個陰謀詭計的食物鏈:太真君設計讓成立合修會的青陽子被針對,有利於自己掌握教門話語權;想不到自信太過冒險親身進入萬聖嚴的他、也被武祖算計,李代桃僵地被逐出整個計畫。

這時武祖透過遠生道武學座談會吸收大量儒道釋魔的棄徒,對合修會進行了換血;必要時只需以正義之師的頭銜、自演自導一齣討伐野心份子的戲碼,自己就成了三教式微下最有聲望的神轎。而慈海渡者當然也想掙脫這束縛,所以他先頂替身分成為地藏大如、但仍然被武祖掌握,後來又藉機化身為龍末九。這時狂刀已經從天地門脫身掀起一場風暴,也許意味著武祖對組織的掌握力下降,也可能天理老人所謂的「這次的手術由我親自執行」,真的瞞過了友情之家內屬於武祖的眼線。



10.青陽子被十三道其中五真君(華、尊、命、寧、?)追殺逃進天地門的發展,恐怕也是有心人的計畫,一來要臥底趁機剪除道門中武力前段班的「命術、寧刀」,再者青陽可能也被威脅或引導,「只要能在天地門找到傳說中的龍腦,就能顛覆先前黑手對你的迫害」 ── 種種因素疊加下,青陽終於在宇宙之眼中覓得了龍腦,並透過寄身其中的方式、順利讓不知情的鬼王棺帶出了天地門。


11.岔出去討論一個戲裡劇外相呼應的點:剝人臉皮的殘忍手段(註2),其實最早在正劇中老奸臣一線生就做過了,是為了代替柳百通的人皮面具技術,也為了呼應金陽聖帝的入侵計畫而為之。當時的一線生與半邊分誘殺了武林各大派門的掌門、以替身進行頂替。

這邊當然也可視為是黃強華先生把過去的點子重新化用在《狂刀》中;一如當時的宣傳海報,輪廓神似半人半械紫霹靂的某角揮刀砍下道境三高人孤愁、歡喜佛、慈海渡者的首級,不難推想,原始的「無敵戰龍」,應該也是類似收集五寶復活某人成就天下無敵的概念。 ── 萬萬想不到二十年後會變成了青陽子的特攝戰隊XD


12.而從時間上的巧合,也意外地可以窺見老劇安排上的巧合:雲棧墩的大鵬鳥六十年產下一蛋:歡喜佛曾先後贈與慈海渡者與孤愁先生。到了正劇中最後一枚黃金蛋是受精卵,透過老素的牽成、變成了一頁書後來的坐騎「陽翼」。考量到歡喜佛不可能覓來第一枚鵬鳥卵就贈人,往上推算,太真君化身慈海渡者來到道境修行的時間極有可能是在一百八十年前,也與歐陽上智掀起武林風波的時間點相互呼應。


其實,合修會與世家間有著許多雷同,像是九龍圖的概念就有著世家家譜的影子、吸納三教九流卻隱身佈線也與老歐陽廣收義子的做法一致。而加入者不乏有真正的俠士,只是未能理解整個布局是在利用他們,反而成了陰謀下的屠刀。竹魂與葉小釵相見如故,可說就是個旁證。他們是同樣的熱血心性、卻又被殘酷的武林捉弄,在心死之餘成了他人的棋子;雖有幸成就一段友誼,卻不幸又被更深的陰謀捲入其中。




13.以上的推論如為真,可推想原本《狂刀》的劇本,應該是以武祖=無人座作為幕後大魔王的布局,而老素化身神秘劍客、透過黃甫橋血戰詐死化身半僧功的一頁書,成功與狂刀合作、之後接觸到逃出天地門的青陽子。葉小釵偽裝昏迷不醒、實則潛伏友情之家破壞千子彈產線 ── 三台柱與劇中新扛棒各有所司。同時不甘苦心計畫被人掠奪的慈海渡者定位轉為亦敵亦友,在關鍵時刻對奪走自己一切的武祖補刀(可能還會為了替老素擋刀而死,與正劇中死於五鬼道的發展一致),共演敵我同心誅天殘的熱血大戲。


當時的劇組可能考量到演出上的醞釀期太漫長、同時為了銜接後續老素/青陽/非凡鼎足而立→接續三教教子之謎的下一檔,改成了正劇中的樣子。



14.老秦曾在菩提學院打破第四面牆,作為劇組對觀眾質疑天殘被狂刀以「離刀斬」輕易收拾的回應:惟今日想來,也許當時也有識者看出了相關的脈絡被改動吧?只是遺憾於未照著原本的鋪陳展開,才會有相關的提問(或質疑)。


但這就是劇組在現實上的考量了:畢竟當時霹靂的收益全靠影帶市場、連戲迷組織的「霹靂會」都是適逢下一檔《王朝》始成立的;細膩的鋪陳與劇本能否成為實質上的收益是很難劃上連結的。


類似的例子,大概就像是《龍圖》三部曲,大改了原本東陵=七星之主,在後續會像《爭王記》的片頭對上天魔的發展;取而代之,花了一檔才洗白的悅蘭芳,卻變成了拋妻棄子人人喊打的慘況。但劇組一定也有原先預定投入描寫的感情。據某位好友分析,《龍圖》三部曲劇中,可析分表、裡、藏三面的埋線,悅的的際遇之離奇、心境之轉變,其實才是劇組在經營偶像與拉高收視之餘,真正嚙斷吋絲的心血,只是收束成了正劇中的樣子,就此解讀「虛負凌雲萬丈才,一生襟袍未始開。」的慨歎,也就更通順了,因為他原本拿到的劇本不是這個樣子啊──

這改線當年成就了黑白雙少、更成就了憶老與風之痕不滅的傳說,但細細咀嚼,那些未能演出的設定,似也有許多引人入勝處,不是嗎?


最後:本篇討論的內容雖是老劇,為利於大家回憶,無邪貼了許多不少YOUTUBE上的影片連結;有很多是在我低潮時透過回味、走出慘澹的福緣。請大家不要挪為討論以外之用。畢竟現在已有正版的收視管道、早年的音樂也都換新了。請讓我們一起珍惜這段回憶吧 m(_ _)m


=================================================

註1:當時與k島島民們討論的串 https://aqua.komica.org/46/pixmicat.php?res=183034  今天這篇為了方便閱讀,盡力把時序順過了。再次感謝當時惠我良多的島民朋友~不知名的你們是最棒的。

註2:《狂刀》的殘忍橋段頗多、對女性角色的糟蹋也是:但細察仍不難窺見劇組在其間安排緩和的用心。

像是業塗靈為了騙得非凡的指紋、連連被巴巴掌後還要整張臉皮壓去翻印、老秦自嘲自己與花非花的床第之樂是「六闖櫻桃溪」,藏在尿道的神仙手被歹徒「服務」翻出等,恰恰對應了前期合修會的慘忍無道、以及六鷹對臥底的慕蓉娟進行糟蹋的段子。過去多引來人們譏諷這是以「傳統戲劇」包裝迴避審核,但其實也能發現劇組透過這樣的幽默大鬧,盡力在化解觀眾們的不適。這正是劇組玩弄你我股間.......不,是努力調劑觀眾收視感受的用心,識者當不以苛責(笑)



59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