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303〉(303 Kitchen & Bar)(Explicit Version)

K.I | 2021-01-17 22:30:03

連載中.《狂人之歌》
資料夾簡介
「用眼睛聆聽的音樂,最純粹而優雅的暴力美學。」

  我身邊的人很多,形形色色來來往往走走去去。考研究所時,我在一間手工美式餐廳打工過。我的英文名字是 Drake,同事喜歡稱呼我德瑞克。老闆是真.美國人,來自科羅拉多州,有 South Park 的地方,性情暴躁,滿口 Cocksucker 的主廚。前輩說他結婚又離婚過,一次?兩次?忘了,大概我也從沒記過。

  正因老闆家鄉科羅拉多的郵遞區號是 303,所以餐廳取名就叫 303。

  我將畢業,要離職回老家前,兩名新人恰好在我最後一學期加入。他們來自不同高中,互不相識,都是上大學前想體驗工作、或單純賺學費的人。一男一女,男好像叫做宋英,印象不深,只記得大概是屁孩一個,但女的叫黃凱麗,也是些許陌生的名字,因為我們不常稱呼她本名。

  她的英文名字是 Velvet,天鵝絨,很特別,為什麼不直接叫 Kelly 呢?所以我們還是叫他凱莉。

  據她本人說,她還有個暱稱叫「辣仔」但我不知道由來,只知道,她的確很辣,也像天鵝絨一樣,令我感到柔軟、舒適。

  凱莉不是那種一眼就傾國傾城的絕世美女,看久了很順眼,特徵是下巴有些尖。第一次見到她,她負責油鍋那邊的開胃菜工作,但她卻是穿著短褲來上班,還是那種幾乎露出腿根子的熱褲,果然,沒多久就被燙傷了。

  那時我特別注意到,她的腿還挺性感,是男人喜歡的蜜大腿,皮膚也光滑柔嫩,儼然是美腿一雙,而且她的臀型,應該是有在運動的人才有的身材,翹而不肥,或許她有在做重訓?

  「哈囉,我是凱莉,」她和我打招呼,臉上是陽光的笑容。「會餓嗎,要不待會一起去吃宵夜吧?」

  她給我很特別的感覺,就像是她以前就認識我一樣,說話非常自然,不陌生,甚至比熟人更親切。

  我同她吃過幾次飯,她提到以前的事。說在學校沒什麼真心朋友,還時常被輿論壓力弄得憂鬱難解,輿論是,和她競選的敵人會造謠她,說她勾引他人男友,或和導師有一腿,私下發生過性關係,而且,不只一次。

  我明白的,呵呵,凡是玩過校內學生會的人都知道這些,特別是她說她競選的是學生會長,學生就是不會停止八卦,這在我讀的大學也一樣。

  和凱莉相處的前一段日子,幾乎都忘了聊了些什麼。

  我只記得某天她突然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在下班清掃廚房時,對我說:「德瑞克,謝謝你在 303 這麼照料我,在你之前,很少人和我說話。」那時我才想起,我有特別照顧她嗎?或許有、也大概沒有,只是被人感激,心裡不由得就是開心。

  凱莉很懂得肢體接觸,談話時她在玩笑間手會搭上我的肩,或者一起出遊時,她會靠在我身上。

  有好幾個晚上,即使我當時的女友抱著我,我心裡想得卻是另一個人。

  她應該也這樣想過吧?所以我這樣沒問題吧?

  反正我就是想想,沒有出軌行徑,當然不算渣男吧?


  某個晚上,老闆帶著朵鮮紅的花兒來上班,下班時又匆匆的拿走花離去。我和他交情不錯,他有和我說他最近交了新的女友,估計是去約會了吧!

  他也信賴我,把鑰匙交給我後便騎上重機離開,要我幫忙把廚房的收拾打理好。

  我有點好奇,他不會是要去和之前辭職的一名大姐約會吧?瞧他們關係這麼好,平時約個炮也沒什麼稀奇的,雖然那大姐好像已經結婚了,呵呵。

  那晚,303 剩下我和凱莉,我和她一起清掃到最後,廚房裡的吸油紙沒了,我正要去倉庫補,恰好,我在倉庫裡遇見了凱莉。

  「妳在做什麼?」我看見她身高不夠,踮著腳尖要拿的也是櫃子上的廚巾紙,便說:「我幫妳拿吧。」

  「沒關係,我自己來吧──」她說是這麼說,但她比我矮了半個頭,連我都有些勉強才能拿到,更別說是她了。

  就在我靠近她背後時,她同時退後了一步,撞上了我,而我低下頭……說起來有些好笑,她那熱褲勉強包住的翹臀,恰好就在我的襠部前。

  她轉過身來,我知道她想道歉,但我已經貼上她的臉前:「待會妳有空嗎?我想和妳聊聊。」

  凱莉沒有躲開,她的雙眼同樣煽情,輕啟朱唇的說:「待會我得回去陪我媽,但現在……你想做些什麼嗎?」

  當然了。

  中間的對話,我不記得,也沒必要記得了。

  約十分鐘後,體溫上升到無法再高,我的手胡亂的摸索又打在靠著的櫃上,無意打落幾捲紙巾和鍋具,只想找個能夠緊緊抓住的東西。

  狂野地刺激從肉體衝擊大腦,我不知道怎樣才能準確形容,但這股巨大的快感正急速腐蝕我的理智。

  汗流浹背,上半身的衣物被汗水染濕,下身的衣褲已被褪去,我幾乎不敢低下的頭終於朝下一瞄,凱莉染金的的艷麗長髮,正在下方一前一後的擺動。

  我的軀體之一被溫柔細緻的吞吐著,那對柔軟的朱紅雙唇、濕潤的舌頭包覆著。我不是第一次體會到自己被如此以嘴套弄,我的女友也給我過,但這股舒適又刺激的快感,是以前所有的交往對象都沒有給予過我的。

  「嗯……」

  她不時發出細細呻吟,沉浸享受,我卻是連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我不知道該不該去這樣猜想,但她若非在這方面有天賦,就是她對此很有經驗。

  或許,她在學校的輿論還真不是空穴來風,但有什麼關係呢?

  沸騰的血滾燙地流動著,從我的腦,直到我的下體。我將原本倚靠在櫃上的手緩緩伸向下方,輕輕扶住那正在服侍著我的腦袋,我感受到的快感讓我忍不住想模仿我曾看過的情景──更進一步的將其壓深。

  我有這麼一瞬間想到,我的女友。但,反正我們快要畢業了,畢業後估計就分手了,大家都這樣的,那我和誰發生關係有差嗎?

  既然這樣,那我有什麼必要拒絕,對吧?

  不久後,凱莉突然停下。我不由得驚慌,是我太過著急了?或許我不該用對女友的節奏對她,太激進了。

  她以一個嫵媚的笑容面對我,就像平常她時不時給我的眼神,但這次更異常妖豔,或該說是挑逗。

  她舔了舔唇,沒有替我將衣褲拉上,而是直接整個人站了起來,隨後退到了門邊的另一個小櫃上,手一撐就整個人雙腳開開的坐在上面。

  凱莉沒有說話,她只是對著我微笑並抬起下巴。這個角度看過去,她那雙白潔如玉、穠纖合度、肉感與線條並具的的美腿看上去比平常更加引誘人。

  我知道,只要我繼續「照顧她」,這應該就是我的回報,值得。

  反正職場本來就是社會,我作為前輩幫忙她,後輩「服務」我,這有什麼不對嗎?

  何況我沒有強逼她,我們兩情相悅,自然是沒問題吧?

  我中了邪似的,循著她的勾引奔到她面前,她知道我仍有些膽怯,主動牽起我的手,牽引向她胸前,對她高挺的胸脯,由輕至深的揉了揉。

  以往,只在她彎下腰,才從她寬鬆的衣物縫隙看到,那對隆起的山峰和細流小溝就在我面前,甚至還在我的手中任意的撫弄著。

  「喔……」

  灼熱堅硬的感知,被緊緊地包覆在溼透的壓迫下,儼然我已經無法再思考,理智斷線,只能顧著自己的以下半身不斷頂著嬌柔的她,雙手也貪婪的撫摸著她嬌嫩欲滴的美白蜜大腿。

  我又想到我的女友,但說真的,到底有關係嗎?

  反正她當初那麼容易讓我得手,估計也在之前讓更多人染指過了吧?那我和別人搞自然也沒關係。

  反正這都什麼時代了,多少人婚前性行為無數次,說著什麼婚前純潔的處男,守身如玉的敗犬女,只是為自己沒人要找藉口罷了,不然呢?

  「德瑞克……用力……狠狠的操我……」

  跨間的分身在她流出的液體潤濕下,又更俐落的進出洞口,這時我也顧不得害臊的靠近她的頸項,魯莽狂吻她臉頰與脖子,像是要品嘗過她每一寸肌膚。

  「好香,妳好香……」

  愉悅,她發出的吟叫,根本停不下來,舌唇很快的幾乎吻遍她的上身,不時還抬起她性感的大腿吮吻了幾口,腿肉質感極佳。

  「舔我……德瑞克……」

  我喜歡她輕呼我的名字,就像我女友那樣。

  不,我何必在乎我她呢?

  抬起頭,我與凱莉次數不清的熱吻,她的唇、舌,都是如此的熾熱而濕潤,我們都將舌頭深入對方的口腔像在尋寶探索似的,像是品嘗彼此的唾液,又像在把對方的嘴內全都一探究竟。

  當我試圖喘息,離開她的嘴唇時,我看到她那可愛的臉蛋,化為如此誘惑、性感、撩人的表情。

  「凱、凱莉……」

  享受的眼神、嬌嫩的喘息,化為我下身繼續加強衝擊,更讓我脫口出幾句調情,有熱情與衝勁的額外動力。

  果然,她肯定不是處女,絕對早和男人做過了!哦,也有可能是女人,總之她的技巧太純熟了!

  她又止住我的動作,這次她從櫃上下來,轉過來背對我,輕輕彎下腰翹起她的臀部,兩片結實的蜜桃面對著我……以前不論何時從她的背後看去,她身影的窈窕挺翹的曲線一直深刻我心,心想著,有一天要見到那美臀的真面目,而現在,已經在胯前。

  面對氾濫不已的洞口,那誘人犯罪的蜜臀,我沒戴套重要嗎?

  我有女朋友重要嗎?

  她估計也有別的男朋友,但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這一切呢?

  「啊──啊……要去了……」

  凱莉柔軟的腰我一刻也沒有鬆放,然而令我更意外的是在動作的不只是我,連她也積極的在用她的蜜桃撞擊我的下體,扭動著她的腰,讓我出入她陣線的幅度與速度更大、更完美。

  「妳真的好性感,我要去了……」

  汗水已經是沒有分別的交織在一起,大腿到跨間的與她的蜜臀碰撞,望著她無瑕的美背又聽著她嬌嫩的喘息吟叫,我感覺得到我極限瀕臨。

  「我也要去了……啊……再用力……」

  瞬間,痙攣似的快感衝上腦門。

  極為強烈的不安感突然蓋過一切舒適,我當下立馬推開了她的腰,果真噗哧數聲,白色的靈魂從我的阿姆斯特朗旋風噴射砲濺在她的臀上,一路直到滿是香汗的背頸。


  後來,我也和我當時的女友上床過,只是和凱莉的體驗後,三月不知肉味,不論怎樣,似乎都到達不了當時的緊張快感。

  或許,這就是「偷嚐禁果」的真正意義?隨便,誰知道呢。

  一個月後,我離開了 303。走前,我按照和凱莉的約定,確實多照料她了不少。據說,後來凱莉成為了老闆的左右手,過一段時間才離開,而我,一年後的中秋節才在老闆辦的聚會中再次見到她。

  看她的樣子,在我不在的時候,應該也和老闆做過了吧?呵呵,她的身材更好了,體態洋溢的自信,想必是更多次實戰培育而成。

  她還是一樣的美麗,我看著她微笑,她也盯著我,舌頭舔去嘴邊的烤肉醬。我知道,今晚我們應該好好聊聊最近發生什麼事,她上了大學、我出了社會。

  我們應該製造一些,她能和其他人博取同情的輿論,而我想再一次錄下我們歡愉的過程。

  我想,她這種毫無貞潔可言,和誰都能做的放蕩女人,應該不會介意別人偷放攝影機吧?




我希望你聽出來我在諷刺什麼,這不是……
(收到律師函)
事實上,我只是在胡說八道。這些完全不是真人真事啦,哈哈哈!呃……我希望啦。



121 巴幣: 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