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在嚴峻時代下的小小奇蹟─ PekoMoona 的小故事

茶葉貓 | 2021-01-17 22:29:58 | 巴幣 238 | 人氣 1081

在無意間認識一個說著不同語言,與自己有著千里之隔的友人,
究竟又是什麼種特別的感覺?


這個問題,可能對於現今絕大多數都可以依靠電子郵件與視訊聯繫的我們來說都不遠,
但真要踏出關鍵的那一步,對大多數人來說應該都很不容易吧。


這也就顯得兔田佩克拉與Moona Hoshinova之間,
在這個間隔重重世界的故事是多麼奇妙與戲劇性。
更別提她們兩人所做的一切,之後對於她們所存在的世界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故事的起始,源自於兩人在20/9/21在 Minecraft Hololive JP server的相遇。
起因是佩克拉缺乏青金石(Lapis Lazuli),加上恰巧碰上正巧在線上的Moona,
於是就出現了那一句足以堪稱經典的meme:


Hey Moona!


其實事情的經過很簡單,
佩克拉從Moona取得了青金石,而Moona也從佩克拉那邊取得了羊毛作為回禮,
並從佩克拉那邊獲得製作多種顏色羊毛的方式。

之後的兩人就從這件事開始為契機,開始連動直播,以及建設一系列兔田建設的種種建築等等,
還有那次堪稱經典,甚至被做成圖的,討伐凋零怪等等。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兩人的獲得的關注逐漸上升,
最終讓佩克拉獲得超過百萬的訂閱數,以及榮獲全球第四名受關注的女性youtuber,
而Moona也成就超過40萬訂閱數,成為目前Hololive ID目前訂閱數最高的成員。


但在這一切成就背後,更少人知道的是這兩位過去不曾有交集的女孩,


其實或多或少都擁有不同程度的社交焦慮,這點也曾被佩克拉與Moona本人證實過,
而之前佩克拉即便玩Minecraft,也多半是自己玩,也甚少找其他Hololive成員一同建設。

至於因為人數少而得棲身在JP組server的ID一期生組三位成員裡,
Iofi因為有3D暈眩,所以實際上遠比Moona還少進到Minecraft,
加上Moona又因為家庭因素而不得不離開ID組的宿舍,就使得她在各種各樣的因素下,
其實跟其他成員之間也是有著相對的距離感的。

所以即便JP組與ID組之間同在一個server,彼此也甚少交流,
加上當時Hololive的風氣並不會聚焦在Minecraft,使得雙方之間的交集也就更少了。

換言之,倘若不是那次命運中的相會,Moona也不會一腳踏進JP組的世界,
甚至是偕同ID組的成員們站到台前來,得到更多注意。


值得一提的是,Moona曾經面對到遠比過往更多矚目時,對於向佩克拉提出聯動請求感到難得一見的怯弱,
甚至求助在ID一期生三人中語文程度最好的Iofi,並最終得以在最後實踐,
而佩克拉在看見Iofi和Moona的直播後,也回去以學習英文為主題開了一集直播,

最終兩人的直播也一舉躍上多區域的twitter的關注排行榜。



回過頭來看看從最初兩人相遇時,只靠著拼湊的文字敘述彼此的想法,
到之後為再朝彼此踏出一步而不斷努力,並成就了遠比過往更加具戲劇性、吸引力的Hololive JP server發展。
不只是愈發繁榮發展的JPserver,以及佩克拉之後突破百萬訂閱數,
Moona也在之後帶領EN組的成員,以及同為ID組的後輩逛JP server,
也感覺愈來愈自在,並具備了前輩的感覺。


我真心為兩人再朝更高的巔峰邁進感到欣喜,也為這段嚴峻時期發展的重要情誼感到「太好了」。
特別是對於現今陷入嚴重疫情威脅的日本與印尼來說,相連、關懷的人際關係,無疑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從她們兩人之間得到的迴響來看,
不只反映了在疫情之下人心追求苦悶的排解,也代表了人們追求關係連結的渴望。

這一切的一切,都對於曾留學的我來說有著無比深刻的感受。
在三種語言與兩個世界之間游走的我來說,


交流,最重要的是將如何將自己的想法傳達給對方,而不在於對文字與語法使用的精熟與否。
願不願意去理解對方,並且對於彼此的文化是不是打從心底尊重,才是最重要的關鍵。


我期待Moona能夠前往日本,與佩克拉共同遊歷的秋葉原之旅,
也希望能透過Moona,讓對印尼陌生的我們更加了解那個國度,
並在之後能夠與從那個區域來的人們有更多的交流。


Before then, peace out


Pekora Moona Story on 1 Minute (ぺこらムーナストーリー) BGM: Snow Halation By Pekora and Moona

Kimi No Shiranai Monogatari | 君の知らない物語 - Usada Pekora, Moona Hoshinova sing along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