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小說】靈魂的羽毛-錫安傳|序章3節

蕾蕾‧亞拿 | 2021-01-17 21:34:08 | 巴幣 0 | 人氣 30


▍序章3節:使命



同一時間,在加芙以拉奇大陸上,席爾薇王國境內某個峽谷裡,一批隊伍正在崎嶇的山壁小徑上緩緩行進著。

這是一支護送「魔獸研究團」的隊伍,深入常有魔獸盤據的峽谷;他們主要由王國的正規軍隊組成,再招募些許其他單位的專業人士,或是些想賺外快的搬運工。

或許是路程太無聊,隊伍中一名大叔側過臉,對著斜後方的年輕人熱情招呼道:「唷小兄弟,真是稀客啊,居然有王宮騎衛隊的小伙子對這種差事感興趣,怎麼稱呼呢?」

「威廉、威廉‧懷赫爾。」年輕人回答,並補充道:「聽說這差事有機會跟『魔獸』戰鬥,所以就報名了,大叔,你跟魔獸打過嗎?」

大叔揚起眉毛,對威廉天真的發言感到些許興趣:「小兄弟,你是想得到『魔獸水晶』吧,勸你打消念頭比較好哦;就算魔獸再可怕,也算是王都的自然資源,果實是不可以獨吞的,特別是在這種由王國籌組的隊伍裡,被發現可是會被判刑的。」

「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想累積實戰經驗而已,說不定以後派得上用場。」威廉自信說著,臉上還不禁浮現一抹淡淡的笑意。

大叔一看那表情就明白,年輕騎士終究是想要水晶的,只是不急著現在就要─果然是聰明的孩子;雖說魔獸是王都的資產,但只要自己在別處殺掉魔獸,水晶就能輕易據為己有。

「大叔我啊,這任務已經出過十幾次了,並不是每次都有遇到魔獸,可能是被商會僱請的獵手盜獵光了;畢竟距離第一隻魔獸問世也有將近千年的歷史,再加上水晶的經濟產值,人類早就習得高效率的捕殺手段了。」

「我想也是。」

這趟行軍枯燥又漫長,一般年輕人根本耐不住,也難怪大叔看到威廉會驚艷了;基於前輩之姿,大叔不時就為威廉指劃值得注意的重點,譬如對面石壁上的抓痕、疑似巢穴的洞窟,以及支離破碎的骸骨,大叔說那有極大可能就是盜獵者的。

走了約莫三小時,他們終於看見此行的目的地─「米諾斯探勘點」。

從遠處便可望見幾座與石洞合而為一的臨時建築,當隊伍越來越靠近據點,終於慢慢感受到熟悉的文明氣息,除了幾團常駐於此的護衛兵團外,還有許多忙進忙出的研究士;威廉發現當中有幾張異邦面孔,大叔解釋那是異邦的研究士,畢竟這個探勘點非常有指標性,引起各邦國研究士高度興趣。

到這裡任務算是完成一半了,另外一半便是隔天護送另一批研究士返回都城。

看一切一如往常平靜,大叔邀請威廉一起去看看探勘點之所以熱門的原因,也就是營地旁的巨大洞窟;洞口目測約有六、七公尺高,十公尺寬,從入口開始,便是一條傾斜向下的隧道,相較於自然形成,人們更相信是由巨大的外力造成的,合理推測就是魔獸所為。

洞穴內並不如外頭想像得昏暗,兩側石牆都掛著一整排以聖樹脂為燃料的燃燈,據說只需要一公克就能持續照明一個月;兩人扶著牆上的繩索,順著斜坡小心翼翼深入洞窟。

移動了大約五十公尺,終於瞧見更加明亮的光源,由幾盞效能更強的燃燈圍成的陣地,原來是探勘點前線,有許多研究士與護衛聚集在那裡。

一名與大叔熟識的研究士發現他們,走過來寒暄幾句,大叔也將威廉介紹給他,並說是為了讓年輕人見識見識,才特別下來走一遭。

聽此,研究士指向頭頂上一幢黑影,問威廉他認為那是什麼。

威廉朝它凝視一會,要不是距離太遠,他早就伸手去摸了:「看起來像是某種樹木的樹根。」
研究士似乎很滿意,追問威廉猜猜是什麼樹的樹根;威廉努力回想著進入峽谷後所看過的任何植物,但腦中浮現的,不是矮矮的灌木叢,就是夾在石縫中營養不良的小樹─根本沒看過任何足以與之匹配的「大樹」。

「是『聖樹‧亞伯拉罕』的哦。」研究士公布答案。

威廉詫異得驚叫一聲,回聲在洞窟中迴盪三四次,不敢置信地追問:「真、真的?錫安大陸的那顆聖樹嗎?居然在這麼淺的地方就看到!」

「如假包換的。」研究士進一步解釋:「也因為這樣,我們才能發現魔獸詭異的行徑;魔獸並不是一開始就喜歡來這道峽谷的,而是近幾十年才慢慢聚集到這裡,透過追蹤觀察,發現魔獸有啃食聖樹樹根的習性。」

「啃食樹根?那我們的大陸不就有危險了!」威廉驚呼。

「是的,如果牠們真的以樹根為食的話。」說著,研究士引領兩人再往前走一段路:「我們都知道,各大陸都是因為連結著聖樹的樹根才一起浮上天空的,如果牠們繼續啃食樹根,會不會在未來某天,僅存的樹根再也承受不住大陸的重量,我們大家一起摔回地面呢?就跟罕普羅大陸一樣;這是前所未聞的事,所以我們必須趕緊調查清楚,是什麼原因讓牠們開始啃食樹根的。」

聽到這裡,威廉想像著大陸墜落地面的場景,不禁嚥下一坨口水,雞皮疙瘩也悄悄浮出來。隨後,他們來到一口看似垂直的大洞前,目測直徑只有五公尺,並有一圈護欄與升降機具圍繞著它。

研究士指著那口深不見底的黑洞說道:「這個洞穴是上週發現的,一隻魔獸從裏頭鑽出來,我們才驚覺,恐怕還有其他的樹根露出處,必須趕緊找到才行。」

說著,升降機具開始運轉,發出略為刺耳的聲音。

「看來是探勘隊回來了,不知道他們這次有沒有發現分歧點呢?」研究士的話才說完,升降機的吊籠上端已從黑暗中現身。

當吊籠的底盤出現在光源之下,觀者們才意識到,籠內居然不見預期中的人數,只有一名倒臥的士兵。

兩名護衛跳進籠內將他扶起,不顧他渾身浴血,一直逼問他發生什麼事,但這人只是不停抽動嘴唇,彷彿試圖說些不得了的話;威廉見狀,隨著心跳逐漸加速、手心冒汗,他竊竊向後退幾步,左手已經扶在劍鞘上。

「蛇、蛇…」那人好不容易擠出單字。

「蛇?是魔獸嗎?」

「蛇、蛇、蛇型大爪!」

句子才剛吼出,尾音都還沒完全結束,一幢黑影從洞口衝出,撞翻吊籠與機具─上頭的人也應聲飛到看不見的地方。

在黃光的映照下,一顆比牛頭還大的蛇頭探出洞口,張開血盆大口,發出極其沙啞的羊叫聲。

研究士拔腿逃跑之際,那些護衛與大叔顯然並不特別害怕;他們從背後掏出弩槍,瞄都沒瞄似的,朝蛇頸扣下扳機,數十條帶繩的箭矢穿進魔獸的皮肉,形成一弧扇形的網羅。

大叔與護衛們立刻拉住繩索末端,連扯帶拉地向後挪動身體:「很好!把牠拖出來斬了!」

魔獸猛烈掙扎,卻無奈不敵十幾個大漢的力量,長長的蛇頸被一點一點被拖出洞口。

就在大夥判斷牠現身得差不多時,一隻比熊掌還大巨腕攀上洞口,爪子甚至比一般的熊爪長三倍;護衛們還沒反應過來,牠隨便的一揮,便將半數護衛開腸剖肚。

見此,其他護衛拋下繩索,拔出佩劍衝向魔獸;魔獸揮出另一掌,兩名護衛摔向威廉身旁的石牆。

成功挨近魔獸身體的護衛與大叔,拼命朝頭頸又刺又砍;然而,即便牠已經血流如注,卻還像是沒事似的,對著敵人又咬又揮爪─果然符合冷血動物的特性。

不消幾秒,還站著的戰士終於只剩大叔一個,他身上的盔甲已染滿血痕。

這時,魔獸停下攻勢,潛下頭部,用線狀的雙瞳凝視著大叔,分岔的舌頭還不停在嘴外甩弄著─就像是條真正的蛇逮著獵物般。

「大叔跪下!」威廉喊道。

聽此,大叔立刻照做,膝蓋都還沒觸及地面,一枚綁著硝化甘油與樹脂燃燈的箭矢削過他的盔頂,直直飛進魔獸的嘴裡─

立時,魔獸的嘴角與眼窩爆出烈焰,痛得牠仰起頭部,並發出難聽至極的慘叫。

大叔見魔獸僅剩一口氣,用盡全身的力氣,將長劍塞進牠的咽喉;魔獸又吼了一聲,也將利爪刺進大叔的背部。

此時威廉拖了柄護衛遺落的戰斧,衝上前往魔獸的腦門砸去。

隨著頭骨碎裂的聲音迸出,魔獸的眼睛終於往上飄翻,身體搖擺一陣後無力癱倒,長長的身體便將牠拖回洞裡;在牠身上的大叔與威廉逃脫不及,也跟著一起墜入坑中…


……

「小兄弟…小兄弟…」

微弱的呼喚在腦中迴盪著,終於喚醒威廉的意識,忍住四肢痠痛,他將身體翻成較舒服的仰臥:「大叔…這是哪…」

「在那個洞裡。」大叔連續咳了好幾聲,好不容易才能順暢說話:「看來並不算太深,那個畜生的身體剛好當我們的墊背。」

「總算死了啊…」藉由一旁通道的燃燈,威廉瞄見只剩骨架的魔獸,以及躺在一旁的大叔;魔獸死掉後,身體果然會溶解呢,威廉在心裡驚嘆著。

「你看看什麼東西流到我手邊了。」說著,大叔拋了顆發光的物體到威廉身邊。

威廉拾起那顆物體,將它置於光源與眼睛中間,他驚呼道:「這就是魔獸水晶嗎!」

「沒錯,小兄弟,它是你的了,」大叔苦笑並乾咳一陣:「記得,還不要啃碎它,不然等下救援隊看到你,發現你血盆大口,就知道你獨吞果實了;要藏好,看是胃袋還是屁眼都好,總之,不要被發現了。」

威廉受寵若驚了,甚至不禁懷疑大叔是不是要害他,於是追問道:「真的可以嗎?你不是說這是王都的資…」

「收下吧,孩子,它是強者的勳章。」大叔不禁痛得呻吟一聲:「不瞞你說,我獨吞過果實,剛才也有用上果實的力量,卻還不如你善用腦袋的戰鬥;現在我的手腳都骨折了,背上還被開了幾個洞,就算能保住小命,也不得不提早退休了吧;你還年輕,又那麼有本事,把它吃了,借用它的力量爬到更高的位置吧。」

大叔挪動腦勺,瞄見威廉仍一臉為難的模樣:「小兄弟,聽前輩一句忠告吧,你是天生的戰士,我看得出來,你的使命就是變得更強,才能造福更多人,哪怕得付上一點道德的代價。」

威廉沒有回答,只是繼續端視著這顆鮮紅色的晶體,直到上頭傳來救援隊的呼喚聲,他輕輕嘆口氣,閉上眼睛,將水晶緊握在手心裡。

當一條麻繩垂落下來,數盞燃燈把洞口照得又黃又亮,他已經將水晶含進嘴裡。


〈序章〉結束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