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法醫x牛郎) 不挑明的默契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1-01-17 20:41:12

連載中法醫x牛郎系列
資料夾簡介
戀屍癖的控制狂與自暴自棄的野貓

 
  我的家庭並不怎麼正常──以病理學來說。
 
  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擁有家族病史,常見的有過敏、氣喘、過動,甚至心臟病等等,而我的家庭稍微特殊了一點點,是精神疾病相關的病史。
 
  來自母親的家族,名為偏執的,不怎麼明顯的精神疾病——患者的大腦被某一個念頭所占據,並不斷加以合理化付諸行動,從而排除了另外一些或許更合理的念頭對上述念頭的制約、平衡的能力,從而使自己完全陷入到一種及其狹隘的想法以及行動中去。
 
  不太恰巧的,我的家庭為此付出了代價。
 
  母親是個非常爛漫熱愛生活的女性,她美麗、大方、明豔,能夠為愛情付出一切,如此完美的女性理所當然的能夠獲得一份美好的愛情,她與父親的故事是多少人夢想中愛情的模樣。
 
  即便是爭吵也是摻了蜜糖,讓兩人感情更加融洽的情趣。從互生情愫到交往,緊接著許下相伴一生的諾言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現實並不是童話故事,一塵不染的愛情只是精緻謊言呵護下的產物,然而生活在童話故事中的母親並不這麼認為。
 
  「爸爸並沒有錯,爸爸並沒有與其他女性有任何不清不楚的關係。」母親如此說著,「今天早上爸爸依然說了愛我。」
 
  母親不願意相信父親背棄屬於他們兩個人的愛情,將自己的雙眼蒙蔽,她依然美麗明豔,在剩一人的愛情中繼續唱著獨腳戲,像小丑一樣可悲的維持這段本就支離破碎的婚姻。
 
  那年我二十五歲,天氣很好,終於取得外科醫師實習執照,也是妹妹剛就讀高中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那天是母親的生日,我們兩個買了蛋糕,要為母親慶生。
 
  打開家門的那一刻,撲鼻而來的是手術是經常聞到的鐵鏽味。
 
  那一刻我知道了,母親的世界被打碎了,母親終於決定修理好自己的世界。
 
  材料就是將黃玫瑰染回紅玫瑰的鮮血。
 
  母親與父親的頭顱擁吻,父親的世界只剩下了母親,餐桌上的盤子是應該緩慢跳動的肉塊,即便有著刀叉切割過的痕跡,我也能夠辨認出那是屬於人類的心臟。
 
  母親幸福的咀嚼著心臟吃進肚子裡面,懷中抱著父親的頭顱。
 
  「你們回來啦。」母親說著。「爸爸今天答應我會永遠陪著我了唷。」
 
  「……為什麼?」妹妹似乎被嚇到了,她的聲音帶著顫抖。
 
  「因為,這是愛喔。」
 
  母親這麼說著的同時,露出了許久不見的,與過去一樣沉浸在幸福中那樣美麗的笑容。
 
  在警察將母親送去醫院的隔天,母親也自殺了,因為母親不能接受她的愛情被玷汙,她的「愛」是如此純白無瑕,這個世界太過汙穢,幸福的擁抱著她的愛,與父親的頭顱,從醫院頂樓的高空,為她的感情獻上最耀眼的紅玫瑰。
 
  母親修補好了她的愛情,用世人無法理解的方式。
 
  「──這就是,愛嗎?」
 
  母親的生日隔天,我將妹妹送去了精神病院。
 
  妹妹羨慕著母親純粹的愛。
 
  鈴鈴──鈴鈴──
 
  普克摸索著自己床邊的小桌子,接連不斷的訊息音讓他不得不爬起床來,煩躁的壓了壓自己的太陽穴。眼前的世界有些模糊,直到他將自己的眼鏡戴了上去,才開始檢查起自己手機內的訊息。
 
  「嘖……一堆莫名其妙的委託……」
 
  或許是不太舒服的夢境令他有些暴躁,而這對於他的工作室致命的,普克不得不起身將水龍頭擰開,直接用冷水沖醒自己泛疼的大腦。
 
  自從與那群網友見面過後經歷了一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後,他的大腦不時作疼,即便近日已經區漸和緩,但仍沒有恢復到最佳狀態。這個感覺說不上厭惡,畢竟他本身的情感起伏並不大,雖然不喜歡不受控的情緒,卻難得讓他感受到自己還有像人的地方。
 
  基因真的是非常神奇的東西,母親以極其強烈的色彩在他的記憶中留下一筆,甚至不時提醒著自己擁有與她一樣瘋狂的地方。
 
  最後輾轉當了法醫,或許不僅僅是因為那幫人的陷害,也有一部分是自己的半推半就吧。
 
  畢竟和死人待在一起舒服多了,普克並不知道什麼時候對屍體產生的執著,是因為死人只能述說實話嗎?還是因為待在屍體才能體會到內心的平靜?
 
  大概是因為只有屍體才能被他全然的掌握住吧,就像父親最後的結局一樣,乖巧的只待在母親的懷中。
 
  「真希望所有人都變成屍體啊。」普克日常感嘆了一句,一一將工作委託回絕,目前他手中的資金足夠,短時間內妹妹的醫療費用可以不用擔心,因此普克決定給自己放一個小小的長假。
 
  就連本職工作都請好特休了。
 
  並不用特別點閱,Line只有釘選兩位聯絡人。一名是自己的妹妹,另外一位就是一直沒斷了聯繫的學弟。
 
  普克點開了楊華的通話紀錄,訊息停留在十天前,只有十秒鐘的通話紀錄。
 
  好像只是久違的確認一下對方還活著沒有。
 
  說沒斷了聯繫稍微有些誇大,事實上他們平常並不怎麼聯繫,更多的是楊華突然跑來自己家裡借住幾天,或者自己去他的工作場所抓人,偶爾貼個表情符號,或者不超過一分鐘的語音通話。
 
  那今天也去碰個運氣好了。
 
  不知道楊華死了沒有呢。普克這麼想著,換上了自己的便服。
 
  普克很快地抵達了楊華的工作場所附近──一條沒有人跡的小巷子,即便凌晨的光線也無法驅趕這裡帶來的陰森寒意,他駕輕就熟的敲了敲一扇不怎麼顯眼的門。
 
  「楊華還在嗎?」
 
  「嘿,是學長啊。」裡面傳來粗獷的男人聲音,門很快被拉開了,長的壯碩的男子笑的不懷好意,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背部,「還在喝呢,應該還要一段時間。」
 
  普克笑了笑,正想要說些什麼,餘光就撇到了走路搖搖晃晃的楊華。
 
  男子嘿的一聲怪笑,一把拉過隨時可能陣亡的楊華,塞入了普克懷裡。
 
  「交給你回收吧,省得又吐的亂七八糟。」
 
  普克微笑,道了聲謝,扶著楊華轉身就走。
 
  「嘔。」睡眠不足加上酒精的作用,顯然讓楊華的思考能力直線下降,普克叫了幾聲就放棄了。
 
  楊華對於自己的狀態一項無所謂,漠不關心的對象除了他人也包含自己,除了他的「女兒」。
 
  有機會也想看看呢,不過這麼說的話估計會惹來楊華的白眼。普克無所謂的想著。
 
  他招了一台計程車,把人帶回家裡。
 
 
  楊華醒來就發現不太對勁,除了宿醉後帶來的頭痛,身體意外的舒坦,身上的衣服也換成乾淨的居家服。隨即他很快的放鬆戒備,熟悉的味道以及擺設都讓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又被自己的熟人帶回家了。
 
  身旁的小桌子上擺好了醒酒藥以及水,楊華並沒有怎麼猶豫的就將藥物就著水吞了下去,然後起身走向了這間屋子內唯一的衛浴。
 
  走出了房間,普克在客廳看著電視,無聊的滑著手機。電視播報著新聞,說著某位政治人物的作為,楊華想了想,實在想不起來對方說的是哪位人才,於是放棄思考,懶洋洋的走進了浴室,拿起屬於自己的那份盥洗用具清洗自己。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楊華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無聊的想著。
 
  好像是自從自己自殺後悔,跑去醫院縫線出來,被學長逮著正著就開始了吧。時不時的會被突然出現的學長莫名其妙的抓出來閒晃,不然就是被帶到他家,然後過個幾天再把自己放回去。
 
  莫名其妙的讓人特別舒心。
 
  這麼說起來,似乎也有一段時間普克搞消失,換自己去找他──好像是從他媽媽自殺後開始吧?一樣是什麼話也不說的突然消失在自己的世界,後來從同事那聽說這則新聞,好奇之餘查了一下才發覺是學長的事情。
 
  基於人道主義以及普克這麼多年來的餵養,楊華覺得自己也要多少關心一下人家。
 
  接著普克又開始偶爾將自己抓回他家餵養了。
 
  將牙膏吐掉,楊華懶懶地打了一個哈欠,回到客廳一屁股坐到了普克的旁邊,將他的手機從對方手中抽離,熟練地打開外賣的軟體。

  只要兩人在一起,就算楊華起得再晚,普克都會等他一起吃飯。是以,楊華連問都不用問就知道對方還沒用餐。
 
  「飯?麵?」
 
  「都行。」
 
  「那我要吃炸雞。」
 
  「不健康。」
 
  「我要吃肉。」
 
  普克沒說話,將桌上的水杯塞到楊華手上。
 
  「幹嘛?」
 
  「蜂蜜水,解宿醉。」
 
  「喝了能吃肉?」
 
  「吃吧吃吧,晚上吃菜。」
 
  「嘖,你出錢,你是老大。」
 
  嘴上嫌棄,但是楊華還是為自己省下的餐費以及接下來的肉感到愉快。別人請客,就算是吃幾片葉子也是好吃的葉子。
 
  普克揉了揉楊華的頭髮,獲得了楊華的白眼一枚。
 
  新聞報導一轉,播報起了社會的情殺案件,關於小三插足而導致情侶不合,女方拿刀行兇的事件。
 
  楊華嘖的一聲,轉了節目。
 
  普克不由得笑了出來。
 
  「其實你不用那麼在意。」普克轉頭看向楊華,楊華彆扭著一張臉,看著對方糾結的神情,語氣都染上了一些愉悅。他的感情起伏本就不大,這件事情他很早就發覺了。
 
  「我只是想看其他節目了,學長可別自作多情啊。」
 
  下一個節目在科普精神病患的潛在危險性,楊華果斷地將電視關掉,暴躁的揉了揉頭髮。
 
  「頭痛,不想看電視。」
 
  「哦。」普克應了一聲,將人拉到自己懷中,開始按摩對方的頭部。楊華軟骨頭的將全身的重量都壓在普克身上,顯然已經非常習慣這份待遇。普克看著絲毫沒防備的楊華想了想,開口,「其實他說的也沒錯,精神病患其實是具有蠻大的淺在風險的。」
 
  「乾我屁事。」
 
  「嘿,別忘了,戀屍癖也是一種精神疾病的表現方式。」普克露出與往常無異的笑容,比了比自己,「我母親、我妹妹,甚至我都具有一定的風險性。」
 
  只差明說著我們一家都有病了。
 
  「也沒不好啊,至少學長這樣讓我感到很安心。」
 
  「也只有你會這樣想了。」普克的按摩顯然非常有效,楊華舒服的發出嘆息,臉上依舊是不以為然。
 
  「嘖,我還不是自殺私奔過,也沒看你有什麼特別的表現啊。」
 
  普克不由得笑了一下,這次的笑容真心多了。他拉起了楊華的左手,上面是楊華曾經自殺的疤痕,原本用來遮掩的護腕被普克扔進洗衣機,現在正掛在陽台上晾著。
 
  楊華抽了抽自己的手,他並不怎麼喜歡被別人直視自己的傷口,臉上已經帶點不悅。
 
  要知道,如果現在做這件事情的是其他人,他一腳就先踹出去了。
 
  但眼前是只對屍體有興趣的普克,姑且讓他的容忍度又高了一點點。楊華想著,要是對方三秒內不放手,他就給對方一記頭槌。
 
  「說不定……」普克的手摩娑著疤痕,這讓楊華有些不適。看在對方剛被迫揭了傷疤,楊華決定讓自己的寬容再多一點點。
 
  「說不定你當時就死了,我會更早發現我其實跟我母親一樣。」
 
  「蛤?發現什麼?」

  「戀屍癖之類的?」

  儘管普克看不到,楊華還是不由自主地翻了一個白眼,「可別,我現在還不想死。」
 
  「行吧,我會照顧好你的。」普克再次揉了一把楊華的頭,拍了拍對方的頭,不等對方掙扎,就放開了自己的手。
 
  終究他是不想跟母親一樣的。
 
  所以就先這樣就好。
 
  普克想著,再次打開了電視。
 
 
 
 
 

 
 
普克(29)法醫


楊華(28)牛郎

 
 
快樂嗑糖,楊華是洛雅姐姐的孩子
再跑TRPG的時候莫名組CP了(扭

不得不說我真的覺得楊華就像是野貓一樣的性格,非常我行我素又對什麼都不在意
普克對這樣的楊華很招迷,雖然是野貓,卻讓自己感覺到安心
畢竟普克是個非常有病識感的人XD 不介意自己狀況的人真的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想依賴啊
我覺得這種誰都沒挑明,但是相處得很自然的狀態很好
甜死了(扭

希望之後有機會寫妹妹的故事> <
也希望我有機會繼續寫兩人的小甜文!!!

感謝KP阿紫的支援,讓差點死掉的學長可以跟學弟繼續甜甜
感謝芭蕉創了這個公會,讓我享受到TRPG的樂趣
感謝洛雅姐姐的對戲配合,讓我吃到甜甜的CP
還有感謝其他組員,讓這次的團成立~

TRPG公會
386 巴幣: 52

創作回應

洛雅.愛的戰士
我就這樣把兒子嫁了((楊華:閉嘴
2021-01-17 20:46:29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學長快樂當飼主((刪除線
2021-01-17 20:47:17
玹竹以墨
淡淡的甜味~
2021-01-17 21:24:08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明天就換你惹!
2021-01-17 21:25:39
玹竹以墨
欸欸欸WWWW
2021-01-17 22:07:34
琉魚
因為戀屍所以當法醫,好一個嶄新的切入角度(?
2021-01-17 23:39:31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這樣戀人死掉可以合理保存屍體嗷!!!
2021-01-18 07:51:00
阿卡西亞
從頭閱讀並順便幫黑薩挑錯字哦!

撲鼻而來的是手術是(室)經常聞到的鐵鏽味。

而這對於他的工作室(是)致命的

楊華對於自己的狀態一項(向)無所謂
2021-01-28 22:51:31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謝謝阿卡,看樣子我真的需要養成校閱的習慣QuQ!
2021-01-28 23:27:4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