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戀愛分手戰 序

peanut | 2021-01-17 15:38:22

戀愛分手戰
資料夾簡介
本作品的男女主角,兩人交往半年後因為某些原因使女主想盡辦法要跟男主提出分手,因此在平常生活中女主會絞盡腦汁迫使對方提出分手,也就是本作品的核心宗旨 戀愛分手戰。
最新進度 戀愛分手戰 序

              序 想讓他分手
  戀愛!

  喜歡上一個人,並且向其告白,相處在一起經過這三個過程這就是戀愛。
  所謂的戀愛是由兩情相悅的兩人互相愛慕所產生的行為表現,講到戀愛則必須談到愛情。

  愛情的理論並沒有一定的定義,有人認為情人之間該有「柏拉圖式戀愛」也就是精神上愛情,有愛無性強調人與人間的精神碰撞所產生的遠距離戀愛,有的人甚至認為愛情必須有三種狀態:情慾、吸引、吸附,甚至在不同的國家也有著截然不同的愛情文化,跟所謂的愛神。

  但是!

  那些說詞不過是一般人被腦內多巴胺和體內賀爾蒙刺激在腦內所浮出來的景象,真正的愛情有著一把雙面刃,他的另一面代表著兩人的關係已經結束,兩情相悅的兩人不是不愛而是愛得太累,情人不如我理想中的那樣,雙方的離別產生出來空虛上的痛苦便是叫做「分手」。
  分手就向告白一樣一個環節做不好會造成人生的汙點,先分手的人往往更會被記住,分手既是一門談判藝術雙方找尋最好的離別時機不留下遺憾,這就是戀愛分手戰。
  「緊接著請學生會副會長上台向各位同學致詞,請各位同學掌聲歡迎」,台上的司儀說完話,台下的學生即刻鼓起轟動如雷的掌聲,不過話說回來這是哪裡?
  這裡是學校的大禮堂,現在正在舉行學生們每周五早上的朝會,在朝會上除了學校內師長和校長、主任上台講話外,某些重要人士也會上台說個幾句話,而這重要人士便是學生會的成員。
  這所學校叫英材高級中學是所貴族學校,不同於一般的地方高中是由會考或更早的基測考試分發所就讀,這所貴族學校所充斥的可是一流社會人士的下一代。
  在英材高中即使有政治家、財閥大老、銀行公司的總裁、或是大老闆二房妻子…的小孩出現在這都並不意外,因為這所學校有著培育國家重要人士的使命,可見所謂物以類聚確實是存在於這世界上,從某方面來看學校也能算是小型社會的縮影,至於領導著這群優秀學生的組織便是這所學校的學生會成員。

  「各位英材的同學大家好」,此人對台下的學生們面帶微笑,短短的七個字跟一個笑容卻造成台下劇烈轟動。

  「是她,啊果然他還是跟想像中的一樣美麗動人」,台下充斥著各種吹捧的言論,對於即將開口的這名人士似乎大家對他讚嘆有佳,而這名人士便是學生會副會長「林月娥」。

  林月娥,黑色頭髮並把頭髮整理成雙邊三股辮的少女,是英材高中學生會副會長,其身分為總資本額100兆台幣且是全台首屈一指的股票上市櫃公司,其下有著幾百家子公司,更是廣為人知四大銀行之一天星金融控股的二女,可說是貨真價實的名門大小姐,繼承著優秀血統的她,在五育上的德智體群美都展現出最頂尖的模樣,是名副其實上流社會的才女,以上就是學生與師長們所熟知的學生會副會長林月娥。

  林月娥稍微清一下喉嚨,手拿起麥克風並面帶著不失禮的微笑向底下同學說道:「各位同學們早,今天也是每周例行的朝會感謝各位的前來,學生會從不忘記各位同學的支持,日後會繼續努力維護學生的權益…」。

  當然這只不過是說出來的一小段內容,說完後台下拍起了熱烈的掌聲,這掌聲可來得比前面的師長還要大聲,在林月娥說完後她把麥克風遞給了站在左邊的男學生,那接續麥克風並拿起說話的男學生是誰?

    「啊妳看妳看,在演講台上的那人不是…」部分人把目光焦點聚集到站在演講台上的那位男性並相接交談著。

    「那人不是另一位學生會副會長黃田一副會長嗎」。
    「好帥!他怎麼可以那麼帥!」。
    「是不是英材金城武啊!」。

  黃田一,髮色棕色的少年,英材高中學生會副會長容貌清秀、務實穩健、聰明睿智是全校師長、同學對他的第一印象,被票選排行為最想交往的男性第一名,在學校內的考試排名從未掉出五名外,其中最令人敬佩的是他求學的意志力。
  與出生就含著金湯匙且是天之驕子的月娥不一樣,因為本身家庭並非貴族世家,為了在這所學校穩固自己的地位也只能用成績說話,可以為了課業在一天中只睡4個小時的睡眠,在閒暇時還會去讀小說作品,據說本人一整天可以盯著金庸的作品17個小時,即使不吃飯都硬要把他看完,其模範一般的處世態度可說是學生們的表率,也被傳言是最接近下屆學生會長寶座的男人。

  「各位台下的同學們,在這裡我得先向各位說一下,學生會長出於一些公事因此不能來,在這裡我先替學生會長向各位同學致歉,且在這邊想與各位報告,學生會為各位同學舉辦的活動不會比去年少,我們一定會讓各位有著健全充實的校園生活,請各位繼續支持我們」。
  當黃田一一講完,台下也拍起了熱烈的掌聲,這掌聲不輸給前面的月娥,由此可見學生會的人氣如此之高。

  「啊…兩位副會長兩人如果交往起來到底會怎麼樣呢?」。
  「就跟電視偶像劇一樣,帥哥配美女好想知道結局啊」。
  「真想問問啊,可是這麼冒昧的問題怎可能開得了口...」,以上均為台下所發出的言論。
  兩人回到學生會辦公室,跟往常一樣坐在前方的沙發處理學生會的公文。

  「我說,最近似乎大家都已經把這件事傳開了」。
  月娥泡著錫蘭紅茶以閒聊的口吻說著,對於月娥剛說的話田一也用疑問的口吻回道:「妳說的是哪件事?」。

  月娥把兩杯泡好的紅茶端到前方的桌子,把旁邊裝砂糖的罐子打開,挖出一匙半倒入泡好的紅茶內,手指頭穿過茶杯的杯耳並連帶杯子拿起,嘴唇碰到茶杯緩緩的喝一口後用些許嬌羞的表情並說道:「就是我們私下交往的事情…」。

  說完後黃田一頓時停頓了下,隨後說道:「喔,是這樣嗎」,說完後又繼續處理日常的公文,短時間兩人沉默了五秒都沒講話,黃田一就這樣把話題給句點不再說第二句,表面上雖是如此但其實兩人內心是這樣想。

  「我的天啊,你難道對於我們兩人戀情被人知道都沒甚麼話想說嗎? 這麼害羞的事情不是應該要驚慌失措嗎…」,雖然身為名門家族的二女,但林月娥從來沒有戀愛的經驗,說起來黃田一可是她的初戀,被人知道初戀對象對她來說是件很羞恥的事情,而對於此事表情卻擺出毫無變化的黃田一,月娥內心當然是感到相當的不愉悅。

  那黃田一呢?
「甚麼鬼啊,私下交往居然被發現了?我明明沒跟任何人說出去啊,話說回來妳擺出那嬌羞的表情我是應該要怎麼回應…」。
  短暫的五秒間兩人就可以在腦內幻想這麼多詞句,其原因來自於兩人高傲的自尊心心裡想著不能讓對方看見那丟臉的一面。
  
「話說回來田一副會,我們交往也差不多快半年了,你覺得我們之間應該要繼續走下去嗎?」,頓時田一又把手邊的工作給停住,沉默了五秒並答話:「戀愛不過就是性慾的表現,妳還能跟我這樣繼續談話代表我們沒問題」。

  月娥接續答話:「喔,是嘛? 那我放心了」,談論上看似好像不在意,但其實月娥現在的心情可是比剛才更糟了,「居然說我們兩人之間的關係是性慾的表現?你這傢伙就跟那些電視劇的渣男主角一樣把戀人當洩慾工具玩完就丟嗎,你很好啊黃田一…」。

  雖然月娥的內心從剛剛開始就忿忿不平,從對話中看似好像田一對她很冷淡且使用的詞句有明顯上的口誤,但其實田一從剛開始內心的想法是…
「是啊我們確實交往半年了,也確實沒像一般情侶一樣有太多的互動,但提到要不要繼續走下去這也太…話說回來她明明是在笑,我怎麼身體會感受到不舒服? 就像是玩筆仙請不回去被跟了一樣,所以我說這是分手的前兆嗎…」。

  跟月娥一樣,田一其實也是個沒有戀愛經驗的男人,兩人的交往同為初戀,對於男女之間的個性揣摩上不只是有問題,兩人甚至嚴重到總是要猜忌對方很久卻遲遲不敢動手的程度,從旁人的角度來看根本不像是交往的情侶,與其說情侶更像是某些知名戀愛喜劇作品內相互愛慕卻不敢告白的男、女主角所飾演的腦補內心戲。

  「我黃田一活到這麼大今年17歲高中二年級可不是白活的,我得要緩解這現場尷尬的氣氛」,黃田一內心所講的話就像是17歲的高中生說她要拯救世界,但那其實不過是17歲的高中生犯了青春期少年常有的思想。

  「話說回來,月娥副會我有個東西想要給妳」,田一把手放到了旁邊的書包,伸進內部準備要拿出裡面的東西,但忽然間他又停住了,如果你猜得沒錯,事實上此時又是他的內心猜想:「話說現在給她這東西好嗎…她會不會拒絕我的邀約…」,黃田一在內心中念念有詞不知道心中在打甚麼算盤,其實只是想邀請月娥去看電影而已,但因為剛才氣氛過於尷尬讓他現在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怎麼了田一副會?你不是有東西要給我嗎?」,當然現在的田一還在進行腦內腦補,所以只好先敷衍她幾句。
  「等我處理完公文再說吧,抱歉」。
  「喔是嗎,那就等你處理完吧」,月娥拿起杯子繼續喝茶,此時的月娥心想:「嘿想要給我東西啊,想要用送禮挽回剛剛的氣氛啊,真是俗氣」。

  忽然間月娥想到了個點子:「等一下…如果說他送的禮物很糟糕那是否可以代表說他誠意不夠?這樣的話我們兩人的感情熱度又會再降低…說不定我們就可以分手...」,雖然這提分手的想法簡直莫名其妙,但說起來林月娥跟黃田一交往了半年,其實早在幾個月前她早就有想要提出分手的動機了,至於是為何呢…
  
  「現在只要想辦法讓他把那禮物掏出來就好了,但是該怎麼做呢?」。
   現在的兩人坐在一旁,一個負責處理公文一個繼續喝茶,但此時兩人內心的想法卻各有所思,一個在想該如何送出電影票,一個該如何讓對方送禮。

  「快想想啊黃田一,這電影票可是得來不易,為了看這場電影我還特地確認過自己跟月娥的空閒時間,但如果給的方法錯誤也有可能造成悲劇…」,田一現在可說是千思百慮,為的目的只是為了和現在心情看似糟的跟壞掉香蕉一樣的月娥看一場電影,而他也謹慎的揣測月娥的想法。

  「我們是情侶約看電影當然很正常,但她現在看起來心情很不好假若我直接邀約他…」。
   田一現在思考著如果直接把電影票給月娥的情況會是如何,但其腦內浮現出來的想法是:「哀呀想用電影片來打發我嗎? 還是說來彌補你剛剛的性慾說呢? 真的是…」。
   好可憐哪”
   雖然田一的腦補過於嚴重,但不管如何都得想出一個遞電影到月娥手上的方法,但無論如何都遲遲想不到。
   「雖說也想要釣出他那可愛的一面,可是我剛剛的態度好像讓她很緊戒這下該怎麼辦…」,兩人現在若有所思,不斷重複同樣且沒意義的事情就這樣持續了10分鐘。
  剎那間有個人打開門,並喊道:「學生會的各位午安哪!」,這人表現出激動又愉悅的口吻喊道。
  「還甚麼午安啊? 千藤組長妳的事情都辦完了嗎?」,田一對著這名女子如此說著,而她是學生會的美宣、活動組組長「花千藤」。
  「抱歉抱歉,話說回來黃副會長你上次跟我拿的那個東西你後來怎麼處理?」。
   月娥對於千藤剛所說的突然間感到疑惑並問道:「那個東西? 請問是甚麼啊千藤」。
   在千藤準備要跟月娥說出田一跟她拿甚麼東西時,突然田一打個剎:「啊,等等妳不要說!」,但時間慢了一拍同時間千藤也說出來:「其實啊她跟我要兩張愛修羅(浪漫電影)的電影票啦,因為我那天有事所以就賣給副會長啦,他說要找人去看所以想知道她找誰」,此時月娥才把所有線索給串聯起來,原來田一只是想要約她去看電影。
   在放學時間,月娥抓住田一的手並問道:「副會長,其實妳剛剛要拿出的是電影票對吧?」。
  田一帶著害羞紅潤的臉不敢直視月娥的雙眼,並回應:「是啊…抱歉今天講甚麼性慾那種東西我那是無意的,如果妳不想看電影的話…」。
  月娥握起田一的手,拿走她手上的一張電影票並面帶微笑回應:「你忘了嗎,我們是情侶啊」,說完後雙方尷尬沉默了幾秒並約好下次看電影的日期後就這樣各自回家,這件事就這樣告一段落。
  以上為月娥跟田一的日常。
  月娥回到家裡的宅邸,把這件事情跟家裡跟她關係最好的女僕講,這女僕年紀比月娥還大已經是成年人的模樣。
  「去看電影啊,不錯啊畢竟是月娥小姐的男朋友」。
  月娥回應並說道:「是啊,還真有點開心呢這感覺」,月娥臉稍微紅潤看著前方的鏡子傻笑。
  「居然這樣為何還要跟他提分手呢?」,頓時間月娥並沒有回應,剛剛微笑的嘴角也收了起來,她看向窗外若有所思地回應女僕的話。
  「因為命運不會同意我們兩人在一起…」。

to be continued ➽
  
  
  
    
    
  
  

62 巴幣: 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