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刀劍亂舞/刀女審] 撫子試閱節錄-9

伊凡 | 2021-01-17 15:28:16


三日月宗近抬眉,雖然有些肉痛,但是面對鶴丸國永時,卻是笑得一臉純良。「甚好甚好,鶴丸可要好好工作喔!近侍已經厭倦看到毫無成效的加零。」

「這分明說的是你吧,三日月宗近!」鶴丸國永難得喊出對方全名,不客氣的回嗆。

六振刀劍男士簇擁著審神者來到特命調查的起點。
見面時,發現雙方有志一同選擇易於活動的褲裝,等候在此的蒔蘿表情略顯鬆。她向撫子的刀劍男士點頭算是打招呼,接著扶著撫子手肘,拉開她與隊伍的距離。蒔蘿一手掐訣,將兩人與周圍進行隔音,「我需要妳表現得像個驕傲的中二公主病重度患者,怎麼高調怎麼來,好比之前在時之政府單挑行政司,把文官們氣到快吐血的那次,懂?」

    「懂,可是為什麼?」
    「張揚的態度會吸引注意,哪怕只是虛張聲勢。」
    
    撫子啞口。是,她其實沒有多少底氣。
    靈力與前任審神者相似,源於血脈相同,她與她是同父異母的姊妹。若非此次變故,她父親,現任家主只怕還想不起自己還有個不被承認的長女。家族給予她無法拒絕的報酬,她替家族佔住這座評價優異的本丸,並且替家族繼續累積資本,然而未來能從家族得到多少支持,取決於她能為家族帶來多少利益。倘若有一日,某個人能給予勝於她所創造出的利益,家族也會毫不猶豫放棄她。

       利益,是她與家族的樞紐。

      「身負執律之名,調查是我的本職工作,保密也是。」蒔蘿主動說明不會揭穿此事,並且將話題導回最初,「讓人一無所知的踏入危險不是我的作風。」

    聽出言下之意,撫子訝然,「可是,特命調查地圖不是各自獨立嗎?」

    蒔蘿意外挑眉,「妳不知道?」手尖抵在撫子眉心,建立短暫分享,「結束後,我發個速成教材給妳,其他事物先放一放,該有的保命常識要知道。閉眼靜心感受周圍環境,現在應該可以看到我們附近有許多泛著光的人影?那群不露臉的傢伙是時之政府的執刑官。」

    切斷連結後,蒔蘿表現相當淡定。「我們,是餌。」
    
    熊本城下,歌仙兼定首先認出先行入電者乃是熟人,兩人進行一番對談後,他來到撫子身側低聲說明,「這位是古今傳授的太刀,我的舊主細川忠興父親的刀。雖說只是想找昔日熟人一起詠歌摘花,但是同時也說了想要借用我的力量。」京都人講話可不能只聽表面意思,哪怕是挖苦,京都人也能說得宛如真心誠意地誇讚。拇指在刀柄上磨擦,這是歌仙兼定思考的小動作,他的力量,最有名的便是斬殺…花、摘花…古今想要斬殺的莫非是…。

      「伽羅奢夫人?」他低語,眉頭緊皺,若是他猜測的沒錯,細川伽羅奢將是本次特命調查的重要關鍵。即將面對舊主深愛的女人,歌仙兼定沉默地望著古今傳授的太刀,後者慎重點頭。古今傳授的太刀無法對細川伽羅奢詠出傷害的言語,無法傷害伽羅奢夫人,那麼自己…歌仙兼定望著自己微微顫動的雙手,如果真的…他能夠下得了手嗎?

「歌仙!」極化的小夜左文字搶先一步,揮動泛著藍光的短刀格擋敵部隊暗箭,回頭對歌仙喊,「別發呆,時間溯行軍攻過來了!」

     歌仙兼定慌慌張張的抽刀出鞘,遲疑使他的動作僵硬遲緩,揮刀再無以往極具殺傷力的銳利與流暢,反而被敵打刀打得節節敗退,十分狼狽。然而這畢竟不是單打獨鬥一對一模式,極化鯰尾藤四郎以迅雷般的速度填補上戰線缺口,自帶著雷光的脇差,麻痺效果良好。白色飄帶在空中舞動,極化藥研藤四郎的本體刀抵在對方脖頸要害處,俐落劃下致命一刀。

      小夜左文字穿梭在敵刀中間,金屬撞擊聲噹噹作響,他反手將刀尖刺入敵太刀的小腹,落後一步的大俱利伽羅閃過向他心臟揮舞的刀尖,手臂傳來刺痛感,他不動聲色的補位將敵刀首落,痛快回擊,他們最終擊敗敵方。

      戰鬥結束,藥研藤四郎立刻從腰際隨身醫療包取出藥粉,均勻撒在大俱利伽羅手臂仍冒著血沫的刀傷處,進行止血與繃帶纏繞包紮。
48 巴幣: 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