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星湧大地】阿爾維斯隨筆-歸途(十五)

凌空夜 | 2021-01-17 10:07:33


雖然早從白宇珩和歐文的反應得知希瑪可能有些特殊,可是阿爾維斯怎麼也沒料到在他跨上希瑪時,其他人居然劃一的看過來,一面詫異的似乎他做了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
受到注視的希瑪似乎有些不滿,發出聲響的同時躁動的來回踱步,若然不是阿爾維斯已經在馬背上,牠可能已經揚起前肢或者亂衝了。
伸手拍了拍希瑪的脖子以示安慰,阿爾維斯抬眼看向前方正在看戲的白宇珩。
迎上阿爾維斯的視線,白宇珩的嘴角進一步上揚,隨即拉動韁繩策馬前進。清晰的嘶鳴聲,引領著整支隊伍緩緩前行。

安撫著希瑪,阿爾維斯待整支商隊都行動後才讓希瑪跟上。
剛開始,他感覺到希瑪仍在鬧彆扭,不情不願的走得奇慢,而且時不時就扭頭看他。片刻,他就已經落後商隊一小段距離了。
雖然他並不在意如此漫步,可見得希瑪大大的眼睛裡的委屈,阿爾維斯淡淡的笑了,手貼上其脖子,湊近輕道:「沒事,沒必要迎合別人,你高興就好。我相信,你的主人也是這麼想的。」

聞言,這匹深栗色的馬止住了腳步,似是要跟他確認般回首定定的瞪著他。
坐直了身子,阿爾維斯回望對方,淡然的笑道:「放心吧。」
又是看了阿爾維斯一陣子,像是確定阿爾維斯並未撒謊,牠頓時樂了。
前肢離地,高興的嘶叫了一聲,往前奔馳。

輕盈的腳步,讓他們瞬間的追上了隊伍,甚至趕上最前方騎著黑馬的白宇珩。
炫耀般的在經過黑馬時一聲嘶叫,希瑪並未放緩速度,而是繼續飛快的向前奔走。
早已有所預料的阿爾維斯在經過時也向白宇珩點頭示意了下,對方一副了然的頷首,囑咐聲「別跑太遠」就不管了。

任由希瑪在路上肆意的奔馳,阿爾維斯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風吹過臉頰,拂過耳畔。
耳邊風聲呼呼作響,伴隨著馬蹄聲,仿佛世上就只剩下這些聲音。
這一刻,他久違的感覺到了寫意。
敏銳的察覺到他心境的變化,希瑪仿佛受到鼓舞般進一步提速。

這回,沒過多久,阿爾維斯就睜開了眼睛:「謝謝。我們該回去了。」
希瑪應了聲,硬是又跑了一小段路後,才往回跑。

回到商隊的行列,希瑪乖巧的與那匹純黑色的馬並排走著。
白宇珩側頭觀察這一人一馬,半晌,輕笑一聲:「心情好點了?」
一面意有所指的,阿爾維斯也沒特別反應,看向對方,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了。

每隔一段時間,商隊就會在路旁稍作休息。
騎馬的護衛們也會根據自身情況與馬車裡的人互換位置,阿爾維斯也會趁機上前觀察漢克和歐文的情況。而對於那日考核受傷比較多的人也都一一詢問了下恢復情況。
讓阿爾維斯有些疑惑的是,這些人本來對他的態度明明是不冷不熱的,卻在某次休息時他被希瑪又帶去跑了一圈後,皆一面歉意的向他點點頭,自此態度也親切多了。
對這事有了猜想,阿爾維斯雖感疑惑,但也沒有特地去求證,就像是沒有發現任何不同似的,繼續著自己該做的。

晚上,白宇珩選了個背風的位置作為夜宿的地點。
安頓好馬匹後,商隊的護衛們有的開始支起帳篷,有的幫忙生火打水,就連新加入的護衛也都融入了這環境,各自找事做。
左右看看,阿爾維斯走近正在搬運食材的伙夫準備幫忙,卻被告知白宇珩吩咐過不需要他幫忙。
如此一來也算是替他解惑了,看來在他不知道的時候白宇珩就已經安排了每個人的職務,他之所以會覺得沒事做,是因為人就是這樣安排的。

無奈,卻也順著對方的意思。
正如他能感覺到白宇珩身份不一般,想必對方也能察覺到他並不是一般人。
如今想來,努伊家族的大管家在他們初次見面時,也是直接稱呼他為少爺的……
他並未特別隱瞞,可是他其實一直不懂,就算血統端在那,可他自問自己跟尼諾、西瑞爾甚或至是白宇珩他們是不一樣的。
雖然個性略有不同,但是那股自然而然就透露出來的自信氣焰、傲視同儕霸氣,乃至那吸引眾人目光的特質和不經意洩露的唯我獨尊的態度,都是那麼的耀目。
而這樣的東西,他不認為會出現在自己身上,所以到底是哪裡露了餡呢?

思索著,阿爾維斯眼看大夥兒還在忙碌,晚飯也還需要一段時間,悄悄的轉身走向不遠處的樹林,隨便轉轉的同時採集些藥草。




17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