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二十二章 D班的挑戰

丹雀 | 2021-01-16 22:51:33 | 巴幣 2 | 人氣 60





  班導帶領雲霞逛完校園的環境後,便決定讓她與我還有蓓雅在同一間宿舍,畢竟另一間是米俐還有江玟霖,實在是不方便去打擾他們。

  「喂!你們來決鬥吧!」這時一名穿著橙黃色學院服的男學生,對著我們大聲的喊道。

  「決鬥?我們這裡是E班,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班導親切的和對方解釋,還打算替對方帶路。

  不過對方反而生氣的說:「我沒有走錯路,我是來踢館的。」

  「踢館?D班的學生來踢E班的館?」我們所有人全愣住了,照常理來說應該是去挑戰比自己還要高階的班級才對,怎麼會跑來找最低階的E班。

  「自從大賽結束後,其他班級都認為D班的實力比E班還要弱,所以我現在就是來證實我們D班的實力。」

  原來如此,我們點點頭表示了解。

  在班際對抗賽的時候,江玟霖和米俐打贏了D班,之後還贏過了B班,甚至進入決賽挑戰A班。

  有這樣的水準,確實會讓人覺得以前的E班都在隱藏實力,直到班上出現王牌選手才決定參賽,然後在扮豬吃老虎的情況下,差點贏得冠軍的寶座。

  「欸欸、現在該怎麼辦?」吳玖栖讓對方稍等片刻後,立刻轉頭著急地問道:「依丹楓現在的狀況,別說D班的學生,從昨天開始就沒有贏過任何人,這要怎麼出場比賽?」

  「不如說要和我們班上的王牌決鬥前,要先贏過E班的門神才能挑戰?」方証岳提出自己看法。

  不愧是持有「門之守衛」的男人,態度就是如此正直,我們全用佩服的表情看著他。

  「那如果、只是如果對方贏了『門神』該怎麼辦?」抱著娃娃的雲霞用著天真無邪的大眼,看著神采奕奕的方証岳說道。

  「這……」這回連門神也打不定主意了,如果對方的實力和夏婉芸一樣,那他真的能贏嗎?

  之前和C班一戰,完全是因為對方的意識被控制,手中有什麼牌就出什麼牌,沒有任何戰術可言,單純是靠力量壓制對手,所以才讓方証岳死裡逃生,最後逆轉勝贏得決鬥的勝利。

   E班真正有實力的除了丹楓以外,只有一開始的元老級,但是現在米俐和江玟霖都不在學院,這下該怎麼辦?

  「對了!還有年瓏!」方証岳突然想起早上還有看到他,也許還有機會。

  「年瓏?」吳玖栖困惑的說道。

  「對呀!讓他和D班的學生比賽就好了。」方証岳開心的說。

  「但是……那個人從剛才開始就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我默默地說道,方証岳立刻抱著頭吶喊了起來。

  我們班的所有人都非常的有特色,不說最異常的班導,有瘋狂詢問別人是否占卜的江玟霖;上課總喜歡翹課睡午覺,從不認真決鬥的米俐;正義感十足,卻總是喜歡從二樓的教室窗戶一躍而下的方証岳;決鬥只靠拳頭,除了特定的魔法卡外,從不加入其他魔法或陷阱的杜威;對於決鬥和卡片到達狂熱的地步,只差沒頒發獎項的我;總是待在我的身旁,對於決鬥能立刻分析戰況的蓓雅;以及神出鬼沒、行蹤成謎,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的年瓏。

  「這下子該怎麼辦?」我們所有人懊惱的思考新的方法。

  「喂!只是派一個人和我決鬥而已,有必要討論這麼久嗎?」對方不耐煩地開始抱怨,然後說道:「除了丹楓以外,誰都可以啦!」

  「除了丹楓?」聽到關鍵字的我們,全轉頭看向了他。

  「對呀!我怎麼可能打贏連A班選手都輸了決鬥的王牌。」對方無奈地說道。

  「對!你說的沒錯!」我們異口同聲的贊同了他的看法,都在心中鬆了一口氣。

  「這樣的話,讓我來吧!」吳玖栖開心的走向對方,不過立刻被我們拉了回來。

  哪有導師跑去和學生決鬥啦!

  「你們在這裡吵什麼?」不遠處一名披著黑色斗篷的少年朝我們走了過來。

  我們停下手邊的動作,看向出聲的那人,仔細一看,他不就是年瓏嗎?

  「你跑去哪裡啦──」我們大聲的喊道。

  「我、我去D班教學大樓一趟。」年瓏被我們的氣勢嚇得差點說不出話來。

  「去D班不用和我們說一聲嗎?」我們再度大聲的喊道。

  沒有想到我們還會繼續接著說下去,年瓏這回害怕的不知所措,現在去哪裡都要和別人報備一聲嗎?

  「好了,所以你們到底決定好人選了沒有?」被晾在一旁的那人,抓緊時機再度取回主導權的向我們問道。

  「決定了,就是他!」我們不約而同的指向遠方的年瓏,年瓏則是一臉茫然地看著我們。

  「來決鬥吧!我是D班的狄仁邱,請多指教。」對方舉起手中的決鬥盤,決鬥盤自動從收納狀態重新組合成決鬥模式。

  「請多指教。」反射性回應對方的年瓏還沒反應過來,對方立刻說道:「由我先攻,我將手中的『水精鱗 深淵希德』送入墓地,特殊召喚手中的『水精鱗深淵鄧氏魚 (ATK/1700)』並發動效果將牌堆的『水精鱗 深淵昆德 (ATK/DEF1400/800)』加入手中,接著發動『水精鱗 深淵希德』的效果,這張卡送入墓地時,可以特殊召喚手中一體『水精鱗』之名的怪獸。」

  狄仁邱再度從手中特殊召喚7星的「水精鱗 深海鬚鯨」,接著進行疊光超量召喚「水精鱗深淵地神 (ATK/2800)」,在場上覆蓋一張牌後,便結束回合。

  「那輪到我了,抽牌。」還感到莫名其妙的年瓏,從牌組抽了一張牌後,仔細的看著手牌。

  「不知道他會用什麼樣的牌。」我好奇地看著年瓏,一旁的方証岳則說:「他的牌組比較特別一點。」

  「特別?」

  此時年瓏從手牌將一張怪獸卡放到決鬥盤說道:「我召喚『齒輪齒輪鑽地人(ATK/500)』發動怪獸效果……」

  「連鎖發動『水精鱗 深淵地神 (ATK/2800)』的怪獸效果,將一個疊加素材移除,這回合結束前,對方場上攻擊力低於此卡的效果怪獸無效化。」

  「這樣的話,發動魔法卡『機械複製術』以場上一體攻擊力500分的機械族怪獸為對象,從牌組特殊召喚兩體同名的怪獸到場上。接著將場上三體4星機械族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27弩級戰艦─無畏機 (ATK/2200)』。」

  「好厲害,沒想到年瓏也是玩『齒輪齒輪』。」我佩服的說道。

  不過卻聽到方証岳說:「原來他剛剛去D班是向別人借牌。」

  「借牌?」

  「是阿,因為年瓏的牌只有10張不到,所以他總是和其他人借牌決鬥。」

  「你的意思是他現在玩的牌,其實是D班汪聖凱的牌組?」我不敢置信的說道。

  只見方証岳點頭,證實了我的猜測。

  「我發動魔法卡『限制解除』,進入戰鬥階段,『No.27弩級戰艦─無畏機 (ATK/4400)』攻擊『水精鱗 深淵地神 (ATK/28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海神狂潮』,對方的怪獸攻擊無效,場上每有一體魚族、海龍族或水族,給予對手800分的傷害。」

  「我也要從手牌連鎖發動速攻魔法卡『超量輸入』,選擇對方一體攻擊力低於我方『No.27弩級戰艦─無畏機 (ATK/4400)』攻擊力的怪獸,該對象成為素材疊放於超量怪獸。」

  由於狄仁邱的場上沒有怪獸,所以「海神狂潮」沒辦法給予傷害。

  「主階二,將場上的『No.27弩級戰艦─無畏機』升階超量召喚階級5『旋壞的黃蜂貫機 (ATK/2500)』,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狄仁邱 生命值8000分/手牌2蓋牌0‖年瓏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1
  「抽牌。奇怪?我怎麼覺得自己在和班上的同學決鬥。」狄仁邱困惑的說道。

  觀眾席的我們則在心中默默地說:「對、你就是在和班上同學的牌組決鬥……」

  「我召喚『水精鱗 深淵狗魚兵 (ATK/1600)』發動怪獸效果,將手中的『水精鱗深淵昆德』送入墓地,從牌組將『水精鱗深淵蒂妮 (ATK/DEF 1000/200)』加入手中。」

  「連鎖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增殖的G』,對方每特殊召喚一體怪獸就從牌組抽一張牌。」年瓏看準對方要展開一連串的連續戰術,趁機補充手牌。

  「『水精鱗 深淵蒂妮』這張卡因卡片效果從牌堆或墓地加入手中時,特殊召喚到場上;被『水精鱗』之名的怪獸效果特殊召喚成功,再從墓地特殊召喚『水精鱗深淵昆德 (ATK/1400)』。」

  「水精鱗 深淵昆德」從手牌送入墓地時,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一體「水精鱗」之名的怪獸到場上。

  一瞬間,狄仁邱的場上除了有一體4星怪獸和兩體3星怪獸外,還有高星的「水精鱗 深海鬚鯨 (ATK/2500)」。

  「將場上的『水精鱗 深淵蒂妮』與『水精鱗 深淵昆德』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17深海邪龍 (ATK/2000)』,發動怪獸效果移除一個疊光素材,提高該怪獸500分的攻擊力。」

  看著狄仁邱打算發動總攻擊,我偷偷地問向一旁的方証岳說:「年瓏他應該有把班上的『代表牌』加入牌組中吧?」

  「當然有,畢竟是班規。不過他應該不會用這種方式去解場。」方証岳回憶著以前和年瓏打牌的時光,當時他完全沒有使用那張牌,好像是因為自己還沒有資格的樣子。

  「戰鬥階段,我用『No.17深海邪龍 (ATK/2500)』攻擊『旋壞的黃蜂貫機 (ATK/25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超量之魂』,我選擇對方墓地的7階超量怪獸為對象,每一階級就提高我方場上怪獸200分的攻擊力,對象怪獸則回到額外牌組。」

  「旋壞的黃蜂貫機」的攻擊力瞬間變成了3900分,「No.17深海邪龍」因攻擊比自己還要高的怪獸而自取滅亡。

  「我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抽牌,召喚『齒輪齒輪人Mk-2 (ATK/1000)』,並發動怪獸效果從手中特殊召喚『齒輪齒輪人Mk-3 (ATK/1000)』,再發動怪獸效果這張卡被『齒輪齒輪』特召到場上時,可以把一體『齒輪齒輪』從手牌或墓地特召到場上,特殊召喚手中的『齒輪齒輪人(ATK/500)』。」宛如在模仿對方上一回合的戰術,年瓏也一口氣召喚了三體3星的機械族怪獸到場上。

  「我將場上的3體3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齒輪齒輪齒輪 X巨人 (ATK/2500)』,再發動裝備魔法卡『禁欲的挑戰』裝備在『旋壞的黃蜂貫機』,這張卡依照我方場上怪獸疊光素材,每有一體就增加600分的攻擊力,並且和對方怪獸戰鬥的傷害變成2倍。」

  由於年瓏場上共有6個疊光素材,所以提高3600分的攻擊力。

  「戰鬥階段,我用『旋壞的黃蜂貫機 (ATK/6100)』攻擊『水精鱗 深海鬚鯨 (ATK/2500)』。」這時年瓏再度說道:「發動『齒輪齒輪齒輪 X巨人』的怪獸效果,當機械族怪獸進行戰鬥時,移除一個疊光素材,對方場上的卡片效果無效化,也不能發動卡片效果。」

  「好厲害的攻勢,這一擊就讓對方的生命值剩下600分,齒輪齒輪齒輪 X巨人」再攻擊的話,年瓏就獲勝了。」我代替不在現場的戰況分析師蓓雅,說明目前的局勢。

  狄仁邱無招架之力的輸了這場決鬥,他目瞪口呆的直說當初和汪聖凱比試也沒有這麼強,莫非對方手下留情,還是年瓏完整地發揮出這副牌組真正的實力。

  他就這樣一個人自言自語,接手年瓏向汪聖凱借的牌組後,頭也不回的直說要和對方講清楚,立刻衝向自己班的教學大樓。

  見年瓏輕輕鬆鬆就打贏D班的學生,看來班上三大元老的實力不容小覷,這麼說來剛來到這個班級,吳玖栖便指名江玟霖和米俐當我的對手,並不是沒有道理,只不過舊生不欺負新生,再加上他們對於決鬥的勝負也沒有很在意,所以在旁人眼中就認為他們的實力很弱。

  久而久之,E班學生的實力就被認為是最低階,並且被說成「不該存在的班級」。

  「太好了,至少短時間內,若有其他班級來挑戰,我們還有年瓏可以應對。」方証岳開心的提出這個想法。

  「但是……年瓏從對方離開後,不知道又消失到哪裡去了。」我默默地說道,方証岳再度抱著頭吶喊了起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