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4-29)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01-16 22:17:19


4-29:把戲


「還是沒回來嗎?」

「是的,我今天一整天都有在注意,莉卡大小姐仍然沒有回來。」

先送莉塔回房(雖然她很不願意),我穿過長廊回到房間,此時,六重小姐戴著口罩,拿著掃把,正好從我借宿的房裡出來,面露擔心的她,向我提及這件事。

「這樣啊……看來那傢伙是鐵了心不回來嗎,妳最後見到她,是撞見我跟玲蕪夫人對話的時候嗎?」

「是的,咳咳,我問了其他女僕、少爺和夫人,似乎沒有比我更新的目擊情報了。」

「那妳有問過莉塔跟三重嗎?」

「不,最近老是找不到三重姐,莉塔大小姐的話……」六重小姐提到莉塔的瞬間,有些困擾的低下頭。

「啊,不然我幫你問吧,才剛到房間而已,她應該還醒著。」

「可以嗎?真是幫了一個大忙咳咳,莉塔大小姐的身子這麼弱,我怕感冒傳染給她。」

「喔……原來是在擔心她的身體啊。」

「是的,不然還有其他理由嗎?」

「哈哈,沒、沒有啦,謝謝妳肯關心她。」

「……?這句話是在藐視我們嗎?阿本先生,我們關心大小姐是理所當然的。」

「咦?雖然是這樣沒錯啦……那個,我聽說八重小姐被莉塔欺負得有心靈創傷,所以我以為妳們都對莉塔有些誤會,沒有嗎?」

「這是聽誰說的?莉塔大小姐的確有些任性,但不至於欺負我們呀?啊,三重姐是例外啦,畢竟她們倆關係就跟姊妹一樣,而且,我從來沒聽說過八重對莉塔大小姐不滿。」

「……這樣啊。」

──怎麼回事……跟聽到的不一樣……凱誤會了?

「六重小姐,您有去服侍過莉塔嗎?」

「有一陣子,三重姐早上有事去辦,會換我照顧莉塔大小姐,當時還挺正常的。」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一年多前吧,說起來,大概是在老爺過世的前三個月,老爺辭世之後就回歸正常了,大概是老爺指派的任務吧。」

「那說不定是在伯父過世之後,莉塔才稍微變得暴躁了?」

「雖然這麼說很過分,但我覺得莉塔大小姐不會感到難過、或是盛怒,倒是表情變得柔和了不少……不如說,宅邸上下都是吧。」

「六重小姐也是嗎?」

「這……請容許我保留答案。」六重小姐口罩底下的頰面靦腆羞紅。

「咳咳,回到原本的話題吧,那八重小姐和莉塔有什麼交集嗎?」

「就我的印象中……沒有,非常抱歉。」

「啊,不用道歉啦,我一口氣問了這麼說,我才感到抱歉,那個,最後再讓我問一件事。」我深吸了一口氣,把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在妳看來,三重小姐她,會在客人面前講莉塔壞話嗎?」

「這個問題的話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您,絕對不會。」

我低頭思索著六重小姐的回答,打開了莉塔房間的門。

「呀!誰、誰啦?」莉塔小小聲的尖叫超可愛。

不過,那個聲音不是來自於她平常躺著的華麗公主床上,而是一旁的木製圓桌處,她還坐在輪椅上,換上了居家睡衣,雙手塞到了桌底下。

「莉塔?妳沒睡喔,很晚了。」

「啊……嗯,我還不累,可能是藥的緣故吧。」

「吼吼~那妳藏了什麼?」

「沒有啦,就是……女孩的小秘密。」

「小秘密喔,跟妳沒穿胸罩有關係嗎?」我直直的盯著莉塔因為沒扣最上顆鈕扣而鬆垮垮的睡衣領口。

「!?頭兒!真的很下流耶。」莉塔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領口內側,又小小叫了一聲,泛紅著臉,不太開心的出手擋住領口。

「哈哈,開玩笑的啦,根本沒看到沒看到~不過女孩的小祕密倒是看得一清二楚喔。」

「……啊。」棕櫚色的毛線捲、交叉八字的長針、以及打到一半的針織圍巾,落在莉塔的大腿上。

「妳在打毛線啊,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嗯~就是,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吧,不過,我的眼睛很容易累,所以可能打得有點歪歪的……」

「給我看看。」我走了過去,但莉塔瞬間把毛線組抱在懷裡。

「不行啦!還沒有打完……嗯,那這樣吧,嘿咻~」莉塔推著輪椅,穿過右手邊重重布娃娃陣,來到枕邊,從枕頭底下拿出一頂酒紅色襯底,淺藍色網格的小圓毛帽,就像是歐洲畫家頭上會戴著的帽子。

「太可愛了吧,該不會是要給我的?」

「……哼,我只給好的頭兒,不給色色的頭兒。」我本來想伸手過去拿,但莉塔食指輕巧的轉著帽子,拿得遠遠的。

「看來我永遠都拿不到了……好傷心。」

「太快放棄了吧!拜託頭兒稍微努力一下啦!」

「好吧,那我該怎麼證明我不是色色的頭兒。」

「很簡單啊……頭兒剛才不是才想看的嗎?呼~好、熱、喔。」莉塔細弱的指頭抓住衣領,緩緩拉開。

形狀精巧的鎖骨下,是冒著熱汗的白嫩的肌膚,衣服緩慢的掀開,半露香汗淋漓美胸小丘,和平時骨感的身軀完全不同,嬴弱而細嫩的柔軟肉感搔癢著我的心頭,澄清的水珠在白皙的胸緣間滾動,我嚥了一口口水,想伸手拭去那灼熱的露水,只可惜下一秒,調皮的手指放開花朵圖案衣服,回彈的衣物蓋住了麗塔的肌膚。

「……咕嚕,莉塔,可以再一次嗎?」

「呼呼,真是的,不是要向我證明自己不色嗎?」

「說、說的對,啊~呼,我準備好了,莉塔,再考我一次!」

「那好吧,頭兒,仔細看好嘍~」

經歷了無數次(居然重複看了三次,這個變態!By佩)考驗,我終於取得莉塔老師的認可,我低下頭,讓她幫我戴上手織的毛帽,費了好大一番功夫。

「哇,果然很適合呢,頭兒。」

「真的嗎?沒有鏡子看不到就是了。」話雖如此,緊得我頭有點痛。

「當然嘍,哼哼,其實我也蠻會織的嘛。」莉塔驕傲的挺起鼻子,比七的雙手指組成了一個相機框,開心的微笑著。

等莉塔觀察到心滿意足,我抱著她坐回床上,蓋好被子,拍拍她的頭。

「話說回來,頭兒有事找我?」

「啊,對了,莉塔,妳最後見到妳姐姐是什麼時候?」

「就是我躺著,然後頭兒跟姐姐一起回想的時候啊。」

「我記得,她有私下見過妳吧?」

「咦?!是、是沒錯……頭兒看到了嗎?」

「嗯?就是妳跟我說,莉卡在浴室的那天。」

「啊、啊~那天呀,也沒說什麼呢,就是……突然跑進來關心我?」

「為什麼是疑問句?」

「因為姐姐突然衝進來,大聲地叫我的名字,害我嚇了一跳,看到我的反應之後,又不太好意思的說去洗個澡……」

「是嗎?總覺得有點不太像她的作風。」

「姐姐的作風?」

「嗯,一但下定決心,就不會退縮。」聽起來像是想要和莉塔敘舊,卻又退卻而去,雖然跟莉塔的關係比較特別,但也不至如此。

「我……不這麼認為,姐姐只是在頭兒的面前逞強而已,我知道的姐姐,是個內心很纖細的女孩。」

「然後很悶騷?」

「嗯,在想色色的事方面可不會輸頭兒。」

「這樣啊……有機會的話我跟她交流一下吧。」

「千萬不要,姐姐純潔的少女心會承受不住的。」喂,我是多骯髒啊。

「不過既然這樣,又色情又少女心,胸部又很大的莉卡會離家處走到哪裡去呢?」

「會不會是回到了原本的生活裡了?」

「嗯?這是什麼意思?」

「畢竟姐姐是為了抗議婚約的事回來的嘛,要是知道起不了作用,誰都會氣得離開吧?畢竟姐姐也有自己的生活,即使她沒有跟我們說。」

「不,打從一開始,莉卡她離開的理由,就是──」

我止住了話,腦中浮現七年前的那天。

『啊啊,對了,這件事你別跟莉塔說喔,只會讓她更焦慮。』

「頭兒,你在顧慮我嗎?不用擔心,我知道姐姐為什麼離開,在學校不但要忍受著其他學生異樣的眼光,被當成是害我墜樓的共犯,回到家,罪魁禍首的臉又要在姐姐面前晃來晃去,任誰都會心煩,嗯,換作是我,應該也不想待在家裡。」

「原來妳是這麼想的啊……妳啊,真是有夠自虐的耶。」彈額頭。

「嗚呀!但我真的想不到其他理由了呀,還是說頭兒知道?」

「不,聽了妳的話我才想到,莉卡回來之後,一次也沒有提起這件事。」

「……姐姐真的是有理由才離開的?是、是什麼?」

「等我把她抓回來之後一起問她吧,離睡覺還有一段時間,我出去找她。」

「咦?啊,頭兒,漫無目的找沒有用的!我明天陪你去找吧?」

「不,我不能帶著妳一直奔波,我很快就會回自己房間的,別擔心。」

「……我知道了,小心點哦。」帶著苦笑,起坐在床上的莉塔揮揮手向我道別。

關上門,我回到借宿的房間,往身後的客床一倒,舒服的吐了一口氣。

──休息。

「嗯,就這麼辦吧。」

──哎呀哎呀?老闆,你剛才不是還說要出去找人嗎?

──咕,討厭。

老早想休息的祈菈鼓起了臉頰。

──請不要生氣講鬼故事啊……祈菈小姐,雖然我知道妳累了,但還是照老闆的意思來吧。

「不,我本來就打算今天休息。」

──阿本……你跟莉塔小姐……好像完全不擔心莉卡小姐,本來還以為你只是……不想讓莉塔小姐注意到。

「我原本是真的挺擔心她會不會意氣用事,但現在看來,她突然不告而別,也許還有另一種可能性。」

聽到我的話,三人同時不解發出疑問聲。

「等我確定了之後再跟你們說。」

──阿本……你要是真的不確定……會開口問我們的意見……但這句話……

──就是老闆你心裡有了答案,沒錯吧?

──摸透了。

「哈啊……被掌握住性格的感覺真奇怪,不過說的對,至少整件事的雛型應該和我想的相去不遠了,我想,只要讓你們知道『噩夢』的結尾,大概一切都會明朗了。」

──難道……和七年前『莉卡離開的理由』有關係嗎?

我點點頭,閉上眼睛回想。


…………
……待續
24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