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八歲了卻回到國小時光●續(番外篇:來去拜年囉!(下))

陽炎貓 | 2021-01-16 21:29:59


                番外篇:來去拜年囉!(下)



  「……誰啊?那傢伙?」

  「沒看過的新面孔……」

  進入房間後,原本還相當熱鬧的房間瞬間變得鴉雀無聲,我帥氣的面孔立刻就吸引住各位的眼球,實在是相當尷尬,看來長得帥有時也是個缺點也說不定。

  「喂!」

  「……啥?」

  「你新來的喔?要賭的話,先去旁邊登記一下你有的金錢數目,這樣才方便作證明。」

  「喔喔,不好意思。」

  突然一位身材粗壯的少年擋住我的去路,他手指著旁邊的小桌子說道。

  也未免太正式了吧?有必要做到這樣嗎?你們真的是小學生嗎?

  ……此時的我已經完全明白了。

  這個房間、這些人,雖然只是遊戲……但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到小桌子上,填寫了一張叫『金錢登記表』的表單,要寫上姓名以及持有現金,我就只有600元,所以就只填了600。

  整張表單看下來,最大的金額有數十萬之高,其餘大多都是一兩萬,最低也有個五六千,就只有我一個人低於一千元……等等,是我真的太窮了嗎?還是這些人有錢到不可思議啊?

  「喂!臭矮子!」

  「……」

  「就是在叫你啦!智障!」

  「……你在跟我說話嗎?」

  「啊不然勒!你是聽不懂人話喔?」

  我才剛填完表單,背後就有個人朝我大吼大叫的,看起來是個跟我同年級的學生,一臉不知道在跩什麼的,講話都不懂得尊重人的嗎?

  「我聽得懂人話啊,只是很驚訝原來低能兒也會說人話而已。」

  「……好小子,給我滾過來!」

  才頂一句回去而已,就看他馬上臉都氣得脹紅了起來,嘻嘻。

  雖然都是些有錢公子,但也無法抹滅他們還是小鬼頭的事實,看來是時候該教育一下他們了。

  「你叫甚麼名字?」

  「張建豪。」

  「哼!聽起來就有股窮酸味!不過老子今天心情特別好,建豪!你坐啊!讓我們來小賭一場吧?」

  這次我沒有作出任何反抗,聽他的話乖乖同桌坐了下來。

  才剛坐下,身旁就有人立刻開始迅速的拿出撲克牌,然後開始洗牌。

  「不囉嗦了,就來玩點簡單的,來比大小吧?雙方各抽一張牌,有兩次機會能換牌,最後決定後就互相攤開比大小,大的就算贏,可以吧?」

  「沒問題。」

  「那麼,我就來先來小賭個八千元。」

  「……」

  「怎麼了嗎?」

  才剛剛坐下來而已,就馬上賭這麼大是怎樣啦啦啦!而且還是『小賭』?

  八千欸!幾乎可能是我一年內能拿的紅包錢總數目了,這樣是小賭的話,那我根本只能『小小賭』了啊?不對,應該是小小小小賭了。

  「……三百,可以嗎?」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悄悄從口袋掏出三張國父,不意外的馬上遭到眾人恥笑。

  「好啊!有意思!當然沒問題,哈哈哈哈!」

  「……謝謝。」

  對方似乎也不在意金額,幸好這些人的金錢觀已經崩壞了,某方面來說對我而言是件好事也說不定。

  「好了,抽牌吧!」

  「嗯。」

  我們雙方在桌子正中央的牌堆中各抽了一張牌,抽到後不可以馬上亮出來給對方看,我抽到的是梅花七……感覺不是個很大的數字。

  「嗯……算了,換一張好了。」

  對方看樣子也沒拿到滿意的數字,馬上換了一張。

  「那我也換。」

  我也隨之跟上,放棄梅花七,再抽了一張牌……方塊四,我是惹到誰了嗎?怎麼一張比一張還小啊啊啊!喂!老子只有六百元可以賭啊!如果這三百元輸掉的話,真的就幾乎是要沒錢賭下去了。

  「……我再換最後一次。」

  我再次放棄換到的方塊四,拜託了!給我來一張大的啊啊啊──!

  『梅花三』

  ……有必要嗎?

  喂!真的沒有欠你們欸!真的一張比一張還小,扯欸!

  「那麼,攤牌吧?」

  「……嗯。」

  「黑桃二!」

  「……梅花三。」

  黑桃二……等一下,這是我贏了吧?我是三,他的是二,這樣是我比較大吧?

  「抱歉啦,矮子,三百我就收下了。」

  「……蛤?喂!明明是我的三比較大!你的是二欸?」

  「我的是黑桃二欸!你沒看到嗎?黑桃二最大!你懂不懂啊?」

  屁啦!我們玩的明明就是比大小!又不是玩大老二?黑桃二最好是最大啦!老子的三明明就比較大好不好?

  「下去囉!低能兒!」

  「笑死,梅花三!」

  「只有三百元還想跟人玩,呵呵!」

  旁邊一群人看戲仔也在那邊嘻嘻哈哈的,這些人是都不懂規則是不是?不是每個遊戲都黑桃二最大好不好?白痴!要這樣可以啊!好啊!

  「你確定你的大老二最大?」

  「對啊,不然勒?」

  「那我也有啊!要不然有種就來比誰的大啦!死孬種!老子賭你不敢啦!」

  「……你就輸了,還在那邊講什麼東西?」

  「噗噗──!老二一定很小,所以才不敢掏出來跟人比,好可憐喔!小屌男!」

  「是在亂講什麼啦!好啊啊!你要比就來比啊!怕你啊!」

  於是我們雙方同時脫下褲子,來一場屬於真男人才玩得起的真正的比大小!唔噢噢噢噢!我每天上課時利用胡老師鍛鍊出來的成果,就讓你好好目睹一下!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唔噢噢!這……這個大小是!」

  「天啊!我從沒看過這麼大的!」

  「太厲害了……」

  我的胯下瞬間成為全場注目的焦點,怎麼樣啊啊啊!身為一個賭徒、一個男人!沒有這種覺悟的話,還敢出來江湖混啊?

  「我、我輸了……從沒看過這麼大的,我認輸,這八千元你拿去吧。」

  「嘖嘖。」

  我穿上褲子,迅速的將桌上的八千元收入口袋,颯爽離去。

  「等一下!那個誰!站住!」

  剛賺進八千元的我,原本打算就此離開這裡的,沒想到馬上就又被叫住了。

  「我的名字叫張航力!你也來和我玩一場吧?一樣比大小!」

  「……不,我有急事,就先──」

  「如果你贏的話,我就給你三萬!」

  「……三、三萬?」

  「當然你也要出錢跟我賭,不過出多少都行,我不在意。」

  「……好吧。」

  抵擋不住金錢誘惑的我,又再度回到了賭局,這就是賭博的魅力嗎?怎麼辦……總覺得再這裡繼續待下去,鼻子跟下八都要慢慢變尖了,畫風會逐漸變得扭曲,我的這張帥臉還保得住嗎?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嘿咻──!」

  「你在幹嘛啦啦啦!」

  正當我正要伸手摸向桌子正中央的撲克牌時,航力就突然站了起來,脫下褲子秀出底下的小航z,一點都不小啊……這根本不是普通小學生的尺寸。

  「比大小啊!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怎麼樣?老子瘋狗的外號,去年就有啦!你怕了?」

  「……」

  真想看看他爸爸是誰,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瘋狂的男人。

  「沒想到航力的小航z居然這麼大……」

  「這大小已經比他爸還大了吧?」

  「這就是賣玉蘭花訓練出來的大小嗎?」

  大家也馬上被航力的舉動給嚇了一跳,突然將如此龐然大物秀出來,場面實在是太過震撼了。

  「我對於質疑我下體大小的人,我真的很佩服他們的想法。」

  他雙手抱著胸,下半身瘋狂左右擺動,快停下來啊啊啊!不能這樣下去了!是想害我在巴哈姆特被水桶嗎?可惡!吉祥快用你那無敵的板手想想辦法啊!

  「怎麼樣?輪到你的回合了,張建豪。」

  「……沒辦法了,是你逼我的,只好使出那招了!」

  我慢慢向張航力走去,原諒我,這也是為了觀眾們的眼睛著想……唔噢噢噢──!

  「噁心死了!乾!」

  「噗嘎啊啊──!」

  我狠心地朝他的下體用力踢了一下,剛才還很有精神的小OO馬上就縮成了一團,既然贏不了的話,那就把它變小就行了。

  「好了,那這樣是我贏了吧?」

  「你、你竟敢……啊啊啊!痛痛痛!」

  「規則是比大小,沒有說不能踢,現在雙方都攤牌了,是我比較大,所以是我贏,沒問題吧?」

  我趁機再度秀出我底下的巨龍,然後又快速穿上褲子,減少各位長針眼的機率。

  「……啊啊,認輸。」

  最終航力忍不住疼痛,倒地昏了過去,放在桌上的三萬元,我就不客氣了。

  ……我會繼承你的遺志的,你的犧牲不是無用的。

  「哈哈哈哈!真有趣!先是贏了八千、又輕鬆贏下三萬元,只靠三百元就能走到這個地步,我還是第一次看見。」

  「……你是?」

  正當我準備高歌離席時,又有一位少年擋住了我的去路,可惡……是要不要讓人走啊?三萬八已經很夠用了,我已經想回家了啦,吼!

  「初次見面,我是羅曉佑。」

  他很有禮貌的,向我鞠躬說道。


                      ※※※


  「你們幹嘛啊!很痛欸!」

  我被兩個粗魯的小孩架住,然後被硬帶去座位上坐下。

  「你們兩個,可以退下了。」

  「是!」

  「搞什麼啊……」

  被這兩個服務生強硬的帶位後,跟我同桌的羅曉佑馬上吩咐他們退下,這是在幹嘛?演電影嗎?

  「抱歉,嚇到你了,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叫羅曉佑,父親是一名檢察官。」

  「喔……你好。」

  「身為檢察官兒子的我,也被遺傳了一顆正義的心,所以實在是看不下去剛才的景象呢。」

  「不……我又沒犯規,還好吧?」

  好啦好啦!我承認第一次是有點過分,但是第二次是他自己脫褲子要跟我比的,怪誰啊?在那邊一直甩來甩去的,任誰看了都想踢下去吧?

  「沒關係!這裡是賭場,我們用賭場的規則解決事情吧?怎麼樣,我們也來一場比大小吧?不過這次不是單張的比大小……而是五張。」

  「……」

  「有玩過大老二吧?五張牌配合起來會影響牌的大小,你應該懂我在說什麼吧?」

  「嗯。」

  是在說同花順、三條、葫蘆之類常見的排列組合吧?這點我很清楚。

  「你清楚的話那麼就省事了,話不多說,馬上開始吧?」

  「……等一下,我又沒說我想要──」

  「十六萬。」

  「……蛤?」

  「賭博的金額啊,怎麼了?我先小賭個十六萬,你要出多少隨便你。」

  「……五千。」

  雙方提出賭博的數目後,發牌員就各自發給我們五張撲克牌,遊戲正式開始。

  我拿起發給我的五張牌,分別是梅花六、方塊九、黑桃J、紅心二、梅花五。

  不妙……湊在一起只是群烏合之眾,沒有什麼效果。

  「對了,可以換一次牌,五張都可以換,我選擇換三張。」

  「……那我也換三張。」

  我把二、五、六給換掉,換來的是梅花十、紅心十、方塊J。

  ……好像可以喔!換得不錯!

  這下子我就有一對十、一對J了,比起剛剛來說好了很多。

  「怎麼樣?要攤牌了嗎?」

  「好。」

  換完牌後,就馬上來到攤牌階段。

  「我的是一對十、一對J。」

  「我的是葫蘆,三張老K加上一對皇后。」

  運氣太好了吧吧吧!這什麼鬼組合?完全屌打我啊!也太大了吧?這個大小完全把我跟航力狠狠甩到後方,連車尾燈都看不到。

  「如何,再來一局?」

  「……好。」

  已經不知不覺陷入賭博泥沼的我,還沒經過仔細的思考,就馬上答應了對方。

  輸了五千啊……不過還行,剛才有三萬八千元,少了五千也還有三萬二,應該還很夠我花,可以的……才輸了一局而已!戰鬥現在才要真正開始呢!

  「哼哼……你知道嗎?大家都是這樣,贏了不少錢後,就會馬上莫名產生自信感,覺得自己一定能爬到更上面,卻不知道,這個峭壁上等待著他們的是什麼。」

  「……你想說什麼?」

  「這個峭壁上的頂端,只容得下一個人,就這麼簡單而已。」

  ……這傢伙,不是泛泛之輩,不愧是檢察官的小孩,可能跟育晴一樣是個天才資優生。

  給人的氛圍跟剛才那幾個小混混完全不同,全身散發出一股勝者才有的光芒。

  「時間也不早了,派對總有結束的時候,我梭哈!總共六十四萬八千元!」

  「……什麼?」

  靠!也未免太高了吧?站在山頂下的我,完全看不見上頭的景象啊!

  雖然我原本就知道他們都是有錢到誇張的小孩……但是一場超過五十萬什麼的……

  「如何?」

  「……我跟!我也梭哈!總共三萬兩千元。」

  此時的我已經哪裡都躲不去了,早已被他騙上這條不歸路。

  不過,從我踏進這裡的第一刻起就知道了。

  ──『雖然這是遊戲,但可不是開玩笑的。』

  最後的賭局正式展開,發牌員向我們兩個再次各發五張牌。

  「……嗯!我不用換,這樣就行了。」

  羅曉佑拿到牌後,只是微微一笑,就又把牌放在桌上蓋下。

  看來是對自己的牌相當有自信……真厲害,賭下了這麼大的數目,還看起來如此輕鬆的模樣,這就是所謂的王者風範嗎?

  「對了!我想到了,我還要再加注!」

  「你說什麼?」

  不是已經全梭哈了嗎?怎麼還有?

  「我還有去年賭博贏來剩的錢,總共三十五萬兩千元!」

  「不是吧!這樣加起來……剛好一百萬不是嗎?」

  出現啦啦啦!還以為達不到這個金額的,沒想到他的口袋簡直是無底洞,完全看不出羅曉佑這個人的極限到底在哪!

  但是我不像他一樣,還留有這麼多錢啊?就算是以前存的零用錢也早就拿去買東西花掉了,所以我現在真的是一毛都不剩了,沒辦法繼續跟注。

  「怎麼了?沒錢跟了嗎?」

  「……嗯。」

  「那這樣吧,就賭"跟于育晴分手"怎麼樣?」

  「……你說什麼?」

  「像你這種貨色,實在是不配跟她在一起,簡直是把鮮花插在牛糞上,令人看不下去,但如果換作是我的話,可就能讓鮮花綻放的更加漂亮。」

  「……」

  這傢伙。

  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看似像是正義的化身,但其真身也只是個在賭場的隱藏老大而已。

  「怎麼樣?還是你怕了?那也沒──」

  「好啊,我跟了!你的提案不錯,我沒有意見。」

  「齁呀……」

  只可惜,這裡不是我的主場,是羅曉佑的,就算是在這個時候,勝利的女神還是牢牢靠在他的身旁,那刺眼的光芒依舊無法抹滅。

  但是……身為一個男人,總是有無法讓步的時候。

  這已經不是錢的問題了,而是一場男人跟男人間的勝負。

  「那就好……對了,你怎麼還沒看牌?嚇得不知手措了嗎?」

  「不,這樣就好。」

  「……蛤?」

  從剛才發牌員發給我牌之後,我的牌就一直還是蓋在桌上的狀態,沒有被拿起來看過,所以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五張牌究竟是什麼。

  「等一下,你傻了啊?你如果拿起來看,有哪裡不好還可以換牌,總是有機會的啊!」

  「……這樣就好,不用換。」

  我堅定的告訴他,與我相反的是,羅曉佑顯得異常的著急,看來是對我的舉動完全感到不可理解,所以表情變得有些反常。

  「哼!算了!就說你藏了什麼花招,也是贏不了我的!那麼不囉嗦了!來攤──」

  「等一下!我可是還沒加注呢。」

  「……什麼!你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加了!」

  「我要加注的是……育晴的內褲!」

  「哪尼!」

  育晴是我的女朋友,所以我有一兩件她的內褲也不奇怪吧?是怎麼來的我就不多說了,還請各位自行腦補。

  「不過羅曉佑……你也必須拿出能夠與之相同價值的東西,我要你全部的財產!」

  「……你說什麼傻話!區區一條內褲!怎麼可能值這麼多錢!」

  「這可不是一條普通的內褲!而是育晴的小兔子內褲啊啊啊!」

  「你別再說了啊啊啊!」

  看來育晴的內褲對羅曉佑的打擊效果相當顯著!本來還相當神態自若的他,現在瘋狂冒出汗水、呼吸也變得相當急促,全身上下顫抖個不停。

  「怎麼樣!你跟不跟啦!是男人的話就果斷說出來啊!羅曉佑──!」

  「唔啊啊啊啊啊!」

  現在正在天人交戰的羅曉佑,已經完全失去了正常人該有的判斷能力,滿腦子都被育晴的小褲褲給佔據了,如果是普通的撲克對局的話,確實是你比較厲害,可是如果提到育晴的話,可沒人能夠與我一較高下!

  「ㄍ、ㄍ……啊啊噗噗伊──!」

  羅曉佑努力的將嘴巴撐開,不過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東西,看他的樣子也不太妙,眼球甚至還快速的上下左右胡亂晃動,是要我幫你叫救護車是嗎?

  「……」

  「ㄍ、ㄍㄍㄍ、ㄍ!我……噗嘎啊!」

  砰──!

  一聲巨響,是羅曉佑從座位摔下的聲音,只見他在地上不停抽蓄著,嘴裡還念念有詞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ㄋ、ㄋㄋ、內、內內褲!噗噗噗!嘎嘎嘎!」

  他捏在手上的牌也散落一地,是紅心的八、九、十、十一、十二,紅心同花順!這男的牌運也未免太好了吧?

  「羅曉佑失去戰鬥能力!所以這場賭局的勝者是……張建豪!」

  「哇靠!太猛了吧!」

  「直接把那個羅曉佑打到中風欸!」

  隨著裁判的宣告,圍在桌子旁的觀眾們也莫名歡呼了起來,想跟我鬥,你們這群小屁孩還早了十八年呢!

  「對了……張建豪的牌到底是?」

  「我去拿過來看看!」

  「這……這是……」

  蓋在桌上的我那五張牌,分別是方塊三、黑桃六、梅花七、梅花九、紅心A,是個什麼都湊不起來的爛組合。

  幸好剛才沒先拿起來看,不然現在在地上抽蓄的人,可能是我……

  就這樣,初次踏入賭場的我,總計贏下了一百零三萬兩千元,帶著白花花的鈔票,高歌離席。



                     ※※※


  「阿公,錢拿來了!」

  「喔喔!乖孫!等你好久了!趁現在那些客人還沒走,拿個大數目給他們見識見……這也太多錢了吧吧吧!我叫你去跟小朋友賭錢,不是叫你去搶銀行欸!」

  「這就我賭贏賺來的啊!」

  阿公被我身後拖著的大行李箱嚇了一大跳,裏頭裝著用滿滿一千元堆成的一百多萬元。

  「怎麼了?張大哥?這些錢是……」

  育晴的爸爸一走過來,對這一整箱的錢感到相當困惑。

  「沒有啦……這個是、那個……我玩刮刮樂贏來的錢啦!我想說用這筆錢繼續買刮刮樂!給在場所有人玩,你覺得怎麼樣?」

  「……嗯,確實是不錯的想法,難得過年,刮一下討個吉利也不錯呢。」

  沒想到育晴爸爸居然也贊同這個想法……

  於是我賺來的錢,全部拿去買了刮刮樂,給在場的各位刮個過癮。

  最終每個人這樣分下來,剩下的錢可以說是寥寥無幾,最終我跟阿公拿到的只剩下……

  新台幣六百元。

---------------------------------------------------

  雖然過年還沒到,不過新的一年也到了,就先在這裡祝大家新年快樂!

  祝各位今年也都哈洽馬洽馬~~!

698 巴幣: 5394
夜夜夢
我還以為會是599元
2021-01-16 21:59:40
Bang你全家v
你坐啊
2021-01-16 22:01:38
漢堡王好吃
達比欸
2021-01-16 22:08:12
Takaru
笑死
2021-01-16 23:33:49
暱稱
在過年看特別有感覺,笑死
2021-02-06 15:49: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