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守書人與最後的寒冬

羽尚愛 | 2021-01-16 13:44:26

實在是太冷了,提諾一邊發抖著一邊把書扔向火堆,書碰觸到炙熱的火焰時,瞬間被吞噬殆盡,但也只換來短暫的溫暖。若是在過去提諾做出這樣的行為,無疑是觸碰守書人最大的禁忌。

有哪個守書人會把要守護的書往火堆裡丟呢?這無疑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但現在別說是焚書,在這巨大的圖書館中,能燒得幾乎都快要燒光了,從最初的擺飾、桌椅、到書櫃,最後終於輪到這些書。

提諾很想將雙眼閉上,但他知道只要自己此時睡去,可能就再也醒不過來。但就算這樣堅持著,恐怕也很難維持的長久。

這已經是第幾個寒冬了呢?提諾心想,他已經失去了對時間或季節的概念,印象裡是一個非常詭異的冬天,當最初的雪從夏天的天空裡降下時,在這裡的守書人們幾乎都察覺到異樣,並提前準備。

但寒冬實在是太長,就像永不停歇般。起初的第一年寒冬,野獸出現了變化,原本弱小的、單獨的幾乎都死絕了,剩下成群的像是被惡魔附身般,變得兇猛、狂暴,不但見到活物就吃,啃樹或掘雪找食也不是什麼怪事。

嚴禁煮食,這是守書人之間的在第一年寒冬的禁令。對於提諾來說有新的禁令不是什麼怪事,像是不能把書帶離圖書館、不能對外表露身分,禁令要多少有多少,但不能煮食實在是太痛苦了。每當乾冷的食物送進胃裡,提諾都會感到惡寒。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因為只要開始煮食,外面的野獸就會群聚過來。提諾與其他守書人都輕忽了野獸與狼群的聰明,牠們變得不再害怕那些陷阱,並知道如何在巨大有如迷宮般的圖書館中找到目標。這裡能被伏擊的地方太多,提諾還親眼看過不少好友就這樣在慘叫聲裡被拖入黑暗的深處再也沒有回來過。

不過老實說第一年冬天還算好的,到了第二年春,當所有人都以為冬天將過,大地會冒出新芽時,那彷彿暴風雨前的寧靜,或是惡魔釋出的善意。當陽光被黑暗吞噬,緊接著的數日,沒有颳風、亦沒有下雪,但氣溫卻驟降到全身發疼,彷彿要抽離掉肉體內的靈魂。

老的、年幼的、瘦弱的幾乎在那時候都死了,屍體在圖書館的幾個房間內堆成一座座的冰山,保持在一種想處理卻又無法處理的狀態。剩下的婦女們緊緊的抱在一起,能坐在離火堆最近的位置,然後是年輕的,與壯年的。

提諾當年還不像現在這樣這麼瘦弱,儘管不用在離火堆最遠的最外圈,但仍感受不到任何溫暖,有的只有刺骨的寒冷與死亡的陰霾。那幾天,守書人們都哼唱著歌,像是對彼此告別般。

當詭異的極低溫過去,提諾開始了長期擔任野外組的一員,在過去這份工作一直都是輪流的,但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人可以輪,之後甚至可能連婦女都要出動的狀況。

提諾與其他人原先以為野獸們不論在怎麼兇猛,也不可能熬過像這樣極低溫的日子,他們甚至還發現了不少野獸的屍體,但這樣的好消息並沒有維持太長,因為他們很快就察覺到異樣。這些野獸的行為模式與生存又再次突變了,牠們遠離了群體,在獸徑旁的地穴埋伏,當沒有動物經過時,牠們會進入一種半休眠的狀態,但當有任何動靜時,牠們就會立刻的衝出,不管對象的瘋狂撕咬。

新的恐懼開始進入提諾與其他守書人的內心,他們變得比往常更不願意外出,因為放眼望去的白雪底下可能都藏有危險。恐懼也給第二年下半帶來新的危機,那是在一天深夜裡傳出的尖叫,提諾驚恐地醒來,還以為是什麼猛獸的襲擊,但他們循著尖叫聲來到房間時,只看到一個發瘋的男子猛撞著牆壁,並發出詭異的笑聲。

那是提諾首次的處理掉自己人,提諾與其他一行人將男子用麻布袋綁著,帶到了大圖書館外的一處,其中有祭司謹慎地做了儀式後,才吩咐他們用火將他焚燒。在場的人都顯得非常嚴肅,因為這跟寒冬可不同,講得迷信一點可說是惡魔進入了他們之中,白話一些可以說是恐懼、幻覺開始出現。他們都希望在此結束,但也明白肯定還會有下一個。

要遵守的紀律開始變得複雜,禁令也逐漸從書到人的身上,生活方式也開始變得不同,婦女們要盡量待在一起,男子則以各自分工的團隊為主,且有幾個特定的人身上要帶著武器,與狩獵猛獸的刀不同,這些多半是銀製或金屬製的匕首,是處理自己人用的。

到第二年年末時,已經有不少發了瘋的人被處理掉,多半都是年輕、壯年的男子。雖然也減少了外出需要的人力,但也同時減少了糧食的消耗。整個大圖書館中的守書人也從原先的數百人減少到數十人。他們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密,也不再需要什麼規則束縛,分工也變得精簡,有的時候還能開開玩笑。

第三年相比前兩年,幾乎是最寧靜的,甚至偶爾提諾還能獵到兔子,並偶爾享受一次的煮食。唯一有些異常的是森林裡出現了野獸以外的生物,那是一種彷彿喪屍般的人,野獸不會靠近他們,他們會在森林裡遊走,雙眼發紅,並發出詭異的低吼。

提諾無法確定那是什麼,或許那只是被凍傷的人,或是某種由人轉變過來的生物,但提諾並不想靠近他們,有必要時他們還會試著將這些喪屍引導到深谷,或能遠離圖書館之處。

到了第四年,寒冬仍然持續著,但提諾與其他守書人已經能在圖書館的地下種植作物,他們變得不再挨餓,也不用長時間冒著風險去外面狩獵。一切看似美好,卻像是命運般的捉弄。

提諾他們注意到了有人的足跡,且並非那些喪屍,而是來自一些難民的。起初還沒有人注意到這裡,但很快就接二連三地敲響著圖書館的大門,提諾與其他守書人最開始是拒絕的,這裡從來就不對外開放,但在接連處理不少死在門前的屍體後,他們仍然選擇救了一對婦女。

這也就導致新的惡夢的開端,婦女吃飽後很快就答謝離去,但沒想到下次在來時就帶更多的人。這些人口膨脹的數度超出提諾的想像,他們就像是披著羊皮的狼一般,啃食消耗著這裡的糧食與資源,甚至開始焚燒起圖書館內的東西。

當提諾與其守書人意識到這裡已經失控時,他們趁夜潛逃,來到了山谷之間的避難處。那是一個很深的地穴,在過去君王派兵攻打圖書館時,守書人都會躲到這裡來。

提諾在這裡待過了數個年的寒冬,偶爾他還會回到圖書館,從密道裡察看那些人是否還在。最初資源豐富的時候,那裡就顯得像是地獄了,有些人從外地帶來了酒與美食,並與當中的人沒日沒夜的發生關係。當資源開始消耗,人群變得複雜時,他們開始互相的廝殺、搶奪。在上一年的時候已經有人在裡面稱王,把圖書館搞得跟要塞似的。

這次當提諾再次查探時,那裡的人幾乎都死在一場瘟疫之中。又過了一些日子,提諾建議回到圖書館來,他想重新整頓這裡,但大多數的守書人都不同意,他們覺得疾病還沒有過去,且那裡充滿了危險。

提諾只好一個人回到這裡,回到他最初的家,他處理了屍體,燒掉那些已經不乾淨的書,儘管大圖書館現在看起來空蕩,但他知道有一天這裡仍會裝滿著書。他可以自己寫下記得的內容,或是等待能繼承這份工作的人出現。這次他會更加小心、謹慎,並制定好詳細的規則與禁忌,挑選合適的人,就像過去他所遵守的一樣。

-方格子活動危險與書
88 巴幣: 80

創作回應

大漠蒼鼠
洪水猛獸都不需要書籍、同樣地飢餓也不需要。
2021-01-16 15:35:51
羽尚愛
需要能吃的倉鼠 (X)
2021-01-16 15:40:0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以及需要可以種植向日葵的土地,神秘的小精靈睿智的倉鼠們會復活圖書館(x)
2021-01-17 07:26:0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