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小說】靈魂的羽毛-錫安傳|序章2節

蕾蕾‧亞拿 | 2021-01-15 22:32:38 | 巴幣 2 | 人氣 47


▍序章2節:傳承



昏暗房間的門扉被輕輕推開,一名年輕男子背著光明走進來,當他細心地將門帶上前,外頭的光線拂過側臉,短暫點亮了他臉上那抹營業用的笑容。

「旅途辛苦了,底波拉老師。」男子恭敬問候道,遞上一個別緻的白瓷杯後,在桌子對面坐下:「請用,本店招待的上等咖啡。」

底波拉贈以微笑,伸手取過瓷杯,將其握在雙手掌心中,讓它暖暖攀滿皺紋的手。她悠悠地環視這房間,藉著桌上油燈朦朧的黃光,看見座座陳舊如古董的書櫃,裏頭堆有一卷又一卷的文件,綁著結案帶;房間沒有書櫃的地方塞滿了木箱,或是一些用布蓋起來的不規則形狀物品,從牆邊一直滿到腳邊。

這是柯洛波爾商會的行館,位在薩奧連大陸邊境山區,一座名不見經傳的小鎮裡,若天氣不錯的話,山頂可以望見對面的加芙以拉奇大陸。

底波拉放下小酌一口的咖啡,看著眼前的年輕人,不由得揚起欣慰的神情:「約翰,多年不見,看起來你過得挺不錯的。」

「託老師的福,我才能勝任現在的工作。」約翰說話的同時,一手將捲成綑狀的文件擱上桌,放在靠近自己的位置,看來只是預備進入正題的前奏,並不打算馬上遞給對座的老師。

底波拉瞄了文件一眼,知道那就是此趟的目的,不過既然約翰還沒把文件推過來,她也不打算主動伸手要:「選在這種偏遠小鎮交付委託,你老闆可真謹慎呢。」

約翰輕輕笑了笑,知道對方並不打算在這浪費時間,便將文件緩緩推向桌子中央,與油燈靠在一起:「那是當然的,老闆很看重這筆交易,絕不能暴露在祭司廳的眼線之下。老闆也說,由於難度比以往都高,若您成功完成委託,您與本商會的契約關係將正式結束;我代表商會,在這裡預先祝賀您,恭喜恢復自由之身。」

對於約翰的道賀,底波拉沒有特別回應,只是逕自攤開文件,快速掃過上頭的關鍵字,隨後輕聲回道:「是嗎,原來藏在『席爾薇都城』呀。」

「是的,破譯班納巴的日記後確認此情報無誤,不過具體交給誰就不得而知了。」約翰補充道:「另外必須提醒您,三十年前祭司廳已派人前往奪取,引起不小騷動,這也使聖會廳注意到此事,甚至派遣特使前往關切;站在商會的立場,雖然無法明著與聖會廳反目,但我們可暗中提供情報支援,以及一切在商業範疇上可調解的相關事務,對此還請務必格外小心行事。」

底波拉鬆開手,取回當作紙鎮的瓷杯,任由文件將自己捲回;她靠回椅背,閉起眼睛輕啄杯裡的液體,讓思緒沉澱下來,在腦中反芻目前為止獲取的所有資訊。約翰保持著端正的坐姿,靜靜等候對方結束沉默的那刻。

過了一小段時間,她終於睜開眼睛,說道:「約翰,請給我一份新的合約紙吧。」

約翰沒有多言,迅速備妥對方需要的物品;底波拉讓油燈壓住紙張的上緣,靠著微弱的光源,在紙上快速書寫著。

約莫一刻鐘後,鵝毛筆回到墨瓶中,新的合約旋轉一百八十度,連同簽好名的委託書一同被推向約翰;伊絲勒說道:「幫我交給你老闆吧,他的委託我接了,但他必須連帶接受我這份合約。」

約翰很快就將新合約看完,以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回敬底波拉:「您…」

「別說了,就這樣吧,代我向老闆問好。」底波拉起身,將空杯子放回桌上,令其發出一個不大也不小的觸及聲。

「是…」約翰默默將合約捲起。

兩人離開小房間,穿過一小段廊廳,進入位於前廳的酒吧;掠過站在吧檯裡擦拭玻璃杯的酒保,與數名精神萎靡的酒客,看見外頭的陽光從窗櫺灑落進來,幫桌子、椅子以及木地板,都染上一層暖暖的色澤─上午的陽光就是如此討人喜歡。

「這次會找哪路的幫手呢?」約翰隨口問道。

「就是那個跟我一起來的女孩。」底波拉回答時沒有半點遲疑。

「什麼?」約翰抽高聲調,驚訝程度更勝看到新合約時:「老師,您是與拿細爾武僧正面交手過的,不可能不知道他們多麼冷血,即便是看似無害的小女孩他們也…」

底波拉看向約翰,上揚一邊的嘴角回道:「別小看她,她可是我的愛徒。」

「還那麼年輕就捲進這種事…」約翰突然停下腳步,板起嚴肅的神情,鄭重對他敬愛的人說道:「老師,恕學生失禮,您這樣會毀了她的人生的,您不可能不知道它會摧殘一個人到什麼地步。」

原以為用如此激烈的措辭可以促成一番思辨,哪怕是難看地吵一架也無妨。沒想到底波拉只是和藹地笑了笑,並用她的大手,在約翰的肩膀上用力拍兩下;這來自兩公尺高的兩掌,伴隨俯視的笑顏,瞬間便將憂慮的心情化做不值一提的粉末…

底波拉明白約翰的心思,對方從以前就是富有憐憫心的人,總是為他人著想;心領了,不過這無法改變她的決定:「我會引開武僧的注意力,哪怕是一個月兩個月,我都會幫她爭取翻遍城裡每一寸土地的時間。」

約翰撇過頭,用無奈的表情遷怒一旁的地板,喃喃低語:「妳都已經百歲了…」

「放心,我還硬朗呢。」說著,底波拉自己拉開大門,並用眼神邀請約翰一起走出酒吧:「你沒見識過她的身手吧,祭司廳也沒有,因為我把她藏得很好。」

「不是身手的問題,是…」約翰的頭頂才剛越過門楣,一個身影從天而降,重重砸在兩人跟前的沙土上;發出低沉聲響之餘,還揚起一小波沙塵浪。

那身影解開蹲姿,神態自若地站起身,對底波拉問道:「談完了嗎?」

約翰瞪大雙眼,在女孩身上滯留了數秒,接著緩緩移開目光,仰起頭,看向符合那股衝擊力的跳躍處─房屋旁二十幾公尺高的香柏樹樹冠。

「約翰,她就我這次的得力助手,亞拿,以後還請多多關照囉。」底波拉將大手搭在女孩頭上,臉上滿溢出驕傲的笑容。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