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吸血鬼公主.莉莉絲-2

健開皇帝 | 2021-01-15 16:18:45

連載中吸血鬼公主.莉莉絲
資料夾簡介
這是在講述一個普通人在完全不明白原因的情況下,變成了吸血鬼公主的故事。

        在我犯下裝蠢賣萌的蠢事之後,我差點被我哥抓起來打屁股,可見我的行為是有多麼的白目。

        如今,我和我哥一起在客廳對視而坐,這顯然是一種私下審問一樣的氣氛。哥哥的眼神超級帶刺,把我嚇得端正坐在椅子上。

        「那個!」:哥哥先發話了:「妳到底是誰?叫什麼名字?小學?國中?那間學校的?私闖民宅很好玩嗎?別以為是小孩子就能為所欲為。」

        平時是一副非常溫文儒雅的樣子,但是一旦惹他生氣,他的氣氛就完全改變了。這種性格對於當他的弟弟,也就是我是最明白的了。

        記得小時候未經他的同意偷拿他的電子辭典來玩,惹得他大發雷霆,爸媽怎麼勸也沒用,最後還是小時候的我親自道歉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解決。

        雖然已經過了十年,長大的他脾氣也壓下了許多,但果然還是那個哥哥。

        我深吸一口氣,之後說:「我是你弟弟.李建盛啊!」

        「別開玩笑了!!!」:果然他無法接受這個難以置信的說法,但是難以接受一是回事,是不是事實是另一回事。

        「我沒有開玩笑啊。」:我無辜的掩面說著。但是哥哥說:「我弟弟現在十九歲,是大學一年級男生。」

        「我知道啊,可是我不知怎麼的早上起來就變成莉莉絲了?」

        「莉莉絲?」:哥哥感到疑惑。看來他不記得昨晚我說的事情了。但這也不怪他,畢竟哥哥一直對於二次元沒有興趣。

        我拿起於原本放在房間牆上的掛畫,在他前面的桌上攤開,把莉莉絲的樣子展示給他看。

        「你看。」

        「嗚嗚?」:他仔細的看著掛畫上所繪製的莉莉絲,再看看我。

        「是很像沒錯,但是只要會化妝並不是不可能!」:哥哥雙手環抱在胸前,顯然一副老大哥的威嚴模樣。

        而他所言也確切如實,神似的外貌可以用像是高超化妝技術一樣的常理來推翻我的說詞。

        重點是,是要怎麼讓人相信一個從二次元跑出來的角色是真的啊?………啊!不,這不是二次元,是現實世界,只是現實世界的我便成了莉莉絲。

        情況有點複雜,首先要讓他明白眼前的不是普通女孩子。

        「我沒有騙你,我真的變成了莉莉絲。」

        「太難以置信了,那我說妳要怎麼證明?」:哥哥不相信的推一下自己鼻樑上的黑框眼鏡。

        不過,證明嗎?―――如果只是展示力氣的一定還有其他可以勉強說服的例子,一定要人類所做不到的事情。………莉莉絲能做到,而人類不行的。

        我看向了掛畫,那個跨坐在鐮刀上的吸血鬼公主。如果只是吸血,單純的人類也能勉強做到,展示獠牙的話肯定也只會覺得是普通虎牙長得太長了而已。那麼,就那個吧!

        我站到了桌子旁,騰出一段距離,舉起自己的手。

        「魔裝.噬月魔王!」:我想,人類怎樣也無法憑空變出武器吧!

        忽然,我穿在身上的魔裝光輝忽明忽暗,感覺像是要發生什麼是一樣。從我魔裝的黑影中飛出一段影子,我握住了長棍狀的握柄,巨型鐮刀的刀刃在我頭上綻放,刀刃上刻著血紅的魔文字。

        這就是莉莉絲的主武器,魔裝.噬月魔王。一把造型魔幻、有如死神鐮刀一般令人畏懼的大鐮刀。這把鐮刀高度近兩公尺,刀刃長一公尺,連一般男人拿了都會感受到其沉重,但莉莉絲卻輕易地以單手將之握在掌心。

        哥哥看到鐮刀出現的瞬間眼睛瞪得超大,嚇得從坐位上跳了起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所見。

        「這、這是什麼?魔術嗎?」:看起來好像已經超出他的認識了,哥哥的腦子正不停地尋找可以用常理判斷的現象做辯解。

        但是就如沒人看破過魔術師的把戲一樣。這個可是吸血鬼的魔法,莉莉絲的魔裝武具,可不是使用人類的常識來判斷的。

        「怎麼樣?這下相信了吧?」:我將鐮刀扛在自己的肩上,神氣的抬頭挺胸看著模樣狼狽、說不出話的哥哥。

        哥哥轉頭看著掛畫上的莉莉絲,接著再看向我。裡頭的人事物,與眼前的女孩根本完全一致。不只是女孩的長相身材,衣服、甚至是手裡的武器.噬月魔王上的魔文字也一模一樣。

        「等、等等,這、這實在太誇張了。別整我,妳到底是誰?我弟呢?」

        「要我說幾次?我就是李建盛,只是變成了吸血鬼公主莉莉絲。你也差不多該信了吧?」

        「我要怎麼相信啊?!」:眼前所發生的事情遠超出了他的認知,一直相信現實唯物主義的哥哥看起來十分崩潰。………可是拜託!該崩潰的人是我吧?

        「要怎麼樣你才能相信我呢?」

        「那個,如果妳能證明妳就是建盛的話………」

        「嗯!我想想。」:我開始思考,現在這個樣子,我要怎麼樣才能向哥哥證明我就是李建盛呢?

        我思考了一下子,之後頭上的燈泡發亮。

        「我小六時的萬聖節。」:我說著。而哥哥聽了先是遲疑了一下,之後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樣身軀一震,試探性的問:「怎麼樣?」

        「因為在班上的抽籤抽到爛簽,我扮成女裝………」

        「那又、怎麼樣?」:他的聲音開始顫抖了,似乎是想起了當年發生的悲劇回憶。

        而我,毫不留情地揭開了當年的糗事。說道:「哥你不知道那是變裝的我,到我的小學參觀時還向我告白。」

        「嗚嗚嗚哇哇哇啊啊啊!!!」:哥哥開始抱頭慘叫,好像在遭受滿清十大酷刑一樣。

        沒錯!他當年知道殘酷的真相後也是這樣慘叫的,那之後有整整半年我們兄弟倆一見到對方就尷尬。―――最重要、也最幸好的是,真相只有我們彼此知道,成功保住了面子。

        「夠了夠了,別讓我想起那件事!」:哥哥彷彿噩夢甦醒,他現在想起來還餘悸猶存。

        「怎麼樣?相信我了沒?」:我自信的說。但其實關於這件事我內心也有點疙瘩,沒想到人生中第一個和我告白的不是別人,是我哥哥。

        我們出於對自尊心的照顧,我們兩個誰也沒有把真相說出來,選擇把這見不得人的黑歷史永遠封印在回憶的盒子中。不過也因此,這件事除了我們之外誰也不知道,這也是我證明自己身分最好的證據。

        「好,我信。我相信妳了!」:哥哥安撫了一下自己蹦跳不停的心臟,果然這件事還是他最可怕的噩夢。他目光瞥向我,說:「可是,為什麼?」

        「我不知道啊?」

        「想想妳昨晚發生的事情,睡前,任何一件小事都行。」

        「不行,我完全沒有相關的記憶,連自己何時上床睡覺的都不記得。」我感到焦躁。―――為什麼?我會什麼都不記得?

        昨天在哥哥從房間離開後,在這之後的記憶就像是被剪掉了一樣,就這麼中斷了,任憑自己想破了腦袋也是毫無頭緒。

        「這太不可思議了,根本沒有科學根據。」哥哥像是虛脫了一樣的坐回位置上,雙手撐著腦袋。

        「欸?你還不相信我嗎?」我雙手握著鐮刀握柄,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

        「信啊!事到如今也沒法不信,但是這又要怎麼辦?往後的日子………啊啊啊!!!」

        這時,哥哥看到了時鐘。搞了這麼久,已經十點半了!

        「都這個時間了,我們還要上課才行。」:說著他一把揹起自己的書包,拿起鑰匙走向門口。

        「喂!你要丟下可憐的弟弟一個人在家面對超自然事件嗎?」

        「那麼,妳也來吧!」

        說著,他拉起我的手。而我沒有反抗,只是順勢將噬月魔王也丟進自己的魔裝影空間中,跟著哥哥一起踏出了家門。

        說起吸血鬼,大家一定會想起吸血、出沒夜晚、怕十字架與陽光等特色。

        但是莉莉絲作為吸血鬼公主,等級與一般的吸血鬼不同。她具有陽光抗性,雖然陽光會令她稍微不適,但只憑這樣無法傷害她。

        等公車的同時我撐起了陽傘,試著抵擋一些陽光帶來的噁心感。―――果然,我已經變成了吸血鬼公主莉莉絲。若換作是平時,這是令我心情舒適的溫暖陽光。但如今,我只感到煩躁作嘔。

        如今,還有一點新狀況令人擔憂。

        我看向四周,那些原本盯著我看的路人、上班族、學生在發現我注意到他們的視線後立即撇過頭,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

        果然,是莉莉絲的外型太過引人注目了。白髮紅眼本就稀有到爆,加上超可愛的臉,這身魔裝也超級二次元風格。

        但是又有什麼辦法?我也沒有其他小女孩年紀的衣服,若說我也那才奇怪吧?目前的眼下只能穿著魔裝上大街了。

        「我說。」:我轉頭望向站在旁邊的哥哥。「我這樣也還能去上學嗎?」

        「妳可能會被授課老師趕出來吧?但把妳一個人放在家也很不安。」:哥哥說著。他打開了自己的手機,開始在上面滑了滑。

        「我可以幫妳和學校請假,但這非長久之計。得想辦法處裡妳的問題………」:這時他看向我,語重心長地說道:「甚至,妳可能要做好永遠變不回來的可能。」

        永遠,變不回來?―――想到這裡時,我的心不禁糾結了一下。

        「而且,這種事情世界上除了我們誰會相信啊?能找誰求救?網路上也沒有相關資訊。」哥哥滑著手機。看著Google網頁的介面,露出嫌惡的表情,說道:「殺人魔、殺人魔,怎麼網路上都是這種新聞啊?現在我哪有心情管這個?」

        「哥,車來了。」:這時我注意到了公車。

        早晨的公車人流量可是很大的,沒有一點心理準備誰會願意透過這裡的公共交通工具上下通勤?我們倆動身擠進了公車中。

225 巴幣: 4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