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1 第七神選者 第五章 報喪主III

琉魚 | 2021-01-15 12:00:07


  當依萊意識過來時,身體就自己行動了。他隨便抓了個人逼問,任由資訊在腦海裡竄流。他心跳加快,呼吸變得急促,即使外表看不出來,但思緒亂成一片雜訊,只有幾個關鍵字跳出腦海。

  粒子激活、結界碎裂、荒魂肆虐、報喪主……

  神選者陷入苦戰。

  陷入苦戰,怎麼可能?

  當這個念頭冒出腦海,依萊就無法保持冷靜了。他大步邁開步伐,不一會就現身於幾尺之外,所經之處人群皆被往左右排開,彷若有股無形的力量運行。被丟在身後的潘笛愣了一下,隨後化作白色殘影急起直追,不用幾下就與依萊並肩而行。

  「依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潘笛著急地大喊,聲音甫出口就被風壓拉得支離破碎,但這不妨礙依萊辨聽。「我不知道。」

  依萊半垂著眼簾,即使身體劇烈的活動,仍臉不紅氣不喘,臉上難得流露出一抹不安。

  「伊修斯他們出事情了,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但什麼都不動作,會讓我感到……很不安。」

  不安,並且罪惡。這兩種情緒填滿依萊的胸臆,讓他放下平時的冷靜理智,只想趕到伊修斯身旁。假使這場慌亂只是假消息,那便什麼都好說,倘若真的出事了……

  想到這裡,依萊的胸口像是被一隻手緊緊揪住,讓他下意識將更多風元素聚集在腳邊,好讓腳程更快。

  再往前,他們進入第二大道的範圍,視野所及之處拉下一層藍色屏幕,是粒子激活的徵兆。才剛衝入藍色的視界,突然衝出來的人影就讓依萊和潘笛緊急煞住腳步。

  「哇啊!」

  潘笛大叫。人影一下子朝他們逼近,露出一雙熟悉的綠眸,依萊還來不及反應,有著約書亞外表的荒魂便朝他欺上了身,電光石火間,他被點點藍光完全吞噬,屬於約書亞的記憶浪潮伴隨著情緒,直往依萊腦海拍打而來。

  家庭破裂的打擊、對大小姐的愛意、對父親的憎恨、出身卑微的怨嘆……眾多複雜的情緒攪成一團,最後只留下對親情的強烈偏執,讓他以荒魂的姿態重返世上。

  在荒魂的記憶之中,依萊幾乎忘了自己是誰,只能任由荒魂的情感淹沒「自己」,在這情緒洪流中一點一滴瓦解。

  不可以……是這樣……

  就在快要被荒魂吞掉的前一刻,依萊勉強想起自己是誰,他使勁雙手一揮,落在手裡的法杖立即將荒魂撕成碎片,破碎的藍光映著他冷汗涔涔的臉龐,竟然有種妖豔的美。

  「我怎麼了?」

  依萊喘過一口氣,把臉上的汗抹掉,虛弱地問。潘笛短刀出鞘,全身緊繃,看到他回魂才鬆懈下來。「你靠荒魂太近了。」

  「當荒魂靠得太近,它本身的歷史記憶與情感就會流過來,一旦被荒魂的情感所淹沒,受害者就會一動也不動,任憑荒魂索取意識,導致暫時性失憶。」她一雙明亮的紅瞳警戒地張望,然後又看回依萊。「你有覺得哪裡不對勁嗎?」

  「如果是說記憶的話,本來就沒多少了,再丟掉一點似乎也沒差。」依萊戲謔地說道,而後認真想了半晌,搖頭,「應該沒,只是不太舒服而已。」

  說完,依萊在身旁設置下結界,潘笛也一樣為自己設立一個。他們已經進入荒魂肆虐的領域,只要再奔走一段,應該就可以到達伊修斯和薩格爾的所在之地。

  他們每走一步,街道上便會有無數荒魂生成,數量多到就算不想理會也不行。荒魂跟人群不一樣,不能施加暗示要他們退開,於是依萊跟潘笛只好一邊偵測其他人的位置,一面清除荒魂,好開闢條道路出來。

  他們清除的速度極快,不一會便深入到核心地帶。放眼所及全都是荒魂跟螢藍粒子,根本分不清東西南北,更別說是找人了。依萊評估了一下自己的體力,打橫法杖,正打算釋放魔法,就在這時,不遠處的天空忽然爆出雷鳴,澄黃的雷絲直撲天際,與粒子的藍光交織在一起,渲出一片綠芒。

  「是雷方陣!」依萊大喊出聲,化作一道殘影朝爆出雷光的地方衝過去。

  果不其然,當依萊抵達元素濃度最高的地方,在雷光正中央看到一名纖弱的黑髮少年。少年的臉被雷光所照亮,清澈的墨曈印出周圍狼藉的樣子,眼見他就要操起法杖,再度施展魔法,依萊趕緊衝到少年身旁去。

  「伊修斯!」

  轟隆!

  在他大喊的同時,雷光乍響,強光刺得人睜不開眼睛。伊修斯手臂一伸,趕緊將他拉到自己的結界中。

  法陣以伊修斯中心拓開,爆出了雷絲並向上騰去,聚集成數個巨大的方塊。那些方塊開始旋轉,燒焦的味道與雷爆聲一齊傳來,沒多久就將視線所及的荒魂清空。

  「依萊,你怎麼會在這裡!」

  伊修斯看到來人是誰,先是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眸,而後震怒地大喊:「我不是跟你說過,這不關你的事嗎!」

  「外面已經亂成一片,到處都在傳神選者陷入苦戰,所以我過來看看。」

  依萊簡單將聽到的流言交待一遍,當他交待完成的同時,潘笛也找到他們,鑽過雷方陣的縫隙進到結界裡,跟他們會合。

  「依萊你又把我丟下了!」

  潘笛咕咕噥噥地埋怨兩句,同樣眨巴著眼睛等伊修斯說明。伊修斯抵擋不住兩人的眼神攻勢,就算再怎麼震怒,還是對目前的情況做出了解釋。

  伊修斯跟薩格爾先去公會一趟確認工作,然後一如以往地打算前往粒子高濃度的地區檢查結界,但在過去的路途中,兩個人突然被急忙衝出公會的神眷叫住,說是有民眾通報報喪主出沒。

  恐懼的事情化為了真實,當下兩人不疑有他,趕緊過去事發地點查看。

  「然後我們發現那是個幌子。」說到這裡時,伊修斯頓了一下,滿是自責之色。「荒魂會先是不斷融合,最後才會是報喪主。而那只是荒魂融合幾次後的影子,離報喪主還離得遠。我跟薩格爾都太過著急了,沒有去懷疑消息的真偽。」

  解決偽裝成報喪主「冒牌貨」後,兩人突然察覺自己可能落入了圈套,急忙趕回第二大道,不好的預感靈驗了,鎮壓用的結界被連根拔除,荒魂無窮無盡地生成,肆虐成災。眼見局勢不對,伊修斯跟薩格爾索性兵分兩路,沿路肅清,看能不能找出問題點出在哪裡。

  「我們已經向公會發出要求支援訊息了,倘若狀況一直沒有改善,下場會很不妙。」伊修斯臉色凝重地看他們一眼,隨後憤恨地頷首。「你們不該到這裡來的,連我跟薩格爾都不一定能擺平了。聽我的話,快點出去,回摘星宿等我們──」

  「不要!」這段話不知道是觸動到潘笛哪根敏感神經,她一口否決,頑強地抗議。「就是因為人手不夠了,才需要我們幫忙啊!總不能一直把我放在安全的地方,什麼都不讓我參與吧!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潘笛的控訴讓伊修斯一楞,沉默半晌,放柔了神情。他隻手按上潘笛的頭頂,恣意弄亂白色秀髮,「以龍族的標準來看,兩百多歲也還是小孩。」

  「嗚……」

  潘笛委屈地咽嗚,伊修斯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柔和地說:「不過,可以唷。」

  「是不該把你們一直隔絕在外。」他吐出一口氣,已經完全恢復平靜,澄澈的瞳眸轉向依萊。「答應我,不要亂來,你的身體承受不起再次透支。」

  「知道了啦,我答應你不亂來。」

  達成共識後,他們決定先去找薩格爾,好討論接下來應該採取什麼行動。在他們談話的過程中,雷方陣的效力已經過期了,荒魂又再度源源不絕地冒出來,但這次狀況有點不一樣。

  或站或坐,原先荒魂不管是什麼姿態,都呈現一種近乎神遊的狀態,頂多欺身去攻擊活人。現在他們卻像是受到什麼牽引,集體往某個方向移動,像極了一條湍急的螢藍色河流,看來頗為壯觀。

  可是現在不是忙著讚嘆的時候,伊修斯臉色刷白,眼神發直,掄起法杖又是一陣揮舞,大型陣仗層出不窮地顯現,魔法的威力強大到光站著就快被掀過去,仍不能阻止荒魂的遷移。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已經開始了嗎!」

  依萊完全摸不著頭緒,看懂將會發生什麼事的潘笛也慌張了起來,加入伊修斯碾碎荒魂的行列。依萊手持著法杖,沒有動作,只是伸著脖子眺望,然後他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螢藍的河仍在流動,荒魂的數量雖然減少了,但還是多到一個囂張的地步。可是,除了被伊修斯跟潘笛消滅的之外,荒魂的數量以肉眼可見的數目急速縮減,河流流域也逐漸縮小。

  不,不是被消滅了。腦海忽然蹦出一個推測,使依萊驚恐地瞠大雙目,卻又無法將其推翻。

  荒魂互相融合了。

  由數量龐大的群體開始融合,沒多少就剩下原本的一半,他們不受外力引響,彼此合而為一,荒魂減少的速度之快,只要肯花時間細數,幾乎就可以叫出數量。

  互相融合到最後,所剩下的個體數便會是一。也就是說──

  「該死!會變成報喪主啊!」

  伊修斯的這句話讓依萊再也沉不住氣,執起法杖加入消滅荒魂的行列。孰料無論怎麼劈、怎麼砍,採用多麼威大強大的魔法,也無法阻止荒魂遷徙。螢藍粒子血液一般噴得到處都是,不管斬殺了多少荒魂,消不盡的數量依然讓人光看就手軟。

  突然之間,一道不明地人影忽地闖進戰場中,人影輕巧無比,閃避攻擊的姿勢像是蝴蝶翩然。他的出現讓荒魂們先是一滯,而後如同爭食的魚群,爭先恐後地簇擁過去,將人影團團包圍。

  「快阻止它!」

  幾乎同時,薩格爾的聲音穿透而來。白色的身影尾隨而至,躍入蠢動的河流之中,刀光一閃,便將周圍的荒魂攔腰截斷,伊修斯也沒有怠慢,毫無保留地投入亂鬥之中。好一段時間,雷光激射、刀光明滅,能量爆發所引起的威壓,幾乎可以把人的牙齒震碎。

  潘笛僵在原地,戰鬥的激光在她臉上覆上一層陰影,顯然完全不知道該不該加入,現在局勢似乎也不容許他們插手幫忙。依萊評估了下自己的體力,也放棄投入這場戰爭。

  即使被圍剿,入侵者卻宛若絲毫不受影響,依萊勉強從一陣強光中拼湊出入侵者的模樣。它看起來是荒魂,但說是荒魂也不太正確,因為所有的荒魂都一致與它合而為一,它就像是一塊吸磁,所有的荒魂都是它的引力範圍,無不急著為它獻上身軀。

  隨荒魂的數量越來越少,入侵者的模樣越來越清晰,如同影子堆疊無數層後變得立體起來,當最後一個荒魂融入軀體,入侵者的轉變也完成了。

  報喪主咧嘴露出得意的笑容,它靈巧地向後一躍,避開伊修斯和薩格爾的左右夾擊,綠色眼瞳中有意識在流動,看上去活脫像是約書亞從歷史中走了出來。

  薩格爾仍不死心,揮劍朝報喪主劈斬,但報喪主沒再給他機會。只見報喪主縱身一躍,身影倏忽消失在他們眼前,唯獨諷刺地留下一句──

  再見。
104 巴幣: 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