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故事:「鎮魂曲」

發牌 | 2021-01-15 03:41:36




秋季的夜晚,我身處在充滿光害而沒有星星的城市。
在這樣的夜晚,我正與若即若離的下弦月作伴。
我靠在教室外的牆邊,正豎耳聆聽著她演奏的樂章。
那是在淒美中有著無限溫柔的音樂,猶如在深幽無光的深海深處中閃現的一絲光明般,讓人想緊緊的去抓住那般殘酷卻又轉眼破碎的希望。
我擦去眼角不自覺滲出的淚水,在樂曲即將進入終章之時,我輕輕打開了教室門,朝裡頭走了進去。
教室非常昏暗,唯一的光源只有在她頭頂上的一管微弱日光燈。
她正聚精會神的演奏著送給友人的鎮魂曲,祈禱著他的靈魂能因此得到救贖。
我靜靜的站在門口,看著她演奏的模樣,一方面感到羨慕,另一方面則自嘆不如她。
明明是同一時期開始一起學樂器,自己卻無法像她一樣。
剛學半年就奪得了縣大賽的冠軍,而後國內外大大小小的獎項都被她所囊括了。
但我學了整整三年,卻始終連一個小比賽的獎項都沒有拿到過。
我露出了有些哀傷的笑容,看著眼前耀眼如人間天使的她發楞。
她的那抹微笑中藏著多少的思念呢?
我想我永遠也不會明白吧?
不久,曲終,她也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我。
「啊!你都看到啦?」
她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收拾起手中的小提琴。
「這首曲子很美,叫做什麼?」
我只是靠在門上,靜靜地問了她。
「我也不知道,但它還只是未完成品。雖然永遠不會完成了……」
她看著一旁桌上的花瓶無奈地笑著說道。我也跟著她無奈的笑了。
「真羨慕妳,是我的話應該沒法好好的演奏好這首曲子……」
她拿起皮箱,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我。
「是嗎?可是在我看來,你會演奏的會比我更好。」
從她口中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吶!」
她走到我面前,將她的皮箱遞給我。
「欸!?讓我來?」
我十分吃驚,雙手在半空中不知該不該接過。
「我都演奏過一次了,這次該換你了吧?」
她淡然一笑,將皮箱完全放手,隨後皮箱落在了我的手中。
片刻,她坐在了黑板前的特等席看著我,而我則畏畏縮縮的拿出了她的小提琴,試著熟悉她的這把小提琴。
「不用緊張啦!你只有一個觀眾……不對,算上他的話是兩個!」
她看起來十分高興,但看著她的反應卻讓我更加緊張了。
「那……我就開始囉?如果很難聽,隨時都可以叫我停下!」
她聽後,只是笑笑地看著我,什麼話都不說。
「好……」
我深吸了一口氣,輕聲回應了懦弱的自己,下定決心開始演奏。
良久,在我演奏到最後一個章節的時候,我發現了不對勁。
樂譜上的最後一個章節,並沒有畫出來。
所以她剛才在最後一個章節的演奏,通通都是即興演奏。
但我做不到,所以我停下了演奏。
我抬頭,剛好對上了她的視線。
「怎麼了嗎?」
她只是微笑的問了我。
「我……還是沒辦法像妳那麼厲害……」
我撇開了視線,心臟像是被人捅了一刀般,感到強烈的窒息感與難受。
「是嗎?……」
但她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隨後便起身,朝著教室門走去。
「我的小提琴先交給你保管吧!我很期待你能演奏出來的那一天,我一定會當你的第一個觀眾的!」
她很有活力的說完後,便一溜煙的跑離開了教室。
「欸!?等!……」
我雙手拿著小提琴,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完全無法做任何反抗。
「這對我的期待也高過頭了吧?……」
我看著手中的小提琴,無奈的笑了。
雖然覺得自己始終無法像她一樣厲害,但這次平凡的我也有了想完成的事情。
就這樣,我在昏暗的燈光下繼續試著演奏著屬於我的最後一個章節……
.
.
.
(底下是圖片作者)
(六星的話:希望在你的心中,也擁有著那尚未完成的,只屬於你的章節。)

32 巴幣: 2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