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48 開頭即崩壞的計畫

空想能手 | 2021-01-14 20:57:14


  而後來趕到的北方騎士團的第八中隊中隊長,在一旁觀看他們的戰鬥時,突然發現自己視野的邊緣開始扭曲,戰鬥經驗足夠長的他,立刻意識到這是對方施加幻術時所造成的現象,雖然扭曲的部分小到會感覺是自己的錯覺,但是這才是高手施術時該有的情況。

  於是他立刻高喊到:「小心!對方有會使用幻術的人過來了!全體人員立即中止戰鬥、馬上後退!並替換上對抗幻術的裝備!」

  「嗯?我什麼都沒感覺到呢,看來在我身上用的魔力量是特別高的呢,那就破壞掉吧。」拉緹娜說完後,全身便竄出大量的白色鬥氣,把周遭所有魔力的連結粗暴的用這身鬥氣完全破壞。

  瞬間,不論是飛龍的火焰還是魔法師、治癒術師,所有的魔法都變得無法使用,但是真正的現實也重新回到了所有人的視野內—
  那就是一隻巨大的黑色怪鳥正向著地面俯衝而來,牠的爪子明顯瞄準著阿朗索,似乎就是想利用幻術,趁機把阿朗索給救走。

  「…黑色烏鴉,看來『六感幻惑』出現了呢,是我該出手的時刻了呢—菲。」拉緹娜輕聲呼喚自己坐騎的名字,名為『菲』的飛龍於是遵照主人的意思,振動翅膀,向著黑色怪鳥高速前進,並成功在半空中攔腰撞上黑色怪鳥。

  在撞上的那一刻,拉緹娜也揮動了手中的斧頭,對黑色怪鳥以及乘在黑色怪鳥身上的人們造成第二次的衝擊,並且這次衝擊的威力,連剛才飛龍的全速撞擊都無法與它相比。

  「碰!」一聲,黑色怪鳥就像撞上一堵牆一樣,被完全的攤平身體,羽毛、腳爪和翅膀都被這股強大的外力強行拉扯到最大的極限,並且很快的就突破了那個極限—

  黑色怪鳥的身上大部分的羽毛被硬生生拔出毛囊;翅膀和身體發出了斷裂的聲音,原本翅膀和脊椎筆直的骨頭,在這一瞬間被破壞成了數段;接著黑色怪鳥體內的血液也不勘巨大的壓力,從黑色怪鳥的全身噴濺而出,內臟明顯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伴隨著尖銳且淒厲的鳥叫聲,黑色怪鳥筆直的向下墜落,而它身上的人們也緊貼在牠的身體上,與牠一同下墜,因此拉緹娜並沒能確認他們的傷勢。

  「唔,剛才應該沒有不小心殺死人吧。」拉緹娜有些擔心的看著黑色怪鳥。

  接著卻是又握緊了斧頭說到:「…還是再去攻擊一次吧,真的殺了就殺了,至少那個『六感幻惑』必須立刻殺死,不然讓她操控騎士們就麻煩了—菲。」

  拉緹娜再次示意菲追擊,於是她又再度的逼進了黑色怪鳥的位置,並再次揮下了自己手裡的斧頭—



  強烈的衝擊力,讓莉奧娜受到了不小的傷害,雖然因為莉奧娜身上穿著的特製防具可以抵擋大部分的傷害,卻還是不可避免地被震傷了內臟,趴在黑色怪鳥的頸部上,再牠光禿禿的皮膚上吐著鮮血。

  抓著黑色怪鳥腿部的珮兒也同樣的受到了差不多傷害,臉色蒼白的半瞇著雙眼,看起來隨時都可能暈過去。

  三人中最有餘裕的,就只有及時拔出武器來阻擋的伊里泰思,除了身上多少有些擦傷之外,就只有頭髮和尾巴毛被吹亂。

  「……明明已經把兩千人份的魔力丟在她身上了,沒想到還是這麼容易被破解呢…哈哈哈…哈哈……。」莉奧娜受到一直以來的習慣影響,下意識地對自己遇到強者感到興奮,同時她也明白到自己是無法拯救阿朗索的這個事實,笑容很快的就黯淡了下來。

  「…還沒到最後呢…呸。」吐掉自己嘴裡殘存的血液後,莉奧娜把自己的手杖指向了黑色怪鳥,並喊到:「『痛覺剝奪』。」

  接著一條纖細的暗紅色閃電,便在黑色怪鳥面前閃過,黑色怪鳥也在同一時刻不再發出哀鳴聲,並開始搧動自己身上已經支離破碎的翅膀,盡可能地減緩下墜的速度。

  當然,勉強受傷的身體也只會讓原本的傷變得更為嚴重,很快的,黑色怪鳥的翅膀就變得更加的扭曲,翅膀上所滲出的血液也來越多。

  而這樣努力的結果卻是—遭到追在後方的拉緹娜,朝著黑色怪鳥的頸部,又祭出一記強力攻擊。

  不過這次伊里泰思已經為了因應警急情況而跳到了鳥背上,於是擋下這記攻擊的任務也就理所當然地落在他的身上。

  伊里泰思盡可能地把鬥氣全部集中在手部及武器上,只留了一小部分在自己的腿上,來穩定自己的站姿,讓自己在全力擋下攻擊時,不至於被擊飛出去—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認為的,會不會被打飛還是只能看自己有沒有猜對鬥氣的使用量了。

  接著兵器相接,瞬間擦出了一些火花,伊里泰思也沒有被打飛,看起來似乎是抵擋成功了,但就在下一秒—

  伊里泰思手裡的刀刃卻斷裂了,那並不是把鬥氣打散在單純破壞物體的普通攻擊,而是把武器連同包覆在上的鬥氣一同『斬斷』的強力攻擊。

  伊里泰思的全力,最後也只是讓斧刃的位置偏離了幾公分,讓拉緹娜本來就只是瞄準他手腳的攻擊,變成完全的打偏,沒能打中黑色怪鳥上的任何一人—雖然也只有『人』

  被打偏的白色鬥氣向著更外圍的地方飛去,並且直接擊中了黑色怪鳥的右背部附近,把牠右邊的翅膀連同背上的肌肉一同削去。

  而與之前的攻擊相同,那股強大的衝擊也同樣的存在,雖然只是擦過牠身體的程度,卻也足以讓剛才的減速化為泡影,讓他們再度高速的向地面撞去,這時已經沒有任何的緩衝空間,他們就這樣被這股力量壓到了地面上。

  雖然靈敏的伊里泰思透過朝下方施放技能燒為減輕了一些力道,不過落地時還是讓他們每個人都吐出一大口血。

  伊里泰思有些艱難的爬起身說到:「唔…你們沒事吧,快起來,『流星戰斧』應該很快就會在攻來。」

  莉奧娜依舊死死的抱著黑色怪鳥的脖子,並露出看起來相當狼狽地微笑著回答到:「我知道,不過在那之前—。」

  說話的同時,她從空間袋裡拿出強效的治療藥水,從黑色怪鳥微張的喙到了進去。

  然後用平常的口吻微笑的接著說到:「現在牠傷的夠重了~這樣就不會浪費藥水了~而且難得終於有一點可以治療的時間了呢~。」

  伊里泰思拔出插在腰帶上的細劍,擺出戰鬥架勢並問到:「還能笑就代表妳有什麼對策吧?否則就算妳治好了牠,只要幻術無法對這裡所有人起效,我們還是逃不掉。」

  莉奧娜從黑色怪鳥的身上爬起,挺直身體,保持微笑回應到:「哈哈~哪會有什麼辦法呢?就算有些勉強也只能用原來的計畫了,我在笑只是因為我不知道除了笑以外還能怎麼做呢~我倒想問問你有什麼好方法呢~?」

  伊里泰思有些疑惑地問到:「好吧,那原定的計畫是什麼?我好像還沒聽過所謂的計畫。」

  「有啊~這計畫還是你自己提的呢~。」莉奧娜嘴角更加上揚,露出有些狡猾的笑容說到:「你說過—你當前衛,幫我爭取施術時間不是?這就是我們唯一的計畫了。」

  「…我雖然不像那隻臭老鼠一樣有危機感知,不過我覺得我們好像要死在這裡了。」伊里泰思這樣說著,臉上卻露出了陽光的笑容,接著說到:「但是我不後悔,這就是我的最佳選擇,不管結果是死是活,至少我很滿意。」

  「我也是這麼想的喔~何況還沒有分出勝負呢~在死之前都還不算輸喔~」莉奧娜把手杖指向在空中停滯、俯視著自己的拉緹娜,露出自己的牙齒笑著說到:「既然兩千份還不夠,那我們就試試兩萬份囉~!」

47 巴幣: 4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