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下雨哭,能遇到晴天嗎?3 耳機裡面的女孩?(二)

星鴞 | 2021-01-14 02:18:49



  我不解,兩個大男人說是學生也就罷了,凝雨是怎麼讓他們兩個躺在地上不動?有可能兩個人自己去吃藥嗎?怎麼說都不可能。

  「哪裏來的安眠藥?」

  「耳環可以拆下一部份,裡面是空心的。」

  她帶著的是圓柱的耳環,動手一扭就跟上面的勾分開,讓我愣在原地。

  「沒時間讓你們寒暄,準備撤出,直接從窗戶跳出去!」

  耳機的聲音打斷我們,我立刻抱起凝雨,照著意思從窗戶跳下,下面是跳高用的墊子,回到側門的維修通道離開學校。


  回到家裡,關上門的瞬間我癱軟在地上,全身無力,同時胃在翻騰,雙手劇烈的發抖,殺人的恐懼一次性襲來,我甚至沒有主動傷害過別人,這在心裡或許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

  「耀壹!耀壹……」凝雨的聲音慢慢變小,最後完全消失。


  
  我直接叫救護車,立刻把耀壹送到醫院,一直到晚上,叔叔跟阿姨才到醫院。

  「創傷症候群?不可能啊,耀壹的心理素質很好啊!」

  「奈緒,冷靜點。」

  「難道是很討厭我們嗎?真一你說看看啊!」

  「奈緒!冷靜點!」
  
  叔叔制止阿姨的混亂,看了我一眼後帶著阿姨離開,病房只剩下我跟耀壹,第一次殺人都會有類似的狀況,但他好像特別嚴重。

  我當下只能癱瘓兩個人,想要獨自離開根本不可能,從結果來說我依舊必須依賴別人,這個人不會是我的父母,他們只以利益為主。

  「而他……卻願意以生命的風險作為賭注……」救了我。

  被帶走的話,估計也只是被拿來當作跟父母談判的籌碼而已,作為物品般的生命,這就是我的人生,很多人羨慕,但自身卻覺得可悲。

  「創傷症候群?是誰說的?」叔叔回到病房內,拍著我的肩膀。

  「森下醫生。」

  「森下的話就沒問題了,看來身體沒有檢查出問題,我去辦理出院。」

  「有甚麼我能做的嗎?」

  「我不知道,畢竟這件事情沒有對妳的執著,那現在就不會躺在這裡。」

  我知道叔叔想要說甚麼,我現在就是多餘的存在,換做我的話也會有相同的想法,可是……我很開心他願意來救我,即使知道是錯誤的,我還是放不下這份喜悅。



  一個漆黑的房間內,只有三個螢幕的亮光,剛剛病房裡發生的一切都顯示在螢幕上。

  「幸!下來吃飯了!」
  
  關上監視器的畫面,切回遊戲,看著遊俠的角色,看著旁邊穿著純白鎧甲的男角色。

  剛玩這個遊戲的時候,還不知道哥有玩這個遊戲,慢慢玩的狀況下就是都找不到隊伍組,而這個角色沒有在乎我的強度,一直把我拉到滿等後,他開始刷比較難的副本,我們就沒有再交流了。

  下樓吃飯,跟家人一起吃飯,父親因為是警察經常來不急回來吃,媽媽則是滿安靜的,餐桌上只有我跟哥哥說話,之前我們沒有共通話題,吃個飯都只有電視的聲音,現在多了遊戲。

  「幸妳真要搞網戀喔?」

  「沒有,就是覺得盾語人很好而已。」

  「話說妳怎麼會跟千鴞扯上關係啊?他本人其實個性滿怪的說。」

  「等等!你說甚麼?」

  「千鴞耀壹啊,還滿意外的,我們學校很多人玩遠征凱爾特啊。」
  
  盾語是千鴞耀壹?而千鴞跟坂本凝雨在一起?不對,他有很大的機會失意,精神衝擊過大後,大腦會選擇封鎖部分的記憶。

  「幸?妳怎麼沒回應?」

  「沒事,只是想到了些事,我吃飽了。」
  
  回到房間內,看了一下自己的角色,現在我的角色已經跟當初的不同,後面哥幫我看了素質發現我點錯了,索性直接重練。

  我憧憬著這個叫做盾語角色,沒想到真人也是一個願意犧牲自己去幫助別人的人。

  「有點浪漫啊。」不過這也太巧合?剛好遇到?

  「算了吧,這樣也沒用。」再次看了一下醫院的監視器,千鴞已經出院。


  
  我從床上醒來,頭有點痛,感覺記憶有點混亂,昨天發生甚麼事?好像在凝雨的活動上喝了不少酒,宿醉的關係嗎?

  看了一下四周,確定是自己的房間,凝雨趴在床邊,照顧我嗎?小心起身,幫她蓋上外套,時間已經早上六點。

  下樓看到爸媽。

  「你醒了啊,有甚麼感覺嗎?有哪裏不舒服嗎?」

  「奈緒,慢點。」

  「爸、媽,我沒事,昨天聖誕節你們有做甚麼嗎?」

  兩人看著我,愣了一下,我不解,看了一眼牆上的日曆,已經三十號了?為什麼記憶空白了四天?

  「怎麼回事?我在床上躺了四天嗎?」

  「就當是那樣吧,耀壹,我們等等要回研究所了。」

  「耀壹,不要再喝悶酒了喔!媽媽會擔心的!」

  「是、是。」我把爸媽送出門,回到房間內,看了一下凝雨,把她抱到床上,讓她好好睡一覺,估計照顧我照顧的很晚吧。

  爸媽的態度很奇怪,難道我因為喝酒醉躺在床上四天?這也太奇怪了,嘗試回想甚麼立刻頭痛欲裂,嘆氣,放棄思考。

  坐到電腦前,看了一下裝備,多了一個超貴的盾牌?製作人還是凝雨?還跟凝雨的角色結婚了?這幾天發生甚麼事?

  「頭好痛啊……」點開手機,想找到一點痕跡。

  手機有這幾天與凝雨的對話紀錄,滿日常的,沒有甚麼可以做為參考的部分,她本來就會常常來我家一起玩遊戲。

  翻著翻著,注意到好友有多一個陌生的名字。

  「耳機那邊的女孩?」點開對話,過去沒有任何的對話紀錄。

  『請問妳是哪位?』輸入完訊息後,把手機丟到一邊,看著官網上的資訊,這四天也更新太多東西。

  『我是透過公會加你的,我遊戲的ID是幸運貓,會長有跟你說希望你教我打副本嗎?』

  我想了一下,沒有印象『不記得了,所以妳希望我教妳甚麼?』

  『太陽神副本,想要刷到關鍵的材料。』

  找我打太陽神副本確實是個選擇,會長的走向是以PVP為主,我則是以GVG跟PVE作為主軸,我太陽神副本的場次應該也能超過七成的玩家。

  『晚上看狀況吧,先這樣。』

  把電話丟到一邊,回到遊戲上,我不太會在遊戲上搞那些,盾牌更不用講,我從來沒有拿過凝雨這麼貴重的東西,更不會有這種想法,可是事實擺在眼前,這四天我跟凝雨在一起了?

  「嗯……耀壹!」

  轉頭看向床,凝雨突然從床上醒來。

  「怎麼了?」

  「耀壹?」凝雨直接抱上來,我輕輕拍著她的背,想要安撫她的情緒,或許她照顧了我四天,估計很擔心我吧。

  「沒事了。」

  「對不起……剛在一起就讓你遇到這種事。」

  「我們在一起了?」

  其實我對於之前凝雨拒絕我一直耿耿於懷,我們高中的時候那麼親密,幾乎到了形影不離的程度,但最後,她還是拒絕我了,我只能一直說服自己,她家我高攀不起。

  凝雨家很有錢,用這種方式說服自己反而是很有說服力,但心裡就是不舒服。

  「你忘了昨天早上的事情了嗎?」

  「其實我對於這四天發生甚麼事一點印象都沒有,只知道聖誕節當天我喝醉了,醒來就是現在了。」

  「可是!我們已經……」

  「已經?」

  「接吻了啦!」

  凝雨大喊,讓我愣住,低著頭不停用袖子擦著眼睛,此時我才知道她不是開玩笑,她不會對我說謊,也不會在我面前這樣,有開心笑著流淚,但第一次看她這樣。

  「不是啊!妳先不要哭,我、我想一下好嗎?」我慌亂的抱住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肯定對凝雨有好感,但現在這樣的狀況,讓我有點徬徨。

  喝醉,一覺起來整個世界都變了,我卻要先面對凝雨,心裡有疙瘩卻要先安撫她,我曾經喜歡她,那是曾經,現在的我……

  不對,我原本以為跟茜分手後,我會很難過,至少喝醉的時候是這麼想,沒想到現在的我心境沒甚麼變化,平靜。

  「我喜歡你。」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復妳,我曾經喜歡妳,但那次妳已經拒絕。」

  我知道這樣她會難過,但似乎是一種發洩,責怪她當初的態度,像是孩子一樣,無理取鬧。

  

  

  

  

41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