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黑魂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4-10)

伊奴 | 2021-01-14 01:15:01



  入手夢寐以求的武器,彷彿一切就會開始順遂,我,歐周仁雄,將在異世界顯神威,當大俠,當英雄,呼風喚雨,斬妖除魔;得到了權力,不再是比別人多領幾根香蕉的猴子;建立了後宮,而非跟某個女人相互寄生,她不愛我,我愛過她。

  喔,這真的是我要的嗎?這一切像極了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還是,我其實沒有做好準備。我根本沒有準備,跟目前的生活告別。






  吃完薑母鴨後隔天,仁雄下班後留在辦公室,用公司電腦查詢巫劍資料。他打算查完後直接穿越,免得回家洗澡後就想睡。


  牛王吉光發牢騷時提到了幾個關鍵字,仁雄特別在意:『天下五劍』、『刀劍亂舞』。那都是仁雄之前聽過,但要完整講清楚那是啥小,有困難。


  認真Google了一下,天下五劍就是日本最知名的五把武士刀合起來,它們在現實世界的本體是日本國寶,收藏於博物館、日本皇室。穿越寶則被歸類為SSR武器,靈魂武器。若有幸持有,潮指數破表,中二之極限,又帥又強。


  另一個仁雄比較陌生的『刀劍亂舞』,則是男劍男刀。他們跟女劍女刀的巫劍類似,都是服喪神系統底下的靈魂劍,即東西放一百年,會成精怪,妖獸骨。


  然而,出乎仁雄意料的是,由於廣受女性穿越使者的青睞,男劍男刀的名氣竟遠遠大過劍女刀女!?仁雄上網找了半天,都是兩個裸體美男摟摟抱抱,磨磨蹭蹭,舌頭舔來舔去。背景再來個比鋁箔紙還薄的護甲片,武士家徽,完了。


  「哦?想不到我收的劍娘不但不夯,反而很偏門。不然男性穿越使者都在夯什麼,抽船嗎?」坐在公司電腦前自言自語,仁雄最後發現穿越寶有個系統可以抽可愛妹子船體。這個分類就複雜了,有艦A艦B艦C艦D艦E艦F艦G艦H艦I艦J艦K艦L艦M艦N艦O艦P艦Q艦R艦S艦T艦U艦V艦W艦X艦Y艦Z。


  ……就這樣吧,東西款款,緊來穿越。


  關電腦,打卡完的仁雄走上公司頂樓,雙手張開,一個信仰之躍跳下去,落地時,他如漫威英雄三點式著陸,一手提著入鞘武士短刀,另一手拿葫蘆,雖然腳有點麻,襯衫西裝褲也沒換,眼前景色換成日照強烈的原始森林,他明白自己再次回到〈灰燼墓地〉。


  斬完路上雜魚,就是那群拿匕首、十字弓裝填很慢的戒靈黑袍男子,仁雄迅速抵達他曾經造訪過的圓形競技場入口。盔甲巨人,超威英雄古達,他那根鋼戟就插在他肚子上,又粗又長。


  「好緊張啊。」沉睡的巨人呈現大衛像蹲姿,仁雄即將拔戟的手有點抖──一旦把粗又長的戟拔出,就會開始BOSS戰。古達的驍勇,就像在灑滿樂高的跑步機上跑步,令挑戰者死完再死,痛不欲生,而這正是血黑狼白金里程碑的精髓。


  不過,仁雄在來時路上清雜魚清的很順,並沒有因為短刀很短陷入苦戰,他認為該給新武器多點信心。片刻,他深呼吸,拔出又粗又長的戟,進入戰鬥。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盔甲巨人起身了,如宮崎駿動畫般有生命,接著巨人雙目噴紅光,有如X戰警。高舉巨戟的古達穩健朝仁雄走來、一個位移、捅下去!


  「啊幹!」啪一聲,沒來得及翻滾的仁雄被巨戟揮死了。重生的仁雄再次現身於競技場入口的篝火,清完雜魚,他再次入場挑戰古達。


  啪!他又被同一招揮死了。他想著自己應該要晚點翻滾才能躲開,結果下一次入場,古達如踢美式足球一般,朝他猛牛衝撞,飛上天的仁雄,落地時古達還補了一腳。


  「不要一直出腳啦!」仁雄,死了。


  「幹!又來。」仁雄,死了。


  「等,這次我,」仁雄,死了。


  死三次後,仁雄的武器首次出鞘,但戳上巨人盔甲時,他整個人失去重心,接著他被抓起來摔,落地時,古達又補了一腳,這次還把他踹到山谷下。


  「乾你為什麼一直踢我?你不是拿長戟嗎?」再次走入競技場的仁雄朝巨人直翻白眼。英雄古達槌了槌自己的胸脯,五秒鐘後,他又把仁雄踢到山谷下。


  「……我居然拿武士刀砍這個全身盔甲的巨人,我是不是北七啊……不行,我要相信我的武器。武騰遊戲,也是這樣相信他的牌組!」又被踹飛的仁雄開始胡亂說話了。不懂問題出在哪的他硬著頭皮,繼續挑戰!他始終想著:先觀察,再出手,然而實際情況卻是巨人的動作快到不行,老實說,仁雄根本不知自已在滾三小。


  「啊!怎麼會這樣?幹我太廢了!我是廢物嘛!?」又死了十次,不知被補幾腳的仁雄跪在篝火前猛抓頭髮,在林中抓狂大叫,崩潰了。


  這樣根本半點進度都沒有,仁雄越想越不能接受,他還以為是錯覺,可搞這麼久了,他終於承認自己現在比用獵人斧頭時還爛,但到底什麼原因,仁雄完全沒頭緒。這太誇張了!


  數分後,富有實驗精神的仁雄,在反覆推敲後察覺他身上的怪異處:他決定用手機打開穿越寶介面,再小心翼翼靠近森林中,自以為躲在暗處,穿法袍的戒靈男子──他找雜魚試刀。


  這有點難,畢竟他左手持刀,右手看手機。鮮少有穿越使者在戰鬥中當低頭族,畢竟穿越寶有UI,會投射在腦海。


  接著,仁雄在被匕首插死前發現問題來源了:穿越寶內建的十分之二郭大俠內力,一進入戰鬥,立馬變成十分之一!?


  「……煩」坐在篝火前的仁雄深吸口氣,突然,他一刀劈向自己脖子。再次醒來時,他已回歸現實世界,坐在台南家中的客廳,腳還自動換上拖鞋。


  巫劍少女就在他面前,穿著那件黃色改短襬和服,纖瘦雙臂捧著葫蘆與帶鞘短刀,戰戰兢兢。


  「妳現在可以說話嗎?」仁雄雙手不住掩面,說道。他認為自己的臉色非常難看。少女膽怯地點頭。


  「那戰鬥時可以跟我講話嗎?可以和我溝通,討論怎麼打嗎?」仁雄又問,少女同樣點點頭。


  「那妳怎都不開口?」仁雄問,少女垂目。


  「還是,從昨天晚上我煮消夜,妳其實就可以說話?」


  「嗯。」少女終於吭聲了。


  「原來是這樣啊……嘖,我還以為那是正常的。」仁雄將視線從少女身上移開,難過道;他起先一直以為巫劍少女進入戰鬥後跟尋常武器一樣,只是多了擬人能力,結果,居然只是牛王吉光不跟他講話,想到自己被英雄古達當成狗踹,這女孩兒居然從頭看到尾,他不知道要講啥了。


  「主上,請您息怒。我……辜負了你的期待。我要切腹謝罪。」說著說著她居然真的把手中短刀抽出來。


  「切腹幹嘛?去切菜!還要切蔥!去把昨天的薑母鴨熱一熱,我要吃晚餐了。」仁雄下完命令後就去寢室洗澡,留下傻愣的少女獨站在客廳,半晌,她看了看手中刀子,就乖乖走去廚房,拿冰箱裡的高麗菜出來切。


  等仁雄洗完澡,走出浴室,熱騰騰的菜色已上了飯桌,除了昨晚那鍋薑母鴨,還有滷大腸、麻油麵線。


  「妳會做這個?」仁雄眼睛一亮,他記得麻油麵線他都吃完了,不懂她怎又變一盤出來。稍後,仁雄看見餐桌上放的零錢。原來是吳柏毅外帶自取85折。


  「主上請用餐。」站在一旁的她恭敬說著,吹完頭的仁雄,也不管自己只穿一條四角褲,少女羞赧的神情,就拿起筷子坐下。


  「去把掃地機器人打開,然後把籃子裡的衣服洗了。」吃麵線吃到一半,想到還有家事未做的仁雄筷子指著牛王吉光,命令道,只見小小身子的她換上圍裙,在室內忙進忙出,一刻也不敢怠慢。


  九點多了,仁雄要牛王吉光把圍裙換下,改去臥室鋪床。


  「主上要休息了嗎?那……小的先退下了,」見仁雄在床上側躺著玩手機,一副快睡著的樣子,滿臉通紅的少女倒退嚕滑出臥室。


  「站住,妳要去哪裡啊?」仁雄微微提高音量,背對他的黃衣少女全身僵硬,像根木頭。「我有說妳可以走了嗎?給我過來。」


  「要做什麼?」少女一副鬼抓人被鬼抓到的表情。片刻,當雙方視線交會,少女看見仁雄面容平靜,她急忙轉過頭,不敢面對仁雄的目光。


  仁雄欲言又止。他觀察了少女一會兒,續道:「沒事。妳先下去吧,謝謝妳今天做的一切,辛苦妳了。」他示意牛王吉光把臥室的門帶上,目睹她小小的身影離開他的視線。


  隔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


  躺在床上的仁雄注視著天花板,過了一會兒,他用手機上pornhub,隨便看了支影片打手槍,睡了。






  隔天,一覺醒來的仁雄再次繼續他的旅程,他又回到了灰燼墓地,繼續挑戰英雄古達。


  「我的作息居然因為異世界不正常了。」仁雄喃喃自語。他昨天太早睡了,張開眼睛時發現燈沒關,凌晨四點。半夜爬起來穿越他可是第一次,十足的新鮮感。


  然而這新鮮感很快被連續死亡的壓力佔據,英雄古達繼昨天連續出腳,他還多了旋風斬,大跳躍等新招式,仁雄一次又一次被斬成四分五裂,或被踹下山谷。


  「啊,好煩啊……我覺得我快抓到訣竅的說。下次我會往左滾的。」坐在篝火前的仁雄嘆道,喝了口無糖傷藥葫蘆。這回血道具從初戰BOSS到現在他還沒用過,僅只有打雜魚時他喝了幾口。古達實在太強了,即便仁雄已經能多撐個兩三秒,BUT盔甲巨人一個連續技,仁雄就去了。


  「主上,放棄吧。我們打不過他的。」突然,仁雄聽見娃娃音女聲。起初他還以為草叢會說話,後來才想到是牛王吉光。來自他腦海裏的好聲音。


  「我們?怎麼說?」仁雄邊說邊環顧四周。自言自語的感覺,彷彿公司裡戴藍芽耳機上班的同事。


  「在那個競技場內,只能仰賴自身武勇戰鬥,穿越寶絕大多數的BUFF、強化都加不上去。」牛王吉光解釋道。


  「血黑狼白金里程碑不是本來就那樣嗎?」仁雄哼了一聲,冷笑道。


  「即使是主上的角色,也不一定打得過他。」


  「這種事我自然有想過。啊……既然妳都肯開口了我問妳一下:我的攻擊力在戰鬥時會下降,應該跟這事沒關係吧?」仁雄想到這事,立刻道。


  「不……那是因為,」聽著她支支吾吾,仁雄雙手將短刀拽在胸前。


  「是因為什麼?妳願意告訴我嗎?」


  「是因為……我,」


  「妳說沒關係啊……我不會責怪妳,慢慢說就好了。」仁雄其實明白事情始末,雖然覺得搞剛,他還是認為自己必須抱有耐心。


  「我。對不起主上。」仁雄抬頭,發現黃衣少女現正怯憐憐出現在他眼前咫尺的距離。仁雄坐著,這使得少女嬌小的身子比他高些。


  「不會啦。哦……好啦我承認我有一點生氣,」仁雄想他這時候需要摸摸她,張開雙臂,將她抱在懷裡;這親暱的動作其實不久前才做過,那就是仁雄把刀拽在胸口時。換成人形姿態,多了體溫與信任感。


  「妳終於願意相信我會好好用妳啦。」仁雄再次摸著她滑順金髮上肥碩的犄角。


  「小的,沒自信嘛……」她依舊縮在仁雄懷裡,小聲道。


  「簽契約前妳還一副老王賣瓜強迫推銷的樣子,哪知道妳這麼沒膽!好了,給我打起精神!現在,兩個給妳選,一個是繼續打英雄古達,另外一個是回家幹個爽。」


  「別,講那麼露骨嘛……」她頭埋入仁雄胸口蹭,仁雄受到1出血傷害,牛角戳到他了。


  「那,選哪個?」仁雄笑問。


  「……回家。」飛快說完,她又滿臉通紅把頭轉過去,不看仁雄。顯然這頭小母牛非常有調教潛力,興致勃勃的仁雄開始上下其手,起初少女還掙扎了一下,很快的,她就任由仁雄的手鑽入衣縫,隨便他揉。



與牛王吉光的羈絆 提高了1等級
歐周仁雄 你的傳奇日益壯大!


349 巴幣: 1124
HuLu
「雖然是遊戲,但可不是鬧著玩的」
2021-01-14 15:35: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