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3-20 摧毀反對立場/+2

奇箱 | 2021-01-13 23:14:22


 
        沒辦法說服。
 
        「不是檢討加害者,而是去定罪受害者,感覺就是說不動呢。還真有點受挫。」
 
        出現roommate心中所想要的證據後,就已經無法說服了。
 
        雖然是對方擅長的說詞,但女孩也不是沒有反擊的證據與言詞,握有大量人生經驗的她只需大量舉例便能一點一滴摧毀roommate堅持的說法。
 
        不過這種類似打消耗戰,純用物量壓制對手,並不是機械神應有的表現,1011不會允許機械神的問答策略中出現這種行事作風。
 
        「但是我終究沒辦法理解呢…關於責任分配的問題。」
 
        她選擇另外一條,能擊毀roommate的路。
 
        「這有甚麼問題嗎?」
 
        「為甚麼你總是讓受害者負全責呢?按你的說法,沒能忍住惡意的加害者也須負責,那應該是兩方平分才對。」technician說:「過和不及都不行,但你卻毫不遲疑地把責任推向一邊,反正傷害別人也不會有責任,這不就是在鼓勵人們作惡,盡情犯罪嗎?」
 
        當然,technician是能預想到答案的。
 
        「確實,那女孩和母親,按照我的說法應該要平分責任才對。」roommate說:「但是如果我這樣說呢?要是女孩能引誘絕大多數人的犯罪慾望的話,甚至能引導一般人毀滅的話,恐怕那名母親便不是加害者,而是受害者了吧。」
 
        「你如何去判別,幾乎瀕死的女孩有這種吸引力。」
 
        「沒有辦法。」roommate輕輕搖頭:「即使一個月遭搶劫三次,即使被惡意敲詐導致身敗名裂,也沒辦法確定那是受害者吸引犯罪的能力大,還是世上惡人本就如此多…不過本來就不需要去在意這個。」
 
        Roommate輕觸自己的左胸。
 
        「妳只要知道,無論什麼罪,無論誰是加害者,一旦受害者的名單中出現了roommate,那全責必定得由他負,妳只須了解這就好了。」
 
        漫長的歪理論證終於到達盡頭。
 
        這套理論並沒有1011為了糾正世界那般宏圖野心,單單是為了給roommate立起十字架而產生。
 
        「雖然表現的一副爛好人的說詞…事實上你這麼想,只是一種自大的表現而已。」
 
        「至少自從我隱匿自己以來,沒有再發生一件因我而生的意外。」
 
        Roommate看著窗外的行人,那些受害者們,現在大概都戴上tt-plus了吧,然後成為加害者對付著roommate。
 
「結果這兩天被識破後,我已經快要變成受害者的一員…然後再變成加害者一次吧。終歸還是沒變,本來還期望著它能成為我的武器,到頭來我該做的,說不定是在最初那間醫院時把妳趕走才對…不,我不應該貪生的,早在知道自己做了無法挽回的那件事時,就該畏罪自殺才對。」
 
        他是認真的。
 
        在這之前,roommate曾說過債務之類的話,要是沒有這點罪讓他去贖,估計真的會當場自殺吧。
 
        「很遺憾,有我在的現實是不會給你想要的救贖的。」
 
        Technician並不打算同情。
 
        是時候說說現實的事情了。
 
        「好好想想你現在的處境吧,被1011逮到的你只有七天的時間做掙扎,就算你的訊息處理手腕再怎麼高明,你又要如何繼續糾纏下去呢?」technician無情的說:「你終歸只剩下戴上tt-plus,成為我的東西這條路而已。既然你沒辦法認知到自己價值,那就由我來讓那份才能從roommate的牢籠中解放,發揮它應有的影響力。」
 
        「終於說開了呢…很抱歉,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roommate冷笑,他做為反抗一方仍然沒有失去鬥志:「這才能是該陪我到墳裡的東西,反正再也沒有比被1011利用還要更糟的結局,若是要強迫我的話,在那之前我會先自我了斷。」
 
        「拿自己的生命做威脅嗎?這並不是一步好棋啊。」technician皺眉:「不過是碰一次壁,就失去面對困難的勇氣,只要滿足條件就允許自己自殺,你這不是變成不會思考的聰明人了嗎?」
 
        「讓損失跌停並不是可恥的事情。」
 
        Roommate已經打定主意,而正因為他犯過大錯,想改變他的想法可是難上加難。
 
        然而technician卻不以為意:
 
        「那樣的話,我就把你所謂『跌停』的限制拿掉吧。」
 
        在那一瞬間,正在一旁的客人,冷不防地拿著店裡的玻璃水杯,直接砸在technician頭上。
 
        「妳…」
 
        還沒意識到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roommate反應慢了半拍,這遲疑足夠讓人再打上第二個杯子。
 
        「妳在幹什麼啊啊啊…」
 
        帶著水珠的碎玻璃直接灑在technician與整個桌子上,roommate見此方寸大亂。
 
        他知道現在在自己周遭都是戴上tt-plus進行正常生活的人,會發生這種事情只有可能是technician親自下令的結果。
 
        「看樣子還不夠呢…還只是這點慌張的程度。」technician帶著些許血絲淡淡一笑,這次她反手拾起放在桌上的叉子,往自己的頸部作勢戳進去。
 
        「住手啊啊啊…」
 
        揮動速度並不快,這次roommate直接奪走technician手上的叉子,但是這數下自殘的動作已經讓roommate失去平常心。
 
        「你一旦自殺,我就毀掉technician這具個體,反正重要的是機械神,只須移動到某個人腦袋裡並升級他的tt-plus便能存活,technician的身軀並不是很重要。」
 
        現在的technician雖然是加害者,但他終歸是受害者。
 
        她在整件事裡的定位本來就是人質,只是加害者從1011變為神明而已。
 
        「順帶一提,長期能容納我的個體也就只有technician了,如果機械神移動到其他個體的話,就像軟體需求高過破爛硬體卻強制執行般,腦袋很容易就會燒毀…這樣一來的話,不知道途中會死多少人呢。」
 
        一想到無可計量的損失,roommate身軀為之一震,即使對方有可能只是虛張聲勢,但這席話直接宣告自殺這最後一條路完全不可行,甚至成為roommate最不能走的一條路。
 
        「…那你到底要我怎麼辦?禁止最該死的人不能死,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啊。」roommate喝斥說:「照這樣子我甚至不能逃走不是嗎?如果我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對technician見死不救,那麼我只能乖乖戴上tt-plus不是嗎?你到底要我怎麼辦啊!」
 
        這也是從一開始便被決定好的,roommate不想戴上令technician徹底變樣的tt-plus,但他沒有拒絕戴上的權力,他只能選擇甚麼時候戴。
 
        「那我反過來問你好了。」technician說道:「細細思考下現況再評估一次吧,戴上tt-plus真的有那麼不好嗎?」
 
        「…什…麼?」
 
        「1011用的手段雖然偏激,但時間一久,這系統將會成為安定社會最穩固的基礎,tt-plus對社會的影響,說穿了只是把沒有寫在社會規範上的規則,用tt-plus傳播令人遵守而已。」technician邪媚一笑:「人們沒有被剝奪特色,我也不會去限制他們。十五歲以前的孩子不能佩帶tt-plus的設計,也是為了讓他們不受控制下自由發展心性。在我的世界中不會有人懷才不遇,也不會有人恃才傲物,難道這麼理想的世界,你要僅僅因為它出自1011之手而否定它嗎?」
 
        「你要把妳認為的幸福,全以妳的想法來解釋嗎?」roommate說:「這不是1011的問題,而是不該以一人的想法訂定所有人該遵守的規則。」
 
        「正因如此,我才誕生。」1011的最高傑作,再次自我介紹:「為了能準確的仲裁人才的去向,確定人們應該處在何種地位---為了將所有人引向幸福終局,經歷所有人經驗的機械神才誕生。」
 
        「…機械神甚麼的,那只是一廂情願罷了。」roommate咬牙說:「或許你很強大,很萬能,但這不保證你能給所有人帶來幸福終局啊。」
 
        「所以,我才來找你啊。」
 
        Technician一撥自己的頭髮,她到現在才開始拍落自己身上的玻璃碎屑。
 
        「1011無法確認自己是否走在正確的路上,所以他需要blank時時盯著,在他犯下自己沒辦法察覺到的錯誤時拉他一把。我也一樣,即使我再怎麼擴增知能,依然會存有盲點,依然會有無法用經驗解決的事情在,在那種事發生之前,我必須要有讓我成長的因素在,不是依靠資料輸入,而是定時的軟體升級。」
 
        「…所以才需要我?」
 
        Roommate很清楚,要是給予適當權限與時間熟悉整個系統,自己是極有可能做到technician所說的那種事。
 
        「才能的不可替代性與1011的試驗,現在兩者都達標的人選只有roommate而已呢。你該感到高興,雖然是限制在1011的理想框架下,但能直接改寫系統也是一個防止我未來作惡的方法喔。」
 
        Roommate並不是傻子。
 
        他知道自己的立場正在一點一滴被破壞掉。
 
        更糟糕的是,透過被刻意放出丁點暗示,他心中自然浮顯某個藍圖。
 
        「…這個意思難道是…」
 
        「你願意的話,辦的到的話,透過適當的改寫,你的想法將重疊在的1011理想上,誰都沒有錯,無罪的世界將會來臨。」
 
        technician從椅子上起身,頭向前探到roommate的耳朵旁邊。
 
        她說出roommate絕對無法招架的勸降詞語。
 
        「在沒有被害與加害關係的世界,不必擔心惡意的世界中,你能放心的和technician…甚至是任何人並肩而行,這難道不是你身體裡的才能最該運用的地方嗎?」
 
63 巴幣: 26
柔親帶笑
責任總是人們害怕的
每每看見時總覺得很沈重,而也是因為受害者較為弱小因此檢討受害者相對容易與輕鬆吧?這樣就能說服自己天下太平
2021-01-13 23:21:03
奇箱
一般來說是如此,而roommate很特別在於他自認為自己是受害者,又自認為自己是錯的,才會把這兩者劃上等號。
2021-01-13 23:41: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