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1 第七神選者 第五章 報喪主II

琉魚 | 2021-01-13 12:00:19


  藍楹鎮的公會規模沒主城來得大,但好歹也是任務的集發地,一早便被神眷擠個水洩不通。依萊利用神選者身分的特權,穿越過長長的人龍,跟潘笛在窗口前等待。

  「過去七十到一百年間,在第二大道的富貴人家裡工作,名叫約書亞的男生?」

  這次掌櫃的神眷是法師,他重複依萊的要求,困擾地沉吟:「第二大道整街都是有錢人家的宅邸,這範圍太大了,要找很困難呢。而且公會也只存有神眷的資料,如果那個約書亞是神眷,是有可能會有紀錄。」

  潛台詞是:非神眷的事情公會不管。

  「我不覺得約書亞會是神眷……」

  「我也覺得。」

  潘笛跟依萊咬耳朵,他欣然同意。即使知道約書亞的背景跟外貌,他們的資訊還是太少,不論怎麼做都活像在大海撈針,強人所難。

  潘笛不滿地嘀嘀喃喃,嘴裡不外乎全是薩格爾把他們支開之類的話。依萊搓了白色的腦袋幾下以示安撫,心中也不免起了質疑。

  即使歸屬於不同的父母,神選者之間的關係不僅互為家人,未來也會是工作夥伴,到底是有什麼事非得把他們支開不可?就因為他們還沒有上任嗎?

  「如果您們不嫌麻煩的話,其實也可以去鎮上的圖資館找找。」

  也許是不忍心讓他們期望落空,又或許是基於對神選者的敬畏,掌櫃的男法師還是好心提供了協助。「近一百年的資料不會很難找,只是找起來很麻煩,花個一天半日還是找得到,加上你們有目標了,應該會更快才對。」

  本來落空的方向突然有了眉目,潘笛小臉一掃陰霾,露出甜美的笑容:「好!」

  接下來,他們從公會要到了藍楹鎮的地圖,抓出圖資館的方位後,潘笛便拉著依萊的手臂,近乎是以拖行的姿勢拉著依萊在街上穿越。

  龍族一使勁起來,人類可沒有拒絕的餘地。依萊只好加緊腳步跟上,一方面小心人群,背膀被潘笛扯得發疼。他們走得極快,沒多久便順利到達目的地,喘息著歇下腳來。

  「哇……」

  潘笛發出輕嘆,依萊也跟著抬頭望去,只見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棟高聳的建築,雖不到壯麗,卻也散發出十足的威嚴,彷彿在肅穆的警惕人們,這不是可以抱持嬉鬧的心情進入的場域。

  「準備好把整個下午都耗在這裡了嗎?」

  依萊打趣地問,潘笛「哈」的一聲大笑出來,那是接受挑戰的笑容。「這有什麼困難!」

  

  但現實就硬是比他們想得還困難。

  進到圖資館後,兩人表示想調閱過去七十到一百年間的資料,圖資館員很快就答應了,帶他們到保存文獻的房間。圖資館員把門帶上,留下他們兩個面對整房間的資料,連腳步聲還沒離遠,潘笛就崩潰了。

  「這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找啊!」

  保存文獻的地方應該是什麼模樣?依萊原本以為會像是記憶燈火的儲存間,頂多是擺設跟煤氣燈的數量不同,結果跟他料想的完全不一樣。

  圖資館的文獻,是用傳統的方式來保存的,也就是紙本。

  也就是說,房間的櫃子裡收納著上百份的紙本文獻,他們只能拉開一櫃又一櫃抽屜,將文獻全部細細讀過,才能抓出想要的資料,光想就讓人覺得心累。

  「如果是記憶燈火的話,找起來就會簡單多了,為什麼要用紙本!」

  潘笛持續哀號,依萊則面不改色地走到櫃子前,讀取標籤,拉開抽屜,拿出一疊文本翻了翻,說出自己的推測:「大概是因為……不穩定吧?記憶燈火需要用到粒子,一口氣將記憶燈火聚集在圖資館,也等於是安下不定時炸彈,就算控制得再好,一旦發生意外,後果會一發不可收拾的。

  「相較之下,用紙本保存雖然麻煩些,但也安定多了。我猜圖資館大概把年代比較早以前的記憶燈火,全部轉成紙本了吧。」

  潘笛又抱怨了一會,才自打沒趣地加入依萊的行列。頓時間,空氣中靜得只剩下翻頁與抽屜開闔的聲音,他們打開抽屜,閱讀文獻,把有用的資料挑出來,用不著的還回去,不斷反覆,時間在不知不覺間被消耗掉。方一轉眼,他們已經錯過了午餐時間,文獻在身旁堆出一疊小山。

  「根本沒完沒了……」

  潘笛抓狂地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依萊則疲憊地嘆口氣,放下文獻,站起來舒展筋骨。從七十到一百年間的文獻幾乎都被他們翻遍了,就算有符合目標的文獻,不是篇幅短小,就是資訊模糊,根本找不出什麼端倪。

  仔細想想也是,約書亞的身世雖然悽慘,但也不到世間少見,需要記載下來保存。原先就不大的希望被徹底擊垮,碎成了渣,無需吹拂就散得一乾二淨。

  「我想再找一下,如果真的沒辦法,那今天就先算了吧。」

  依萊輕輕吐息,抿起的嘴角比起說像是在笑,更像是一層覆蓋情緒的面具。潘笛如釋重擔,坐在地上玩起了辮子,一點繼續找的意願也沒有。不管再怎麼有耐心與毅力,枯燥乏味的事情做久了,就算是依萊脾氣再好,耐性也會被消磨殆盡。

  指尖在空中翻騰,結出金色印記,抽屜拉開,積成小山的文獻立即騰起,頓時室內彷若白雪紛飛。白雪刷刷刷地落到原本的櫃內,嗖一聲關上。

  依萊放棄抵抗,讓一室散亂的文獻歸位,潘笛自然也樂見其成,起身幫忙收拾剩餘的文獻。

  「這裡還有一份。」

  最後一份文獻被壓在腳下,她彎身拾起,轉身正要交給依萊,紅瞳突然迸出閃光,興奮地又叫又跳:「我找到了!」

  「什麼找到了?」

  依萊沒接上線,潘笛把文獻某一面攤開,是一則司空見慣的地方報導,主要內容是鎮長復育藍楹花有成,帶起了觀光,遊客潮使得原本低迷的經濟一口氣改善。翻到下一頁,刊登的是一則趣談:藍楹花雨下,鎮長與相戀已久的情人求婚成功。

  「看照片下的小字!」

  依萊終於知道潘笛想讓他看什麼,鎮長與情人求婚的照片下,寫了小小的鉛字:約書亞與瑪格麗特終成眷屬。

  約書亞。

  關鍵字使依萊一震,目光上移,照片中的青年大約三十幾歲,依偎著他的女性看起來小他一些,看起來有五歲左右的年齡差距,兩人甜蜜地挽著手,向旁人揮手致謝。

  青年有著一雙綠色的眼睛,與記憶燈火中的少年別無二致。隨年齡增長,年少的稚氣被歲月洗禮,面容變得更為精幹,但不論是他俊朗的五官,抑或是注目大小姐時,溺愛又戀慕的眼神,這些都不曾被時光消去。

  是約書亞沒錯。得出這個結論,鬆懈下來的身軀才讓依萊察覺,他原來是多麼得緊繃。約書亞的動向有了下落,追蹤後續就簡單多了,閉館之前,依萊跟潘笛順利找出了其他線索,兩人走在黃昏浸染的街道上,心裡有種飄飄然的感覺,是洋洋得意的喜悅。

  「真沒想到約書亞會成為鎮長。」

  他們隨便找了間露天餐廳吃飯,付完錢後,等待餐點送上來的時間,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話題中心大多數還是繞著約書亞轉。

  約書亞不只當上鎮長,還娶了瑪格麗特大小姐為妻,將藍楹鎮原先低迷的經濟整頓起來,躍身重點觀光都市之一。文獻的版面幾乎都在報導約書亞作為鎮長的功績,只有幾份文獻用極小的篇幅提到約書亞的私人生活。

  雖然篇幅不多,但也足夠了,要不是時間晚了,依萊覺得潘笛根本巴不得把事情一口氣辦完。

  「話說,潘笛,妳居然能從花開的程度判斷年代,卻不知道約書亞是鎮長嗎?」

  餐點送上來了,潘笛忙著把盤子上的菜餚化為平地,聽到依萊發問才緩下動作。「嗯……藍楹鎮變成觀光城市時,我哥有帶我來一趟來賞花,不過我沒怎麼注意鎮長是誰。」

  說著,她的小臉又因為生氣鼓了起來,神情之中的得意之色怎麼藏都藏不住。「哼哼,我回去要讓我哥知道,我才沒那麼好打發呢!」

  潘笛稚氣的發言讓依萊輕笑出聲,沒有再搭話。等用完晚餐,服務生前來清走端成小山的餐盤,他思忖著不知道伊修斯那邊忙得怎麼樣了,該回摘星宿等人回家,還是現在就過去找他們?

  就在這時,視線中突然閃了幾下,螢藍色的粒子忽然被激活。近乎反射地,依萊起身進入警備狀態,街道上的群眾似乎也發現了異狀,開始不安地蠢動,沒多久,引起恐慌地消息也傳到了依萊耳裡──

  「報喪主出現了!」
102 巴幣: 10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嗚嗚,私事就是要記錄多一點才有看的價值啊QAQ!!!!
2021-01-13 14:55:48
琉魚
嗯?我其實不太確定私事會佔報紙多大版面XDDD
2021-01-13 19:38: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