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生對人恐懼的我只好遁入山林成為了巡山員(道士外傳)

Walker沃克 | 2021-01-12 00:53:49 | 巴幣 0 | 人氣 80

  此篇為作者另外一篇連載,名字太長我懶得打,總之是道士那一篇的小外傳。

  講述道士主角姜牧江的同事錄百秋的故事,沒看過道士也沒啥關係,反正牧江也不會出現。

  作者消遣解壓之作,不定更,可催更,因為作者常常想到啥就寫啥,可能會忘了更。

  

  序  錄百秋

  一棵棵的參天巨木沉穩的佇立著,陽光從茂密的樹冠中穿過,點點照射在滿地的落葉上,一名男子此時正靠在一棵樹木上,身上的裝備有些破爛,手臂及腳上也滿是擦傷。

  「好痛……」逸元摸著吃痛的摸著自己的右腳踝,雖然他不是專業醫生,但他隱約也知道八成骨折了。

  「怎麼會突然摔下來?」逸元抬頭看向一旁的山坡上,山坡上有著一條棧道供登山客走動。

  大概五分鐘前,逸元正走在棧道上,這是他三年來固定的登山路線,可以說是熟門熟路,但這次他摔下來了,而當他掉下來的時候,他感受到一股推力。

  「應該是風吧。」逸源說道。

  「真是倒楣,難得今天有放假。」逸元一邊說著一邊翻找著背包,最後翻出了一支黑色的手提電話。

  「幸虧有帶衛星電話。」逸元笑著說道,把電話的天線拉開,準備打給搜救隊。

  「沙…沙…沙…」但是不管逸元撥打幾次,電話那頭傳來的只有單調的沙沙聲。

  「不會壞掉了吧?」這下逸元有些慌了,要知道這可是平日的早上,根本沒多少人會來爬山,更別說剛好路過他這裡了。

  逸元失望的收起電話,摸著頭思考著方法,而腳上傳來的疼痛不斷干擾著他的思緒。

  「總之先確認身上的東西吧,明天我沒去上班的話肯定會有人發現的,到時候就沒問題了。」逸元樂觀的思考著,同時開始確認包包的內容物。

  「沙…沙…沙…」

  「奇怪?電話我關掉啦?」突然的沙沙聲讓逸元十分疑惑,再次拿起衛星電話。

  「沙…沙…走…沙…走…」

  衛星電話正不間斷地發出沙沙聲,期間似乎混雜著人的聲音。

  逸元立刻喜出望外地喊道:「喂喂喂!!接通了嗎?這裡有人遇難!」

  「沙…沙…沙…名…名字…沙…」

  「孫逸元!我叫孫逸元!」

  「沙…沙…沙………」當逸元喊出自己名字之後,衛星電話停止了沙沙聲。

  逸元抓了抓頭,說道:「這樣是有通報到嗎?」

  就在逸元思索的時候,衛星電話再度發出聲音,這次不是模糊的沙沙聲,而是清楚的人聲,一道女人的聲音。

  「孫逸元,一起走吧。」

  剎那間,原本就稀少的陽光瞬間消失,一道道勁風穿梭在林間發出淒厲的嘯聲。

  那一刻,逸元的整個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不、不會吧?大白天的?」逸元雙手發抖著握緊,嘴中開始念誦著阿彌陀佛。

  群山有忌,忌拍肩,忌回頭,忌應名。

  一道道的冷風吹的逸元如入冰窖,牙齒都在打顫著。

  「南無觀世音菩薩,耶穌基督阿拉,這趟能回去的話我吃三年的素,求求您保佑我,五年也行。」

  「吱啊啊啊!!」突然,一道猿叫聲吸引了逸元的注意,只見四頭全身白毛的猴子正蹲在樹上,一雙猩紅的雙眼正不懷好意地看著逸元。

  此時逸元已經說不出話了,他的直覺告訴他,自己今天就栽在這了,人生的跑馬燈開始在他眼前閃現。

  「吱啊!」領頭的猴子一聲令下,其餘的三頭立刻張牙舞爪的往逸元撲去。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閃現到逸元眼前,與此同時,劍光交織,隨之而來的是猿猴的慘叫聲以及朵朵血花。

  映入逸元眼中的,是一名長髮女性,烏黑的頭髮用白色的絲帶綁了起來,身上穿著黑色的女僕長裙,外頭罩著白色的蕾絲襯裙,手上拿著一柄中國劍,劍上還留著點點血跡。

  「欸?深山?女僕?」正當過多的情報正讓逸元處理不過來的時候,一道中氣十足的貓叫傳來。

  「喵!!」

  貓叫一出,原本令人毛骨悚然的陣陣陰風立刻消散,陽光也重新回來了,一頭玳瑁貓跑到了逸元前方,弓著背警戒著。

  猿猴老大眼見情勢不妙,立刻高呼一聲,剩下的三頭猿猴立刻摀著受傷的身軀,踉蹌地跑走。

  女僕張望了一會後,將劍收回腰間的刀鞘,朝著其中一棵樹後喊道:「百秋少爺,目標安全了。」

  接著一道高挑的人影從樹後走了出來,那人穿著連帽T恤及長褲,不知為何的,明明是在山裏頭,他依舊帶著口罩及手套。

  「辛苦了。」百秋說道,當百秋一走出來,那頭貓便迅速的跑回百秋身邊,百秋便將它抱了起來。

  「那個……謝謝你們。」逸元說道:「可以請問你們的名字嗎?」

  「我叫弦月,貓咪叫茶茶。」女僕雙手交叉在身前,恭敬地說道:「而那位是我們的主人,錄百秋少爺……百秋少爺,請不要躲回去。」不知何時,百秋又走回樹後。

  「我在這裡就可以了。」百秋的聲音從樹後淡淡地傳出。

  「真是的。」弦月搖搖頭後跟逸元說道:「不好意思,我們百秋少爺對人有點過敏,不過他在努力克服了,還請不要見怪。」

  「沒關係的。」逸元眼眶有些泛淚的說道:「如果不是你們,我應該不在這了,真的……」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們已經聯絡搜救隊了,很快就會有人來幫助你的。」弦月說道。

  「非常感謝!」逸元說道:「可是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這個嘛……不知道能不能說呢?」弦月有些為難的看向樹,應該說,看向樹後的百秋。

  「不能說。」百秋說道:「之後要封山。」

  「啥?」逸元有些聽不懂。

  「百秋少爺的意思是,為了社會安定,我們不能跟你解釋太多,今天的事也請你不要講出去。」弦月解釋道:「之後這裡我們會申請封山,盡快把事情解決掉,也請你跟周遭的山友說一下,封山沒解除之前請千萬不要偷跑上山。」

  「他剛剛有說那麼多話嗎?」逸元眨眨眼道。

  「這叫主僕的心電感應。」弦月得意的微笑道:「那我們先行告退了,放心吧,那群猴子不會再來了。」

  「等等!」眼見對方就要離去,逸元急忙叫住他們說道:「所以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弦月看向百秋,後者依舊躲在樹後,但是他把茶茶抱出樹外,抓著茶茶的貓爪,一邊揮著一邊說道:「我們是巡山員。」

  「喵!」茶茶附和道,在陽光的照射下,牠的雙眼一眼晶藍,一眼碧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