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S0N-Esperanto-Verse

Raines | 2021-01-10 23:41:14 | 巴幣 2 | 人氣 32

  好了,接下來該思考在韓國支部的事情了。布亞雷爾開始思考起I的計畫。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I似乎想要在韓國支部造成動亂,不過現在中華支部早就變得四分五裂了。

  中華支部,現在正在崩解。

  從一開始的西里爾支部,到現在的日本支部、韓國支部、台灣支部,開始一個個脫離了中華支部,開始成立了新的支部。

  直覺告訴他,這一定跟喜馬拉雅的消失有關,但是現在重點是韓國支部身上。

  推翻前任管理AI之首、由李元正率領的共和派。
  以絕對統治為思想、由學術鄭宗之率領的絕對派。
  以脫離中華支部為理念、學術丁茶山處的脫離派。

  三者間的存在巧妙的取得了平衡。
  丁茶山主張所有人都該團結、並且是韓國支部的一份子、爭取脫離中華支部。
  絕對派則是以絕對的權力希望韓國支部以絕對的統治來取得和平。
  共和派則認為必須消滅極權統治,也就是消滅鄭宗之率領的絕對派。

  丁茶山則是努力的緩和另外兩方勢力的戰爭。

  在這狀況下,如果出現了新的勢力,肯定會破壞這這平衡。他可對這種政治類的事情沒有興趣,而諷刺的是他居然要思考這種東西。

  之前被消滅的那個AI名字我記得是叫做…王若天?

  他嘆了口氣。他居然要拿C權限製造自己根本不想製造的AI。

  C權限可不是那麼單純的「製造AI」那麼簡單,至少在布亞雷爾的認知中是這樣的。

  不然I那傢伙可沒辦法偽造成自己創造出來的AI,甚至連所有外觀、任何細節都一模一樣。

  「不好意思,剛把你製作出來就要你做事。能幫我召集這房子裡的所有人嗎?」



  「喔喔,布亞雷爾果然開始行動了。韓國支部果然開始往新的方向發展了。」

  「好了,新的語言檔插件更新結束了。」托勒密看向了I的方向「好了。你的工作結束了吧?」

  「每次都一樣無情。難道我不能待在這裡嗎?」

  「泰厄泰德說過,除了工作之外,最好不要跟你有甚麼來往。」

  「身為同事,這話也太過分了吧。」

  「他們兩個似乎並不想把你當作同事?」雖然托勒密對眼前這個人仍然有許多疑問,但是泰厄泰德是這樣警告他的。

  聽著,托勒密,除了工作之外的事情,不要跟I有其他接觸。他只是一個AI。

  就算只是個AI,托勒密仍然想要理解這個AI到底做的是甚麼。

  「是啊。他們是第一世代學術,而我則是把自己的存在消滅的第零世代學術。」

  他說的話是真的,同時也是假的。他同時是人類,但也不是人類。



  我還能回到ALICE嗎?亞里斯多德這樣想著。

  當初開發ALICE時,那時犧牲的人,而之中、獨自活下來的自己。

  當初自己是為了逃離那個地方,才退出了ALICE計畫。

  但是,現在,那個名為適合者的人,如果她的想法沒錯的話,他就是當時開發系統中、最適合使用的人選,甚至已經使用了系統的能力、甚至可以發揮系統的大部分能力。

  而並沒有死去。

  或許,自己該面對過去了,不論是面對自己,還是面對死去的人

  以第零世代學術的身分;亞里斯多德的身分回歸。



  「I,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亞里斯多德死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