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瑪奇同人文】《Daydream》02

Azoth | 2021-01-10 22:09:48



【提醒!】
  「這是關於米列希安終於決定(暫時)斷掉所有聯繫方式去散散心的故事。」

  .內涵隱晦的腐向要素+NPC→米列希安(不純粹是愛慕)的情感描寫
  .私設很多
  .(未來可能有)獵奇與殘酷向的描寫
  .長篇向集中處
  .G25後的設定,滿滿都是劇透捏他
  .主更新位置為WIX,閱讀舒適度至上者推薦去WIX看就好



第一次踏上愛爾琳時的心情,你還記得多少呢。



CH02.
《沒有目的地的旅行》

  「真是感謝你的幫忙啊,要不是你我們可就頭痛了!」
  「……沒什麼。只是小事而已。」
 
  臨靠港口的船隻與蒼藍汪洋被帕拉魯的餘暉鍍上一層紅光,即使在接近傍晚的夕暮時分,貝爾法斯特也依舊充斥著來回奔走的運貨工人與乘客。

  順手將滾落的貨物拾起並交付回去後和忙於指揮的銀髮巨人點頭示意,穿著素黑衣裝的旅人單手拉住長袍帽沿匆匆邁入人群;其實不只搭話和回應,他一開始就連順手幫忙這行動都該避免才是,畢竟無法確定在貝爾法斯特會不會碰上熟人……雖然機率很低,但不是沒可能。

  聽著耳畔傳來的諸多聲響靠在鄰近海岸的階梯扶手,旅人抬頭仰望高聳的燈塔,雖然在這個方向看不見染紅的帕拉魯,但它的光已經像是河流分支般從燈塔兩旁岔開兩道紅流,沿著他的腳邊流往階梯之下。

  雖然圖德南們的體質讓他們難以記憶米列希安們的模樣,但那僅限於一般的米列希安,若是輪到了特徵早已傳遍各地的自己……也許就行不通了。想起在啟程前從塞勒涅那聽來的可能性,即使現在的他早就改變了自己的模樣,旅行者還是無法肯定自己的偽裝不會暴露。

  日常慣用的武器必須避免使用、諸如奧希絲這類辨識性太高的力量也必須克制、也許說話的方式跟小動作上也需要調整──尚且記得在端著馬克杯坐在農場中的自己前方侃侃而談指點演技的藍髮精靈,旅人的眼神便不住渙散;雖然是自己也不是做不到,但真的鑽研起演技這種事情需要注意的東西太多了,實在是有些讓人頭痛,該說不愧是以演藝達人自居的塞勒涅的親自教學嗎?

  但也多虧他提供的技術訓練,現在的旅人只要不碰上那些有著特殊眼睛跟力量的人,應該是不會遭遇被揭穿真身的狀況。當他看見海中倒映出的自己……那身與平日截然不同的深色裝束、模樣有些兇惡的紅眸與看著凌亂的黑髮,無論哪裡都沒有屬於那名英雄的影子殘留,再加上從塞勒涅那得到的演技調整,現在的他就算去了提爾克那也不一定會被認出來吧。

  ……不過,他們給自己設的要求實在是讓人頭痛。


✵ ✵ ✵


  事情的起初發生在艾明馬夏西門的星月門旁。

  那時的他剛從黑月教團的事件中抽身、和托爾維斯及塔妮莉亞告別後不久,興許是精神暫時尚未脫離那段時間所帶來的影響而做出了些奇怪的舉動;在被人們請求並代為行動的過程中的自己依然如昔,然而一但從繁忙中脫身就會陷入奇妙的焦慮……與徬徨。

  就像是排斥著空閒時間充斥在自己腦中的思緒,他將『自己必須做些甚麼』的念頭強硬地灌入心神的任何一處縫隙,在自己的意志下過起了忙碌的日常。

  只要忙碌起來,自己就沒有時間去思考那些事情,基於這樣的理由他開始奔波於各個城市與村莊為眾人排解麻煩,各式各樣的工作填充了他所有的時間。而當他暫時沒有工作的時候他就會獨自一人前去各個地方的角落放空自己──什麼也不做甚麼也不想,僅僅是待在那裏。

  待在岸邊看著波光粼粼的湖面時,能夠清楚看見魚群在清澈的水面下搖動長尾的鱗光,周遭盛開的花朵的芬芳與草的味道融洽地融為一體,這種味道據說能夠舒緩著緊繃的神經,然而在這裡已經待上不曉得多少時間的涅金覺得這個小偏方對自己可能沒有什麼效益。

  在心底稍稍遺憾了自己浪費摩勒艾德的一番好意,確認治癒身心的方式再次落空後隨意地躺入花海的涅金並未起身注視搭話的人,而是依舊躺在花海中仰望藍得過分的天空,以夢囈般的語氣平靜地回應對方。

  「……你的意思是,要我離開這裡?」
  「你說漏了暫時,涅金。」
  「能告訴我理由嗎?亞德拉。」
  「你難道還不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況嗎?」

  啪的一聲,涅金的視線被訪客丟來的大布給掩蓋視線。或者該說整個人都被罩在布裡了。
  像是屍體般被壟罩在布內的米列希安毫無反應地接受了被布蓋住的行動,然而蓋住他的那個人顯然已經受不了他的反應,用相當粗魯的動作將布料拉開。

  將使人想起火焰的鮮豔紅髮散披在後,晨曦日光般明亮的金色眼眸彷彿因不快而熊熊燃燒著,雖然外表豔麗到異常顯眼,但衣著卻是與圖德南們毫無差別的耐磨布裝、而非米列希安們特徵性的華麗服飾,神色難掩不滿的米列希安居高臨下地看著散漫的英雄恨恨說道:「我早就說了你要幫助圖德南是你的自由,但給我好好顧及一下自己的狀況啊蠢貨!幫人幫到把自己弄成這種死樣子值得嗎?別跟我說值得你這爛好人!」
 
  「……?」顯然正準備開口,然而馬上就被對方馬上截斷發言的涅金無語地眨動眼睛,「是又發生了什麼讓你不開心的糾紛嗎?如果是盜賊團的話我可以去幫忙……」

  「現在最讓我生氣的除了你之外還有別人嗎?能不能把你在戰鬥上的敏銳神經和給自己惹麻煩的精神多用些在日常生活上?非任務時間都這種模樣,要是給其他人看見了絕對幻滅。」

  「這可能有點困難,因為我的個性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如果能改變的話早就改變了。」

  「這種時候就變得口舌靈活了嘛,不愧是圖德南們的大英雄。」

  「……」

  「哈?生氣了?你這人還會鬧脾氣啊,等等天空要下起啤酒了是不是。」

  看到了涅金對戲謔稱呼流露出的無聲抗議,被稱作亞德拉的米列希安先是誇張地擺出了驚訝的表情,接著朝人投出白眼,「明明也不是塞勒涅那種簡直把表演當飯吃的浮誇個性,為什麼你就老是接連做出各種莫名其妙的大事,難道茉莉安當初在你身上加裝了災難吸引器之類的東西?」

  「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跟他們無關。」悶悶地回應著亞德拉的發言,從草地上起身的涅金拔下插入髮辮內的草葉而忽略黏在身上的斷草,抬眼朝亞德拉的方向看了眼。

  「不是用私人聯繫而是親自找過來,你決定好要讓我做些什麼了嗎?」

  「要不是我早就知道你是這種工作狂性格,我都要以為你是想不到該怎麼轉移話題才隨便拋出一個話題了。」細長但不帶女性氛圍的眉毛在對話間扭成一團,像是受不了對方一直沉默凝視自己的亞德拉在說完話後直接坐到對方身側,接著沒好氣地替他拔下那些沾在身後的植物。

  「喂,我說你啊,已經多久沒有讓萊文出來透透氣了。」

  「……我也不記得了,大概是……」

  「我是傻了才問你,不用想了,從你跟塔拉那個小國王搭上線之後就沒再用過了。」打斷顯然又思緒發散到別的地方去的涅金思考,凝視湖面的亞德拉沒好氣地說道:「你當初要我們協助你幫忙圖德南的補償,你說過基本上什麼都可以是吧?」

  「我是這麼說過沒錯。」

  「那麼我的要求,你給我聽清楚了。」

  「涅金,你給我暫時脫離跟『圖德南的英雄』有關的所有工作,全給我放下。」

  顯然是從對方口中聽見了意外的要求,以往表現總是平淡乏味的涅金神色難掩訝異,從中甚至能清楚感受到他對這個要求的困惑。

  「別跟我說這種事情做不到,涅金,你最好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精神狀況有多糟糕。連鄧肯都說了你現在的狀況不對──從貝爾法斯特回來後你都做了些什麼你知道嗎?拿著不曉得從哪拿來的斷角四處遊走,甚至委託古尼亞將其中一個碎塊做成了飾物帶在身上,剩下的也不曉得藏去哪裡。」

  「然後呢?明明事情好不容易都結束卻又用一大堆有的沒有的雜事雜物塞滿行程,雖然我們米列希安確實比起以前──也比圖德南們要擁有特殊的身體特性,但這不是讓你把自己當機器運作的理由。當初還說著想要被圖德南作為人類認可的你跑哪去了?你現在越來越像米列希安了你知道嗎?」

  流暢而咄咄逼人的字句接二連三從亞德拉的口中道出,頂著涅金一臉茫然無自覺的臉色,他沒好氣地朝人的後肩拍下。

  「你的狀況之差不只伊織那小傢伙,就連古尼亞那個除了工藝外毫無興趣的粗神經都發現了,想不想知道其他親近你的圖德南們是什麼想法?不光鄧肯讓我轉告你『你該休息了』,連泰赫圖殷那的人都說了你最近臉色很糟糕但又勸不住你──」

  「還想著以前老被無償壓榨的你現在終於認識了些有良心的圖德南,結果卻讓他們擔心成這樣。」

  細長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戳在涅金的前胸,瞇著眼睛的亞德拉嘴旁扯出了一道毫不溫柔的微笑──

  「你確定要這樣繼續讓人擔心下去嗎?偉大的英雄大人?」

✵ ✵ ✵



  一路走來在動作上明顯試圖掩蓋自身特徵,但察覺效果有限甚至看起來更顯眼的旅人自人群中抽身後立於港邊思忖片刻,最後像是放棄似地鬆開了手。

  也許連來這裡都該避免才對,畢竟如果時間沒被耽誤的話,塞勒涅應該已經把信送到他們手上了──略帶鹹味的海風徐徐吹來時帶來的涼意使旅人瞇起眼睛,色調如同艾維卡般淺淡的紅眸在帕拉魯的餘暉下染上深邃紅彩,整個人就如同無聲燃燒的火炬。
  「只說要我盡量在不暴露自己身分的狀態下離開原先的立場去旅行,卻沒告訴我目的地該設在哪裡,甚至連執行時間都沒說清楚。」一開始基於保險立場預想選擇避免出入平日太常出入的地方,然而當旅人仔細思考片刻後卻發現自己平日大多在歐拉大陸上活動,在那根本不存在什麼不常出入的位置。

  還是說,應該前往伊利亞呢?在作為米列希安的同時還有著精靈身分的自己,獨自一人在伊利亞間旅行應該還比在歐拉要普通……吧。

  只是去了伊利亞的話接收訊息方面多少會有所延遲,若是發生甚麼大事就糟糕了。

  似如放空般地站在岸邊眺望逐漸沒入海中的帕拉魯,不知不覺間喧鬧不斷的周圍也漸漸變得安靜了下來。從現在的位置可以看見人聲自碼頭轉往小酒館的方向,在那裡聚集的人們現在大概正喝著酒大聲喧鬧甚至打架鬧事……哦,如果貝里在場的話應該不會有後兩種可能……反正繼續在這裡想也想不清吧,乾脆去酒館那喝杯什麼順便找找靈感好。

  暫且給自己找出了個目的地的旅人於原處伸展拉開身體,揉了揉長時間緊繃地維持同個動作而發僵的頸部後朝階梯下邁出步伐。

56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