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瑪奇同人文】《Daydream》01

Azoth | 2021-01-10 22:03:02



【提醒!】
「這是關於米列希安終於決定(暫時)斷掉所有聯繫方式去散散心的故事。」

.內涵隱晦的腐向要素+NPC→米列希安(不純粹是愛慕)的情感描寫
.私設很多
.(未來可能有)獵奇與殘酷向的描寫
.長篇向集中處
.G25後的設定,滿滿都是劇透捏他
.主更新位置為WIX,閱讀舒適度至上者推薦去WIX看就好




當你們看到這封信時,也許會疑惑我為什麼要特別用這種方式聯繫你們。

簡單來說,我暫時分不開身。
也因為不方便親身過去交代事情的理由,所以才借用這種手段委託了人替我轉達。

……似乎寫太多不必要的東西了,抱歉,我並不是很擅長寫信這種事情。
那麼省去不必要的問候,用簡潔的方式說明一下。

我……



CH01.
《愛爾琳的英雄目前失聯中》


  近期的愛爾琳中流傳著某位人物的傳言。

  主角是那活躍在無數危機與苦難中、彷彿吟遊詩人們口中傳誦的古老歌謠(Mabinogi)中所描述──那騎著雪白駿馬奔馳於戰爭所燃燒的大地之上,手中高舉光輝璀璨到足以劃破黑夜的耀眼聖劍,人型的身軀中蘊含著由神而來的強大力量與不死之身的祝福,無論處於何種煉獄也絕不退縮,勇敢而高潔地鼓舞,帶領人們克服惡夢與試煉的英雄。

  拯救女神、拯救世界、消滅敵人與連串的計謀,即使倒下無數次也絕不後退的站在所有人的最前方、即使刀劍割裂了他的身軀,也彷彿未曾感受到痛楚與恐懼那般無數次自死亡中復甦,為了守護世界而將自身安危置於最後的──來自星星的旅人。

  即便被人們尊為英雄並崇敬也不為此驕傲,始終樸實沉默地做著各式各樣的委託。

  雖同屬於名為米列希安的族群,卻與其同伴們有著截然不同的評價。
  備受達南讚許與信賴,與各方勢力有著一定聯繫,於眾人記憶中猶如季節流轉般穩定存在著的守護者。


  ……這是一段僅流傳於小部分人群中的,有關於他的謠言。


✵ ✵ ✵


  繪製著薔薇花的白瓷盤上點綴以別緻的金色花紋,與其成對的精緻茶杯中裝盛著香醇且帶有果香芬芳的紅茶。似如出於同一套組的茶碟與銀盤間有序地堆放著模樣的各色糕點,無論是泛著蜜光的草莓小塔,還是被特意切成合適大小的水果鬆餅皆是透過肉眼便能確定其價值的難得珍品。

  在作為接待貴客的層面上已經是十足合格了。然而,這經驗僅限於招待圖德南,當招待對象換成從未見過的米列希安時,即使是她也無法肯定對方究竟會如何評價。

  不過這種小事在她聽完米列希安的來意,並從他手中收下轉交物後都不再重要。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有甚麼需要我補充說明的嗎?畢竟我也跟他收了一筆不小的報酬,秉持著收多少錢做多少事的理念,讓我多向你們提供點額外服務也不是不行哦。」

  像是沒有感覺到高貴的金髮少女究竟因為自己的發言在心底掀起何等滔天巨浪,穿著猶如戲服般華麗且風格前衛的銀綠華服,髮色宛如以拉狄卡的光輝編織成的柔順布匹、眼眸如同葡萄石一般澄澈的薄綠,以替人跑腿為由突兀來訪的米列希安隨意地在空中擺動閃亮的銀叉子,充滿精靈族特色的中性面孔上滿是笑意。

  自稱「只要不違法、有給錢就甚麼東西都會送的小小信差」的米列希安名為塞勒涅,是個在奇行眾多的米列希安中特別以「奇行」為標準,從中脫穎而出的奇妙人士。

  雖然米列希安們本來就盡是些性格迴異的存在,然而像他這樣比起戰鬥更沉迷於貴族所喜歡的高雅技藝──歌唱也好、舞蹈也好、演戲也好,只要是與藝文有關的事物都興致盎然地研究並加以磨練,甚至做到即便有著米列希安的立場也依舊在塔拉受到無數貴族追捧……這樣的存在大概也屈指可數。

  就連公務忙碌為常態的少女都曾聽聞貴族們讚賞他的言論,在心底也多次好奇過這個和那位英雄截然不同的米列希安、期待著哪天有機會也想見上一面,卻不料這個期待會是以這種型態被實現。

  透過信差塞勒涅送來的是一封被纏繞得十分嚴密的信件。

  以金色墨水在上方繪製出某種魔法圖騰的紅色緞帶如蛇般一層一層地盤繞在上,壓於信口的鮮紅封蠟上繪製所著的──如同花朵般呈現放射狀的太陽以及點綴在旁的小顆星星,身為親手將印有這一紋章的金屬印章交付出去的當事人沒有比誰比他更清楚來信者的身份……然而,為什麼呢?

  為什麼特地用這種方式託人轉遞消息?以往有甚麼消息或事件發生時他不都是以最快的速度策馬趕來自己的面前嗎?難道在他身上又發生了甚麼事情嗎?明明當初交代過他暫時別再插手危險的事情,要好好保重身體的不是嗎?光是想到信中可能會寫進甚麼內容就頭皮發麻。

  「比起妄想些恐怖的可能性,不如先拆開信件看看吧。等妳看完信裡的內容後應該就能理解他為什麼要特地透過這種方式……嗯,寫信過來?」語調愉快地將分割的糕點送入口中,品嚐著綿密甜意的塞勒涅如此說道,在薄光下的淺綠眼眸彷彿也因染上笑意而閃閃發亮著。也許是出於不滿被人看破思考的原因,悄悄抿起嘴唇的金髮少女沒有予以口頭回應,而是小心翼翼地拆開信件。

  信的開頭是他平時來訪慣用的開場白──關懷他人身體狀況的詢問,後接續以各式各樣沒有規律、就像是因為執筆人突然想到而隨手寫進去的內容;小至堤爾納諾牧羊人的羊走失了、艾明馬夏附近新開了片很漂亮的花,到之前去了泰赫圖殷時跟摩勒艾德她們做了些甚麼,諸如此類可能僅僅是日常小事的閒話被以俐落端正的字跡填滿一張張信紙。難怪信看起來這麼鼓。

  那名米列希安其實並不擅長寫信,這是他自己承認過的。據說理由是「比起思考該寫些什麼,想到甚麼就做甚麼可能比較合乎個性和效率」……雖然也不是不能寫,但對他來說這大概就跟要他在以不破壞樹為前提下,用武器敲打樹幹讓蘋果落下那麼困難。

  想到那個大多時候總是繃著一張臉、看著冷淡疏離的米列希安拿著羽毛筆對信紙頭疼的樣子,少女的唇邊便不住地上揚幾分,然而當她看見最後明顯有過片刻停頓的語句時,白淨的信紙上留下了幾道皺褶。

  「這是甚麼意思,他說他要──」

  「暫時告別?沒錯,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喔。」

  像是沒有看見少女那雙紫水晶般的眼眸中熊熊燃燒的火焰,塞勒涅輕描淡寫地說出了信中的內容,並在她露出驚疑不定的複雜神情時彈了下指回應:「為愛爾琳犧牲奉獻大半時間、被圖德南們所頌讚的偉大英雄,準備暫時引退一陣子哦,國王陛下。」

  「理由的話,您應該還記得吧?那些亂七八糟的組織……我記得是信奉海米斯的黑月教團?他們當時對那位英雄究竟做了些甚麼事情,想必一直看著的您也是多少有所瞭解吧。」

  從原先的平等口吻瞬間切換成下位者向上位者說話的敬語用詞,然而從語句中還是能感受到他並非將自己放於下位,而是純粹在表面上換個合適場合的語調──就像貴族於公於私間的差異一樣。

  「操弄記憶、擾亂他本來就很危險的力量平衡,試圖讓他失控後親手傷害他所重視的存在……好比你、好比那些藏在遺跡或塔拉教堂的夥伴,又或者是那些在世界各地奔波的英雄們與這個世界,將他從英雄的身分拖下變為怪物,一再讓他於生死間徘徊的各種試煉的那些人。」

  「在經歷過那一連串事情後突然想要休息一下也很普通吧?畢竟再怎麼說我們也還是有著人類的一面哦。即便在你們圖德南來看我們或許比較像怪物之類的東西,但奠定我們存在的基礎終究是人類,除非我們失去人格或人性,不然我們本質上可能還是比較接近你們呢。」

  「說起來在寫信前他還猶豫過好一陣子──『在還沒完全重建完畢的現在突然離開是不是會給人造成困擾』、『要是在自己離開的期間發生了甚麼事情怎麼辦』……一面困擾著這樣的事情一面掙扎著,但在最後還是因為約定選擇寫信給你們告知這件事情。明明作為米列希安的我們突然消失或離開一陣子也不奇怪,真不知道他為甚麼總是想這麼多。」

  彷彿在說著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塞勒涅笑呵呵地繼續說著。

  「雖然他成天說著不要緊、沒有問題,不過他這次真的不行啦!哦、我不是指他身體不行唷?只是他的精神上真的不太妙……啊他好像交代過我不能說出來,不過算了,老是幫他憋著這種事情要是把他憋壞了怎麼辦,還是讓多點人知道他的壞毛病好了。」

  「那位叫埃坦的女教皇是否說過呢?在最後一次失蹤後他身上發生了一些小狀況,雖然還是老擺著那張臉,但在我們來看就像是失了魂。不光把一只紅色的角隨身攜帶,還開始會在那邊跟看不見的什麼東西說話。在我們的故鄉這種狀況可是精神病變的前兆,果然是被連續發生的麻煩衝擊到精神有點失衡了吧,所以當初與他約定的某人對他提出了要求──」

  因為約定的關係,我暫時會脫離「涅金」這個身份去休息,但若發生甚麼事情我一定會馬上趕回來,這是我對你們的承諾。

  「『把英雄的重擔暫時拋開,去看看已經很久沒有仔細看過的景色吧。』」
  修長的食指在桌上輕扣幾下,笑容滿面的藍髮精靈在下個瞬間從手中變出了玫瑰。

  「就是這樣,在英雄歸來之前我會做為助力暫時留在這個地方為你們效力,雖然戰鬥力上可能不及他那麼強悍,不過不是我在自誇,我可能比起一般米列希安更要適合你們的戰場。還請在有效時間內像使用那位一樣盡情的使用我──當然,前提是不能違反道德跟法律哦?」

  「很高興認識你們,也希望我們能合作愉快,人類的國王陛下。讓我們為了這份美妙的相遇乾杯吧!」
22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