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山海妖異奇譚 第十二回

徐行 | 2021-01-10 21:00:02 | 巴幣 32 | 人氣 152

連載中第一卷:猛虎破天
資料夾簡介
一人一虎踏上最初的冒險,從鏡魔肚子裡救了一個村莊,解說NPC指點迷津,獲得夥伴:嗆辣的大姊姊!




  同天,夜深時,任鈴、白虎、清唱與東方遊等四人一起用過了一頓晚餐。他們結識以來第一次和氣地四人齊聚,東方家的餐桌久違地又擠滿了人。

  而在另一座山頭,任家曾經風華的大古宅座落於半山腰處。冬夜已深,隱密的樹林中吹過了幾陣不尋常的狂風,閃過了幾道不尋常的身影。

  最初不得見其真身,只聽其腳步落地。其速極快、體型巨大,移動卻杳無聲響。落地時不驚任何一花一草,僅其力道與重量撼動大地,與其前行飛快劃破空氣之呼嘯。

  四足巨獸出了樹林,月光的照耀使其模樣終得為人看清,其身大類虎,擁有九首。細細一看,巨獸還載了兩名面貌相仿的青年。他們穿戴一樣的白棉直裾和淡金護甲,素圓領袍衫上一枚黑色的虎頭紋,與腰帶上繫著那顆金鈴紋樣相同,黑褲上皮靴束出那兩雙腿修長而不顯得羸弱的線條。

  任家雙胞胎鎗與鉉,年方二十,是這任家裡出落得好、好得遠近馳名的一對兄弟。面相玉樹臨風,秀雅卻不失陽剛,能力出眾,乃二出色的山海師。兄弟倆十六歲上工以來多次聯手出擊,降妖伏魔佳話不斷。

  這樣長得好活得好的逸才少見,更何況還一次就來了兩個,不必想也能知道來自其他四家分家的親事洽談來了多少樁,卻全都被兄弟倆的母親姚雪仙一口回絕,只因為她知道這兩個的性子沉不住氣,看看他們在復祖成年禮當天偷接工作溜出去就知道。

  兄弟倆工作還是很認真的,雖然這工作是他們找藉口般臨時接下,倒也不真是什麼簡單活,一個往東南邊趕五天路會到的村莊發來的除魔委託。趕去趕回花上十日、妖魔掃蕩作業三日、後續安排與處理等拖拖拉拉,回到家已是成年儀式兩週多後的現在。

  「想不到這一趟花了兩週⋯⋯」

  「廢話,更簡單的工作都送到分家那裡了,會找來本家,而且找上阿爹本人的工作哪可能那麼容易。」

  膽大包天的兄弟倆知道任家特地將任鈴十六歲生辰宴,也就是成年禮當月內送來的委託都推遲了,只有這份他們擅自接下的工作是從祖父那輩就有交情的村莊發來,才直接送到了當家手上,就是他們從父親辦公桌上偷下來的。

  「說得也是,畢竟不緊急的小差事都因為成年禮被推遲了。」

  「想溜出門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任鉉嘻嘻笑了聲道。那比尋常的老虎和熊還要大上不少的異獸載著兄弟倆,穿過一座座樹林、躍上一座座崖壁,最後停了下來,任家古宅就在不遠的前方。

  「可以了,放我們下來吧。」

  一前一後坐著的雙胞胎裡,坐在前方的任鎗一令而下,原本還踏著小腳步在原地繞了幾圈的異獸才停下。身軀龐大而類虎,擁九首而似人面,一說其為西王母出巡引導,一說其生前為古國賢王,死後上天化為靈獸——

  「謝啦,開明獸。一直以來辛苦你了。」

  任鉉搭著他哥哥的肩膀從趴低身子的開明獸身上下來,踩上地面後回頭望了眼任鎗。他正帶著微笑輕撫開明獸九顆獸首當中最為巨大、正瞇著眼享受的那一顆——他們覺得那應該是開明獸的主體啦,大概。

  於是他也上前去拍了拍幾下,開明獸似乎還挺滿足地蹭蹭他的手,其他八顆頭也一起衝著他笑。別人或許覺得毛骨悚然,可這是他親哥哥的妖魔,打從十三歲第一次能簽約、十六歲出門工作,到現在已經六年,和哥哥一起工作的任鉉受過開明獸不少恩惠,例如說能在一天之內來回往復兩座山頭的機動性。

  任鎗解除召喚,他的夥伴需要好好休息,然後對任鉉說:

  「好了,接下來換你上場了,好弟弟。」

  「交給我吧,好哥哥。」

  他弟弟機靈得很,或者說這把戲他們玩過很多次。任鉉這時拿著術符,雖說他是雙胞胎裡比較穩重的那個,但笑起來賊頭賊腦的模樣和他哥哥別無二致。

  「陰陽.第八式,大荒西經,青鴍。」

  唸出咒文之後,隨著符紙在半空中燃燒而盡,一隻體型約如鷹隼,一身勁藍的蒼鳥便應召喚現身。

  「去探探情況吧,青鴍。」

  現界的青鴍停在任鉉配戴皮革護手的右手腕上,隨任鉉一聲令下起飛,拍拍翅膀往任家宅邸的方向飛去。

  「體型小又能飛,做偵查可真方便啊⋯⋯」

  任鎗抱著頭目送青鴍隱匿於夜空中,想起當時他和任鉉翻著抄本選妖魔時的往事。一開始他們就想好了長大後要一起工作,兄弟倆一人選了體型大、擅長力量戰鬥的開明獸,一人選了速度快、隱匿性高的青鴍,可以說是相當平衡的一對搭擋。

  「想到要這麼選的是你啊,天才。」

  「我也覺得我很天才,尤其是在這種時候,讓青鴍去探探家裡,別讓我們跟母老虎撞個正著⋯⋯」

  一說到這兒,兩人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寒顫。

  「嗯、嗯,說得真對⋯⋯」

  「想想嘛,好弟弟。我們隨便接了阿爹的工作,而且還翹掉小鈴的成年禮……」

  哥哥愈說,弟弟的臉跟著愈來愈綠,最後他終於受不了了,大聲吼道:

  「夠了!別讓我覺得我派青鴍出去好像一點幫助都沒有!」

  「哪兒的傻話。」

  任鎗一把搭住任鉉的肩膀,兩人的身高幾乎相同,要將手臂抬得與肩同高而稍微有點吃力。但是這和平共處的二十年間,他們早已習慣。

  「當初一起選役者的時候,不就說好了要互相幫助的嗎?你現在就正在幫助我嘛。」

  當初他們配合著自己的個性選了妖魔,現在的成果也證明了他們當年的選擇正確。至少在身為復祖的妹妹出生以前,他們一直都是任家最被看好的下一代當家候選。

  「傻子,我當然知道。唬著你玩的。」

  任鉉向哥哥吐了舌頭,惡趣味地回嘴。

  「你這好小子。」

  任鎗在他好弟弟的背上紮實地打了一掌,兩人開心地邊走邊玩鬧起來。

  「不知道小鈴怎麼樣了,有沒有好好當復祖呢?」

  「沒能在典禮上看看她到底召喚出白虎沒實在可惜。」

  「哎,我就特別可惜這齣好戲沒看到。」

  本來還想繼續這麼笑開懷的,直到青鴍自遠方傳來的哀鳴聲進了他們的耳裡,兄弟倆均是神色大變。

  「喂,剛剛那是!」

  「我知道。開明獸!」

  任鉉和青鴍之間的默契不必多說,畢竟一起工作了這麼多年。任鎗也是,他的耳朵早就能辨認青鴍的鳥鳴聲所各自代表的意思。

  「上來!」

  再召喚出開明獸,任鎗很快地跨上獸背,伸手把任鉉一併拉上來,加速往家裡趕去。這距離以他們平時的腳程來說根本不消多久,但既然青鴍發出了警報,任家一定出事了,帶著開明獸一起過去才保險。

  「回來吧,青鴍!」

  任鉉說著高舉起右手,便見青鴍自任家的方向飛了回來,準確地以爪子牢牢捉住任鉉的右臂降落。

  「回來了吧?要衝了喔!」

  「好!」

  任鎗接著讓開明獸往左側移動離開樹林,旁邊就是任家庭院的圍牆。他們倆知道這兒某處圍牆邊有顆大石頭,以前在外面玩得太晚的他們會踩著這石頭翻過牆偷溜回家。現在有開明獸的話,應該不必像他們那時爬得半死,非常輕易就能飛越而過。

  計畫就像他們計畫好的一樣順利,開明獸躍上大石後一個飛身,載著兄弟倆安靜無聲地降落在任家的庭院。只不過這次,兄弟倆已經不再擔心讓丫環、小廝們發現後,姚雪仙會臭罵一頓。不只母親不在,家裡一盞燈都沒點上,安靜得讓人害怕。

  「喂……大家這是躲起來了?處罰我們逃避的惡作劇?」

  真是的話也太惡趣味了,就連平常一副吊兒郎當的任鎗也嚇得有點反應不過來。要知道這任家大宅少說也不下百人,即使過了熄燈時間,廊邊點著的燭火也不該滅,更該有幾個小廝輪流守夜才對。

  「應該不會吧?總之,先去找人吧。先找到人才能問話。」

  任鉉撐著,從開明獸背上跳了下來,青鴍則順勢起飛在他身邊盤旋。

  「分頭去看看,要是發生了什麼就讓青鴍鳴叫,我和開明獸會趕過去。兩刻鐘後在正殿集合。」

  「知道了。」

  兄弟兩人就地解散。任鉉帶著青鴍地毯式搜索每一間房間,騎著開明獸的任鎗則把整個任家的情況都看過一遍。他們開了每一扇門、繞過每一條長廊,找遍全宅邸上下,除了靠近大院那兒破爛得像片廢墟,其他都還很完好。可最令他們生疑的,果然還是任家空無一人這點,安靜得令人生懼。

  一百多人怎麼可能憑空蒸發呢?兄弟倆都還沒想通,但一到了正院,一切都瞭然於心。大片黑褐的血跡與斷垣殘壁,角落殘留著幾張未完全燃燒的術符殘骸,以及好幾處因瘴氣汙染而餘下的紫黑斑駁,怵目驚心。

  普通人看來,或許只像是遭一群特別兇惡的強盜集團洗劫滅口,可他們不必思考也明白,這是山海師和大批妖魔搏鬥過的痕跡,還是山海師輸了。

  約好的時間一到,兄弟倆回到正殿。臉上不僅帶著長途旅行的勞累,還有不安。

  「你有找到人嗎?」

  任鎗從開明獸背上下來,走向迎面朝這兒過來的任鉉。

  「沒有……誰都不在。膳房那裡看得出來之前準備儀式料理的痕跡,已經積了些灰,可能幾天沒有人了。」

  「看宅邸的毀損情況,我也得到這樣的結論。而且……」

  「而且?」

  任鉉很清楚他哥哥一向是有話直說不猶豫的類型,他像現在這樣期期艾艾還是頭一次見。

  「主院那裡的地面跟牆壁上,不只有瘴氣的紫斑,還有大量的血跡,亭子上也是⋯⋯」

  其實剛才繞經正院的任鉉也看見了,又聽他哥哥說一次,因惶恐而惴惴不安的眼瞳止不住顫動。良久,他才溫溫吞吞地道:

  「其實我也發現了血跡⋯⋯」

  「在、在哪裡?誰的房間裡嗎?」

  「小鈴的寢室有件沾血跡的翟衣,花色和丫鬟們一個月前在織的那件一樣。」

  「是她成年禮穿的衣服?」

  「應該是。但是被好好地換了下來,平擺在她寢室裡的床上。」

  任鉉說完,兩人均陷入了沉默。

  「從牆壁上那些瘴氣的痕跡、消失的人們、破爛的宅邸看來,可以肯定任家在我們離開之後,遭到了妖魔襲擊吧。」

  「這確實有可能,但屍體呢?有血跡不可能沒有屍體啊。」

  「我不想這麼說,但或許妖魔吃掉了……」

  「傻瓜!那應該會留下屍塊跟骨頭才對。」

  「對喔⋯⋯而且血跡的顏色很一致,應該都是同一時間造成的。如果之後妖魔們來吃山海師的屍體,血跡該深淺不一。屍體大概沒有在這裡停留太久,很快就被移走了。」

  「但是誰移走的?小鈴的衣服又怎麼解釋?」

  「小鈴、小鈴……對啦!」

  「對啦?」

  任鉉簡直像是被雷劈到一樣,大吼出聲:

  「抄本!有人把抄本拿走了!」

  「哈?該不會是那群妖魔把抄本……」

  「不可能。我們直到剛剛都還有辦法召喚妖魔,青鴍跟開明獸也都服從我們,證明抄本還在運作,沒有被毀損。」

  「那……城裡的人?如果城裡的葬儀社上來收屍,順便把抄本給……」

  「他們不可能放著倉庫裡那些珠寶不偷,去偷一本破書吧?我剛剛把倉庫都看過了一遍,不見的只有抄本而已。而且葬儀社不可能知道本家的位置,一定是分家帶上來,他們不會讓抄本被偷。」

  「那⋯⋯是分家把葬儀社帶上來時順道把抄本收了?可是他們怎麼會知道本家出事呢⋯⋯」

  「如果是小鈴活了下來,把那件沾滿血的衣服換掉,寫信給分家之後帶著抄本逃跑了?」

  「⋯⋯這似乎是最有可能的發展。」

  依那件衣服擺放的方式來看,比起是什麼人刻意強迫她換掉,更像是她自己脫下來擺好的。即使她被劫走,對方也不會有閒情逸致要她換什麼衣服。這麼一想,任鈴雖然現在也不在這裡,但說是她自己離開的還合理些。

  「所以小鈴可能還活著⋯⋯」

  「或許。其他人不好說,但我想她是最有可能活著的一個。」

  「這麼說來,膳房裡的東西也少了很多,大部分是適合長久保存又輕便的食糧。還有倉庫裡也少了些工具。」

  身為一個常闖禍、罰寫抄本罰得煩了的皮孩子,他上次被罰去掃倉庫和清點糧食,至少到成年禮前,家裡東西的去向和數量沒人比任鎗清楚。

  「那麼只能這樣想了,小鈴逃過了成年禮的大劫,寫信給分家,請他們帶葬儀社上山,然後帶著抄本和旅行所需的東西逃跑了。」

  「說是逃跑,她還能逃去哪?」

  「不曉得……也只能去找了。我很擔心她,還只有她能告訴我們家裡到底出了什麼事。」

  「嗯,說得也是。」

  「總之先到金園去看看吧。分家收到了小鈴的信,他們可能會有線索。」

  「但我想她決定寫信,就表示她本人不會往那裡走,才只送了信過去吧?不然她大可直接去城西找他們啊。」

  「也對。本家平時和城裡人根本沒往來,葬儀社不會知道宅邸在哪裡,也不知道山路該怎麼走,一定要有人帶。」

  「既然是小鈴寫的信,表示她沒死,而且應該知道我們兩個出門不在家,卻一點消息都沒留給我們。」

  雙胞胎的脫逃計畫沒向任何人透露,就是親如妹妹都沒說,但她總不至於忙得連親哥哥不在都沒發現。姚雪仙應該一早就氣炸了,全任家上下都會因為夫人的撼天怒氣得知雙胞胎逃家。

  「說得對。她離開前只寄了信到金園,分家上來收完屍就走,沒有人想到我們還會回來這裡。」

  任鎗抬抬眉,這倒是沒說錯。信箱是空的,他倆的房間也沒留下什麼紙條或信籤,就像是——

  「分家不知道本家除了寫信的小鈴以外,還有其他生還者⋯⋯」

  「我想是的。」

  如果知道除了她之外還有兩個在外工作的人活著,或許會在隱密處留點消息,不至於讓他倆像這般錯愕地返家後才發現家全沒了。一點訊息都沒留下,就好像他們一開始就不存在一般。

  「屍體沒在這裡停多久,葬儀社很快就上來了。小鈴應該出事後就立刻離開了宅邸。」

  「信鴿都被她放走了。如果還能算少了幾隻,至少能知道我們的推測正確與否⋯⋯」

  兄弟倆沉默了好一會兒,他們能得到的線索不足,也難保這番推論得出的結果就是正確的。

  「⋯⋯如果真如我們想的,那小鈴可真聰明。」

  「是啊,她知道人多的地方妖魔就多,龍蛇雜處,如果分家知道本家還有其他人活著,消息傳了出去,總是會傳到妖魔耳朵裡。」

  隨著謠言產生的猜忌、恐懼和多疑,這些負面的情緒會引來妖魔、成為祂們的食糧並使其壯大,任鈴興許是想到了這點才隱瞞了雙胞胎還活著的事實,甚至一點線索都不留下,就怕妖魔找到他們。

  兩個哥哥倒是很欣慰地在對視後笑了笑,他們的妹妹長大了。

  「雖然是為了保護我們,但一點線索都不留還真讓人頭痛啊。」

  「怕什麼,只要活著就一定能相見的。我們總會找到她。」

  「⋯⋯是啊。」

  任鉉笑笑,眉眼中隱隱流露出些許擔憂。這是來得太過突然,光要釐清來龍去脈就讓人精疲力盡,或許還沒空流淚。知道妹妹大概沒事讓他多少感到慶幸,但他總感覺前方路途將是無比煉獄,萬劫不復。

—————

20210324一修:
雙胞胎真的沒死啦,真的(認真)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這段三人相處的情境描寫的真好![e34]
2021-01-10 21:20:00
徐行
啊哇哇謝謝!!好久沒看到留言了好開心喔QQ
2021-01-10 21:40:53
東堂隼人
你客氣了,看了幾篇,設定和文章結構都很棒![e1]
2021-01-10 21:42:14
徐行
喔喔謝謝謝謝!(噴淚)
可以的話請務必繼續看下去!雖然我常常不規律更新就是了哈哈哈
2021-01-10 21:56: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