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山海妖異奇譚 第十二回

Lubit | 2021-01-10 21:00:02

連載中第一卷:猛虎破天
資料夾簡介
一人一虎踏上最初的冒險,從鏡魔肚子裡救了一個村莊,解說NPC指點迷津,獲得夥伴:嗆辣的大姊姊!




  「東方先生⋯⋯」

  「啊,對不起。我已經很久沒有和人這樣說過話了,一不小心說了太多⋯⋯您想聽的不是這些吧?」

  「不、不會!」

  她趕緊揮揮手否認。

  「我還以為您是⋯⋯很游刃有餘的。」

  不管是復祖還是當家,那都是有能之人才能坐上的位置,而不是像自己這樣子,連基本都做不好的半桶水。

  「作為山海師的首領,好好地將東方家的天命傳承下去,在我迷惘之時接住了我,甚至還願意替我指路⋯⋯我想,您是個很優秀的當家!」

  她在最後不自覺地提高了聲量,東方遊因而不自覺地向後縮了縮,任鈴才自覺。

  「啊!對不起,我自說自話地⋯⋯」

  「不,謝謝您,復祖大人。我從來沒想過,被人肯定是這麼令人開心的一件事。」

  東方遊就像感到欣慰似地笑著說:

  「雖然我想監兵應該已經和您說過,不過我還是想親口告訴您。關於妖魔和山海師的事情,您不必太過焦急沒關係。」

  「但是,如果我不快點變強,就沒辦法保護大家⋯⋯」

  「沒事的,監兵也在不是嗎?」

  「白虎?」

  「監兵或許急性子了點,可我想您也知道,他是一位比誰都溫柔的大人。」

  確實⋯⋯白虎雖然有時愛逞嘴上功夫,又常和她鬥嘴,卻一次都沒有對身為復祖還如此弱小的她說過半句過分的話。

  「監兵會好好保護您的,那是他以及所有神獸和遙大人立下的約定,所以您大可放寬心。再說,您也不是毫無成長的呀。」

  「我?可是,我到現在還是召喚不出⋯⋯啊。」

  剛剛發現自己說了什麼,任鈴尷尬地摀上了自己的嘴。這下她在東方家面前一點尊嚴都沒了。

  但東方遊好像一點都不驚訝,他只是笑彎了眼。

  「您已經不是成年儀式那天那個,無助地看著家人被妖魔殺害的您了。就在遇見我的那座村子,您不是救了村民們嗎?」

  「是沒錯⋯⋯」

  她記得老婆婆和村長對她道謝、小女孩純真的笑臉,還有她待在母親懷裡時的那份幸福感。

  「您會慢慢地有所成長,一直到有一天,您覺得自己終於對得起復祖的身份,監兵一定會等您,等您終於能和他簽下契約的那一天。」

  契約⋯⋯對了!那時失去意識後再醒來,白虎就已經出現在自己身邊,她都忘了這回事。約主和役者要是還沒簽約,役者根本沒有效忠的義務。若是一般的妖魔就算了,白虎是神獸,是無比崇高的神,沒有契約約束,任鈴居然還期待他會一直守在自己身邊。

  「對啊⋯⋯我怎麼還沒和他立契約⋯⋯」

  「您別太過擔憂,只要記得自己的初心就可以了。」

  「初心?」

  「神明會傾聽人類的祈願,心地最正直、意志最堅強者便可得神明加護與庇佑。這與您是否為天選之人無關,謹記初衷並行無偏差,日無懈怠地朝理想努力,監兵會一直都是您最可靠的夥伴,復祖大人。」

  ——我想成為偉大的山海師、偉大的復祖。

  她想起自己在成年儀式前一晚和媽媽說過的話。是被嚇得傻了嗎?被天命、才能那些東西一味追趕,感到焦慮而忘了自己原本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努力。

  「⋯⋯我想像東方遙大人、任金大人,所有歷來的山海師們一樣,降妖伏魔,保護人類。」

  抬起頭來,東方遊掛著那張溫柔的笑臉,和藹地凝視任鈴。

  「您一定做得到的。」

  真心誠意地祈禱,只要對自己的心願毫不遲疑,神明一定會聽見。

  他本來也不信的,直到他想起東方遙對上天的祈願換來了五神獸的鼎力相助,這五尊尊貴的神明到現在也還依然守護著他們。

  「謝謝您,東方先生⋯⋯」

  「我回來啦!不會吧,你們還坐在這裡啊?」

  「監兵?」

  還在想是誰嗓門那麼大,除了白虎也沒有別人了。不過他出門時還只有自己一個,現在回來竟然拖著頭鹿。

  「你回來了⋯⋯不是吧,哪來的野鹿啦!」

  「我本來只想捉隻兔子的,但看天都快黑了,一隻兔子都沒,我只好抓了這傢伙。」

  兩人看著白虎都看傻了,該說真不愧是老虎還是神獸,狩獵能力真沒話說。任鈴是連弓都不會拿、陷阱都不會架的大小姐,而東方遊運動神經差,一個月能射中一隻野鴨就不錯了。

  「是、是喔⋯⋯」

  「欸,東方家的小子,你吃肉吧?」

  「吃、吃!只是不常⋯⋯」

  「很好,那這就當是預先支付的報酬,要給我們個好答案喔!首領大人。」

  「白虎,你又這樣說!」

  「再說啊⋯⋯」

  不顧任鈴有多緊張兮兮,白虎把他拎回來的野鹿先隨手放在玄關邊,悠悠哉哉地爬上木地板,到東方遊身邊拍了他的肩幾下,道:

  「雖然我和東方遙約定的內容裡不包括照顧他的後代,但看你這樣瘦巴巴的,被他知道了搞不好還要生我們的氣。」

  他皺著眉,看起來非常認真。

  東方遊忍不住笑了出來,是開懷大笑的那種放聲笑。他沒想到自己家的祖先這麼有能耐,過世幾千年了還能把神獸馴得服服貼貼,更沒想到這群神獸這麼有人情味。

  「我知道了,明天一定會給出兩位想要的答案。在那之前,讓我用監兵帶回來的鹿煮個火鍋吧。我想兩位應該都餓了。」

  「火鍋!」

  「我餓了!」

  「你在我醒來之前不是被餵著吃了很多東西嗎?」

  「別吵,那怎麼可能吃得飽啊!」

  他倆又吵吵鬧鬧地鬥了起來,東方遊沒說什麼,只是莞爾了下。

  「謝謝,監兵神君。」


  
  東方遊開始處理那頭鹿後,任鈴和白虎兩個便出了門去,一個摘菜一個撿柴。畢竟對原本一個人獨居的東方遊來說,今晚餐桌上突然多了兩張嘴,不幫忙也很過意不去。

  白虎終於在他回來的路上捉到了他起初最想捉的兔子。當他一臉得意地將兔子拎到東方遊面前,家主皺著眉苦笑了下,嘴巴當然得先道謝,可腦子已經開始煩惱,自己未來幾天要花多少時間把這些都曬成肉乾。

  任鈴是養尊處優的大小姐,或者說曾經是。除了重大節慶之外,全家人很少會圍著一張餐桌吃飯,吃的也絕對不會是鹿肉湯這種大鍋菜。

  本來東方遊還擔心她會不會吃不慣的,因為別的四家不說,他知道任家在這數千年中蓬勃發展,是真正的大貴族,千金小姐怎麼可能吃得慣這種東西。可任鈴的味蕾很好服侍,她喜歡大家聚在一塊兒吃飯的感覺,而且她聽見了東方遊說自己不常吃肉。不常吃肉的人端出了這麼大一鍋豐盛的肉湯,她知道是東方遊要招待他們。

  客人的兩張嘴被餵飽了,主人也盡興地飽餐了一頓。他還和任鈴談了很多東方家的事,所有任鈴來不及從她父親那裡學到的,全都教給了她。

  那是一段很開心的晚餐時間,甚至飯後收拾也因為有任鈴幫忙而輕鬆不少。雖然是名家大小姐,可她母親也沒讓丫鬟太寵著她,反倒教會了她一個十六歲的女孩應該要會的東西、活下去所必要的知識與常識。她只是生活過得好,但並不驕縱,還會採山菜藥草,打掃洗碗也不在話下。

  結束善後工作,肚子也飽得脹了。到了子時,原本還在餐桌那兒讀著捲軸的任鈴來到東方遊的書房,向他道聲晚安。

  「東方先生?」

  他順應著呼喊聲回頭,任鈴抱著所有她借去讀的經書站在門邊。

  「您都讀完了嗎?復祖大人。」

  「啊,嗯⋯⋯」

  始祖留下來的不只有家書,還有《山海經》的使用說明、咒文原理、山海術秘話⋯⋯好多好多。東方遙是個天才沒錯,可或許他的才智於她太過高深,原本還期待讀了就可以學會召喚白虎,可——

  「那位大人太高深莫測了,他寫的東西⋯⋯我沒能看懂太多。」

  任鈴呵呵傻笑了下,邊走過來把捲軸輕堆在東方遊的書桌旁。

  「不要緊,遙大人留下的東西確實很少有人看得懂,您也不必太挫折。」

  「謝謝您把這麼貴重的文書借給我看,東方先生。」

  她稍稍鞠躬道了謝,還很努力地閉緊嘴巴、忍住了個哈欠。

  「時間也很晚了,要不休息吧?我已經打掃好走廊最末端右側的空房間,您可以自由使用,被子也已經鋪好了。」

  「哇,謝謝您,東方先生。不好意思這麼勞煩⋯⋯」

  「哪裡,您的造訪令寒舍蓬蓽生輝,況且我也很久沒有款待過貴客,笑得都合不攏嘴了。」

  東方遊瞇了瞇眼,任鈴這才想起來他隻身一人在這山裡住了五年。

  「這些留給我整理就好,您去歇息吧。」

  他起身,有意無意地擋住了那些捲軸,讓任鈴想碰也碰不著。

  「好⋯⋯再麻煩您了。晚安,東方先生。」

  「晚安。」

  任鈴敵不過他便乖乖地回房去。今天讓東方遊教了她太多事情,想他應該也累了,便不再多言。

  東方遊自己也在那之後用桌邊那盞瓷燈的火點亮了手持燈籠,將堆著的捲軸和文房四寶稍作收拾後便將瓷燈捻熄。走到大門邊,他提著燈籠照亮視野,在玄關處他用來擺放野菜、藥草等等可用植物的那竹櫃最上層取了那一把鈴蘭花,接著便往外走去。

  他走的和領任鈴他們來時那條是不同的路,一路向上往深山裡去,途中經過好幾叢灌木,他都把燈提高了些,以免燈紙燒破,甚至燒傷森林。

  大約不過五分鐘,那是處像沙漠中裡的秘密綠洲一樣的地方,被綠樹森林環繞的小草原,中間佇立著一座石碑,上頭本來應該刻著密密麻麻的幾排字的,時間一久都看不清了。

  「唷,我就知道你會來這裡。」

  「監兵?」

  東方遊在看見石碑旁坐著那個一身雪白、熠熠生輝的大神獸時稍稍嚇了一跳。

  「我就想怎麼都沒看到您,原來在這兒啊。」

  「我本來還想說要是你不知道,就要告訴你的,但你住得那麼近,沒道理不曉得。」

  他兩手撐在後頭,伸直了腿坐在石碑旁邊,輕鬆得像是出來野餐踏青一樣。

  「住遍了御廷各個角落,四十七代還是覺得回來這裡更好,畢竟是遙大人長眠的地方。」

  捧著花上前去,東方遊蹲下,將石碑前那個小花瓶裡插著的花拿出來,換上他剛帶來的那束。

  「你每天都來嗎?」

  「是的。任鈴小姐已經睡了,您的房間在那位大人對面,要是累了⋯⋯」

  「沒關係,我還不累。」

  他沒有大聲訊問東方遊為什麼把任鈴一個人留在家,因為他知道這片山頭。東方遙死後被五個弟子葬在這裡,那時他們五神獸也都在,是場盛大的葬禮。

  這裡是東方家遊歷御廷的起點,也是經過千年後,東方遊他們再次歸來的地方。

  妖魔不敢在這裡作亂的。

  「看見您精神這麼好,東方遙大人一定也會很開心。」

  「真是那樣就好了。」

  東方遙要是知道了他的後代在遙旅四處一千年之後再次回到他身邊,會開心的吧。

  「對了,監兵,我有話想問您。」

  「什麼?」

  「復祖大人⋯⋯任鈴小姐她在村子裡第一次看見我時,對我行了拱手禮,還喊了我『師傅』,您知道為什麼嗎?」

  「⋯⋯我大概知道理由,但無法解釋為什麼這麼做的會是她。」

  轉頭看了下,東方遊果然沒聽明白,只疑惑地用那雙大眼睛繼續盯著他瞧。白虎沒輒,只得把他對任鈴說過的那些都再重複一遍。

  「是嗎,原來我長得和遙大人很像啊。而那稱謂和拱手禮則是⋯⋯」

  「是任金對東方遙問候的方式,我看過他那麼做好幾次。」

  任金是東方遙第一個弟子,也特別死腦筋,即使師傅年紀比自己還小,還是最堅守禮儀。

  「可是,為什麼任鈴小姐會那麼做呢?」

  「其實我心裡有個底,你要不要聽聽?」

  東方遊在白虎身邊攔腰坐下的同時點了點頭,白虎便把那時他莫名被召喚出來,還有那時「任鈴」對他說的那一番話等等事蹟都告訴了他。

  「我想那時召喚我出來的不是她,是任金憑依了她的身體,這下一切我想不明白的都說通了。」

  「全部綜合起來,任鈴小姐和任金大人之間或許有著什麼連結⋯⋯您是想這麼說嗎?」

  「我也只能這麼想,可又不懂你們那些陰陽八道亂七八糟的東西。」

  「亂七八糟⋯⋯」

  「欸,難道就沒有一種術能夠解釋任鈴的情況嗎?」

  東方遊捏著下巴想了下,他本人用的是結界術,陰陽八道的第五道。雖然只會第五道,但除了始祖留下來的文書,還有歷代精通其他山海術外六道的當家留下的紀錄,對陰陽八道都有一定的了解。於是他思考了良久。

  「⋯⋯監兵,您記得任金大人通幾道嗎?」

  「兩道吧,就山海和共感兩道。他沒什麼特別的才華,但付出的努力比誰都多。」

  知道自己不可能比得上師傅,才將自己原本選擇的道路拓得更遠更平,而不另闢新徑。

  「既然任金大人是,或許任鈴小姐有這天份。」

  「你說她可能是共感師?」

  「對。」

  白虎的虎耳晃了幾下,就像他誤信自己沒聽清楚,突兀的疑惑。

  「共感術是能夠讓術者與作用對象共享感官的八道中第四道,但每個術者天賦中擅長的『感官』都不同,視覺、聽覺、痛覺、情緒⋯⋯而我想任鈴小姐的天份或許是記憶共感。她擁有任金大人的第一人稱記憶,所以身體能夠熟悉地動起來並召喚監兵,之所以會在見到我時做出那種反應,或許也脫不了關係吧。」

  「⋯⋯好難。」

  白虎喘口大氣,這些對他簡單而暴力的腦袋來說過於困難。

  「原來遙大人想出來的東西連監兵也會覺得難。」

  「我本來就不是頭腦派的,但玄武可能會懂。」

  「執明⋯⋯那位又是怎麼樣的一位大人呢?」

  「脾氣古怪乖僻、沉默嚴肅、古板、死腦筋⋯⋯」

  「監兵是不是和其他四神獸處得不好?」

  「別亂說,我哪有!」

  白虎作勢揮起拳頭要往東方遊腦門上揮過去,逗得他咯咯直笑。

  「我想我知道為什麼復祖大人那麼喜歡您了。」

  「她、她喜歡我嗎?」

  大型貓科動物一個震驚,臉上都染得緋紅,堆出來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也都垮台。

  「喜歡啊。晚餐時您很早就出去散步了,任鈴小姐後來和我說了很多您的事。」

  「什麼嘛⋯⋯我也好想聽⋯⋯」

  東方遊不禁因為他真情流露的反應而莞爾。白虎雖然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卻很近人情,性格耿直,粗暴之中有著他獨特卻笨拙的細膩。對遭遇那般悲哀的任鈴來說,或許沒有比他更適合的役者。

  「我覺得,月亮好像那位大人的眼睛,雪白又皎潔。」

  「⋯⋯是啊。很像她。」

  白虎也抬了下頭,今晚的夜空沒有星星,月亮必須靠自己照亮黑天。



116 巴幣: 30
東堂隼人
這段三人相處的情境描寫的真好![e34]
2021-01-10 21:20:00
Lubit
啊哇哇謝謝!!好久沒看到留言了好開心喔QQ
2021-01-10 21:40:53
東堂隼人
你客氣了,看了幾篇,設定和文章結構都很棒![e1]
2021-01-10 21:42:14
Lubit
喔喔謝謝謝謝!(噴淚)
可以的話請務必繼續看下去!雖然我常常不規律更新就是了哈哈哈
2021-01-10 21:56: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