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殞 | Chapt.01 命運轉盤(3)

幻藍 | 2021-01-10 19:54:53




  「什麼意思?」瑟蒂傾身向前,看得出當年遭逢的各種悲劇在她心中留下陰霾。

  克洛迪雅望了瑟蒂一眼,皺了皺眉後環視在場所有人,最後停留在無人的窗際。

  「你們有想過,多少魔法傷害、多久的時間會造成一隻異變的魔物嗎?又,如何對一隻或數隻成獸進行魔法改造、魔法融合又要多少的精神力與時間,必須承受多大的危險來施行法術?即便黑魔法仍是破壞與污穢的代名詞,但必須想辦法與其抗衡的今日,我們再不可以此為藉口而對其一無所知。」

  「妳想說什麼?」瑟蒂發現克洛迪雅的目光短暫來到自己身上又轉開。

  「三個野獸世代,大約也要近百年持續不斷的魔法影響,黑魔法亦同。而人為的魔法異變、魔法融合則必須要六名黑魔法師在進行一日禁食和冥想後,分立於幽黑魔法陣的六個角落,不間斷地施予長達七十二時的改造魔法,才有可能造就一隻魔獸。更別提魔法就算沒出錯,仍有五成的機率使得魔獸並不如預期乖乖聽令,兇猛的牠們可能會為六名精神力被掏空、失去抵抗力的施術者帶來生命危險而必須隨即抹殺。這種狀態下,你們以為,要如何量化、提升魔獸數目?」

  大夥兒皺起眉頭,腦中的猜測恐怕皆已八九不離十,連納西加都定定地注視著克洛迪雅沒有言語;這當頭,克洛迪雅卻沉默了。只見她不安地搓搓手,緊握、放開、然後緊握,最後支住下巴,但手就像有了自己的生命,不受控制地動著,許久之後才用顫抖聲音訴說,到了後來根本形同嘶吼。

  「那根本是詛咒,他已經完全被內心的邪惡所支配,想要毀滅世上所有不合他意的東西。他……他研發出一種藥物,這種藥物本身無色無味,融入水中食用也不會起任何作用,然而一旦……一旦接觸到血液就不同了!透明晶體像被賦予生命,貪婪吸取鮮血,膨脹、放大,這時候將藥物打入肉體之中……」淚水不由自主地落下,克洛迪雅極力控制顫抖的軀體,皓齒齧破下唇,豔紅鮮血延嘴角滑落,模樣著實駭人。

  「穆卡特,好了,別說了,我們懂了。」瑟蒂起身,溫柔目光卻拉不住失控的理智線。

  「懂?懂什麼?妳見過那種酷刑嘛?由裡到外,內臟爆出表皮,整個人被獻祭給邪神,從頭到尾翻攪過一遍,看不出人的原貌了!妳懂什麼?你們根本什麼都不懂!」

  這一說,瑟蒂不由得一陣反胃,卡洛菈扶著她,有些厭惡地皺起眉頭,就要發難;亞希達和雷那傑士同時間意識到什麼,納西加也是,青年們搶先一步來到克洛迪雅身側,卻不及制止她。

  「那是他的妻子、他的親妹妹……這種事情發生在我母親身上哪!」

  舉起的手無力地落下,而克洛迪雅已如同那天,哭得悽慘。亞希達輕輕將她摟入懷中,哀傷的眼神顯示出他對自己未能適時制止克洛迪雅而感自責;雷那傑士在指尖凝聚起鵝黃色的溫暖光芒,按在少女額角,直至那頭傳來平穩鼻息;瑟蒂早已忍受不住,吐了滿地污穢,抬起頭時才驚覺自己不知何時也流了滿面淚水。

  「她恐怕在森林中徘徊數天之久,眼見無數慘劇後才一路奔來凱吉拉克。」雷那傑士忽感疲憊地捏捏鼻樑。

  「忍了那麼久嗎……」亞希達想起那天的克洛迪雅,窒息的感覺不由得湧上胸口。

  「你們都先休息一下吧,我們有空再繼續。」似乎聽見納西加的嘆息,他微蹙著眉頭走過來,從亞希達手中接過克洛迪雅,將她送至最近的房間。

  沉重的氛圍由此延伸開來。

  ***
  
  睡睡醒醒之間,似乎有無數場夢,昏沉沉的,又聽見幾次令人毛骨悚然的獸吼聲,然後是父親或者夏爾邪佞的笑容呢?房外似乎不停有人來來去去,刻意壓低的話聲窸窣嘈雜,像群小蟲自耳間鑽入、侵擾思緒,她於是皺了皺眉,再度陷入另一個夢境之中。

  乾涸在臉上的淚被人用濕巾溫柔地拭去,只是眼皮仍有千斤重,睜不開。是否種宛若膠狀的液體滯怠胸腔、扼住喉頭,呼不出氣又不敢吸息;房間不知道什麼時後又空了,而氣溫變得較為涼爽,神智因而顯得清晰許多,於是她緩緩睜眼,房內僅有的一盞小油燈的光火一時仍感刺眼。

  克洛迪雅掙扎著翻了個身,瞇著眼環視偌大的房,月光由簾隙間槮落,她注視著那道銀白良久,又有些畫面閃過腦海,是亞希達、是雷那傑士、是大家。

  她起身靠坐在窗櫺上,發覺自己的位置是二樓底端的房間,看得見離房子不遠處、閃著粼粼波光的小溪,寧靜的夜色與沁著水氣的涼風著實令人陶醉,——突然,眼角餘光閃過一道不尋常的黑影,克洛迪雅反射性地堵到窗簾後窺視。見輪廓與姿勢應該是名男性,刻意揀暗處而行的舉動更加顯示他圖謀不軌,卻也因此令克洛迪雅看不清他。

  男子前進的步伐沒有猶豫,或許曾如今日般多次探查而熟知地形;合身的勁裝使得他穿梭在庭院中時,沒有一點阻礙,很快便來到左近,最後倚在大樹下,狀似泰然地凝望身前的建築。克洛迪雅皺了皺眉,拿不定主意該如何動作,深怕一移動或離開便會失去男子的行蹤;男子現下按兵不動,更令克洛迪雅不敢妄然行事。只有比耐性了,她想。

  事實上這場耐力賽克洛迪雅是注定敗北的,大夢初醒的她仍舊感覺疲憊,沒多久便眼痠腰疼的。她按按鼻樑、用力眨眨乾澀的眼。距離日出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油卻已耗盡、燈已熄,她認真思考自己必須放棄或者去叫醒誰、告知此事。

  男子動了一下。

  一瞬間映上月光的髮色令克洛迪雅倒抽一口氣,醒了大半:紅棕色。

  克洛迪雅腦中浮現的名字不是別人,正是:雷諾‧卡賽多。她皺皺眉,隨後察覺男人往自己所在的窗望過來,一驚便蹲了下、縮起身子,喃喃念著「他怎麼在這裡」、「不可能是他吧」,心下竟是莫名恐懼。

  「怎麼回事啊我?」她似乎可以感受到犀利目光透過窗射入房中,幾乎要切開整個空間。這種壓迫感持續了有如隔日之久才逐漸散去,克洛迪雅起身時,男子早已不見蹤影。

  那一夜,她沒再睡,卻也莫名畏懼著不敢離開房間。男子的身影和視線鬼魅似的於她腦海中徘徊不去,直至白日來臨她才疲累得沉沉睡去。

  亞希達進房時,驚醒了她。

  「唔……吵、吵到妳了嗎?」

  克洛迪雅愣愣地望著亞希達,想起昨夜的景,猶豫著不知是否該說,最終隱忍下來;畢竟即使沒說,她相信,亞希達仍念著那自幼一同長大的好友的,在能夠確定對象是誰,及其企圖為何之前,一點沉默該是必要的。

  「不,休息一下而已,也該起來了。」克洛迪雅突然想到,月光映照的那一瞬間,她看見的是完好的一個人。意思是,沒有殘疾的、擁有完整左臂的!印象中的雷諾已經失去力的左臂,無可挽回哪!這樣一來,先前的所有推論,是否該被推翻?

  「克洛迪雅?還累的話就再休息一下吧。」見克洛迪雅恍神,亞希達伸手碰了碰她的臉,擔憂地道。

  而她沉默,搖了搖頭,微笑。

  ***
  
  離開房間時遇上瑟蒂,亞希達只是笑笑,然後識相地離去。

  「那個……」瑟蒂扭捏地抓著裙襬,想好的台詞在面對面時又忘得一乾二淨,腦中空白一片。

  克洛迪雅見狀,笑了笑,靠上前輕輕抱住瑟蒂。

  「啊!穆……」這舉動令瑟蒂瞪大了眼,結結巴巴的遺忘如何言語。

  「克洛迪雅。」克洛迪雅輕聲道:「對不起,讓妳如此難受。」

  克洛迪雅沒有再多說,只是靜靜地闔上眼,倚在瑟蒂肩上。烏亮長髮披洩而下,像是夜空中的銀河,沉靜而美麗;那短暫的瞬間看似漫長,猶若千年巡禮之久,卻似流星般宛如永恆。

  瑟蒂回過神時,克洛迪雅的背影恰巧消失在長廊的另一端。她突然覺得有些鼻酸,不經意想起當年在奧爾納帝時,克洛迪雅的淚水。如果說自己曾是那樣倔強、無理取鬧地哭泣,那麼少女克洛迪雅的堅強著實令她感到無盡的羞愧與渺小。瑟蒂不由得責備自己怎能遺忘少女肩負的傷悲和沉重,那眼的深處、心的底端,好似迴盪千古的囈語,如此孤單而寂寞;或許在那空間中斥流著滿滿的淚水,鹹中帶些苦澀,怎麼能沒有一點甜膩呢?她想。究竟自己還是過得過於順遂和安逸,想破頭仍無法徹底瞭解。



在一片忙碌中度過了2020的尾巴,2021的一開始跑去宜蘭烏來小旅行惹XD

依然忙碌的2021 Q1,給自己創作上的期許還是簡單的「寫下去,不要停」
不管是這裡的文字,又或者是記錄著每一天、每一個生活中的筆

話說XD~好奇看著這文的人有沒有文具手帳愛好者的~
考慮日記本的月記事如果順利填滿的話484要分享呢~XDDD
104 巴幣: 16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