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allen on Terra】大地之上(莫斯提馬短篇)第二章

煙雨Mi-rain | 2021-01-10 16:48:35






第二章 信物與禮物




遠遠看到城關接受檢查入境的人流,莫斯提馬避開關口,翻過岩丘抵達城鎮外側的圍牆,石砌的牆並不高,而且易於攀爬,對於擅長攀岩的她而言是小菜一碟,腳蹬兩下頭便探出牆頂,確認四下無人後少女輕巧地落地,順利進入了鎮內。

喧鬧聲隱約從斜頂房屋的另一側傳來,莫斯提馬發覺自己身處建築群後方的巷弄中,於是少女朝著聲源移動、在小巷中穿梭著,隨著人聲越加清晰,她的腳步也逐漸加快,最後貼著鑽出牆面間的縫隙後眼前突然一亮,來到一處寬敞的街道。

天飄著細雨,街上人群稀疏,薩科塔少女漫步融入其中,神態自若地觀察起周遭。街道的地面以形狀各異的石板鋪製而成,店鋪、旅館等商家和民宅在兩側並立,由黑瓦斜頂和石牆組成基調,鎮上大多是這種兩三層樓的建築。雖然以一條商業街而言並不算是特別熱鬧,但是考量到安卓爾城基本上只是前往伊比利亞中心的眾多中繼小鎮之一,這應該便是城內的主街道了。

路上憑穿著就能區分當地人和旅人,前者大多身著寬鬆的民族服飾,後者則以風衣外套及斗篷為主。鎮民大多待在自己的店舖等待客人,而旅者三倆結伴,有些神態疲憊地走入旅店,有些正仔細挑選著店內陳列的補給品。莫斯提馬邊移動邊尋找奈里小姐口中的酒店,打算先確認其位置再選擇落腳處,身邊行人不時側目自己頭頂上崎角光環的突兀組合,但墮天使少女只是掛著幽幽的笑容與他們擦身而過。

「喂!姑娘,對,就是妳」蒼老但是有力的聲音傳來,莫斯提馬指著自己,走向叫住自己的地攤,地攤的主人是一位卡普里尼(Caprinae)婆婆,一頭花白棕髮、磨鈍的頭角,身形矮小的她大概已年近六十。

少女向老婦人微笑「婆婆有甚麼事嗎?」

「妳的腿啊!腿!」老婆婆莫名激動。

莫斯提馬望向陣陣作痛的雙腿,先前的繃帶早已濕透脫落,白皙的肌膚上多處因燒傷脫皮的傷口微微滲出鮮血,顯得特別引人注目。

「讓您擔心了,我等等就會處理好,這點傷沒有大礙的。」

「什麼沒有大礙,會留下疤痕的啊!」她走近少女,瞇著眼心疼的神情彷彿受傷的是自己的腿一樣。

喂喂這位婆婆......面對這位突然端詳起自己大腿的老婦人,莫斯提馬感到一絲絲彆扭,不過她依舊著保持若有似無的微笑。

羊婆婆一個靈活的跳躍回到攤位上,以充滿力道的姿勢指向地上的一項商品,「不如試試這款藥草膏吧,消炎除疤,女孩子要珍惜自己的每一寸肌膚才行!」

原來是推銷啊......少女稍感失落。

「謝謝您,但這就不用了,說來羞愧,我身上其實沒什麼錢。」實際上這次委託的訂金都在身上,但是這來路不明的藥膏......也沒必要吧,莫斯提馬預期就這樣擺脫地攤婆婆。

「這樣啊......」「是的。」「難怪,全身傷痕累累又髒兮兮的。」少女聽了別過頭,準備接著尋找酒館的位置。

「那不收妳錢了,也別去城裡的旅店,來我這住下吧!」

少女腳步一頓,欸?

「孩子,妳叫什麼名子?」「......莫斯提馬。」

......

老婆婆名叫蘇菲,蘇菲婆婆的家就在地攤後方,是當地常見的雙層石砌傳統建築,內部的實木裝潢兼具溫度與氣質,是讓人放鬆的舒適空間。

在二樓的房間安頓好行囊後,莫斯提馬決定先洗個熱水澡再向婆婆詢問酒館的位置,時間還早,或許還有時間尋訪鎮上的美食,少女等待水溫的同時盤算著。結果,隨熱水的觸碰傳來的痛楚,以及出浴後鏡中胴體的慘狀讓她打消了念頭,看著遍布全身大大小小的擦傷、瘀傷與灼傷,少女明白這次必須認真處理自己的傷勢才行。

將身上的水滴擦拭完畢以後,莫斯提馬擠出墨綠色的藥草膏,塗抹於傷口上,一開始觸感冰涼,接著卻彷彿燃燒了起來。

疼痛讓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少女能聽見自己咬緊牙齒的聲響

完成最後的包紮後,莫斯提馬昏昏沉沉地步出房門

......

劈啪,柴火燃燒的聲響,屋內暖意流淌,少女在壁爐旁的沙發上緩緩醒來,她睜開眼,窗外天色已暗......欸?

「現在幾點了?!」莫斯提馬驚聲問到,「晚上六點」婆婆編著毛衣在一旁緩緩答道,幸好,還有一小時。

「婆婆」「怎麼了?」「謝謝」老婦人聽了露出欣慰的笑容,但是在火光閃爍下,神情看起來卻頗為疲憊。

莫斯提馬揭開身上的毛毯,準備穿回在壁爐前烘烤的衣物「要出門啊?」「是的,與人有約」「信使的工作?」「是的,婆婆您知道菲諾酒館怎麼走嗎?」「這條梅里謝爾街直走左手邊就會看到了」,蘇菲說著走入一旁的房間,回來時手上多了套衣物,「那些還沒乾,穿這個吧,好久沒看到年輕女孩穿上它了」。

少女將其接過,那是件連身洋裝,墨藍色的過膝褶裙飾有淺雕花,上身棉織的純白領口及短臂袖則增添傳統服飾的氣息,與天藍色的叉領披肩搭配,整體樸素卻氣質非凡,一看就是精心之作。

「這是?」「哈哈,十年前親手做給女兒的成年禮物,當初可費了不少心力」「謝謝您的一番好意,但這麼重要的禮物我怎麼好意思......」服裝確實很美,但已經欠下太多人情了,少女心想,況且自己還是偏好便於行動的裝束。

婆婆聽了搖頭回答「她在外地工作,半年才回來一次」她稍作停頓,「已經將近十年沒穿過這件衣服了」。

蘇菲婆婆強笑著,少女看著她微微顫抖的手,猶豫了片刻。

「我了解了」莫斯提馬頗感無奈,沒辦法啊,她身著貼身衣物套上了洋裝,試著活動身軀,穿起來倒是沒有一般禮服那樣拘束,而且意外地合身。「看起來如何?」少女端正站姿向老婦人問道,「非常......非常漂亮」蒼老的聲音微微哽咽,「是啊......」少女沉默半晌「謝謝您,那麼,我晚點回來」莫斯提馬提起雙杖的背袋與存放貨物的提箱,朝門口走去。

蘇菲愣愣地望著少女消失在門口的背影,「記得注意安全啊......」。

......

細雨已不再落下,但是滿溢的水分讓空氣略嫌潮濕,而烏雲仍壟罩夜空。

拜大型的街燈所賜,街道上一路燈火通明,而人潮出乎意料的較下午多出不少,下午進城休息的旅人此時聚集於各處彼此交流暢談,夜晚的安卓爾城隨之鮮活了起來。

人聲吵雜中,信使少女採過水漥快步前進,沿路尋找"醉爺"所在的酒館,街區滿溢的食物香氣和一整天沒進食的空腹感使她的心靈感到難以言喻的痛苦。

再加上,街上盯著自己看的人變得更多了,他們議論紛紛,似乎是身上的洋裝吸引了目光,雖然這身裝扮正好掩蓋了腿部的傷勢,對於委託要求的隱密性卻是一大失策,莫斯提馬加快腳步,久違地感到一陣心煩。

不久,少女找到了目的地,她停下腳步,面前巨大的木製招牌上刻著"菲諾(vino)"幾個大字。匡噹一聲,薩科塔少女推開酒館的門扉,避了進去。

撲鼻而來的是果物發酵的酒精酸味,以及濃厚的啤酒氣息。實木吧檯後方一整面酒櫃上品類琳瑯滿目,四周牆面高掛獵物標本,而幾張圓桌旁圍滿了人,各個滿臉通紅、酒氣薰天,甚至有個菲林男子已經醉倒在地。

以穿著判斷,吧檯處大多是外地旅客,而本地人聚集在圓桌旁,儘管如此,在要從面前這二、三十醉客中辨認出醉爺還是不太容易啊,莫斯提馬心想,這時一位女性店員正好端著酒盤經過,於是信使少女向前攔下她。

「妳好」「晚安,有甚麼需要幫忙的嗎?」埃拉菲亞(Elaphurus)女子詢問道,「請問在場的客人中,有沒有一位綽號叫"醉爺"?」店員聞言打量了下面前長著角的薩科塔少女,然後點了點頭,「這邊請」。

少女隨著店員穿過人群,一中年豐蹄男人突然攔住兩人的去路,「呦!婭菈妹妹,旁邊這位美女是誰啊?介紹給我們認識認識嘛!」他自座席上起身,刻意抬高音量,周圍一眾人注意到也開始起鬨「就是說啊!」「對啊婭菈!」。

面對眼前的突發狀況,莫斯提馬倒是有些啼笑皆非,一群醉得神智不清的男人,平時看到自己頭頂的崎角就躲得老遠,現在大腦被酒精浸壞啦?

「這位是客人,你別擋路」婭拉冷冷地對著路中的男子說道,「唉別這樣嘛」他跨出腳步往前靠近,「再說一次,這位是"醉爺"的客人,請你閃邊去」她話語中已經帶有警告意味,但對方要嘛是根本沒在聽,要嘛就是實在喝過頭,依舊沒有停下,「至少妳也該告訴她......」他瞇者眼盯著少女的身子,「穿這樣一身精緻的衣服來這種地方,可是會弄髒的」語畢,三人已經到了伸手可及的距離。

莫斯提馬將手放在腰際的法杖上,突然身旁婭菈的圍裙高高飄起,她身體微側,鈍響隨之傳來,那是鞋跟重擊下顎骨的聲音,接著砰咚一聲,只見裙擺落下時,豐蹄男人已經倒地不起。

「喂!散散散,她生氣啦!」其他人見狀一哄而散,紛紛逃回座席。「真不好意思」服務員語氣平淡,優雅地整平下襬,「不會,這人......沒事吧?」莫斯提馬看著地上一動也不動的男子問到,「沒事,豐蹄很耐打的,這一腳給他醒酒剛好」,呃......是這樣嗎。

「漂亮、漂亮,哈哈哈!」低沉的男性嗓音伴隨掌聲傳來,「醉爺」婭菈面向聲源微微彎腰示意「這位小姐有事找您」,醉爺笑著點頭回應後,婭菈轉身回到原本的工作上。

「小姐請坐」這位六十上下、鬢角斑白面色紅潤的沃爾珀(Vulpes)示意一旁的空桌,兩人相對而坐。面前身穿花襯衫與牛仔褲的老者就是委託人奈里小姐口中的天災信使,醉爺。對方手單手捛著下巴的落腮鬍,紅棕色的眼眸正仔細打量著自己,開口道:「初次見面,吾名叫邁爾斯,周圍的人都稱吾醉爺,小姐如何稱呼?」

「您客氣了,叫我莫斯提馬就行」

「衣服很適合妳,莫斯提馬小姐」

「暫時借來的,讓您見笑了」信使低頭看了眼身上的衣裳,微微一笑。

此時婭菈端來酒杯,為兩人注滿紅酒,醉爺淺嚐一口後緩緩搖晃高腳杯,暗紅色的漩渦沿著杯壁轉動「那麼進入正題吧,小姐找吾何事呢?該不會是替公證所來買紅酒的吧?哈!」

「哈哈,您說笑了,企鵝物流的信使莫斯提馬,受天災信使奈里小姐的委託將此貨物送達」少女將提箱置於桌面中央。

「信使啊......」像是陷入沉思一般喃喃自語,他一會才反應過來,「啊!原來是奈里那孩子啊!這就奇了,究竟是何等好酒需要特地請人送來?快讓吾看看」沃爾珀老者恍然大悟似地露出笑容,將箱子接過。

「聲線確認」提箱突然發出聲響「邁爾斯老爺,這是來自奈里.羅莉亞的留言,請別在外人面前打開箱子......」是奈里小姐的聲音,辨識加上錄音,萊塔尼亞還能這樣加工源石技藝嗎?等等,不是要他別打開嗎?

「傻丫頭,吾有這樣小氣?」未待話音落下,醉爺身體前傾,像孩子拆禮物般迫不及待地打開提箱「......請注意,這不是酒類禮物」委託人的囑咐終究晚了一步,「啊?!」沃爾珀老者反應過來時,箱緣已經在信使少女面前掀開......

金屬盒中鋪著泡棉墊,一封信靜靜躺於其上,一旁是塊黑色的菱形立體物,手掌大小,貌似是源石礦?不對......這種結晶紋理,那是"記憶塊"。

笑意從老男人的面容上消散,場面陷入讓人窒息的沉默。

少女下意識地伸手握住法杖,觀察著對方。只見邁爾斯神情凝重,將信封取出後緩緩闔上提箱「這真是失態......容吾讀封信了解情況」,莫斯提馬點頭回應後他取下封蠟、抽出信紙,瞇起眼開始閱讀。

信使少女刻意別開目光,不想再陷的更深了,她心想,記憶塊,雖然來源和種類都不清楚,但是封存其中的訊息往往非常敏感,外加牽扯上天災信使,這背後肯定是大事件。啊啊,明明自己只是送個貨,就不能收完錢趕緊閃人嗎?莫斯提馬暗自感嘆。

「咳咳」沃爾珀老者清了清喉嚨開口道「情況吾已經大致了解,方才是吾之錯,抱歉將小姐妳捲進來」他面露歉意。

果然啊,少女搖頭「如果您希望,本信使以企鵝物流的名譽擔保,當作剛才甚麼都沒看見」「這倒不必,小姐既身為公證所欽定的守護者,口封吾還是信得過的」。

「那......就承蒙您的信任了」莫斯提馬回道,這老狐狸,表面上稱讚,其實牽扯到拉特蘭是在對自己施壓吧。

「這樣吧」醉爺舉手彈指、靈活地切換手勢比出一個數目,隨後酒保前來,躬身將一鼓起的信封袋交到老男人手上,他將其至於桌面,推向信使少女「這是此次委託的尾款,小姐收下後便可以自行離開......」「非常感謝」莫斯提馬伸出手,但對方隨即將另一物疊上,「不過,吾還有個不情之請」見少女不置可否,他繼續道「請幫忙轉送這封信,收件人就在這條街上」。

莫斯提馬一直奇怪,對方行事作風和天災信使官方可說相差甚遠,現在他甚至要求自己送一封信到隔壁,這麼容易的事,就是想占人便宜也不至於如此,難道說......

「您是"前"天災信使吧?」她稍顯唐突地發問,醉爺倒也像是早料到一般回答「確實,吾已在五年前告老還鄉,現在只是做酒品生意的一介老頭」,也就是沒有立場出面吧,至少這樣還算說得通。

「好吧,細節本人也不過問了,將這封信轉送就行了吧」「萬分感激,莫斯提馬小姐」「不會」少女將尾款和信件收下,這信封樣式好眼熟啊,她一瞥後心想,接著一愣。

莫斯提馬定格似地盯著信封

她認得

這是信使,尤其是長途信使與天災信使,入職時預寫的遺書

泰拉這片大地本身就如天災般殘酷

信使半路失聯、意外死亡經常發生

這些她都懂,也都經歷過,但是自己那份至今仍然空白,她清楚記得

然而這封信的主人和自己不同,她將對家人最後的思念寄存於此

信使少女垂下眼簾、面露哀傷

信封上寫著

"收件人:蘇菲.艾莉雅,我親愛的母親"



後記




感謝閱讀至此的大家,這裡是因為自己訂了超寬鬆時限而怠惰的Mi'rain

不知道第二章和各位期待的一樣嗎?雖然監管者因故延期登場,還是出現幾了好個新人物,小莫與他們之間的互動算是這次描寫的重點,上回是獨處,這次則著重展現她如何與人應對進退

最近有些好事發生,首先是藉由第一章發表的時機,我順利地認識了幾名版上的寫作同好,現在維持著穩定的交流,真的是一大樂事

再來就是前幾天KK大(Keymind)的新作"駿鷹與蘋果,為了『她』的一切"正式出爐,歡迎他回歸的同時推薦還沒看過的讀者趕緊去欣賞一下(觸及率超低的廣告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33651&snA=4562&tnum=1)

最後就是版上同人創作的氛圍依舊熱烈,大家的產量都好高啊(各類型都是,尤其是平均每天一千字以上的某A大),本人可說望塵莫及

不過話說,再過一星期就是寒假,預計下一篇兩、三周後會發布,還請有興趣的各位期待一下吧!

最後的最後,歡迎各位和我討論寫作、創作相關的相關事物,私訊或加好友都是可以的XD

那麼就下回再見吧
96 巴幣: 6
黃米
寫得很棒呢!
2021-01-10 17:21:04
煙雨Mi-rain
欸嘿,感謝
2021-01-10 18:08:1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