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芙之狂想曲II】十七、果凍與觸手與黏液

夢墨輓歌 | 2021-01-09 18:30:01


  黎娜等人看馬已經跑遠,事不宜遲也趕快前往米安奇帝國駐紮處。
  迅速穿越森林,很快就追上仕迪亞國軍隊。
  他們距離皇城非常近,大概認為赫萊之國倒國後沒什麼好戒備的,正當我以為要展開一陣廝殺時,到場卻看見一群地精繞在佩諾齊身邊打轉。
  矮小滑稽的地精把佩諾齊圈住,繞在他四周開心的唱歌跳舞,站在中間的佩諾齊表情複雜感覺很尷尬想生氣又壓抑著怒火。
  這什麼歡樂的畫面?士兵跑去哪裡了?
  「第一王子,仕迪亞國軍隊呢?」蘭凡特跳下馬,走向佩諾齊時,地精們突然害怕的縮到佩諾齊身後,看到著個畫面,蘭凡特很識相的退回馬匹旁邊。
  「哼,我只遇到一堆沙包。」佩諾齊環起手不屑的說,我卻看見他手上有擦傷,也許是魔力不足乾脆直接用揍的,傷口基本上都恢復了只剩一些血跡。
  「人類!是人類!」地精害怕的瑟瑟發抖,拿起地上的石頭作勢要丟我跟蘭凡特。
  「等等,我們是第一王子的手下!」我十指緊扣放在胸前做出祈禱姿勢,「第一王子佩諾齊亞瑟大人慈悲為懷,包容萬物生命保護弱勢團體,聽到地精無辜受害才趕來解放你們,佩諾齊殿下的速度快到我們這些下等人追不上,一人抵抗邪惡勢力真是厲害呀,佩諾齊大人。」
  「說什麼鬼話。」蘭凡特臭著臉小聲的說。
  雖然他很不滿,但地精聽了我的話之後放下了石頭,他們對佩諾齊投以景仰的眼神,不過還是躲在他背後,等到佩諾齊無奈的同意的我說詞後地精才願意走出來
  對於我假掰的發言,佩諾齊也有很多意見,但他是個明理的人。
  知道我的用意在於拉攏地精重建佩薩黎共和國,雖然我的手段拙劣,不過看似有心推他為王,佩諾齊便姑且附和我了。
  我得意的笑著,走上前牽起佩諾齊的手,「這是同意我的條件了嗎?」
  「嘖,你想玩我就陪你玩吧。」
  「別這麼說,這世界已經很爛了,我們要在困境中自己找樂子呀。」
  佩諾齊嘴角微微揚起,湊到我耳邊輕輕的說:
  「噁心的女人。」
  我抬起手用纖細的手指勾勒著佩諾齊英俊的臉龐,露出甜膩的笑臉回應他:「那跟我這個噁心的女人締結契約,你也會變得很髒喔。」
  「雖然你的思想很噁,但至少魔力十分香甜,我就看看你有什麼能耐吧。」
  佩諾齊身上的黑色花紋開始浮動,一點一滴地爬到我身上,感覺到寒冷的氣息從指尖流入體內,我的右手也浮現跟佩諾齊一樣的黑色花紋,而他的右眼則變成靛色。
  契約成立。
  我必須不斷供給魔力給佩諾齊,而佩諾齊則要替我效力。
  透過契約治好魔力匱乏症,佩諾齊仰起臉吐出一口熱氣,魔力充沛恢復以往霸氣狂傲的模樣。
  佩諾齊坐上馬匹,我跟蘭凡特護送地精回到皇城,士兵被打跑後留下的資源非常多,這些也一併帶回去。
  黎娜他們還沒回來,佩諾齊告訴地精領地範圍之後讓他們隨意發揮,愛怎麼蓋房子就怎麼蓋,看見的任何物資都能使用。
  地精樂翻了,被奴隸太久的他們終於獲得自由,還可以盡情做喜歡的事。
  蘭凡特對於我跟佩諾齊締結契約的事,好像有什麼想法。
  他的眼神中有什麼不協調的思維,大概是很難適應人類跟魔族合作吧,但是他最在意的艾德里安也跟我目前的狀態差不多。
  我讓蘭凡特去協助難民跟地精合作,順便了解一下暴民的去向,也把剛剛獲得的資源分給人民,佩諾齊跟我去察看黎娜他們是否需要幫忙。
  那邊戰況似乎非常激烈,才剛起步遠方就傳來爆炸聲響。
  根據我對他們的了解,應該沒人會使用爆炸型的魔法,敵方難道想用炸彈跟我方同歸於盡嗎?
  爆炸過後,煙霧中站起若影若現的巨大物體,佩諾齊把我拉上馬背朝物體奔去。
  原本以為是敵方召喚出來的怪物,沒想到跑過去的沿路上到處都是觸手這些觸手還會凌虐被捉住的人,奇怪的是觸手只會針對人做出反應。
  米安奇帝國士兵不斷哀嚎,有人被纏住脖子窒息而亡,有人被迫擺出羞恥姿勢,因為觸手不太敏捷,用魔力攻擊的話還是有機會掙脫。
  忙著對付觸手的米安奇帝國士兵根本沒時間注意我們,邊救同伴邊撤退,至於黎娜等人在怪物身邊,他們也被觸手纏住到處亂揮。
  「大哥!」黎娜發現佩諾齊靠過來,急忙大喊:「快逃!不可以過來!」
  我們還沒來得及反應,觸手便蜂擁而上,數量大到用魔力驅散仍敵不過觸手海攻勢。
  詭異的是,觸手避開我還把黎娜丟到地上,然後把佩諾齊包住往主體拖去。
  「那、那是什麼東西?」我身上沾到許多黏液,感覺像白膠那樣黏稠。
  黎娜也溼答答的朝我走來,面有難色的說:「那個怪物突然從地面噴出來,不分敵我的到處攻擊,從來沒看過那種魔物,大概是新品種吧。」
  「其他人該不會被吃掉了吧?」我望著那個主體吞沒佩諾齊,接著緩緩朝皇城移動,煙霧散去後能看見像是巨大果凍的黑色物體。
  嘶--
  身上的黏液開始揮發,正當我以為黏液可能是鹽酸之類的東西時,赫然發現溶解的只有衣服。
  就這樣,我跟黎娜赤裸裸的坦誠相見。
  我害臊的遮住重點部位,黎娜倒是習以為常的模樣,她本來就習慣單薄穿著,現在直接裸著也不在意,反正周遭除了黑色果凍外也沒其他人。
  「那魔物連黃金都吞下去了。」黎娜凝聚魔力形成一套像比基尼的套裝。
  看我好像很在意穿著的樣子,也用魔力幫我穿上比基尼。
  「為什麼是比基尼呀!」
  「比基尼?那是什麼?」黎娜不解的捲著髮尾,無視我的抱怨打量著黑色果凍,「雖然魔法可以打斷觸手,可是對本體好像沒什麼影響。」
  「他好像只吞男人的樣子。」仔細想想,沿路上被觸手攻擊的好像也都是男性。
  女士兵和魔女明明也不少,但被攻擊的幾乎都是男性,女性好像都被丟到遠方或完全無視。
  「我進去那傢伙身體裡看看,說不定能把人拉出來。」黎娜扭著脖子凝聚魔力。
  「等等。」我攔住黎娜,亮出跟佩諾齊的契約紋,「現在我跟佩諾齊有契約關係,雙方魔力互相呼應比較好進去,你先回去叫蘭凡特做好防禦準備。」
  黎娜很訝異我跟佩諾齊竟然有契約關係,不過仍會擔心我自己衝進去會不會受困,但她現在也沒更好的方法,於是先騎著馬回城。
  而我,獨自面對巨大黑色果凍。
  「佩諾齊,回應我。」
  黑色契約紋發出微弱光芒,接著一個引力將我牽引進去。
  果凍身體裡意外明亮,裡面竟然有風光明媚的虛幻花園,就好像存放了另一個小世界。
  在那個世界裡,有一群裸體的男人。
  「噗呃!」
  只看了一眼,我就噴出大量鼻血差點昏倒。
  特別是艾德里安、弗格薩斯、佩諾齊三人站在一起的時候,我完全沒辦法抵抗。

45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