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開局簽到棄天帝 第二十六章 毛瑟步槍的運用,媧寶寶也想要一把

叼著魚的哈士奇 | 2021-01-09 16:21:06

完結開局簽到棄天帝
資料夾簡介
鹹魚人生意外被系統選中,由於太廢,系統可憐他為他找上一個恐怖強者,結果遇上了天界第一武神棄天帝 然而報復心極強的天道系統卻讓他成了她⋯⋯



十息過去,神念之中人族皆有化作粉塵消散在天諭界,唯餘人族只留有天諭書院之中,但他們心中早已被絕望給佔據了,離死不過是時間問題

枯榮界十七位強者看的真切,除外那些隱世大能亦是透過自己的方法,看清了天諭界的慘事,就不知那位帝大人是否會對他們枯榮界人族下手


殺完了天諭界中人,帝大人雙手托著毛瑟步槍一臉認可的點頭,在星鬥森林的那段時間,她隔絕了空間,默默的鑄造這把步槍

甚至有層級的未來記憶,以及那天道系統的記憶,讓其更是完善了許多,今日用神念射殺那些人族相當滿意

每一道光線,射入他們的體內皆是銷毀,猶如薄紙被火苗點上,而瞬間起火燃燒至灰燼,更是在微風的吹過下,消散於天地間


旋即帝大人將那毛瑟步槍落於身下,直接側身坐在那槍身上,這是修行世界,並非是那已知的世界,軍人不能對自己的槍枝不敬,在這是不存在的

它就是她殺人的工具,也是她的座椅,曾有魔女騎乘掃把,今日她乘坐步槍,而這一幕媧寶寶自然瞥見了

她不僅在人群中殺穿一片又一片,她餘眼可有落在帝大人身上,主要原因是怕不夠她殺,還要被帝大人搶走人頭

所幸她擔心的沒發生,那些肆意羞辱蛇人族的都已命喪在她的手中,她更是能嗅出哪些人族身上留有蛇人族的氣味

從這氣味她斷定他們這些如牲畜的人族,絕對是羞辱了蛇人族,還有些是其它妖族,為此她對人族的貪婪更是鄙陋數倍

而最最重要的一點不是在於她殺死這片人族渣渣,而是她見到了帝大人乘坐在步槍上,霎時間她有一想法,她也想要弄一把給自己乘坐

如她那般不僅用來乘坐還能殺敵,這是個不錯的想法,也是漂亮的點子了,想一想恨不得馬上飛身到帝大人身旁討要一個美美的玩具

嗯⋯在她眼中這是個玩具呢,這麼全面的只能是玩具,才能好好玩呀


帝大人思緒在步槍中,她曾經打算將棄天帝的招式融入在槍裡,但能用的似乎不多,唯有神之光才合適而已,光點如雨化作子彈

神之渦,似乎能仿火箭筒那樣射出轟炸一片,可卻是沒意義,步槍是為了能更好的射殺敵人

神之焰,似乎能化作散彈槍那樣擴散掃射,但不如抬掌直接推出還來的美好

神之雷⋯⋯還不如化作雷霆海洋衍化領域,以及先前的神雷之矛,這一招矛盾兩型態兼具,挺好

如此想來僅剩下的便只有神之光最適合步槍了,其它作罷,貌似這樣足夠⋯⋯

試想一下,有媧寶寶她們衝鋒陷陣,自己在後方當個炮台挺好的,這想法真是完美,帝大人美滋滋的想著那樣的畫面,簡直不要太美


屠殺人族持續不斷,蚩尤三米高身影,雙手每一拳能帶走三四人,每一拳單純是出拳不包含任何力量

女魃同樣施展著拳腳,與蚩尤不用任何力量,顯得她們就連普通的出拳都能打出遠超人族的力量

媧寶寶對於破滅之力的運用,都在人族的肉身上展現出各種方式,每一拳揮出宛若氣爆彈,衝入人群,猛烈的爆炸威力炸死一片片血肉

又如病毒蔓延而去,一個個相觸他人肢體,便如多米諾骨牌倒去

又如化作大鎌附於手掌於手腕處,一揮掌便有凝聚而成的大鎌斬切著他們的肉身

冰蠍的攻擊方式,冰凍住他們,待他們的生機一點點的耗去,這般折磨看似單調,但對於他們則是凌遲緩殺,這般折磨非人能承受


另一位嬌小身影的小舞,長長的兔耳朵,與那標誌性的蠍子辮,她的身軀極度柔軟,每一個摔技發揮超出了人體極限,她的攻擊霸道至極,難有人能與她對招



隨著時間緩緩過去,媧寶寶飛身至帝大人身旁,銅鈴般大的雙眼直視著她,滿心期待的道"我也想要妳那樣能打又能坐的"


小舞蹦蹦跳跳的出現在她們身側,同是問道"那個我也想要,如果是胡蘿蔔的模樣更好"

帝大人眨了眨眼看向她們,這是想玩了呢!


帝大人搖頭道"這是我的本命法寶,妳們想必也有?"

"我沒,自從我離開了家一直都跟妳一起"媧寶寶頓時有些委屈說出來,那模樣似在怪罪帝大人,若說沒有她搞不好現在她母親很可能給她點什麼

小舞沒在說話,她母親被殺,當日她親眼見到仇人比比東是那般軟弱,簡直在帝大人面前能活過一息那都是她的恩賜


只見有二道身影從枯榮界而到此地,美婦與青年出現在這,看著眼下這個宛若廢墟之地,先前的一幕幕久久無法逝去,仿佛以刻於記憶裡


美婦朝帝大人行了一個禮而道

"終於等⋯⋯"

驟然間天地變色,邪惡氣息從天諭界深處爆發,一道幽森而寒冷之意,帶著極致黑暗從大地深處出土灌入天空

"哈哈哈⋯我邪神終於復活了,人族都被滅了嗎?那該死的龜甲萬老頭把我封印於此,如今我還不是現世了"

媧寶寶聽聞那話音,有些氣憤的道"哪來的噁心傢伙,身上邪惡氣息太臭了"

小舞猛點頭,冰蠶皺眉道"邪神?人族被滅?所以人族一直打壓妖族是因為祂?"

那名美婦與青年渾身顫抖不止,就連天諭界的眾妖亦是如此,可見那邪神早已是眾所皆知的存在

帝大人饒有興致的看著那道黑色光柱,從那感覺到有股強者的氣息,就不知是否能讓她盡興,而一旁媧寶寶同樣也期待著

她期待著帝大人是否依然能碾壓祂,從那美婦與青年再到天諭眾妖,每一位臉色皆難看且蒼白,這說明了祂的恐怖

蚩尤與女魃以及古月娜同樣有了與媧寶寶相同期待,似乎在她們的認知當中帝大人未有過認真出手,但凡與她為敵都以一招勝敗定論


黑色光柱持續消失,天地間的轟鳴聲依舊未減,邪神身影逐漸現出形來

一對向上彎曲的惡魔角,惡鬼的模樣,臉上掛著醜惡笑容,壯碩的身軀猶如身著盔甲,乃至祂的下半身都是如此

湛藍色的身軀,在這一刻印入所有視線之中,祂伸出了手五指如爪抓著祂頭上光禿的頭顱,看著祂發現人族最強女子

"妳還活著,怎會讓我破了封印?難道是外族?哈哈哈⋯天諭界人族繼承了龜甲萬的血脈全都死光了,那唯一的人族妳可有遺言?"


32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