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藍色魅影 終章 愛情這種東西

零零人 | 2021-01-09 09:27:00



-----

終章 愛情這種東西

-----

  「是嗎……分手了啊……」周凡恩嘆息。

  「啊──不過郭亦琳肯繼續回來上學真是太好了呢!對吧?」楊耀翔用招牌笑容圓場。

  「就是啊,亦琳說不打算繼續讀高中時嚇了我一大跳呢!」吳蓮婷笑著附和。

  「我原本還想之後拿高中畢業證書去笑妳的呢,嘖嘖。」莊凱傑依然說話很惡劣。

  「喂!莊凱傑你在說什麼啊!有夠沒良心的。」周凡恩拍打莊凱傑的肩膀斥責。

  中午的午餐,我們五個圍在一個小圈圈一起吃飯,這個場景從國小後是第一次看到。大家笑著、互相吐槽、說些無聊或尷尬的話,將吃慣了的飯菜調味得恰到好處,我以前都不知道只是大家聚在一起吃飯也能改變食物的味道。

  「亦琳?妳怎麼了?」一旁的吳蓮婷輕輕撫摸著我的背,露出擔心的表情。

  「沒什麼啦……我只是覺得,今天的午餐很好吃……很好吃……」

  明明只是像平常那樣與他們相處,但不知不覺中內心的某處又被什麼東西給填滿了一樣,一股柔軟又溫暖的東西,只是漸漸地、漸漸地流入我的體內,彷彿重獲新生一樣。

  「你看啦!莊凱傑,再亂說話啊!」周凡恩繼續唸叨。

  「呃……唔……喂,郭亦琳,我剛是開玩笑的啦……妳應該知道吧?喂?」

  莊凱傑首次在我面前露出慌張的表情,還轉頭求助楊耀翔,但楊耀翔只是笑著擺動食指示意著「你完蛋囉」而已,這讓莊凱傑慌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原本受大家歡迎的我,還想著自己會和所有人成為好朋友,結果到頭來依然在我身邊的還是原本的這群人,會為我開心難過、為我著想的也是這群人。

  突然消失在他們面前又厚著臉皮回來,卻當作沒這回事一樣拿著學校供應的油膩午餐笑著過來和我倂桌的,這群人。

  人與人之間會互相吸引,也會因某些原因排斥,經過無數次分分合合後依然黏在一塊的,幾乎不用妄想他們會再分開了,因為他們早已在彼此身上連繫了一條看不見卻感覺得到的繩子。那條繩子人們將它稱之為「孽緣」。

  還在「一切都沒有改變啊……」這麼想的我,看著周凡恩與楊耀翔的手在桌子底下互相試探而略顯害臊的模樣,我才明白,時間不會只為了你一個人而暫停,在你以為時間戛然而止的時候,它正以湍急之勢猛然流下。

  那天拖著狼狽的身軀回到家後,媽媽十分擔心地問我怎麼了,我只回了一句「我會讀完高中的」就去洗澡了。走出浴室後媽媽喊著我來吃飯,桌上擺滿著我愛吃的菜,還有媽媽不明所以的笑容,突然覺得自己一個人在那裡煩惱真是有夠愚蠢的。

  但是這樣就要說過去的我很愚蠢的話那又太刻薄了,如果沒有經歷過那些的話,現在的我也許還是渾渾噩噩地過著「被動」的日子吧。

  隔天我用手機詢問了林佳佳有沒有推薦的甜點相關書籍,然後她利用休息時間出來陪我買書。我很感謝她,我當初添了她不少麻煩,如今卻還笑嘻嘻地這麼照顧我,還說大家都很擔心我什麼的。

  我很感謝……真的很感謝大家,那些在我人生中遇到的所有人,我一點一滴地被他們所改變,沒有他們,就沒有現在的我。

  「郭……郭亦琳,妳要喝什麼飲料,我等等去幫妳買,所以……不要難過了啦!」

  雖然我只是陷入回憶中而垂下頭,但似乎被莊凱傑給誤會了。

  「大家一起去吧,我請客!」我咧嘴一笑。

  最愛大家了。


  白皙的茉莉花在校園一角默默盛開,綻放的茉莉花與鮮奶油擠花十分相似,但那剛綻放的花苞令人陶醉的清香是只屬於這個季節才有的。看著花圃最後一朵花苞悄悄地綻放才意識到,春天的尾巴已離去,活力又耀眼的夏天早已照耀著大地。

  沒錯,我們畢業了。

  嘴巴上堅決地說著還會再連絡、還會再見面,卻依然哭哭啼啼地擁抱著對方。初夏雖然不怎麼熱,但對方身上的汗味和制服的味道,還有學校獨有的桌椅、課本,甚至是走廊或泥土的味道,這些混雜而成的氣味讓我們終於明白,我們哭泣的原因是發現我們再也不會像昨天一樣聚集在那小小的空間裡打鬧嬉笑了。

  最後我們五個人各自用一隻手比出了V,拍了一張手指星星的照片,五個人朝著不同的方向離開,依依不捨地互相眺望著對方直到身影完全消失為止。

  晚上我久違地去了藍色魅影一趟,因為和艾琳在手機上約好了。

  「史塔克先生,請給我一杯長島冰茶。」

  「哇!妳一畢業就這麼狂嗎?」

  今天身著紅黑色禮服的艾琳,加上那頭華麗的紅色波浪捲,活像一朵盛開的玫瑰花一樣。

  「這就是女人的成長嗎?好青春……好美麗!」

  Aion現在是藍色魅影的NO.1男公關,一身的白色西裝與雪白銀髮已有了「白色薔薇」之稱在這行業被廣泛流傳著。

  在這兩朵鮮艷的玫瑰包圍下,總感覺只穿著普通T恤與牛仔褲的我有點格格不入。

  「啊啊……自從里昂不在了上班就變得好冷清哦,每天都要看著這眼鏡色魔秀著從里昂那學來的話術對付客人。」艾琳左手托腮右手啜飲威士忌。

  「艾琳──!」Aion慌張地配上眼神示意艾琳。

  「啊!抱歉,亦琳……」

  「沒關係啦,我已經沒事了。」我對著艾琳自信一笑。

  雖然都沒有再來這裡了,但與艾琳的聯絡來是持續著,里昂的事情也是透過艾琳得知。里昂在與我分手之後連繫了奧莉薇亞,表明要接受她的邀約,之後就辭了藍色魅影的工作了。現在大概還在拍攝新電影吧。

  「妳之後有什麼打算?」

  雖然我表明沒事了,但艾琳還是刻意轉移話題,真的是操心過度了。

  「我已經考上有甜點專門科的學校了,不過離這裡很遠,所以我得搬過去一個人住了。」

  「哇!好厲害!妳竟然要開始獨立了。」

  「嗯!我會在那裡重新開始,然後再次以成為獨當一面的甜點師為目標前進!」

  當我像個熱血的青年握住拳頭彷彿眼神都在燃燒的時候。

  「今天的妳很有魅力哦。」

  史塔克做好了長島冰茶放在了我的桌上,然後久違地開口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笑了!」

  我們三個人異口同聲地喊出自己的驚訝。看來要讓史塔克說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要讓他笑還要天時地利人和才有可能辦得到。

  我們因驚訝而面面相覷,隨後是瘋狂的大笑,看來今晚會是非常開心的一夜。


  準備好行李後,在前往即將度過四年的大學的前一天,我約了蘿絲在天使之裙見面,為了證明自己已不再逃避。

  天使之裙門口依然是那麼地與眾不同,還是那麼的夢幻。站在櫃台後面用活力的微笑迎接客人的也依然是那個金色雙馬尾的瑪莉。

  瑪莉幫我打開辦公室的門讓我進去後,有種重物突然從腳底竄到胸口來一樣壓迫又不舒服,簡直令人窒息。

  看著不同初遇般和藹的蘿絲如今道貌凜然地直視著我,我也付諸自己的誠意正襟危坐。

  「謝謝蘿絲姐在百忙之中抽空與我見面。」我微微低頭。

  「嗯,好久不見了亦琳,有什麼事嗎?」

  蘿絲仍舊面露嚴肅,但我沒有打算就此退卻的意思。

  「我高中畢業了,我即將前往有甜點專門科的大學就讀,明天就要出發了。」

  「哦……然後呢?」

  蘿絲露出不屑將這件事看在眼裡的表情,我心中那塊重物愈來愈膨脹,於是我拼盡全力豁出去。

  「我會在那裡從零開始,從最基礎的部分開始學習,扎扎實實地做好每一件事,並且每天勤加練習。我會用這四年的時間累積自己的實力,然後……」

  蘿絲見我無預警地站了起來嚇了一跳。

  「大學畢業後──可以再讓我回來嗎?」

  我90度鞠躬,聲音迴盪在整個辦公室裡。我知道這個要求很無恥,一個搞得店裡人仰馬翻後還不負責任地臨陣脫逃,這樣一個我行我素的人如今卻厚著臉皮提出這麼荒唐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蘿絲認為我實在無可言喻,我一直沒有聽到她的回覆。於是我戰戰兢兢地稍微將頭抬起來。

  「噗!」

  眼前的景象太過於弔詭,以至於我瞬間冷汗直流,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還碰到了椅子讓我嚇了一跳。可以說我現在處於看恐怖片時遇到了最驚悚片段的感覺。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蘿絲先是故作鎮定,但稍後從輕微的顫抖轉變成失控大笑。

  持續了將近一分鐘後,蘿絲才像是被榨乾了一樣整個人趴在桌子上。還一邊「哈……」地喘出餘韻。

  「蘿絲……姐?」

  待我出聲提醒後,蘿絲才用著全身癱軟後使出的微弱力量打算把身體撐起來。

  蘿絲的脊椎好不容易挺直了後,大大深呼吸了一口氣,像是調整自己的呼吸一樣慢慢地吐氣,說道:

  「寒暑假也過來如何?當作實習。」

  我簡直無法相信我耳朵聽到的,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國華那小子果然很了解妳啊。」

  「欸?里昂?」

  這個時候聽到里昂的名子讓我很是驚訝。儘管許久未見,但那名子彷彿早已刻印在心裡深處似的,讓我產生奇怪的反應影響了心跳的節拍。

  「讓妳直接聽他說吧。」

  「等等──!」

  我沒猜錯的話,「聽他說」的意思是要現在打電話給他?還是現在叫他過來?不要……我真的不想要這樣……

  蘿絲很明顯看穿我的擔憂,笑著說「沒事啦」然後指著自己脖子上的綠色耀眼寶石,然後用滑鼠在電腦上操作了一下子。

  啊……我想起來了,里昂曾說過,那個是……竊聽器!

  蘿絲將喇叭調整過後,熟悉的嗓音從那小小的盒子裡傳了出來。


  「蘿絲,我有重要的事情想拜託妳。」

  「怎麼了啊?你遊刃有餘的表情蕩然無存了唷?」

  「亦琳她如果想回來妳這裡的話,請接受她好嗎?」

  「唔──!國……李國華你在幹什麼啊!快站起來啊!」

  「拜託了……」

  「先站起來……先站起來再說好嗎?」

  「……」

  「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你要做到這種程度?你們之間怎麼了嗎?」

  「嗯,我們分手了。」

  「欸?那……為什麼?」

  「她和我在一起是沒有未來的。就算有,我不能讓她等待一個未來充滿不確定的男人。在我還沒有在她內心萌芽之前,我得解決這一切。」

  「是嗎……你已經決定去那邊了嗎?」

  「嗯,我想了很久,也痛苦了很久,每天都在煩惱著為什麼我只能選擇一邊呢。」

  「的確,如果你接受奧莉薇亞的邀約,別說時間不夠了,你們根本連偷偷交往都不行。」

  「我會對我的人生負責,但我沒辦法為亦琳的人生負責。她還有很長遠的未來,不該浪費時間在我身上。而且她的個性太倔強了,她只會拼命地勉強自己而已。」

  「哦……我懂,我非常懂。原來你會對這種的產生保護欲啊……」

  「不……不單是保護欲,我已經陷入過深,簡直無法自拔了,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的心情,第一次會內心抽動地對她說出『我愛妳』這種話。」

  「我是第一次看到你露出這麼羞澀的模樣耶,真想拍個照讓大家瞧瞧。」

  「妳還真壞心啊……」

  「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你要用這麼大費周章的方式分手?她也明白情況吧?直接清楚地說明不就好了?」

  「絕對不行,不能讓她對我有留戀,必須得讓她徹底對我死心才行,不然她肯定會持續等待的,而且是將近一輩子那種,到時候我沒辦法確定我還愛著她。倘若我愛上其他人了的話,那她的眼淚可能會令我崩潰。」

  「真殘酷呢……」

  「沒有必要讓她承受那些東西,罪惡……由我一個人承受就夠了。」

  「你是第一次為了自己以外的人想這麼多呢,你真的這麼愛那個女孩嗎?」

  「我說過了吧,我已經無法自拔了。」

  「但是你卻選擇了工作……是嗎?」

  「……」

  「算啦!不玩你了,看你那憔悴的模樣就知道你已經付出代價了。」

  「愛到底是什麼……我有點搞不明白了。」

  「由你來說出這句話,實在是世界奇蹟呢,不過……也許正是因為你才會說出這種話。」

  「我以前認為只要不擇手段讓對方開心就是愛的表現,之後這個字的涵義卻變得愈加飄渺不清,愈是想愛對方,就愈是感覺自己變了人似的。」

  「啊……愛情啊……對我來說是好遙遠的東西了啊。不過由我來解釋的話,愛就是想去理解對方、想保護對方、想讓對方幸福。怎麼樣?你有這種感覺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為什麼我會選擇讓她如此傷心的決定……?」

  「廢話,愛情又不是萬能的,沒辦法割捨的話只會更加傷害兩人而已,你的決定我沒辦法說完全贊成,但你做得也沒有錯,愛只是一種單方面產生的情感而已,這樣你能說這種情感是對或者是錯;是慈悲還是殘忍嗎?」

  「是嗎……?所以我有『不要相遇就好了』這種想法也是一種愛的表現?」

  「嗯。」

  「啊……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公司一趟!這個……如果你遇到她的話……」

  「我知道……我會給她的。」

  「那我先走了……」

  「等等!」

  「怎麼了?」

  「最後可以告訴我,你怎麼會覺得她會回來呢?」

  「……什麼嘛,是這個啊……」

  「哈?」

  「因為她說了啊,『我絕對會成為獨當一面的甜點師的』。」


  隨著一聲滑鼠的點擊聲,這段錄音就這樣結束了。而蘿絲從抽屜拿出了在辦公室的LED燈的照耀下發出更加耀眼的光芒的……天使翅膀?

  「這是……」

  不會有錯的,這是那天我絕望之際時摘下頭上里昂送我的那個……髮夾!

  我伸手過去將髮夾接了過來,但沒有戴上,而是收進了口袋,簡直不想再多看一眼。

  「唉……活到這個年紀了,還是對青春啊愛情啊什麼的一無所知呢,年輕人就是太閒了才會去想那麼多,最後又想得太複雜把自己搞得一團糟,真是的。」

  看著蘿絲宛如想緩解氣氛般的抱怨,我勃然一笑。

  「呵呵,就是啊,真是愚蠢的傢伙。」

  「抱歉啊……亦琳。」蘿絲突然宛轉一道。

  「欸?為什麼?」

  「我覺得不該讓你聽到這些話的,不過我實在是看不下去,簡直憋得心慌。」

  「不……不會啦!我很開心能得知真相。還有,謝謝蘿絲姐答應我無禮的要求,我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

  「我很高興哦,國華竟然能愛上妳這種人,他也是蠻有福氣的嘛……」

  我疑惑地歪著頭看著蘿絲,蘿絲只是溫柔一笑。

  「看著不停奮鬥著,儘管失敗還是不懈的妳,也許他早已被妳那股燃燒自己的模樣給吸引了吧,他才會拋棄自己建立起來的王國去向其他地方挑戰,這就是妳的魅力。」

  不管是里昂訴說的真相,還是蘿絲企圖性的探詢,那些摻雜著些許雜訊的聲音在我腦海裡迸裂四散後緊緊纏繞著全身的神經,揮散不去。


  隨著一聲沉重帶有震動的「轟隆」聲響起,窗外的景色開始慢慢改變,我向外頭那些為我送行的人們揮動雙手,露出強硬擠出的笑容。

  今天起我就是大學生了,即將在未知的環境,與陌生的人群相互競爭學習。因為太過期待了導致昨晚完全沒有睡覺,內心雀躍地期待著各種遭遇,因為未來充滿了不確定,儘管對我來說是好的還是不好的,都將成為我人生的一部分,而那些也有一部份會成為改變人生的契機。

  究竟是沒有地圖而自由自在比較好,還是傷痕累累也要抵達目的地比較好,沒有人能給我明確的答案,正如你所說的,自己必須對自己負責,這就是我搭上這台火車的理由。

  如今里昂的聲音依然在我腦海裡迴盪不斷,就像屁股下不停傳來的震動一樣。


  『而且她的個性太倔強了,她只會拼命地勉強自己而已。』
  倔強的人明明就是你,勉強自己的也是你,為什麼要一個人承擔?
  
  『抱歉啊……亦琳。』


  我明白了……蘿絲當時為何要向我道歉。但她明明不用道歉的,因為我知道不管那段錄音有沒有讓我聽,對我來說都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我愛里昂,我真的很愛里昂,所以我想知道他的想法,這不是很理所當然的嗎?但他卻欺騙我,也正因為他理解我,知道我發現他的動機後一定會更加放不了手,所以才耗費心思繞了一大圈來呼弄我。


  『沒有必要讓她承受那些東西,罪惡……由我一個人承受就夠了。』


  但知道了他是理解我後才做出這種決定的時候,我的心臟簡直痛得要裂開了。沒錯……正是因為互相理解才會受傷,而且那傷痛是加倍的。

  嘴上說著不想傷害我,實際上自己卻傷痕累累,而我也早已遍體鱗傷。

  但我明白這是他所能做出的最好的解決方法了。

  我明白……我雖然明白……

  我從口袋裡拿出了翅膀造型的髮夾,這就是造成里昂的行為如今看來無比矛盾的原因。

  太殘忍了……這對我來說真的是太殘忍了……為什麼事到如今還要還我髮夾?這樣我怎麼能狠下心呢?你沒有那個覺悟就不要用那麼彆扭的方式結束這一切嘛!


  『因為她說了啊,「我絕對會成為獨當一面的甜點師的」。』


  我怎麼能狠下心停止這份感情呢?


  『在我還沒有在她內心萌芽之前……』


  我心中那顆大樹早就已經刻上你的名子了。


  但你不要妄想我會繼續被你的套路所迷惑!你以為我會因為這個髮夾而回去找你嗎?你以為只有你理解我嗎?你抱著的那一點點心機的希望,我會親手把它澆熄的!

  我會讓你知道我的愛有多沉重。

  愛嗎……?

  愛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

  愛是無止盡地付出。

  愛不是去佔有對方,而是為對方著想。

  愛是理解對方、保護對方、使對方幸福。

  愛是即使犧牲自己一切也要成全對方。

  愛的酸澀像檸檬一樣淺嘗輒止。

  愛的甜蜜像蜜桃一樣陶醉不已。

  關於愛的見解明明有那麼多,但正確的到底是哪一個呢?雖然聽起來都是挺正面的,但為什麼感受到的既有難過也有殘忍呢?


  『是嗎……?所以我有「不要相遇就好了」這種想法也是一種愛的表現?』


  真的是很過份呢,但也懷有這份心情的我似乎沒有資格說什麼。

  不過我大概明白了,愛情這種東西,與其說是感情,不如該說是概念嗎?站在對方的角度去理解對方,然後為對方所做的一切事情,這樣都能稱之為愛……吧?

  我緩緩地戴上那個彷彿還能聞到古龍水和煙味攀附其中的,很美麗、很美麗的,

  ──天使的翅膀。

  矛盾……真的很矛盾呢,但你又能說什麼?而我又能做什麼?愛情就是這樣反覆折磨自己的東西吧。


  ●


  水晶吊燈、紅毯、誇張的擺設、滿桌的美食,高級的宴會廳被我們包了下來,毫無疑問是為了放在桌上供著的金色小人而舉辦的慶功宴。

  唉……昨天才剛從洛杉磯回來而已,今天還要打扮得這麼正式。

  我悄悄地從那大得誇張的門邊避開人群想溜到最裡面,但馬上被導演給現場抓包,不愧是導演,不枉費我們五年的認識,對我的行動瞭如指掌。

  「哈哈!國華你想去哪啊?你看這群渴望著與你見面的粉絲還有記者,快點用你的招牌笑容去招呼一下吧!」

  哈你個毛,你沒看到我睡眼惺忪的眼神嗎?竟然妄想我笑著面對那些可怕的傢伙?

  「啊!李先生!請問您對這次拿到『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有什麼話想說的?」

  「您與奧莉薇亞目前在交往是真的嗎?那交往多久了?」

  「李先生李先生!聽說您每天花將近6個小時在廁所對著鏡子練習演技是真的嗎?」

  「您在洛杉磯發表感言時說到的很感謝的那個女人是誰呢?是您的母親嗎?」

  「以前在夜店工作的您,為什麼會想轉戰演藝圈呢?」

  「聽說您的父親在您母親懷孕時就拋棄你們了,那您的父親還有來找你們嗎?」

  看吧……跟記者講話準沒好事。

  「噓……」

  我輕輕撥動塗抹過髮蠟而展現層次感的金髮,將食指豎在嘴唇上露出笑容。這麼一來他們就會安靜了。

  「我很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但不巧我因長途旅行剛回來而疲憊不堪,我實在無力將愛與喜悅分享給你們所有人,你們的問題中我只能挑三樣回答,其他的下次我們再找個機會好好地聊聊吧!」

  「李先生!請務必回答我的問題!」

  「我的!我先的!」

  「喂喂!不要推擠啊!」

  「李先生!李先生!」

  啊……根本一發不可收拾嘛。

  我擅自伸手將無數對著我的麥克風奪了其中一支過來,不予理會他們地開始快速講過,心想著趕快隨便敷衍打發他們走。

  「首先,拿到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這件事我在洛杉磯也說過了,這是我主演的第三部電影,我每次都是卯足全力的,所以我不會認為這是幸運,但我很感謝大家的支持與導演的栽培。奧莉薇亞的話,怎麼說呢……沒有她的話也沒有現在的我,她很照顧我也很懂我,算是我重要的恩人之一,我們的關係僅如此而已。廁所練習演技那件事……」

  「李先生李先生!可以先說您感謝的那個女人是誰嗎?」

  「我們也很想知道!請務必先說明這件事!」

  「大家都在傳言那是您的前女友,是真的嗎?」

  我的話被打斷,也只有這群人敢這樣做了……所以我才說我很討厭記者。

  「嗯……大家先冷靜,那個女人我會一五一十和你們說的,但請給我一點時間思考關於她的事情我該怎麼和大家解釋。」

  我話一落便轉過頭開始思考,因為我陷入大危機了,雖然我每天都在思考遇到這個問題該怎麼講比較好,但實際要開口卻甚麼都吐不出啊!

  突然大門被推開,一輛鋪著紅色桌巾的餐車由女服務生推了進來。因為這個時候還要上菜實在是很詭異,而且更奇怪的是上面只有一個純白色的大盒子而已,裡面會是什麼東西?這又是要幹嘛的?

  「那個……有匿名送禮給李國華先生的禮物,內容已經藉由主管們檢查過了沒有危害,請問要現在幫您打開嗎?」

  服務生看著我笑容可掬的樣子,看樣子她也很期待啊?好吧……就當是我的「殺必死」服務好了。

  「好的,麻煩這位美麗的小姐了。」

  服務生瞬間臉紅地慢慢將白色盒子『垂直』地拿開,原本還吵吵鬧鬧的會場在大家看到內容物後頓時一片寂靜,這也難怪,連我也驚喜到魂都快飛了。

  原本以為這種像是粉絲行為送的應該是普通的蛋糕,就算是超高層蛋糕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但顯現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一道「盤飾甜點」!

  大家毫無例外被這道甜點給吸引,紛紛嘖嘖稱奇。

  「藝術品」用來稱呼這道甜點絕對當之無愧。看起來雜亂無章卻又極其細膩,各種鬼斧神工聚集在這小小一盤瓷盤之中,巧克力工藝、拉糖、冰品,所有技術都可以從這幅藝術裡窺見,尤其是中間威風凜凜插在幕斯上,將栩栩如生這詞發揮得淋漓盡致的這對天使翅膀。

  哈哈哈!匿名嗎?不過與其說是禮物,這根本就是來向我炫耀技術嘛!

  ……!

  就算是我這外行,我也瞬間察覺,這樣的作品一定是五分鐘內做好拿過來的。

  ──也就是說!

  我看著門口,一邊咬牙切齒一邊雙手緊握,在心裡掙扎了無數次後放棄了,然後一邊低鳴一邊用雙手瘋狂地撓了頭髮一番。竟然讓我在眾人面前做出這種舉動……妳厲害!

  「呃……李先生,可以將剛剛還沒說明的問題繼續嗎?」

  我嘆了嘆口氣,緩緩靠近麥克風,想起什麼似的笑了笑。

  「用一句話來形容她的話,那她就是個既殘忍又毫無慈悲心的傢伙吧。」


全完
103 巴幣: 103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