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3-18 復刻下午茶式早餐/+2

奇箱 | 2021-01-08 22:43:12


 
        「結果還是跟出來了。」
 
        不管是不是鴻門宴…不,就算是鴻門宴,為了確定technician的狀況以及所有發言的真偽,roommate也得赴約。
 
        「在這種地方也有分店啊。」
 
        來到好久不見的戶外,唯一改變的只有街上變成每個人都帶有tt-plus這點,這令脖子上沒有東西的roommate顯得格外顯眼。
 
        「滿意嗎?」technician說:「為了方便清算,選了個一樣的店面。」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為了這種事情才來到這裡的。」roommate說:「但是會邀請我來這裡,就表示你的確知道technician過去的某些記憶。」
 
        「…唉。」
 
        technician放下在嘴邊的咖啡,深深嘆了一口氣。
 
        「我已經順著你邀請來這了,有什麼不滿嗎?」roommate說:「再說就算我聽你的話,你也不會離開那副身體吧。」
 
        「就是為這個不滿啊。」technician握住叉子,指著roommate說:「我也很久沒有這樣吃過正經的一餐了,難得悠閒的早餐時間,卻只談這麼煞風景的事情,對你面前的人不覺得很失禮嗎?」
 
        這樣一說,technician似乎之前都在1011的監禁之下,或許也像自己,這是她為時已久的自由時間,一想到這裡roommate就無話可說。
 
        「但也不要什麼都不說喔,這樣不就與一個人吃飯一樣了嗎?」
 
        「既不能問,又一定要我說些什麼的意思嗎?記得我那時是以什麼問題打破僵局來著…」在兩人同居時好像有過自己必須說些什麼的局面,當時是怎麼解決的…roommate沒什麼印象了。
 
        「太強人所難嗎?」technician說:「不用只想著我,說說你的煩惱也行,應該有一直以來都想要解決的困惑才對吧。」
 
        「隱私並不是能夠這樣說討論就討論的。」
 
        Roommate,在相同餐廳,相隔多時的拒絕technician第二次想要了解自己過去的意圖,繼續食用自己面前的餐點。
 
        「那就稍微說說最近的事情吧。」technician眼睛眨了眨:「那天綁架我與你爺爺的那兩人,已經不知道在哪邊的荒郊野外死掉了呢。」
 
        「…為什麼要在這時間提這件事情?」roommate一怔,抬頭稍微看了一眼technician:「照你這樣子的反應,無非是稍微知道些我過去發生了甚麼吧,那兩人死不足惜…身為人比起1011來說差遠了。」
 
        「我明明才說兩人,也有可能是指1011和blank,真是厲害,你好像直接咬定是他們呢。」
 
        「因為那兩人的屍體已經被送到國外了…我們一家都嚇了一跳。」
 
        「嘿,原來沒發現屍體是被某個人偷走,這麼回事啊。」technician說:「他們兩人能被你討厭的這麼深也是不容易,紮實累積了數十年的恨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見的到的。」
 
        「嗯…時間過這麼久,事到如今也已經變成在餐桌上討論時,會讓菜餚變臭的話題而已。」
 
        「意外。」technician明顯故作訝異說:「明明他們讓你苦了這麼久,可以讓我知道為什麼嗎?還是說你只是不想面對這件事而已?」
 
        「有什麼不想面對?」roommate說:「既然是悠閒的早餐,就不要讓我聽到那兩人的事情。」
 
        「你要是不說的話,我可要自己挖出來了。」
 
        「要濫用你子部件的功能嗎?」roommate平靜說:「你挖不出來的。」
 
        technician淡淡笑著看向roommate的臉龐,過去technician也有對roommate蔑笑的時候,卻也沒現在這樣不舒服。
 
        「你真的很神奇呢…」technician說:「你真的覺得我沒辦法掌握知道真相的人嗎?」
 
        在來到這裡的途中,少女把自己的現狀告訴了少年。雖然與0000的衝突隻字不提卻也足夠完整,包含自己因為電極1011而成為控制所有擁有tt-plus的機械神,1011的目的,自己以正當防衛方式殺掉1011,以及blank的去向。
 
        然而,在知道technician…或該正名為機械神的她能恣意檢索記憶時,1011依舊不對此感到威脅。
 
        「知道真正真相的人,也就我們家那群人而已,現在他們不是在國外就是死掉,你上哪找知道的人?」roommate沒好氣地回應:「過去就過去了,如果你想要藉由挖掘我的過去,把其中有用的東西當作讓我俯首稱臣的籌碼,那只是白費功夫。從一開始妳就不應該花費時間來攏絡一個沒價值的廢物,這只會讓1011與technician這兩人的格調下降。」
 
        roommate鮮少責罵他人。
 
        就算真有出口,也絕大多是玩笑話或是適度回嘴。但只要以口氣與上下文就能分辨這並非認真的批評。
 
        也因此,technician知道roommate是以真心說出這句話。
 
        「即使你擁有那麼高明的程式手腕,還是認為自己是廢物嗎?」
 
        「換句話說,在你眼裡,無論是過去的technician還是現在的機械神,都認為我有那個價值被攏絡嗎?」roommate輕輕搖頭:「明明稍微放寬眼界的話就能知道,我這種人是不值得入妳眼底才對。」
 
        「哦…這話就算是我聽了也頗為生氣喔。」technician說:「我的標準是參考了數以百萬計的人生經驗構成的,也因此才能冠上神名,況且還被1011調整特化過,對人的技藝熟練於否,天分多寡都異常敏感。你認為這樣的我,會誤判單單一個個案嗎?」
 
        雖然是在變向的肯定著roommate,但這幾句話並不會讓他嘴角上揚,更別說是放鬆戒心。
 
        「妳終究不是technician…我想也是呢。」
 
        「請正視著現實,需要我再重複一次嗎。」
 
        在這時間點,悠閒的早餐時間結束了。
 
        「1011為了管理擁有tt-plus的人,把對的人放到對的位置,以technician作為基礎塑造出來的人格,就是現在的我。」technician望向窗外,右手輕捏吸管轉了轉冰咖啡的冰塊,帶著些失落感淡淡地說:「現在的我,就是technician呢。雖然因為1011的關係,體驗了無數次他人的人生,但過去technician的記憶與感情仍是現在的我重要的精神支柱。」
 
        「總之,現在的你相當於體驗過無數人人生的technician,這點我已經很清楚了。」roommate將身體靠向椅背:「還是說妳想要我對待你像對待technician一樣嗎?我知道的technician可不會這麼主動撒嬌。」
 
        「直接跳出過程說出結論的話也讓我省了些心力。」面對roommate的結論,technician說:「不能的話也沒什麼關係。即使變化是連續的,但起點與終點已經大不相同。經歷過數百萬次人生後,內在前後相比已經算是石頭與金子般的差距了吧。」
 
        「戳人軟肋的行事風格倒是沒什麼變。」
 
        「這我沒什麼自覺呢。」technician說:「如果要這樣和你好好聊天的話,用technician的經歷來模擬問答風格是最省事的。」
 
        「和我…聊天?」roommate眉頭一皺:「難道說妳為了這件事情,特別去模仿過去的自己嗎?」
 
        「雖然偏差不是一般的大呢。遠比預想的活潑太多了。」
 
        Technician的微笑,像是自己強迫自己般的,沒放入絲毫情感的笑容。
 
        「經歷過數百萬人生,代表著重複做過許多事情。」technician說:「同樣的一份餐點或許就嘗了數萬次吧,這間連鎖餐廳餐點的做法也了然於胸,甚至現在還有零散的刺激從各個tt-plus傳來。說是悠閒的早餐…只是相對的吧,而且還是從這種風格的問答中產生的,結束掉這次聊天後,這段時間也只會變成一小段人生經驗而已。」
 
        那天technician點的是招牌漢堡,今天卻是吃店裡最受歡迎的多層三明治。
 
        如果今天是要刻意還原那天的情景,沒道理不點相同餐點,這怎麼說都不正常。
 
        1011會將所有人的人生經驗讓機械神親身體驗過。
 
        如果所有人的人生經驗都同等重要,那麼對機械神而言,現在的時光不過僅占群體數百萬人中其中之一,三萬多天的人生裡的其中一天,一天二十四小時中的二到三小時,僅僅是這麼渺小,不夠精彩便轉身即忘的經驗。
 
        「即使那樣,妳還是堅持要我嗎?」roommate輕輕閉眼說:「我很討厭這樣的作法,瞞著對方做出大量努力,或是若有似無誇耀自己的不幸,再告訴對方這一切藉以取得些什麼的,我很討厭…對這種手法我絲毫沒有辦法拒絕。」
 
        「我可沒有要情緒綁架你的意思。」
 
        「但你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似乎對有點不聽人話的roommate感到棘手,technician不禁意的嘆口氣。
 
        「我再說一次,roommate。我是被特化過的,因應1011的願望,成長成對才能擁有絕對評判能力的機械神。即使你沒有戴上tt-plus,使我無法直接去判斷,但正如擅長工藝的人,手掌手背必定會留下工作繭一般,我只需從旁觀的角度來了解你,藉由分析你的習慣,言行舉止與身體狀況,就能估計你的發展方向與可替代程度。」technician眼睛略微闔上:「不要再欺騙自己了,你不可能沒有發現自己的價值。roommate,只要追查你帳戶的金流便能知道你在為誰工作,明明只需要找到那個帳戶就好,但在這國家中甚至沒有一個帳戶是用你的身分開的。」
 
        話題朝意外的方向切入。
 
        但是roommate非但沒有反應不過來,甚至已經預查到technician說出這話的目的。
 
        「這對我沒有用喔。檢視所有銀行辦理人員記憶的話,就能知道你確實曾在五年前的某個的中午,等了二十二個號碼後,用自己的身分申請過國內帳戶。」technician帶著俏皮的揮食指動作說:「別忘了我現在能自由調出相關記憶,就算你自認為在網路上消滅所有有關自己的紀錄,但你是絕對沒辦法掰開頭顱,消滅用人眼構建出的記憶。」
 
        言已至此。
 
        不想承認都不行了。
 
        「所以…就算真是這樣,我確實擁有這種技藝,到頭來妳想說什麼?」roommate情緒越發激昂,彷彿潰堤的水壩般不間斷的說:「現在1011沒了,但妳並不打算放過我吧,如果你沒必要遵守1011生前的決定,那我在這場聊天結束後就會被戴上tt-plus,成為妳的東西,逼我在口頭上承認這件事情有這麼重要嗎?啊?」
 
        已經無法再像先前一樣嘴硬下去。面對不按照電子資料去進行調查的異類,roommate根本沒有對抗手段。
 
        「…從醫院以來一直死氣沉沉的你,總算是露出一丁點情緒。」
 
        「誰都有不想讓人知道的事情…只能模擬人的嘴臉說話的神明是不懂的吧。」
 
        「因為能猜得出來呢。不去計較詳細事件的話,神明光靠經驗就能斷定眼前的人大致受過怎樣的刺激,這和特化方向無關,憑大量人頭提供的思考與經驗便能做到見微知著。」technician說:「我說roommate,你不是不知道自己擅長的東西,然而你非但不去藉此肯定自我,甚至反過來貶低自己,這種表現難道不是暴殄天物嗎?難道不應該把這份才能從roommate的束縛中剝離出來,完全為我所用嗎?」
65 巴幣: 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