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阿爾帝岡戰記--查爾斯帝國的動亂 (7-11 美夢成真)

鱷魚蘇打 | 2021-01-08 22:00:19 | 巴幣 1226 | 人氣 155


-----------------------------------------------------------------------------------------------------------------------------------------------------

    S班的學生們仍在各自房內熟睡之際,羅德與芙蕾雅卻早已準備乘車前往帝都。

    羅德乘上馬車後對安潔說:「那些孩子麻煩妳了。」

    安潔苦笑:「他們肯定會問個沒完。為什麼羅德還要去帝都報告,這會不會是陷阱之類的。」

    「叫他們不用擔心,好好休息等我們回來就好。」芙蕾雅說。

    「我們出發了。走吧!」

    「路上小心。」

    馬車緩緩駛離羅姆鎮。

    馬車穿梭在附近的林間時,芙蕾雅開口:「羅德,去帝都之前我想先帶你去見萊特伯爵。」

    「萊特伯爵?是之前你說有幫助過妳的伯爵嗎?」

    「沒錯。我希望先讓他知道一下教宗的事情。」

    「避免他以為妳想獨吞功勞嗎?」羅德問。

    芙蕾雅露出意義深長的笑容:「你開始能理解『這些事情』了呢!不過這不是真正的原因。」

    「那真正的原因是?」羅德不解地問。

    「他想見你一面。」芙蕾雅臉上掛著驕傲的表情反倒讓羅德更加疑惑。芙蕾雅繼續說:「剩下的等明天你見到他再說吧!」

    ※

    占地廣大的莊園讓羅德看得目瞪口呆。原本他以為提爾克的大宅就已經夠誇張了,但眼前這個美輪美奐的莊園更是讓羅德大開眼界。莊園內的街道井井有條。主要道路上鋪平的磚頭讓馬車行走更加順暢,街容整齊劃一,周邊房子淡黃色的牆面與紅色的屋瓦讓街上充斥著浪漫且閒適的風格。街上的人們似乎也因為浸淫在這個環境當中,顯得十分和藹且放鬆。

    「這裡就是萊特伯爵的領地。」

    「他把整個城鎮治理得真好。」羅德不禁讚嘆。

    「他是個認真的人,也是個浪漫的人。從這個城鎮的風格你應該也能看得出來。」芙蕾雅接著指向窗外說:「前面就是他的城堡了。」

    羅德與芙蕾雅一踏進城堡,成排的傭人跟女僕已在門口恭候兩人。羅德有些訝異,因為芙蕾雅就算跟萊特伯爵私交甚篤,但終究只是一個騎士,而對方則是伯爵,照理來說不會用這麼高的規格來接待她才對。

    兩人在管家的帶領下來到餐廳。一開門,萊特伯爵便已經坐在餐桌的主位等候兩人了。羅德是第一次跟萊特伯爵見面,他高瘦且斯文,但他看似永遠都在微笑著的眼裡卻藏著數不盡的謀略。羅德的本能告訴自己,自己絕對跟他合不來。

    「別來無恙,萊特伯爵。」芙蕾雅正準備帶著羅德向萊特行禮,萊特卻舉起手制止了她:「不用這麼拘謹,坐下來準備吃午餐吧!」

    「那我們不客氣了。」芙蕾雅於是拉了張椅子坐下,羅德則坐在芙蕾雅的正對面。

    兩人才剛入座,萊特就笑著說:「我昨天晚上收到信的時候,還真是被妳給嚇到了,芙蕾雅。」

    「抱歉深夜打擾您了,但是這個消息我希望您是第一個知道的。」

    「才不會打擾呢!這是個太棒的消息了!我昨天晚上甚至興奮得睡不著呢!真有妳的,竟然能直接查到最核心的人物,我還真沒想到是尚提耶呢!妳是怎麼找到線索的?」

    「我們是從提爾克部下的口供得知的。」芙蕾雅並沒有打算讓萊特知道托里曼有與自己聯手的事情。如果讓托里曼再次被捲入政治當中,應該會給他帶更多麻煩吧?芙蕾雅心想。

    此時,熱湯送了上桌。萊特以手勢要兩人趕緊用餐。

    「喔?是嗎?不過無論如何,現在證據也有了,妳有他們來往的信件對吧?接下來就是準備請君入甕了。」萊特用湯匙輕鬆分開湯碗內的牛肉塊。

    羅德疑惑地看著芙蕾雅小聲地問:「請君入甕?」芙蕾雅以手勢制止羅德繼續問下去。

    「噢,天啊!我真是失禮了,竟然還沒跟大英雄打招呼。你就是羅德‧亞卓爾吧?」

    「伯爵您好。」

    「當初聽到你殺了提爾克的消息時,我真的覺得這盤棋不用玩了。」

    「那是意外,我原本並沒有──」

    萊特搖搖手:「沒關係,我沒有要怪罪你的意思。倒不如說,從結果來看,你做得太好了。不用擔心,我會幫你向皇帝陛下美言幾句的。」

    「謝謝伯爵。」羅德此時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下了,看來真的可以脫離被通緝的生活了。

    「通才騎士就是不一樣,你的部下也是通才部隊出生的嗎?」

    羅德將手中的湯池放下,正在想要怎麼回答之際,芙蕾雅出聲了:「不,有些任務是我派自己的人去幫他執行的。」芙蕾雅當然知道羅德並不想讓S班學生的事情曝光。

    「原來如此。」萊特伯爵直盯著羅德問:「不過那些失蹤學生呢?」他臉上仍帶著笑容。

    「我不知道您說的學生是?」羅德決定裝傻到底。

    萊特伯爵仍面帶微笑向羅德問:「不是你帶走的嗎?托爾瓦傑學院裡有幾名學生失蹤了,據托里曼院長所說應該是被你帶走了才對?」

    「那是提爾克的安排在學校的內奸在誣陷羅德。那幾個孩子是被那個內奸綁架的,我已經把他們救出來了,現在安置在我的領地裡。」

    「呼!」萊特躺向椅背並鬆了一口氣:「我還在想如果你真的對那些學生出手,就沒人能保住你了呢!其中可有幾個是名門大家的孩子呢!哈哈!沒事就好。」

    芙蕾雅也笑著說:「那個內奸也真會騙呢!竟然連院長都相信這假消息了。仔細想一想,羅德怎麼可能對那些孩子下手,他如果綁了那些孩子只會讓自己的處境更糟而已。」

    「說得也是,反正那些孩子沒事就好了。上主菜吧!」萊特開心地向一旁的傭人說道。隨即有傭人送上炙烤牛肉進來。

    羅德並沒有漏看開門的那一瞬間,有幾名明顯不是傭人的魔法師在門外守候著。萊特伯爵似乎以為羅德將S班的學生滅口了。如果剛才誤會沒有釐清的話,門外的人應該會在萊特伯爵的指示下衝進來逮捕羅德吧?

    午餐過後,萊特便送兩人到城堡大廳。

    「那我就送到這裡了。」

    「感謝伯爵今天的款待,我們還要趕去帝都,就先告辭。」芙蕾雅與羅德向萊特行禮。

    「好,兩位慢走。」萊特拍了拍羅德的肩膀,笑著說:「羅德,我很期待你之後的表現。」

    之後的表現?萊特伯爵似乎誤以為羅德想藉著這次的任務跟中央打好關係,為自己的未來鋪路。羅德微笑以對。萊特伯爵恐怕要失望了,因為自己之後不用再『表現』了。羅德打算繼續回到托爾瓦傑學院教書。

    之後,兩人離開萊特伯爵的領地,並在隔日抵達帝都。

    羅德來過幾次帝都,但從來沒進到王城的範圍內,更沒進過謁見聽。當然,也不可能見過皇帝。

    「羅德,等等除非皇帝陛下問你話或要你回答,不然其他的事情由我來報告就好。」芙蕾雅說。

    進到謁見聽之前,門口的守衛要求兩人解除武裝,並且替兩人綁上會阻礙施法的手環。接著才讓兩人進到謁見聽。

    守衛將門往兩旁推開。羅德看見寬闊的謁見聽盡頭,一名頭髮與鬍鬚灰白的男子。男子坐在王座上,其捲曲的長髮及鬍鬚讓他看起來像是一頭公獅,而其散發出來的氣勢更是如此。

    他就是查爾斯四世,這個帝國的領導人。

    芙蕾雅與羅德來到王座前下跪:「皇帝陛下,芙蕾雅‧拜爾剛帶領羅德‧亞卓爾前來報告政變調查一事。」

    「開始匯報吧。」

    芙蕾雅將事件的始末從頭到尾向查爾斯四世報告。除了魔法書、托里曼一行人,以及S班的學生們的事情以外。

    「地方派與尚提耶勾結的證據在此。」芙蕾雅將身旁的布袋打開,裡面全是兩者往來的信件;但查爾斯四世仍坐在王座上俯視著兩人,並沒有打算觀看裡頭的信件。看來第一騎士已經先向他報告過這些事情了。芙蕾雅心想。

    查爾斯四世沉默了一陣後終於出聲:「那麼,羅德‧亞卓爾。」

    「是。」羅德回話。

    「朕在此封你為帝國通才騎士團,第七騎士。關於你這次的行動,是由朕直接下達的指令,所以朕會免除你被指控的罪。」

    「什──!?」羅德驚愕地抬起頭。他此時才終於了解昨天萊特伯爵昨天所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萊特伯爵早就知道羅德今後『必須』繼續表現。

    芙蕾雅以手肘撞了羅德一下,要他趕快向皇帝陛下道謝。羅德趕緊低下頭:「感謝皇帝陛下的厚愛,但是在下的實力與經歷還不足以身任這個重責大任。」

    芙蕾雅不可置信地看著羅德。

    「實力不足以身任?難道你是靠運氣達成這些任務的?」

    「我──」羅德發覺如果再說下去S班的事情以及托里曼一行人的事情都會曝光。

    「我想羅德‧亞卓爾是太過緊張了。平時他總是很謙遜,一時之間可能還沒有準備好。」芙蕾雅說。

    「我沒有要你現在就任,騎士團不是三兩天就可以成立的。在這之前你就先待在芙蕾雅身旁學習吧!芙蕾雅,第七騎士團的事宜由妳來幫助羅德‧亞卓爾張羅。」

    「是。」

    「另外,妳之前說的那個祕密兵器呢?」查爾斯四世問。

    「在這裡。」芙蕾雅從袋子中拿出一卷魔法卷軸。那是由米羅與托里曼所製作的,用來向查爾斯四世交差的『秘密兵器』。

    查爾斯四世滿意地點點頭:「好,東西放著吧!守衛,把那些拿到房間裡。沒其他事情要報告的話,你們就可以先退下了。」

    「是。」

    在兩人走出王城後,羅德終於忍不住向芙蕾雅問:「這件事是妳一手策畫的嗎?」羅德的反應不如芙蕾雅所預期那般高興,反倒隱含著怒氣。

    芙蕾雅不解地問:「成為帝國騎士不是你一直以來的夢想嗎?」

    羅德激動地回答:「我現在只想回到學院陪著那些孩子到畢業!我已經答應他們了!」

    「你好歹也是未來的帝國騎士,別在大街上嚷嚷。」一名的男子在羅德身後說道。羅德回過頭,看見齊格飛以及拜琉正走向自己。

    「齊格飛?」

    「你們剛才的報告情況我都聽到了,因為我早你們一步向皇帝陛下報告完,並且在謁見聽旁的房間休息。」齊格飛說。

    「是監視吧?」芙蕾雅說。

    「監視你們不是我的工作。皇帝陛下要交叉比對我們的證詞,在我之前蘭頓也來報告過了。不過他一報告完就離開了。」

    「我會推辭這個職位。我不會成為帝國騎士的。」羅德堅定地說。

    「羅德,你冷靜下來聽我說──」芙蕾雅才開口,齊格飛便搶在她之前說:「別傻了,你如果推辭的話就會被逮捕。」

    「我會被逮捕?」羅德訝異地看向芙蕾雅。芙蕾雅則是表情平靜地解釋:「成為查爾斯陛下的人馬,就是你的免罪符。不然其他地方派的貴族不會放過你的。」

    『你已經選邊站了』,羅德腦中再次想起尚提耶所說的話。他感一陣天旋地轉,接著不敢置信地看向芙蕾雅:「這就是妳的好辦法?強迫我成為帝國騎士?」

    「羅德,注意你的用詞。」齊格飛接著說:「你難道以為一個平民殺了貴族、闖進聖域,又對教宗動手還可以全身而退嗎?皇帝陛下現願意替你網開一面,你還有什麼好不滿的?」

    站在齊格飛身後的拜琉也說:「這是第五騎士努力替你爭取來的特權跟地位。萬一她沒能說服皇帝陛下,她甚至可能會丟了小命。然而你卻是這樣對她的?」

    齊格飛抓住拜琉的肩膀要她安靜,自己接著說:「而且你以為你還回得去學院嗎?就算你的罪嫌洗清,但其他老師跟學生家長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情的?而且當時擔保你進到學院的托里曼老師現在也不在學院裡了,學院新任的院長會願意讓你回去教書?」

    「……」羅德沉默不語。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做好上任的準備。」語畢,齊格飛便帶著拜琉離開。

    「羅德,我們先回去吧。」芙蕾雅說。

    回程的馬車上,羅德沉默了許久才再度對坐在對面的芙蕾雅開口:「芙蕾雅,我很抱歉。第一騎士的副官說得對,我不該把氣出在妳身上的。」

    「不,我確實應該提前跟你講才對。抱歉了,羅德。」

    之後,兩人再也沒有過任何交談。

    ※

    豔陽照耀著帝都。平時總是熙來攘往的帝都,今天的人潮更是擁擠,尤其是王城附近,擠滿了近百台馬車。他們都排隊等著進到王城內參加今天的臨時會。

    一台馬車正排隊等著進到王城。裡頭的納吉‧法拉潔手肘靠在馬車的窗邊,滿臉厭世地看著前面的馬車一台台通關。

    「納吉卿!怎麼頭髮白了這麼多?一口氣要管轄兩個大領地太辛苦了嗎?」一名身穿華美衣裳的貴族走到納吉的馬車旁向他打招呼。

    「瓦倫丁卿,好久不見。您的馬車呢?該不會是走路過來的吧?」

    「怎麼可能,我的馬車在後頭。我想說反正都塞在這裡,倒不如先下來向您打聲招呼。關於今天臨時召開會議,您有什麼眉目嗎?」瓦倫丁試探性地問。

    「我想大概跟弗利安少爺失蹤有關。我真的很擔心他的安危,肯定是殺死提爾克卿的兇手擄走他的!」納吉決定裝傻回應。當他得知弗利安被人劫走之後,每天都坐立難安。

    「那個兇手還沒抓到嗎?第六騎士到底在做些什麼啊!」

    「唉,不用期待帝國騎士。」納吉說。

    「聽說最近教宗大人身體狀況欠安,很多人要去拜訪都被婉拒了呢!您前段時間有去拜訪他嗎?」瓦倫丁問。

    「不,我最近太忙了。不過說得也是,我還真的是久疏問候呢!等我有時間再去探訪教宗大人好了。」

    此時,車隊終於開始移動。

    「瓦倫丁卿,我先進去了。我們等會見。」

    「好,等等見。」

    會議廳內,中央派與地方派的人馬一如往常坐在彼此對面等候著查爾斯四世;但這次等了很久,查爾斯四世都沒有出現。

    「馬克卿呢?有沒有人通知皇帝陛下今天臨時會的時間?」其中一名地方派的貴族問。

    此時,坐在位置上的萊特忽然說:「看來大家都到得差不多了呢。」

    「碰!」會議室旁的四扇門被粗暴地打開,全副武裝的騎士衝進會議室。

    「怎麼了!?」

    「你們是誰!」

    「好大的膽子!誰準你們這些莽夫進到會議室的!」

    眾人亂成一團,中央派不少領主滿臉莫名地看著眼前這群士兵,也有不少地方派領主見狀臉色刷白。

    馬克接著走進會議室:「肅靜!」

    「眾卿請稍安勿躁。」查爾斯四世也走進會議室。而跟以往不同的是,查爾斯四世竟然穿上御駕親征的盔甲走進會議室。此刻,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情非同小可。

    「近日,我得知了一項令人惋惜,也令人憤怒的事情。」查爾斯四世揮手,齊格飛、蘭頓,以及芙蕾雅進到會議室,並將一袋袋信件丟到會議室桌上。

    「這、這是?」瓦倫丁拿起袋子內其中一封信件,上頭竟然有納吉的署名。

    「有人預謀叛變。」查爾斯四世說完後,整間會議室一片譁然。所有人都吵成一團。

    馬克提高聲量說:「肅靜!皇帝陛下還在說話呢!」

    「我指使部下前去調查此事,這段期間,相關人士的動作頻頻,雖然他們一直想隱藏自己的蹤跡,但預謀叛變的人我全都已經調查清楚了。並且,前段日子裡過世的提爾克卿也是其中之一。」

    「皇帝陛下,難道說提爾克卿──」瓦倫丁問。

    「提爾克卿的事情我很遺憾。那確實是我派過去的騎士辦事不利才導致的意外,但提爾克卿預謀反叛的罪證確鑿。他與教宗尚提耶勾結,預計在我查爾斯帝國西邊推動軍事區,並打算以此作為反叛據點。而且他們打算推薦鮑爾卿作為軍事區的統領。」

    「碰──」一名中央派方的貴族被他身後的騎士抓起,並銬上手銬。

    「掌管卡梅歐的鮑爾卿!?您竟然與地方派勾結!」中央派某位領主驚愕地看著被逮捕地鮑爾。他則是臉色慘白,不發一語。

    「另外涉入本次叛變的人還有──」隨著馬克的唱名,數十名地方派的領主接連被士兵們逮捕。

    「叛國本該是死罪,但朕念在群臣辛苦為國打下江山的功勞上,決定網開一面。所以,朕會給眾卿一條生路。只要你們現在願意簽字解散領地內的軍隊,並且放棄各自管轄的領地,歸還給中央。朕以查爾斯之名向各位保證,不會對你們趕盡殺絕;但是如果有人執迷不悟,打算跟我國開啟爭端的人,就請不要怪朕手下不留情了。」查爾斯四世說道。

    此時,所有被逮捕的人都在身後士兵的監視下紛紛寫下解散軍隊,以及放棄領地的證明書。之後幾日,查爾斯四世派帝國騎士部隊前往各個涉案貴族的領地,遣散其軍隊,並將這些貴族的財產充公。

    至此,查爾斯帝國的內亂告一段落。數百名貴族因此被牽連,執意與中央對抗的地方派貴族僅有一、兩名,且都被帝國騎士輕鬆剿滅。涉案的貴族有的入獄,更多被流放,地方派的勢力從此一蹶不振。查爾斯帝國的權力更加集中在中央派手中。

--------------------------------------------------------------------------------------------------------------------------------------------------

下一回 7-12 致永遠的老師

創作回應

見朕騎姬の時刻
上次一次看那麼多
早就想給你100gp了!
終於有這個了!
2021-01-09 09:23:16
鱷魚蘇打
感謝GP![e12]
2021-01-09 11:53:4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終於落幕了啊....不過查爾斯四世應該不可能放過弗利安,再怎麼說都是提爾克的兒子,不可能會讓這不安定的火苗留下來
2021-03-20 18:37:33
鱷魚蘇打
幸好有人帶他逃命去了XDD
2021-03-20 22:14:0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