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舊景新情

紫夜咖啡 | 2021-01-07 13:37:35 | 巴幣 14 | 人氣 86


【新與舊】短篇-舊景新情

「生日快樂,昱誠。」
我對自己說道,此時的我正獨自坐在陰暗的房間裡,咖啡廳便宜的五十元小蛋糕上插著比例大小不符合的超大蠟燭。
因為我是邊緣人,所以只能獨自渡過這悲慘孤單的生日?
不是的。
無論是唱KTV到通霄也好、吃貴到嚇死人的單點燒肉店、或者是去酒店左抱右摟沉迷於瘋狂之中,這些來自於朋友與同事們的邀約,我全部推掉了。
此時此刻的我,只想要這樣子度過我的三十歲生日。
只可惜,我的身邊,妳已不在。
『我們分手吧。』
這是妳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
還記得,初次約會時,我們在美術館羞澀的牽手
還記得,我們夕陽下赤腳步行在海灘邊,我們兩人的第一次親吻。
還記得,我們在跨年煙火之下,我對著妳含情脈脈地說道「今年請多指教」。
還記得,在妳生日的時候,我們互相對彼此說,往後的生日我們都要在一起度過。
無論過去多少沉重的山盟海誓,都可以因為一句我不愛你了,而輕易摧毀。
「呼-!」
我吹熄蛋糕上的蠟燭,橘紅色的火光就好比我們之間的愛情,瞬間消散。
房間內頓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我鑽入後方的床鋪之中,身體捲縮成一團的擁抱著自己入睡,試著習慣沒有妳的夜晚。
但總是在不自覺的時候,雙眼再度濕潤而潰堤。
------------------------------------------------------------------------------
早晨,在鬧鐘尚未響鈴之前,我睜開了眼睛。
再一次的,我又要面對沒有妳的全新日子。
老實說,我不是一個很念舊的人,但是現在的我卻無比懷念與妳的從前。
我嘆了口氣的進入浴室,盥洗整理好之後,換上了西裝、提起了公事包,鎖上門便朝向公司出發。
由於我的租屋處與公司的距離很近,所以我不必向其他上班族那樣每天趕著捷運。
雖然是短短的路程,但對我而言是無情的處刑。
我走出巷子後,在巷口不自覺地停留了五分鐘。
以前,我走出巷口時,她便會從捷運站走出,步行數分鐘後抵達這個巷口與我碰頭,然後我們再一起朝向同一個方向的公司前進。
現在,不管我在這裡停留多久,都不會再有人與我相見。
我深深地吐出一口氣,便右轉繼續朝著大路前進,經過馬路之後,我朝右側看去,一旁商辦大樓的落地窗反射了我慘白、毫無元氣的臉龐。
以前,只要我們一同經過這片落地窗,她總是會停下來打扮著自己的儀容。
現在,無論我再怎麼照看,鏡中只剩下我一個人。
未來,鏡中的妳始終不會在我的身邊。
在這懷舊的時間與道路上,過上全新日子的我走著走著,一切的一切如此觸景傷情。
叮咚---
我進入了便利商店,由於我較晚起床的緣故,所以早餐都在這間便利商店解決,不僅方便攜帶、價格也比早餐便宜多了。
我站在冷藏櫃前,隨手拿起了一塊三角飯糰沉思著。
當然不只在想我要吃哪個口味的,或許說現在正應該思考著我要吃哪個口味的。
但我總是不經意地去思考,她,總是吃什麼口味的呢?
我站在冷藏櫃前沉默著,總感覺,我的眼淚,好像要掉下來了。
「哈嘍~」
一道有朝氣、夾帶濃重娃娃音的女聲從後方響起,隨之而來的是一隻嬌小的手拍打我後背的觸感。
我轉頭看去,是一名剪著妹妹頭、留著黑色長髮的可愛店員直盯著我。
「妳今天上早班啊?」我語氣平淡的說道。
「昱 誠 先 生!怎麼一大早的這麼沒精神呢?」店員嘟起嘴用手指搓著我的手臂詢問道。
「就睡不好啊。」我苦笑地搔了搔後腦杓敷衍著。
騙人的,昨天鑽入被窩哭過一陣後,就睡死了。
「晚上都去幹壞事齁?」
「哪有妳那麼閒啊?」
「我哪有很閒啊!我很辛苦好嗎!?」店員鼓起雙頰反駁著。
「思婷!妳不要每次看到帥哥就跑去偷懶喔!」櫃台傳來了一道中年婦女的聲音。
「我哪有在偷懶啊?而且他哪裡帥啊?」思婷一邊嘟囔一邊心不甘情不願的回到櫃台繼續結帳。
「陳姐,辛苦了!我不是說工作、我是說帶著那個天兵。」我指向思婷說道。
「我哪裡天兵啊!」思婷再度跺腳反駁著。
陳姐是這間便利商店的店長,從我獨自北上工作以來的7年間,一直受道她的關照。
「妳給我乖乖結帳!」我與陳姐異口同聲地吐槽著。
「昨天很嗨喔?一臉沒睡好的樣子。」陳姐靠在櫃檯上說道。
並沒有,昨天很快就睡死了,難道我現在失戀的臉真的有這麼糟糕?
「還不就那樣而已,」我苦笑著:「麻煩老樣子,一杯大熱美。」
「誠誠,你要記得先吃飯糰、再喝咖啡喔,不然胃會不舒服的。」思婷轉頭看我提醒著。
「那如果我同時吃飯糰跟喝咖啡的話,那這樣胃會不舒服嗎?」
「我不知道啦!我在關心你耶!還在那邊講些有的沒的!不理你了!」思婷跺腳反駁著。
「呵呵。」我輕笑幾聲,沒想到戲弄一個大學生居然這麼好玩。
思婷是從高三開始在這間便利商店打工的學生,如今大學四年級的她,已經在這間店工作約五年的時間了,這五年下來我們從陌生人變成會互相鬥嘴的朋友。
「來,這樣總共55元。」陳姐將我的咖啡擺放在櫃台前。
我走到櫃檯前結帳後,便轉身朝向門口走去。
「昱誠先生!」
思婷的聲音再度從旁響起,我朝她看去,她提著粉色的小手提袋給我。
在她說話前,我趁機挖苦她:「啊不是不理我?」
「你很煩耶你!」思婷瞇著眼瞪著我:「拿去啦!」
我接過手提袋,裡頭放著奇異果、胃藥還有一些餅乾與小點心。
「上班加油喔~」思婷向我招手說道。
「嗯。」我淺淺一笑,內心頓時五味雜陳。
走出商店後,不出數分鐘,我便走到了公司門前。
『上班加油喔~』
我的公司比起她的公司還要來得近,因此每次我們一同抵達我的公司門前,她總會看向我並向我說道,上班加油。
「呵呵,真是觸景傷情啊。」我挖苦著自己自語著。
我苦笑著,然後進入了公司。
------------------------------------------------------------------------------
啪---!
一堆電腦紙狠狠地打在我的身上,我低著頭只看見上方印著無數文字與圖表的紙張覆蓋著我的皮鞋。
「搞什麼東西啊!都上班多久了數據還會寫錯!有沒有帶腦上班啊!?」禿頭課長朝向我破口大罵著。
「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的。」我卑躬屈膝的輕聲說道。
在電腦紙在我面前紛飛的同時,後方傳來議論的聲音就如同無數的細語不斷地灌入我的耳中。
「下次個屁!這份資料是要給廠商的,注意本來就是要應該的!」課長直指著我破口大罵著。
「課…課長,昱誠他可能因為最近失戀的緣故,所以狀態不太好,我會盯緊他的…」學姊如同驚弓之鳥般從旁地靠近替我說話著。
「失戀!?失戀就能把工作擺爛嗎!不想上班就給我滾!」
課長再度暴怒,並且抓起一把電腦紙狠狠砸向我,我不經懷疑,他的桌上是不是放著一整箱的Double A電腦紙。
我感到難堪,難堪的不是課長對我的職場霸凌,而是我失戀的事情被公諸於世。
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這麼難堪了,被課長罵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尊嚴這種東西早在我成為社畜的時候,早就丟棄了。
但如果說,我這一輩子中最沒尊嚴的時候,就是與她分手的時候吧。
我哀求著她,我哭成淚人兒的向她發誓,無論是多少情感、多少的收入、多少的付出,只要我能給她的,我全部都會盡力給她。
哽咽的向她奉獻我未來尚未擁有的一切,對於男人來說,就是最沒尊嚴的表現。
但我要怎麼給得出來?
她的新男友是一名醫生,我只是一個社畜,我能給她什麼?
------------------------------------------------------------------------------
晚上,我不知道怎麼結束今天的工作,但我就是下班了,工作的不順遂,使我陰鬱的心情更加陰霾。
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並且沿著原路步伐蹣跚的回家。
以前,因為我們下班的時間不固定,所以都會用手機互相聯繫,如果時間對得上,那麼就會一起去吃個晚餐或宵夜之類的。
反正,現在手機已經不會再響了。
「昱誠先生!」
熟悉的聲音從前方響起,我抬頭看去,只見思婷正穿著便服靠坐在一旁的欄杆上。
「怎麼還是跟早上一樣那副死人臉啊?」思婷雙手插在口袋中酷酷的說著。
雖然我很想回應她,但是我的注意力已經被一旁靠近思婷的中年男子給吸引過去。
「小賊啊~啊妳素友沒友要揍車啊?啊沒友要揍車就不要擋在仄邊啦!」
中年男子推著思婷的肩膀並用著台灣國語不耐煩的說道。
「啊…喔喔!拍謝!拍謝!」思婷連忙彈起身子,並且用台語慌亂地回應著。
原來她坐在計程車候車區的欄杆上,擋到計程車招呼客人。
「噗哧!」頓時,我感到一陣好笑,不由得噴笑出來。
「你笑屁喔!你很壞耶你!」思婷惱羞成怒的用高分貝地聲音大吼著,並且不斷拍打著我的手臂。
「哈哈哈哈!妳真的超天的耶!啊妳素友沒友要揍車啊?哈哈哈哈哈!」我特意模仿了司機大哥的語調調侃著。
「齁呦!」思婷只能作勢生氣的原地踏腳著。
「妳在這邊幹嘛?」我忍著笑意詢問道。
「挪~這個給你。」因為剛才丟臉的事情而脹紅著臉的思婷,遞了一個粉紅色的小手提袋給我。
我接過袋子往裡頭看去,是一個細長的便當盒。
「這是什麼?」
「晚餐啦!因為我之後要去朋友家聚餐,大家都要準備一份料理,這是練習做多的,就給你吧,至少這比起泡麵好多了。」
「這…會不會被毒死啊?」我皺眉直盯著粉紅色的袋子問道。
「喂!不要吃就別吃啊!」思婷作勢想搶回袋子。
我立馬將袋子移開回應道:「我說說的而已啦,謝嘍。」
「你就只會欺負我!」
思婷轉身說道:「好啦,我要回去了,明天還要上班呢,你那個要記得微波再吃喔。」
「講得好像只有妳要上班一樣。」我毫不留情地嘴炮著。
「閉嘴啦!」
我們簡單寒暄了幾句之後,我便目送著她騎車離開了,而我也因為她洗刷了今天不愉快的情緒之後,愜意的步行走回了家。
------------------------------------------------------------------------------
回到家後,我打開了便當,裡面是兩顆飯糰、蛋捲、炒高麗菜以及漢堡排。
「還挺像樣的嘛。」我淺淺一笑的讚嘆著,於是將便當送入微波爐中進行加熱。
『啊勒?這一幕怎麼好像似曾相似?』
「錯覺吧?」趁著便當加熱時,我脫下了西裝外套掛回衣櫥內。
此時,就好比命運的掛鉤向前一拉,擺放在上層的異物向外滑落,並且朝向我傾瀉掉出。
『櫻花!?』
『不!不是!』
是粉紅色的袋子,是一大疊的粉紅色的袋子。
那瞬間,我回想起來了。
五年前,我與思婷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天,是她在便利商店工作不順遂被挨罵時,一個人蹲在角落一邊哭泣一邊補貨。
那時的我只是覺得她楚楚可憐,於是便鼓起勇氣上前與她搭話,並且鼓勵著她。
接著,我們開始無話不談,對我來說,她就像是妹妹一般。
也是從我鼓勵她之後的那一天開始,她總會遞給我粉紅色的袋子,裡面會裝一些小點心、水果或者是有益身體健康的保健食品,偶爾會有一些平安符之類的東西。
通常是我在工作不順心、或者是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收到袋子。
後來,未過多久,我便與前女友結識了,從那天開始,我就再也沒有收過袋子了。
在我與前女友交往之後的幾年間,因為怕女友吃醋,所以就把一整疊的粉紅色袋子收到衣櫥上方藏起來。
然而,在我失戀之後,我又開始收到袋子了,袋子上、總是寫著鼓勵的話語。
從沒注意到,我受到了她這麼多關照。
叮---
我打開微波爐,並且盤腿坐在桌子前,狼吞虎嚥的喰食著便當。
此刻我的眼前已模糊成一片,熱騰騰的飯菜從我的食道滑入身體中,使得我的內心感到一陣暖意。
腦海中滿是她與思婷的事情,滿是懷念、難過、愧疚、自責的情緒。
我知道的,我最愛的她已經不在了。
我知道的,在我遇見最愛的她之前,一直都有個女孩關心著我。
這一切,我都明白。
------------------------------------------------------------------------------
隔日,隨著鬧鐘鈴響,我起了個大早,進入浴室盥洗完之後,便走入廚房準備著早餐。
用完早餐整理好之後,我便一如既往的出門上班了。
路經巷口的時候,我未多做停留的立即右轉,順著大路向前進著。
人生就是一條道路
,在漫長的路途中,與你攜伴而行的人們來來去去,始終不會有人伴隨在你身旁一路走完。
無論是父母也好、兄弟姊妹也好、朋友也好、戀人也好、子女也好,最終都有離別之時。
所以能做的,就是在攜伴而行的時候,好好的享受與他/她共行的這趟旅途。
即便他/她沒有陪你走完全程,也不必太在意,因為我們只是目的地不同了,迫不得已只能分開。
我越過馬路,直盯著商辦大樓的落地窗,並且撥弄著我蓬鬆的頭髮,至少不要讓劉海因為風吹而分叉。
鏡中的自己,是從以前累積到現在,油然而生的我。
即便我想逃避而抹滅掉以往的某段時間,無論我承認與否,沒有過去的我、就沒有現在的自己,於是,我坦然的面對自己的過往,好好的審視著自己的過去。
整理好儀容、面對著好自己之後,我便繼續向前行。
最終,我來到了便利商店前,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向前踏步。
叮咚-
「昱誠先…」
「早啊!」思婷還沒把話說完,我便微笑的爽朗朝向她打聲招呼。
「咦?」思婷頓時傻眼,整個人呆愣在櫃檯裡目瞪口呆著。
我知道她在傻眼什麼,明明我昨天之前跟死人一樣,今天完全是脫胎換骨了。
「這給妳。」我拿起粉紅色的袋子遞給思婷。
「好吃嗎?你該不會沒有幫我洗吧!?」思婷用著極度像於鴨子的聲音吐槽著。
「你打開看看?」我得意的微笑說道。
「咦?」思婷頓時感到錯愕,她連忙從粉紅色的袋子中取出便當盒並且打開。
便當盒裡裝了滿滿的料理,裡頭放了歐姆蛋、生菜沙拉、烤鮭魚以及一小團的白飯,這是我今天早餐的菜單。
「可不是只有妳會做料理喔。」我得意的雙手交叉於胸前說道。
「這…是要給我吃的嗎?」思婷感到不可思議的盯著我問道。
「啊不然勒!?拜地基主逆?」我翻了翻白眼反駁道。
「唉呦!你是想到喔!」思婷頓時雙眼發亮的目不轉睛直盯著便當說道。
「一直以來,謝謝妳了。」我感慨說道。
「咦?」
「如果可以,未來的日子裡,我們能互相做便當給對方吃嗎?」我微笑地直盯著思婷的眼睛詢問著。
思婷頓時脹紅著臉,不可置信的直盯著我。
由於她遲遲沒有說話,我頓時懷疑自己是不是會錯意她的情感:「對不起!我是不是搞錯什麼了?」
突然,思婷的眼角掉出一滴眼淚。
「五年了,從那一刻起直到現在,我的心情從沒變過。」思婷抿著嘴感動說道。
「呼~」我深深地吐出一口氣。
接著,我撫摸著她的頭安慰道:「既然如此,妳要早跟我說啊,笨蛋。」
「還不是因為你交女朋友的緣故!」思婷賭氣的回應著。
「我現在單身了啦!」我嶄露微笑的回應道。
沒錯,無論我接受與否,現在的我已是孤家寡人,時間與人生不會為我而停留,再怎麼過,都是一天。
突然,我感受到一股視線。
「我是看得很感動啦,但你們是不是要看一下場合?」陳姐在一旁一臉嫌棄地說道。
緊接著,我與思婷回過神來,結帳及選購商品的客人們全部都在盯著我們看。
「哇哇哇!」我與思婷異口同聲的叫喊著,我們的臉比起麥香紅茶的包裝都還要紅。
我隨手挑了無糖飲料之後進行結帳,思婷則是低著頭不斷的替客人結帳。
我衝出了便利商店,並且立即回頭朝向思婷說道:「下班,再聯絡。」
「好啦!」思婷羞澀的回應道。
陽光的照耀之下使我的內心頓時豁然開朗,我跨出了便利商店的自動門,準備朝向全新的旅途邁進。
在這一如既往地街道上,一樣的街景、一樣的目的地,心情已儼然不同。
我們一直都處於新與舊的心情與環境之中掙扎著。
無論在全新的旅途中有舊識陪伴也好、還是在舊有的生活中有全新的體驗也好。
新與舊之間的相交,正是人生的精采之處。

完。
---------------------------------------------------------------------------------
後記
無意間看到了新與舊的活動,就想著投稿一下好了。
然後歌聽著聽著,就啪一聲、很快啊~~~,靈感就乍現出來了。
不過這也是第一次打跟失戀及愛情有關的故事、而且短篇不想打太多,所以著墨的不多。
很感謝近來小屋閱讀的你/妳,希望能多支持我的作品喔。

創作回應

丹雀
簡潔有力的酸甜文,雖然是常見的小說套路,不過很有情境,充分展現出主角的情緒變化。
2021-01-07 16:16:53
紫夜咖啡
感謝回應,這次短篇的撰寫真的有所收穫,希望能對創作上有所進步。
2021-01-11 16:22:3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