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籠中鴻鵠(六)

空誠 | 2021-01-07 09:30:01 | 巴幣 16 | 人氣 125



五股村村長家中,出現少見的第六道人影。

 「你,就是五股村的村長嗎?」

沒想到早晨追殺的人,如今卻出現在此地。

但迎著五大商人進廳討論,五股村的村長也不敢隨便行事。

由於當中成員分為二老三青,而三青不招惹二老,所以發話權都落在老者方面。

其中一名青年盯著兩名老者,心中似乎在惦記著什麼。

 「不用擔心,他不是邪物,他是夏思柏本人。」

但看著那張與夏思柏相同的臉龐,村長也忍不住倒抽口氣。

原來夏思柏會被五股村排斥,是因為蜘蛛精早就以他的模樣與五大商人聯絡過。

也不知道是什麼幻術,五大商人也一致認為他就是夏思柏。

 「既然降妖鎖陣都發動,那就代表他是真妖怪,那又為什麼讓他掙脫了?」
 「報告,這是因為有人援救......」

 「廢話,那我們請你調集鄉勇是來壞事的嗎?」
 「不是!我不敢壞事,我這就率員普查村落,將那隻蜘蛛抓出來燒死!」

就在對話同時,眾人都不知道自己被矇在鼓底,被一隻蜘蛛精騙得團團轉。

只能說危機可能遠在天邊,更可能近在眉間。



喝一杯茶的時間短暫,卻足以結交一名好友。

縱使俠客的腦子不好使,但夏思柏也因此從他的口中得知五股村內的真相。

只見俠客筷夾菜肉吃不停,嘴邊卻輕描淡寫地敘述著自己野外遇襲的過往。

倖存的他記住了蜘蛛精的氣味,這才認出夏思柏的真身。

 「那你說,現在大家都認為我是蜘蛛精,那我該怎麼辦?」
 「還有什麼選擇,你就退隱山林好了。」

但出身卑賤的他不以為意,因為家鄉對他來說只是一個立足點。

即便性格類似,但與生活長期安逸的夏思柏不同,俠客自小就領悟到些生死道理。

對此,這趟旅程生離死別見得一多,也就習慣江湖上的無情無義。

對他來說,榮辱不過兒孫口耳相傳,恩仇也將成過眼雲煙。

 「哈?」
 「反正我看你也不癡情念舊,既然都被搞到家破人亡、全村死光,不如忘卻一切苦痛,做個江湖隱士好了。」

隨著信念不斷流逝,取而代之的僅是「繼續活著」的思維。

或許訣別壯烈,但在轉眼後,現場只剩下一具不再思考的屍體,以及渾身淒涼。

聽懂故事,夏思柏內心沒有任何憤怒,只是緊握茶杯,難以接受事實。

就與杯中液體,即使翻騰不出杯外,內中卻還是漣漪不斷。

 「說得簡單,那麼那隻蜘蛛精又要怎麼辦......」
 「喔,這樣啊?那我們就聯手幹掉他,我再陪你退隱不就好了。」

但話是這麼說,俠客也還是幫助了他。

就在這時,兩人一拍即合,先前的沉重言語彷彿兒戲聊聊。

不由分說,兩人便大吃特吃,隨即將飯桌一掃而空,僅剩碎骨幾塊而已。



數百年前,妖怪曾在蓬萊仙島普遍生存。

當時有大妖自栩百妖主,率眾奴役人類,使他們氣勢一度凌駕蓬萊仙島。

對他們來說,人類就只是比較聰明的家畜,並且像人類愛看鬥蟋蟀般眷養他們。

在那時間,觀看人類部落鬥爭是妖怪的興趣,部落戰士也將血鬥視為敬天儀式。

然而妖人間的平衡沒有維持太久,一名武者東渡而來,打破這個局面。

偏山本該是他們的基地,如今卻成了無情戰場。

僅憑數年功夫,武者以一身絕世武功毀滅妖怪盛世,將他們盡數封入深山底部。

武者在兵解後仍不放棄鎮壓,甚至將冠袍埋入山中,鎖住妖怪行動。

就在封印的時間裡,人類的後代也被武者開導,扭曲的價值逐漸修正。

縱使途中分歧千百論點,但妖怪確實在人們口耳相傳下成為古代傳說。

不屈的百妖主為破除封印,也吞噬自己的同胞,壯大實力。

直到百年後某日,封印因武者出巡而衰弱,妖怪也趁機破山逃出。

只是等待的不是自由與崇拜,而是迎面撲來的冷鋒、熱火與唾棄。

他才知道不只自己不當人是人,就連人也不當自己是主子。

就在眾人圍剿後,強大的百妖主終於戰死,其屍骨分裂成不少妖怪。

分裂的妖怪多少也繼承到他的記憶,卻因實力不如以往而各奔東西。

而在此刻出沒的蜘蛛精,就是百妖主當年所殘留的最強者。

但他明白在人間所控制的蒼芎,這一切已非以往霸佔就能解決的了。



轉眼夜間,迫於五大商人追問,村長只好率眾鄉勇探戶詢問。

然而俠客與夏思柏人則窩在租來的房屋,並計劃好要等待村長等人進來的瞬間。

不久隊伍來到租屋前,村長親手推開門扉,他們也準備好了。

 「動手。」

只見利刃抵住村長咽喉,鄉勇卻還是毫不留情地進攻。

但兩人早有聽聞五股村體制,所以對此反應也實屬意料之中。

於是夏思柏持劍架住村長往後逃,而俠客則阻擋鄉勇們進擊。

眼見夏思柏遠走,只見俠客揭開斗篷顯真身,震懾鄉勇行進。

 「動手?」

一轉音調,卻是一把威猛自顯的老朽嗓聲。

 「您是......屬下失禮了!」
 「雖然過往榮辱不過兒孫床邊事,但是老子威名還能震撼整座村,是吧?」

他不是別人,正是五大商人的老長輩,暗中守護五股村之人。



夏思柏摸黑狂奔,卻在暗巷裡遇見相似的面孔。

根據多年相處,他一眼就能看出這傢伙是老奴佯裝,或者是蜘蛛精的偽裝。

蜘蛛精多日以來伺機潛伏,如今終於等到夏思柏自投羅網了。

夏思柏將挾持的村長推去逃難,卻見一把蛛絲從他身旁貫穿逃脫者的心窩。

就在倒下的那瞬間,夏思柏憤指妖魔,怒上眉頭。

 「這一局,我一定要殺你,為所有人報仇。」
 「可惜,只要作為替死鬼的你一死,世上便再無蜘蛛精了。」

然而蛛絲無情,隨即迎面射來。

隨即只聞鏘哐一聲,快劍橫掃斷怒意,惡鬼相戰修羅身。

(未完)

創作回應

Reineke
夏思柏“新”中沒有任何憤怒→心
2021-01-07 12:23: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