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薄櫻鬼》- 幕末歷史觀光順便談個戀愛(路線感想・上)

千晴 | 2021-01-06 23:22:38 | 巴幣 18 | 人氣 155

  接下來要開始全劇透了,包含部分劇情、CG 截圖,需要無劇透感想請往前一篇

  上篇會介紹八個角色路線,都是新選組的核心角色,大致分成兩兩一組,除了齋藤一沖田總司外,其他都是原始角色 + 新增角色的組合。


齋藤一:武士之刀

  歷史中的齋藤被永倉評價為「無敵之劍」,劍術精湛可見一斑,他在新選組中屢次負責臥底、暗殺之類的任務,傳聞中是左撇子,於是遊戲中把他塑造成冷靜寡言但觀察力強、性格頑固、一心追求劍術與武士道,同時有刀宅屬性的角色。不過實際上的齋藤相當高大,外貌可能偏方正滄桑,遊戲不知怎麼神來一筆把他設定為小個子。

  他時常把自己比擬為刀,刀為武士所用,他則效忠於自己景仰的土方副長、近藤局長與會津公,因此他是在化為羅剎之後,內心最沒有糾結的角色,對他來說,作為效忠主公的武士,身為人類或羅剎都沒有差別,他的迷惘在於親身見識新式戰爭後,不知道自己至今以來磨練的劍術能何去何從?我覺得這在新選組是個重要的主題,而雪村肯定了齋藤揮刀的信念,即使不再拿刀,效忠主公、守護他人的信念不會改變。

  「不管喝不喝變若水,成不成為羅剎,我的下場都一樣。」
  「但若要論因果報應,被齋藤先生揮舞的這把劍保護著的我也是同罪。希望大家活下來。希望齋藤先生活下來……我是這麼想的。即便這樣等於祈求敵對的某人死去……這樣的我很罪孽深重吧。」

  因為認同他的價值觀、欣賞他冷靜自制,也喜歡他的宅宅氣質和面對戀愛比較遲鈍的表現,齋藤是我在遊戲中最喜歡的角色。他的路線幾乎都在戰爭,戀愛隱藏在一路相隨的陪伴與微枝末節的關懷中,因為我玩的時候充滿了愛,不太確定是不是腦補過多?而且歷史廢如我第一次跑根本都在關注戰事發展,也沒那個心情談情說愛。我覺得他應該是一直都對雪村滿有好感,出去臥底期間回來報告時也有偷偷去看她,後來戰爭開始,幕府方一路敗退,新選組人力吃緊,齋藤身上的責任也越來越重,這時雪村的關懷與陪伴,想必在他心中也是有意義的,所以他才能漸漸在雪村面前露出迷惘、倚靠雪村,後來還發生吸完血卻沒有放開雪村的事件,只是在忙碌中,他不會去想到婚事(那個年代沒有在談戀愛的,要就直接結婚)。

  新選組在會津分隊因此成為兩人關係的轉捩點。齋藤一直非常尊敬且效忠副長,看過一位太太把齋藤形容為「土方向日葵」(而沖田是「近藤向日葵」,伊庭是「千鶴向日葵」XD),在土方見到會津戰況不利,決定去仙台遊說東北諸藩時,齋藤第一次違抗土方的命令,表示自己希望留下來守護這裡、報效會津藩(因此有些史家懷疑齋藤其實是會津藩士,被安插到新選組中臥底)。其實前面一直有伏筆,永倉離隊時有勸說過齋藤,主公應該也是可以自己選擇的,齋藤對自己感到迷惘時,雪村也提點過,齋藤不曾因為被說邪門歪道而改變自己的慣用手,甚至他一開始追隨土方就是因為土方肯定他的頑固(因為土方也一樣頑固),所以我一直都覺得,齋藤是以自己的意志決定要遵從命令。

  在新選組決定分隊時,土方詢問雪村的打算,老實說我自己在這時候還覺得有點突兀,畢竟在這之前,他們兩人都不是彼此的誰,但考慮到這一生離可能就是死別(沒錯,我歷史廢一直到玩完遊戲都以為齋藤死在會津),就可以理解雪村無論如何也要鼓起勇氣說出這個可能讓旁人驚訝揣測的答案,有趣的是,土方並沒有多問理由,而是齋藤在大隊走後,私下問了雪村,而雪村只是反問齋藤能不能留在他身邊。我相當喜歡兩人確認心意這一段,沒有一字喜歡或愛,只是想陪伴在對方身邊,正因為在這前線隨時會死,更不能離開,脫藩者的齋藤、失去父親的雪村,兩個沒有歸屬的人成為彼此的歸屬。


  齋藤線的 boss 是風間千景——少數沒有忘記要婚活的風間千景,當下沒有察覺到邏輯崩壞,後來才發現風間應該是反對變若水實驗的,為什麼會在進行變若水實驗的白河城呢?但總之這已經是我最喜歡的 boss 戰了,新選組對強對上鬼族最強怎麼能不精彩?而且即使齋藤已經化為羅剎,依然打不過露出原型的風間,最後是跟藤堂、原田、永倉一起圍毆,發揮新選組打群架的美學,才戰勝風間,真的很喜歡這種回頭肯定主題的劇情發展,尤其齋藤一直是比較不會跟人玩鬧在一起的人,覺得很能彰顯這群人不說出口的羈絆(這一點也很齋藤)。後來會津戰況就沒有描述了,這有點可惜(但在 FD 裡有補完,還算滿推薦的)。GE 是會津戰敗後,齋藤與雪村一起跟著會津藩被遷到斗南 沒錯離我家只有 15 分鐘路程,完全符合史實的發展;悲戀結局則是沒有聽從副長教誨(?)圍毆敵人,齋藤獨自打倒風間同時力竭而死,雪村獨自留在會津,不知何去何從。


沖田總司:新選組之劍

  沖田總司應該是新選組中被改編作品最多的人物,他被永倉評價為「猛者之劍」,從資料上看來,他喜歡跟小孩玩,很受年長的山南喜愛,相當敬愛近藤,雖然找不到有關性格的敘述,我想像中是活潑討人喜歡的類型?在我看過的改編中,可能最接近 FGO 中被性轉的版本(?)。不過遊戲裡把他描寫成嘴巴壞、性格彆扭、非常討厭土方(笑),不知道為什麼跟銀魂世界線如此一致?

  歷史中他在池田屋事件後就因病沒有什麼發揮,因此這個路線跟齋藤完全相反,幾乎沒有參與戰爭。其實這也滿符合遊戲中沖田的性格,沖田把自己稱為「新選組的劍」,與齋藤同樣自比為被人使用的兵器,但沖田效忠的對象是近藤勇這個人——這個對他而言宛如代理父親的人,小時候的沖田父母雙亡,被姊姊送到試衛館寄養,這時對他好的近藤成為他心中最重要的親人,因為充滿會被拋棄的不安全感,之後沖田的所有努力都是為了保住近藤對自己的愛(儘管近藤始終溺愛他),在他心目中的新選組就是近藤勇。所以生病無法揮刀使他有存在被否定的強烈不安,因此在鬼族入侵,他卻無法對抗時,才會在南雲薰一激之下就喝下變若水。

  路線中幾個重大轉折都與近藤有關,先是近藤在鳥羽伏見之戰前遇刺受傷,沖田因此挑釁不法浪人洩憤,然後是近藤的死。雖然已經化為羅剎,在史實中的沖田死前,遊戲還是發揮強大的歷史迷妹精神,讓他負傷無法上戰場,因此他也沒能守護近藤不被逮捕。在近藤死後,沖田照例又是怒氣沖沖前往質問土方,前面說了他非常討厭土方,討厭土方是真的,信任和倚賴也是真的,會質問土方,無非也是明白土方對近藤的重視,與信任土方能守護近藤與他們的夢想,他是很嫉妒土方能帶給近藤夢想,但嫉妒也就是來自欽佩,甚至他對土方毫不掩飾到刻意的怒氣,也可以說是一種撒嬌。


  他的戀愛線其實是我在整個遊戲中最喜歡的,也是他始終抱持不安全感的體現。雖然他與雪村互相保持好感,雪村覺得沖田只是依照組內命令保護她,沖田則覺得雪村對自己的關心是出自被保護的愧疚,因此沖田會任性、會試探,只要找到一點正面回應就得意地翹起尾巴。在沖田因病受挫的時候,雪村一次次化解他的焦躁,這是理解他在新選組尋求歸屬的心情才能做到的撫慰,後來沖田說了雪村感覺跟近藤滿像的,雪村因此露出害羞的樣子,真的是很了解沖田(笑)。後段雪村自己面臨養父為惡、重逢的親兄相殘,換成沖田從旁理解與支持雪村,覺得這樣互相支持的伴侶很棒,也有種沖田長大了的欣慰感(?)。

  史實的沖田在近藤死後兩個月病逝,至死都不知道近藤的死訊。而遊戲中也在差不多的時間點讓他離開新選組,畢竟他一切行動的理由就是近藤,而這時的他找到另一個人生的支柱,所以他要陪雪村一起阻止養父和親兄的惡行。我不能說欣賞把自己的人生目標建立在另一個人身上,但這很符合遊戲中沖田的性格,即使是一心想見證戊辰戰爭的我,也很滿意這樣的劇情發展。不過爸爸和哥哥那邊的劇情就不用太期待了,哥哥不曉得為什麼莫名討厭沖田,在別人的路線也要 cue 沖田,而且在沖田線中還灌主角變若水,我完全不能理解這樣安排的意義,不是反而讓主角變強嗎?而且要好結局還不能吸血,憑什麼男角們都吸好吸滿,主角卻不能吸啊?

  遊戲中其實不太能感受到,不過我覺得沖田應該是佔有慾滿強的人,一些廣播劇之類的番外,他都是負責跟雪村玩啦、阻擾別人接近雪村之類的角色,後來新增角色有一開始好感度就點滿的伊庭之後就更熱鬧了。

  沖田的 GE 反正就是打倒 boss 之後兩人隱居(其實大部分的 GE 都是這樣,畢竟那時在歷史上還活著的人不多了),但遊戲中一直暗示因為他需要消耗生命力來抵抗疾病,所以可能活不久;然後我根本忘了他的悲戀結局在幹嘛。


藤堂平助:羅剎的迷惘

  藤堂平助在歷史上的記載是個品性不良的矮小美男子,遊戲中他的路線一開始就因為太愛玩,被副長關禁閉,而雪村因為偷偷幫他送飯而拉近距離。但他同時應該也滿有自己的想法,在伊東甲子太郎從新選組分派出去時,身為延攬伊東進入新選組的舊識,藤堂選擇跟著伊東出去,導致最後在油小路之變中被舊時同袍所殺。

  不過遊戲裡可能因為始終站在新選組立場,又需要讓藤堂回到新選組,所以把藤堂的立場塑造得比較迷惘,正好遊戲有中又有羅剎實驗的設定代替佐幕勤王之爭,作為藤堂離開的推力(雖然藤堂離開時也是有提到自己比較偏勤王派)。之後油小路之變讓鬼族出來攪和,藤堂臨時決定幫助新選組對抗鬼族,因而重傷,在垂死之際喝下變若水。相較於為了對抗強敵選擇化為羅剎,藤堂顯得迫於無奈,因此他一直在思考自己要何去何從,明明已經選擇離開新選組的他,只能在羅剎隊中找到容身之處,檯面上已死的身份,讓他在路上遇到舊識也不能相認,對於重朋友的藤堂來說,應該是個滿大的衝擊。這邊插出來說明一下,變成羅剎的時間點,只有山南和藤堂兩人是在史實中死亡的時間點,因此只有他們加入羅剎隊,其他人多少得維持檯面上的活動,以至於羅剎會被陽光所傷的設定,到後來有點被遺忘,再次顯現這個劇本除了很認真符合歷史之外都滿隨便的。

  這個路線的感情發展滿自然,藤堂本來就是友善外向的人,一開始大家對雪村還沒那麼信任時,就很關心她,所以雪村也同樣對他回以關懷,在他變成羅剎,懷疑自己是誰的時候,一直伴著他的雪村肯定「藤堂平助」與人類或羅剎無關的善良,幫助他度過重新認同自我的路,整個就是亂世小情侶互相扶持的溫馨感。兩人在京都時期就互表心意,一路在感情方面也沒什麼阻礙。

  藤堂與山南的路線可以說互為表裡的羅剎隊線,他們同為北辰一刀流門下,遊戲中設定為山南特別關照的後輩(現實中山南當作弟弟看待的應該是沖田,但沖田線的劇情已經放不下了)。最早變成羅剎的山南所追求的目標漸漸偏離人類立場,想要建立屬於羅剎的國度,藤堂則決定制止他,成為本路線的 boss 戰,風間則因為反對製造羅剎而一起作戰,兩人形成互嘴的損友關係——在我看來是洗白風間啦,我就是完全不能原諒搶婚。總之除了打群架的齋藤線,其他路線多少都有協力鬼族幫忙清雜魚,我也搞不清楚藤堂分配到最強的鬼族到底是待遇好還是覺得他太弱。


  藤堂都帥在別人的路線(後面會提),所以就只有這種截圖。至少讓大家看看他的洋服打扮,我覺得他穿洋服是所有男人中最好看的!

  打倒山南以及被他帶走的新選組羅剎隊後,藤堂向土方申請離隊(近藤已死),我很欣賞土方這時先確認鬼族已經不打算介入戰爭,不需要倚靠藤堂的力量,才批准,批准之後又一副雪村的爸爸般交代女兒,本質的溫情中依舊能無情行事,是我心目中想追隨的鬼之副長。但我對藤堂的 GE 很有意見,曾經為了理念離開朋友的他(雖然不確定他追隨伊東有多少程度也是顧念舊情),領悟到不是跟著某個人前進就對了,之後不是應該在這時代幹出點什麼嗎?可以理解劇本不想讓已死之人影響歷史,但就覺得可惜了這個角色的成長。悲戀結局也被我遺忘了,反正應該是戰死。


山南敬助:羅剎的責任

  山南敬助是新選組的總長,我其實搞不太懂這些職稱,單就字面上的意思,應該位階比土方高?歷史記載中是長相斯文、有學識的人,基本上是個敦厚長者的形象,活躍時期是在新選組內與芹澤派內鬥時(遊戲前傳《黎明錄》的時期),之後山南鮮少出現在新選組的重要事蹟,對此有生病或不滿隊上暴戾風氣等說法,把他設定為遊戲要角除了知名度高(FGO 判斷法),應該也是因為他死得早,很適合成為幹部中第一個羅剎。實際上山南的死是因為擅自離隊出走,原因有很多說法,像是跟土方衝突或不滿近藤,結果新選組派跟他感情要好的沖田把他追回來,回去後山南依照局中法度切腹,還是由沖田介錯,永倉等人似乎有勸他逃走,但山南自己拒絕。

  遊戲中雪村來到新選組後不久,山南就左手受傷,所以我們幾乎都是見到山南受傷後尖酸乖戾的樣子。他為了治療手傷、再次舉刀,而喝下變若水,可是說是所有角色中最深思熟慮後做出這個選擇的人,也因此他對「羅剎」這個身份、羅剎隊隊長的責任,有著高度的認同,所以在藤堂重傷之際,他能在眾人遲疑時提供藤堂化為羅剎的選項。然而仍是人類的伙伴不能理解他的驕傲,在甲府之戰時,土方以不能讓新加入隊士發現羅剎隊為理由,把山南留在江戶,明明決心成為羅剎卻不能效力戰場,這是他與新選組背離的遠因。不斷消耗生命之力的羅剎註定面臨衰亡的結局,發現這個事實的山南不能放棄自己的隊員,開始尋求羅剎的生存之道,至此他的目標已經脫離幕末戰場。而在近藤死後,他更沒有理由回到由與他衝突的土方所帶領的新選組。

  「如果只有我淪為羅剎,應該也會跟藤堂選擇同樣的路吧。但我讓許多人化為羅剎。我沒辦法對他們見死不救,獨自先化成灰離去。」

  山南與首先製造羅剎的雪村綱道和新政府軍合作,與藤堂線相同的是,藤堂和雪村追了上來。作為同門師弟,山南一直對藤堂多一分關心,之後藤堂相當於被山南帶入羅剎的世界,多山南來說意義更是重大,所以在藤堂前來討伐自己時,山南仍然開口邀請他一起尋求羅剎的可能性,但藤堂(在自己的路線以外)有種不知天高地厚的無畏。

  「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賭賭看羅剎的未來?」
  「你在說笑吧。現在的人生已經像是賺到了。」

  在齋藤線,敵人用羅剎會消耗生命力來嚇唬藤堂時,或許更清楚表現出他的想法。

  「我們在京都時才是過著隨時死掉都不奇怪的日子……只不過是縮短壽命才不怕呢!」

  至於雪村,她從京都時期就一直很關心山南,在江戶發生隨機殺人事件讓羅剎隊受到懷疑時,她主動跟蹤山南確認事實,到了山南擅自離隊後,雪村也離開新選組,獨自留在江戶找尋他。對於一直被各種懷疑、不信任的山南來說,雪村的關心和信賴是他少數可以撒嬌的對象,但雖然山南多次對雪村說出想要依賴她,還是不能放縱已為死者的自己與雪村相戀,直到追上來的雪村被山南和養父囚禁,依舊相信山南時,他才終於接受了雪村。我是不懂雪村到底喜歡他哪一點啦,但覺得山南的情感可以說服我,說到底其實我比較喜歡雪村吧?

  他們的 GE 在打倒爸爸後,兩人到歐洲尋找變若水的來源,試圖扭轉羅剎的命運。可惜的是,山南想守護的隊員都已經死在跟新政府軍羅剎隊的戰鬥,讓我很難單純地為他們開心,總覺得山南一輩子都會想起沒能為這些下屬負起的責任吧?


原田左之助:凡人的幸福

  原田線的畫風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樣,除了是十二個角色中唯一沒有變成羅剎的男人外,戀愛戲也格外吃重,追根究底應該是因為原田是對「武士」最沒有執著的角色。這個印象應該也是從原田的軼事來的,他其實在京都時期就已經結婚,而且很重視家庭,會在假日把孩子帶到屯所玩,後來戊辰戰爭期間,本來跟永倉一起加入彰義隊的他,沒有繼續往會津前進,決定折回江戶,據說也是為了留在江戶的家人,然而他終究沒有回到家人身邊,就在上野戰死了。

  遊戲裡的原田當然是單身,他對未來的期許很單純,就是跟(還不存在的)老婆和(還沒出生的)孩子過著簡單幸福的生活,所以會偏離普通人道路的變若水,完全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不知道劇本是對他特別好還是特別壞?一路有莫名好上(?)的鬼族不知火罩,還真的讓他用人類的身份就打贏 boss,順利保住老婆。

  原田關係好的男人不只是不知火,因為跟新選組的大家都很親近,在他的路線很早就會看到組內的問題,像是聽到永倉直白地抱怨近藤為了功名利祿遠離隊士,原田對此倒是沒有指責誰的不是,而是點出武家出身卻為了精進劍術而放棄武士身份的永倉,與平民出身拚命想要成為武士的近藤和土方,或許打從一開始對新選組的期望就不同。而對原田自己來說,新選組或許就是一個與喜歡的同伴打打鬧鬧、一起工作、一起生活的地方,在永倉待不下新選組的時候,原田也選擇離開,比起對新選組的未來失望,大概更多是為了他們之間的情誼,而在原田的路線中,他的理由多了一個雪村,因為山南一直想要利用鬼族的血做研究,土方在確認過雪村沒有意願協助之後,便暗示反對利用雪村研究的原田在離隊時把雪村一起帶走(我真的很欣賞土方始終把利用雪村放在選項之一,但從來沒有強迫她)。

  然而這個路線的戀愛,明明對象是一心只想討老婆的原田,總是默默支持男人的雪村突然自己變得很迷惘,糾結什麼鬼族和人類的問題,看妳對無口、小惡魔、傻小子和壞男人都沒這麼多糾結(更別提後面那個難攻不下的鬼之副長),一心一意追上男人,到底對最善解人意的原田在糾結什麼?上演好幾次默默離開被追上的戲碼。不過跟永倉會合後那一次我倒是挺有共鳴,當下我也覺得就這樣帶著原田去打鬼族老爸很可惜啊,我還想看原田在幕末戰場活躍!(當時的我還不知道一百五十年前那個原田也是回頭找老婆去了)後來男人的友情在打一架後解決了,很喜歡三人道別的畫面。


  在後來居上的相馬學弟出現前,原田是唯一在遊戲中跟雪村有夫妻之實的角色,朋友說吸血的作用就是在這個全年齡遊戲代替 H scene,所以沒有得吸血的原田就只能提槍上陣(?)了(所以說我們雙贏的相馬學弟到底?),不過比起會暗燈的床戲,我還寧可選有 CG 的吸血就是了。而他在遊戲中對作為「夫妻」的想法也滿有趣的。

  「途中會經歷數度的困惑並停下腳步……每一次都像這樣再次確認彼此的心意。……兩人即是在這個過程中漸漸地成為真正的夫妻吧,一定是這樣的。」

  還有在要殺掉雪村的父親前請雪村閉上眼睛,之後雪村的回答是整個路線中我最喜歡的劇情。

  「弒親之罪由我來背負。有什麼怨言,結束後無論幾次我都聽。」
  我們已經是夫妻了。怎麼能讓重要的人背負罪名,自己卻置身事外。
  「因為這其實是我該做的事……不該將所有罪名都推給左之助先生……我也要一起……」

  原田的 GE 是兩人一起到滿州展開新生活,雖然劇情上沒什麼意義,但捏他原田沒有死,到滿州當馬賊的軼事,又是歷史迷妹的穩定發揮。

  整體來說,原田線可能會比較符合現代人的價值觀,戀愛關係的部分也有比較多刻畫,不過對我這歷史觀光客來說,大老遠跑到一百五十年前就是為了看最後的武士啊!結果你給我看這個。


永倉新八:人類的強大

  好友組的永倉和原田同樣對於「武士」沒有那麼多執著,他追求的是劍術的極致,不同於想要為主公效力的齋藤或想要被近藤肯定的沖田,同樣是新選組最強的永倉,只為了自己追求劍術。所以他也沒有用變若水超越自己的動機,因為用了變若水,就不是他追求的實力,甚至在獲得變若水時直接丟掉。然而在他和井上被埋伏重傷後,年紀較長的井上(其實當時也才四十歲)決定讓永倉活下去,而在他意識糢糊時餵下變若水,被迫成為羅剎也就是他整個路線的心結。

  他是少數在史實中還沒死就被安排入羅剎隊的角色,大概也是為了演出他的衝突,他不能接受近藤基於羅剎身份交給他的敢死任務(明明當他是人的時候總是主動接下這個角色),這成為他最後跟近藤分道揚鑣的其中一個導火線,然而在他的路線,我們有更多機會看到他其實有多懷念以前的近藤,懷念那段沒有階級之分,基於同樣目標一起努力的時光,然而在新選組擴大後,沒有組織階層是不可能的,脫藩逃離這個階層的永倉自然無法接受,這也可以說是世上共有的無奈吧?

  「……但是啊,我喜歡的是即便過著窮困生活,老是吃虧,還被老婆嫌東嫌西——也絕對不會趕我們走,或是棄我們於不顧,總是笑著陪我們的近藤先生。而不是為了得到勝利,依賴羅剎或變若水之類——滿不在乎地玩弄隊士性命的 那個人。」

  不過遊戲的描述其實下手滿輕,永倉並不是不能理解近藤,但就是沒辦法跟著他做一樣的事了,即使在離隊後,還是用懷念的口吻談起過去,而且土方還在劇情中兩度私下向永倉道歉,在公開的時候對大家一樣嚴厲,但私下還是顧念舊情。

  離隊之後劇情主軸轉到永倉對於能不能接受羅剎的糾結,劇本還嫌內心戲不夠,讓鬼族的天霧一直跑來阻止永倉使用羅剎之力,其他九個男人變成羅剎的時候也沒見你這麼多管閒事,偷偷關注人家很久了呴?我自己的態度是跟齋藤比較接近啦,活著就是活著,我的理想不會因為我的能力改變而有所變化,老娘這麼愛吃肉,對其他生靈來說我也很嗜血啊!所以看永倉糾結到自我放逐,我完全無法體會,歷史迷妹精神在這時突然完全消失了,明明是活最久的新選組成員之一,我還想看他在幕末戰場發揮啊!

  當然讓永倉從自我放逐中轉醒的關鍵就是我們的主角雪村了。這個路線的戀愛讓我摸不著腦袋,京都時期兩人的互動就是溫馨的兄妹感,甚至永倉希望雪村能叫他「大哥」,互動是滿喜歡的但就不是戀愛啊。等到永倉決定離開新選組時,就突然找雪村一起走了。

  「讓我再說一次。我會……保護妳。所以妳願意跟我一起走嗎?」
  「……好的!天涯海角我都跟你去!」
  「嗯!天涯海角都讓我保護妳。」

  身為一個保守的古代人(?),講出「天涯海角我都跟你去」,不就是要結婚的意思嗎?但接下來的劇情還是完全沒有曖昧——完全沒有,但在毫無曖昧的互動中,雪村又可以大講騷話……我是還挺喜歡的啦。


  然後到決戰前,永倉就突然求婚了(????!),雪村也爽快答應,其實她早在離隊時就答應求婚了只是永倉沒發現吧?

  戰鬥也讓我滿失望的,明明就是新選組最強,配的 boss 是最弱的雪村爸,光憑人類的力量就打贏了。劇本可憐他又讓他打了天霧,理由是天霧覺得他如果不能控制不用羅剎的力量,就不能讓雪村跟他在一起……抱歉你誰啊?老娘選誰當老公干你屁事?不過讓永倉成為唯一用人類力量打贏鬼族的角色,也算是符合這個角色的定位。至於打贏天霧後就脫離戰場這種發展,我已經心如止水。GE 按照史實,兩人到永倉以前所屬松前藩的小樽定居,結局圖好好穿衣服的永倉帥很多,不過永倉說他其實是在江戶長大的(前面有些跟雪村聊到江戶的劇情),不知道是不是藩主被留在江戶的正妻之子;我對這個路線的悲戀結局印象比較深刻,雪村帶著永倉的刀,以妻子的身份回去他脫離的故鄉,說什麼也要把他經歷過的人生告訴故鄉的人。


山崎烝:新選組的榮耀

  山崎烝應該是原版遊戲就有的角色,但真改才新增他的攻略路線,但比起本來就跟原田形影不離(?)、戲份不少的永倉,山崎因為擔任監察,本身的軼事也少,遊戲中一直把他塑造得比較低調。在真改中則利用他擔任組內醫務(確有其事)的身份,來與主角做連結,老實說這樣的近水樓台聽起來比其他組員的攻略路線合理得多,不過在共通線硬插入新劇情的斧鑿還是很深,不過進了個人線,劇情就豁然開朗,把主題與戀愛都表現得很好。

  山崎線的主題是什麼呢?他多次提到自己是「影子」,因為他負責情報這一類檯面下的工作,不像永倉、原田等人在最前線衝鋒殺敵。如果說山崎自認是影子,那麼他心目中的光又是什麼呢?相較於其他路線的千篇一律,山崎選擇喝下變若水的理由相當有意思,同樣是在鳥羽伏見之戰戰敗後的撤退路程,同樣與雪村一起遭到鬼族襲擊,在他們陷入危機時,土方出現了,我差點以為自己走錯路線,結果當土方拿出變若水,卻突然被山崎搶下。

  「……土方副長對今後的新選組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人。我絕不允許他為了你(風間千景)無聊的挑釁化為活在黑暗中的怪物。該墮入黑暗戰鬥的——另有其人。」
  「當我選擇監察之路時,早已做好此番覺悟。就算自身墮入黑暗,我也有必須守護的事物。必須完成的使命——若這份力量足以實現那些目的,即便這副身軀落入黑暗也所在不惜!」

  在這個劇情高潮中,山崎內心對於「光」與「影」、「黑暗」與「榮耀」的價值觀向玩家揭示出連結。土方作為新選組的代表人物,站在光明的那一側,體現出山崎心中要守護的「榮耀」,而在他的價值觀中,守護有時候必須用上「黑暗」的手段,這正是他所承擔的責任。或許也是為了襯托這份覺悟,這個路線對於羅剎之力消耗生命力的害處、吸血衝動影響心智的危險,都比較用心描寫。

  然而因為有這個光影相對的價值觀,山崎雖然選擇了自己的路,卻不是毫無迷惘,雪村則是站在沒有戰力的立場去同理他無能為力的焦躁,在山崎選擇成為羅剎後甚至對他說:

  「如果這個人成為羅剎,在見不得光中的世界中支撐著新選組——我不會讓你孤零零的。無論多麼深沉的黑暗,都要陪著你。」

  真的很喜歡這個溫柔、主動、體貼又勇敢的雪村,無論是行為上或言語上都能真誠表達情感,直球到山崎招架不住。各種等門、送飯的小夫妻互動,我都覺得在旁邊的土方是不是露出姨母笑XD

  因為身為影子,山崎能夠去做檯面上的新選組無法做的事,也就是調查新政府軍的新型羅剎。山崎和雪村追著雪村綱道一路到白河城,風間和天霧雖然基於跟新政府合作的立場不便干預,還是依照鬼族反對羅剎的信條偷偷給予協助,但我不懂山崎為什麼堅持不用羅剎之力打倒綱道,雖然綱道很弱,我們都知道。可是然後,山崎就說要退隊?!戰爭還沒打完啊?GE 是兩人結婚,山崎繼承雪村家的診所,所以說現在羅剎可以活在江戶,不需要北方的水了嗎?我還比較喜歡悲戀結局,山崎用羅剎之力打倒雪村綱道,生命力耗竭消失,但確確實實保住新選組的榮耀,讓羅剎的存在永遠消失,新選組只留下他引以為傲的部分。(是說我完全想不起來這個路線的山南和藤堂跑哪去了)


土方歲三:真正的武士

  土方歲三是我在新選組中最早認識的人物,當年去北海道一下飛機就衝去五稜郭結果沒開,憤而跟路邊的土方等身立牌(?)合照,後來去京都,因為新選組一直搬家,各大觀光景點都飄著他們的誠字旗和土方副長的局中法度XD,對他的印象還是銀魂中那個鄉下武士和鬼之副長,這次玩了《薄櫻鬼》去查資料,才發現他還真的是個挺愛出風頭的人嗎?年輕的時候寫徘句自己印同人誌(是說那個年代有出版社嗎?),後來跟遊女通信,還把人家寫的情書(廣告信?)蒐集起來跟老家朋友炫耀,還是說人紅了就容易被挖出黑歷史?

  總之,遊戲裡至少是把跟遊女相關的黑歷史都刪掉了,連傳說中相好的君菊也改編成互通情報的關係。在日本數百年的封建社會,從來沒有「將相本無種」的想法,土方卻說動一介平民道場主近藤勇追求「武士」這個目標,要知道向來只有生而為武士的人,沒有成為武士的人,是有多麼強烈自我意識、愛出風頭的人才會在一個封建社會中擁有這個夢想?但平民出身的他即使做著武士的工作,註定不被認可為武士,而歷史諷刺的地方是,其實並沒有武士資格的他,最後卻帶領著一群同樣沒有資格的人,在後世的我們心中成為日本最後的武士。(寫到一半突然覺得我應該是在寫《燃燒的劍》讀後感,而不是《薄櫻鬼》玩後感吧?)

  回到《薄櫻鬼》,雖然土方歲三本人的生平已經夠戲劇化了,羅剎終究是這個遊戲不可或缺的元素,遊戲中以「冒牌貨鬼族」與「真正的武士」互為表裡,表現出土方這種把事情做到實打實,假的也可以比真的還要真實的蠻勁。他變成羅剎的經過就是沒有被山崎搶走變若水的路線,風間千景恥笑他是冒牌貨,土方便宣言:

  「不論發生什麼事,絕不扭曲自己的信念。不論是什麼時候,都絕對不會退縮。我們把這樣的態度當作唯一的武器,才能夠走到這一步。」
  「不管是不是冒牌貨,只要能貫徹到底,應該也能變得貨真價實。也就是說……只要用羅剎的力量打倒你,我就能……我們就能成為真貨吧?」

  這邊從「我」到「我們」的層次暗示出更深一層含意,土方一開始想到的只是成為羅剎的「我」,但他接著就想到夢想成為真正武士的「我們」,於是遊戲便把這兩層意義連結在一起,表面上表現的是土方與風間的決鬥,實際上展現的卻是土方對堅守武士道的信念。

  不過我對風間千景真的非常失望,跟土方這次對決中,他被土方劃傷臉,接著就一路追他到北海道,好像他的臉真的多麼重要似的。雖然他們的決鬥被安排為土方線劇情高潮,但與大局無關而氣勢不足,只回收了「冒牌鬼族」這個伏筆,但被這種幼稚鬼認可只是玷污了土方先生啊!

  土方真正的困境與成長其實是近藤之死,這是路線中段最重要的轉折。我常常覺得近藤和土方像是新選組的爸爸媽媽,近藤是孩子們景仰的大家長,總是跟大家打成一片,但土方才是那個操持家務的人,他雖然有能力,卻不像近藤可以號召眾人,所以對土方的夢想來說,近藤是不可或缺的。然而近藤的夢先醒了,在這個並不是揮刀就能盡忠的時代,他們來得正好,卻也來得太遲,土方還努力要學習新式的武器與戰術,但近藤已經累了。

  「我說,阿歲啊。你是不是差不多該讓我解脫了呢?」
  「為了將我推上高位,不分晝夜地工作,四處奔走,最後甚至成了羅剎……看到你這個樣子,實在很心疼。因為我……並不是個有資格讓你鞠躬盡瘁到這個地步的男人。」
  「我……我做的那些事情,又算什麼?原本以為只要成為武士,替朝廷工作,不斷打勝仗……這麼一來你就會一起感到高興……」
  「……實在對不起你。是我讓你做到這個地步的。是我把你逼到絕境的。」
  「現在想想,這實在是……虛幻的一場夢呢。我們這些不是武士的傢伙,竟然能把刀插在腰際,替御公儀工作。」

  近藤勇不久後被新政府斬首,最後仍然沒有被看作武士。

  局長死後,土方理所當然成為新選組實質意義上的領導者,但歷史上的他自始至終都是副長,之後的一年,他是以副長的身份暫代局長的職務。遊戲中的土方起初相當抗拒獨自負擔責任,我想最重要的是,他已經不知為何而戰,他的夢想始終有近藤和其他伙伴存在,在近藤死後,這個夢想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抵達了。這時在鳥羽伏見戰爭撤退時就已經為了保護土方而死去的山崎,他留下的話卻成為土方往下個階段前進的關鍵(以時間序來說,也成為真改新增與土方線呼應的山崎線的題旨),「副長是頭,我們是手腳」山崎在土方線和自己的路線都說了這句話,意識到為了近藤和自己畫出的夢想而死去的隊士們、為了這個夢想仍在奮戰的隊士們,重新前進的土方已經不僅僅是為了近藤而戰,他要帶著這群仍然自許為武士的人,走到最後。

  「我想要保護的,不是現在躲在江戶的慶喜先生、不是江戶城、也不是幕府的高官們。而是我的……我們心中的幕府,還有為了守護將軍而生的新選組……這才是我要保護到底的事物。」

  這邊又來一次「我」到「我們」的層次,然後我為了抄這段才發現他竟然叫將軍「慶喜先生」,是不是應該叫「大人」才對啊?(思索)

  不過遊戲中這段的表現有點冗長,作為(大概是)官方男主角,土方的路線特別長,而且努力想要收掉所有其他新選組幹部的結局,雖然單一劇情很精彩,放在整個故事中變得有些意義不明。譬如說到了會津與齋藤會合後,兩人又為了土方要不要上前線意見相左,最後被同樣羅剎化的齋藤以拔刀術武踐,但土方在這之前明明就已經想起山崎的話,就顯得很重複;而山南、藤堂和新選組羅剎隊則收在仙台城,山南假意投靠雪村綱道,最後跟前來仙台找盟友的土方一起殲滅綱道與新政府軍的羅剎,山南和藤堂也在這一戰後力竭而死,對於從試衛館時代就相識的山南,土方難得露出平時長輩以外的樣子(山南的年紀與職位確實高於土方),不過因為羅剎死光了(除了土方和齋藤),劇情就有點失去重點,事到如今也不可能不讓土方去北海道,但就不符合一般虛構故事的劇情高潮安排,而是現實中漸入衰微的荒涼。

  除卻節奏問題,我還是很喜歡蝦夷共和國這段劇情的一些細節,曾經的鬼之副長,肩負起領導者的任務後,也變得柔和,看到他一路的改變,真的會有跟著他走了很久很久的感觸。然而不止一百五十年後的我們,當年的他們應該也明白,蝦夷共和國終究無法抵抗新政府全力進攻,一切只是在北海道的春雪融化前最後一個夢。歷史上的明治二年六月二十日,新政府軍箱館戰爭總攻擊開始、新選組隊士島田魁守備的辯天台場被新政府軍包圍,陷入孤立。土方率領少數士兵突圍相救。土方一夫當關,力阻自七重濱大舉進犯的新政府軍於一本木關口,卻不幸在亂戰之中腹部中彈,落馬不治。(以上粗體字抄錄自維基百科)不久後蝦夷共和國總裁榎本武揚開五稜郭投降,土方歲三至死都在戰場上,不曾投降。遊戲在相馬線中一段土方的自述可說是他個人價值觀的精髓:

  「真正的敗北指的不是在戰場上落敗。而是灰心喪志,選擇投降。所以我絕不投降。就算嘗到敗北的滋味,遍體鱗傷……痛失夥伴。縱使折斷刀劍一敗塗地,甚至喝下泥水都要戰鬥到最後一刻。」

  但是回頭看看遊戲給他安排的結局,完全比不上基於史實的寥寥數語,前面已經提過風間千景作為反派的格局不夠,且最終決戰無關大局,戰鬥本身的描寫也沒有遊戲中段宇都宮一戰精彩,最重要的是,打贏風間千景後,土方就中離了???箱館戰爭不是還在打嗎?好啦我知道這時歷史上已死的土方不能影響史實中的戰爭,但也拜託你想個好理由吧?就這麼直接跳到戰後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是不是少了不只些什麼?所以我比較喜歡用盡生命力打贏風間千景的悲戀結局。

  其實已經講得差不多了,但我到現在還沒提戀愛劇情……嗯,這真的是個本格乙女戀愛遊戲,只是我想追隨副長到最後一刻的心情讓我一點戀愛感都沒有。其實我還是滿喜歡雪村與土方的互動啦,土方基本上完全沒有心思戀愛,卻一次又一次接受雪村死纏爛打地跟上,並且說了不只一次,雪村這樣江戶的女人,總是讓他覺得好像不能違抗,該不會鬼之副長在戀愛上還挺 M 的吧?雪村的直率、倔強可能也與土方的性格有所共鳴。但在局勢越來越差時,土方不只一次想把雪村趕走,最後在前往北海道前直接拋下她,然而在大鳥的幫助下,雪村遲了一點追上,又回到土方面前,無論是對土方宣稱自己不需要幸福、被土方退回大鳥給的求職推薦函後直接把推薦函撕掉,雪村一再表現出忤逆土方卻站在土方這一邊,才終於讓他接受與這個女人同生共死。不過之後蝦夷共和國鬆散的劇情,導致戀愛部分彷彿早餐店奶茶底下的結塊砂糖,像是忙著趕進度放閃。

  雖然有很多劇情嘈點,我真的很喜歡《薄櫻鬼》中塑造的土方歲三這個角色,喜歡他目標很理想、手段很現實,喜歡他再怎麼難看也要拚命到底的頑固,喜歡他在務實之餘的溫柔,即使他始終追隨著近藤勇,我(在遊戲中)也始終追隨著他。





  剩下三個新選組外的角色(包含一個原始、兩個新增),和最後一個新選組新增角色,會在下篇介紹,還會有配角感想,以及到時看心情的 bonus。如果有想看什麼 bonus,也可以留言給我。

創作回應

深藍烈火
當初把本作的阿一與神劍闖江湖中的阿一拿來互相比較,真的是非常有趣啊~(大笑)
2021-01-13 23:13:58
千晴
應該差超多的吧?薄櫻鬼的齋藤感覺就是魔改
2021-01-14 00:33:4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