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3-17 本是某個早晨的延續/+2

奇箱 | 2021-01-06 22:59:08


 
 
        完全沒有人煙的屋子,莫名安靜的早晨。
 
        一早醒來,就覺得這場景似曾相似。
 
        「那個人…blank不在啊。」
 
        自從roommate來到這裡已經過了兩天。
 
        在客廳的桌子上仍舊放著blank所給的tt-plus,那是現在自己唯一能自由選擇的事情,是自願帶上它還是被1011強迫戴上它。
 
        不知道與自己分離的0110會怎樣被對待。0000現在還好嗎?爺爺的身體不要緊嗎?
 
        technician,他還好嗎?
 
        「…嗯?」
 
        roommate走向客廳,發現在長桌的最尾端,有個很顯眼的人影。
 
        並不是沒人嗎?剛剛從房間走出來時被轉角擋住,沒辦法看到客廳深處。但是blank的工作服是黑西裝,怎麼突然穿這麼顯眼的紅色衣物?
 
        再定神一看,那人身姿明顯比blank還要瘦小的多,並且有股說不出的熟悉感,卻又不知道熟悉在哪個部分。
 
        「怎麼了?」那人微微一笑:「在納悶著blank不見嗎?」
 
        「不是…」經歷一連串離奇事件後,roommate對莫名其妙的狀況已經見怪不怪,他鎮靜的回答:「訝異為何會有客人來。」
 
        那位紅裙長髮的說話風格帶著一絲絲的機械感,但是那口音roommate卻極為熟悉。
 
        「…不會這麼扯吧。」
 
        有唯一一個能說服這些熟悉感的假設,但是,第一:他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第二,roommate不想相信這是真的。
 
        暫且先懷著這狐疑,roommate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下:「現在外面的人正在找沒戴上tt-plus的人,是聞到我的味道才過來嗎…這樣說的話1011要爽約嗎?」
 
        「1011說一周的話,有tt-plus的人在這一周就不會主動攻擊你。」女人說道:「但因為對你有另加禁止外出的規定,所以要是出去的話,還是會被攻擊就是了。」
 
        「既然如此,來這裡就應該是有什麼事情才對吧。」roommate說:「blank嘗試說服我不成,換個說客過來嗎?」
 
        「說服…嗎?」女人摸了摸自己的黑髮,思考一陣子後說:「確實能這樣說呢,就其他角度而言是來說服你的。」
 
        「1011理想的部下都沒辦法做到的事情,還以為你們要放棄了。」
 
        「1011的話,確實放棄說服你了喔。」女人說:「blank沒辦法做到的事情,讓誰來都不行。」
 
        「…那為什麼妳還要過來?」roommate吞了口口水說:「1011為了什麼要讓妳過來?」
 
        「1011怎麼可能會讓被監禁的人自由亂跑呢?」
 
        roommate聽到這句話又是一震。在這時間點他只知道兩個人被1011挾持住,但眼前的人很顯然不是兩天前才分開的0110。
 
        「天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推論嗎?」女人微笑說:「倒是出現了我認知中的roommate不會出現的反應呢。」
 
        真的太像了。
 
        撇除掉外在的變化及說話方式…不,女人剛剛說的話已經完全去除了那種說話方式,再加上那有點蔑視人的笑容,少了一點僵硬卻又多了一分嫵媚。
 
        「…我現在該怎麼稱呼妳。」roommate雙手抱住頭顱,心情紊亂問說:「還是我認識的那傢伙嗎?」
 
        「和以前一樣,用technician稱呼我就行了。」
 
        眼前的人,是在那天一早就失蹤的technician。
 
        但變化實在太大了,一般來說常在家中穿著灰黑色工作服,不打理自身一絲一毫的那個人,竟然像是下了濃妝豔抹般出現在這裡。一擺之前的理科研究生形象,完完全全就是個女孩子了。
 
        「還真的是這樣。」technician說:「不然你也不會這麼輕易和我同居的,我作為女孩子的那一面受到了極大震撼。」
 
        很難接受卻是事實,roommate扶著自己的額頭說:「穿那樣的衣服,又是那種體型,外加短髮,誰都不會認為是女的吧。」
 
        現在想起來,雖然沒在那間屋子找到女性用品,但仔細一看的話就會發現technician的喉嚨沒有顯著凸起,嘴唇沒有鬍子的痕跡,顯然就是完完整整的女孩子一名。
 
        「雖然說以前研究時的衣服穿得比較習慣,不過…」technician像是小孩子般站起來原地轉了一圈,讓長裙略為飄起,讓頭髮任意散開:「偶爾換上這樣的長裙,留些長髮,感覺也不錯呢。」
 
        「…是嗎?」
 
        不同於面帶微笑的technician,roommate是用帶有些許憂傷的表情看著現在的technician。自己尋覓已久的technician就平安地在自己面前,但是roommate卻沒有絲毫喜悅的感覺。
 
        「怎麼了嗎?」
 
        不知何時technician已經來到在自己的面前,用雙眼直盯著roommate。
 
        「不對…」roommate說:「果然你不是technician。」
 
        「…就算性別印象有落差也不至於否定吧。」
 
        「我所知道的technician,是比起自己更重視發明的人。」roommate緩緩的說:「隨意的過自己想過的生活,雖然不會請求他人稱讚自己,但又會因為一點稱讚而高興起來。和性別無關,她就是這樣的人。」
 
        「…那就是你認知中的她嗎?的確那時候的technician是這樣呢。」
 
        「1011對你做了什麼吧,」roommate起身遠離technician一點距離:「0110說的要是真的的話,現在妳就不該在這才對。」
 
        technician與0110在同一間牢房時,就已經只能任由1011擺布了,換句話說,1011會讓technician在這時間點出來與自己碰面,一定會有什麼目的才對。
 
        「1011已經死了,被我殺死的。」
 
        「…诶?」
 
        「在幾個小時前而已吧,抓到一個1011剛好背對著我的時機。」technician稀鬆平常的說:「所以就直接殺掉他了。」
 
        就算再怎麼告訴自己現在的technician只是被1011控制才來到這裡,對於這出乎意料的發言,roommate完全忘掉自己的主意。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當然是因為這種機會不會再有第二…」
 
        「不是這個問題!」
 
        roommate只覺一陣天旋地轉,一覺醒來還沒吃過像樣的早餐,又碰上一連串對他而言過於衝擊的事實…不,他甚至連這些是不是事實都沒辦法分辨。
 
        「你覺得technician不會做出這種事嗎?」technician說:「technician並不像你所想的那麼乖喔。」
 
        「我知道!」已經連對不合理的事情發怒都做不到,roommate看著眼前的technician:「果然…妳不是technician。」
 
        「唉…為什麼就是不能接受呢?」technician面向roommate張開雙臂,展現她全身的身形說:「你眼前的人毫無疑問是貨真價實的technician,她的軀體在這,她的意識在這,是你一接近就觸碰的到的少女,接受這事實這麼難嗎?」
 
        只要去除掉長髮以及衣物,那身材與臉蛋確實是自己認識的technician。
 
        但是此刻那軀體中的內在,既是technician又不是technician的人,roommate完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他雖然不明白發明家的想法,卻也不至於無法應對。
 
        「你殺死1011的原因,是什麼?」
 
        Roommate突然丟出問題。
 
        「人質抓到機會,殺死綁匪還需要…」
 
        「如果是technician的話!」roommate打斷technician的回答,不帶好意的說:「『因為不能自由發明東西』,是technician的話就會這樣回答。」
 
        「那只不過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認識technician也才那幾些日子而已,被綁架後遇到什麼事也是一概不知,對真正的technician的認知有些偏頗啊。」technician說:「不過看樣子,我與你對technician的認知上也有差異呢。」
 
        「…差異?」
 
        「technician在0000與0110的眼中,或說在所有擁有電極的人眼中,似乎表示著獨特的一個意識呢。」technician微笑說:「roommate,我剛剛所說的並無一絲虛言,這副身體是貨真價實的,原本存在technician意識的身體。」
 
        這樣一說,roommate就知道了,從剛才兩人就不在同一頻道上,因此對話才對不上。
 
        「確實technician是女性,我也是不敢相信…不過就先放下這一點好了。」roommate說:「那個代表technician的意識,被『你』…或是說1011趕去哪了?」
 
        「有興趣嗎?」
 
        technician慢慢走向玄關門口,側頭看向roommate。
 
        「說起來上次餓昏時所請的晚餐,我好像還欠著錢呢。」
 
        「…我不能出去這間屋子。」
 
        「1011已經死了,死透了,屍體甚至被打包帶走,不用再擔心這件事。而且早上到現在還沒有吃過早餐吧。」technician莞爾一笑:「還是說roommate想要讓女孩子失望嗎?」
 
        心中到底有什麼意圖?就算1011死掉,也不能保證其他人不會攻擊自己吧?roommate僅從這句話便發現對方隱瞞非常多的事實。
 
        他能直觀的感受到,現在的technician,能像1011一樣操控著所有戴上黑色貼片的人類。
 
        而既然對方不是technician的話,十有八九抱有什麼目的才來到這裡的。
 
        Roommate最能直接想到的,便是與1011一樣的理由,雖然這兩人是綁架犯與人質關係,但面對roommate卻同時有一樣看法。
 
        想將對方納為己有。
 
        想要獨佔roommate這個人的所有。
 
        只要一想到這兩共通點,roommate就無法像對待過去的發明家般對待現在的technician。
 
61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