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小說】靈魂的羽毛-命定錄|半島輓歌 II

蕾蕾‧亞拿 | 2021-01-06 22:09:19

連載中《命定錄》
資料夾簡介
時間線發生在〈錫安傳〉前後的故事集,風格較為輕鬆,嚴謹度較主線低,依故事需要可能會稍微偏離既有設定;有機會暴雷主線發展,但個人認為並不會影響閱讀主線的樂趣。

小林帶著蕾蕾在人煙稀少的小巷子間穿梭。正當蕾蕾納悶為什麼要走這麼無聊的路線時,一坨濃郁的味道撲向鼻子,她仔細看看眼前的景物,才發現原來到了疑似美食街的地方。奇怪的是,這裡的人雖然多,但絕對沒有外頭大街上的多,走起路來一點也不擁擠。

為善盡地主之誼,小林帶蕾蕾到各個有「佳作」的小店前,至於吃不吃就交給她自己決定了。她們一攤晃過一攤,蕾蕾被香得暈頭轉向,光是料理方式就有烤的、炸的、煎的、燻的…;口感有甜的、鹹的、辣的、冰的、燙的…。蕾蕾已經相當克制了,卻還是不小心把肚子塞得微微鼓起來。

終於脫離充滿誘惑的美食小巷,她們抵達海洋生物公園,對蕾蕾來說,恰巧又是一次幫助消化的行程,但不同的是,這次不再孤單。她們循著指示牌,進入那條連小林都非常期待的觀光景點─海底隧道。

兩人漫步在長長的通道裡,完全透明的管子讓人彷彿與海洋沒有距離,從腳底到頭頂都被海洋世界包覆著,若將目光隨意擺放,都會是能深烙心底的畫作。

一隻把她們一口吞掉都綽綽有餘的大魚從頭頂悠然游過,兩人不由得獻上一聲驚嘆,接著便回到剛才的話流。

她們從各自原本的生活,到獨到的見聞,還有那些珍藏在心底的夢想,被她們各自翻找出來,當作小禮物送給對方。話匣子一開便關不起來,這條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隧道,不知不覺就被她們逛了好幾趟。

「蕾蕾,妳會游泳嗎?」小林的臉貼在透明牆邊,與一隻小鯊魚對望著。

蕾蕾搖搖頭:「不會,小時候在池塘溺過水,從此就不敢在腳碰不到底的池子玩水了。」

小林笑著,並自豪說道:「我很會游泳哦,還是學院的跳水王牌呢,後天我們去海邊玩吧,我教妳!」

「後天?」

「對啊,後天,」這時小林露出一抹肅穆的神情:「因為明天有個非做不可的事。」

這時蕾蕾想起父親之前提過的事,試探地問道:「是要去…中央區嗎?」

小林輕輕點點頭,隨後用嚴肅的口吻警告蕾蕾:「明天妳去哪裡都可以,就是不要靠近中央區哦。」

「為什麼?」

小林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收起剛才嚇人的表情,贈予淺淺笑容的同時,牽起蕾蕾的手,往出口的方向走去:「走吧,帶妳去看看『真正的浦洛』。」

望著小林的背影,蕾蕾沒有多問,就當作保留點神祕感,看看小林接下來要為她展示什麼驚喜。她們離開海洋生物公園後,小林帶著蕾蕾往市中心的反方向前進。

隨著繁華的氣息越來越稀薄,周圍的景色也出現相應變化:原本華美的樓房逐漸被斑駁的房舍取代,路面也從井然有序的石磚變成光禿禿的砂土。儘管沒有明顯的圍牆作為分界點,但蕾蕾仍能明確感受到那道無形之界,跨越的瞬間,儼然踏入了另一個世界─浦洛的郊區。

除了一般住家的平房外,這裡也有店鋪、有攤販,做著毫無吸引力的生意─賣些當地人不想買也無從選擇的東西。蕾蕾一度與路邊的人對上眼睛,那死氣橫生的神情著實嚇人,彷彿下一刻就會撲上來,奪取她的靈魂,來滋養自己枯槁已久的靈魂。蕾蕾不禁趕緊別開眼睛,不願再看到一次。

穿過幾條小街道,感覺路越走越擁擠之時,小林拐了個彎,一座巨大又突兀的建築群出現在她們眼前。蕾蕾駐足在入口前,呆望這座不知該怎麼理解的龐然大物…

一棟棟高聳的樓房緊緊密合在一起,外側的建築連成一直線,宛如堡壘的城牆,左右兩側延綿開展,幾乎看不見盡頭;姑且不論髒污,放眼望去,每棟樓房的建築風格、顏色參差不齊,不僅如此,有些上下樓層還出現極大差異,似乎是額外往上建造的附加物。亂七八糟的模樣猶如孩子隨意疊放的積木,殊難想像原本只出現在遊戲間的東西,如今卻貨真價實的出現在眼前。

蕾蕾看得忘我,仰著頭,嘴巴還忘記闔起來。小林故意用手背頂下蕾蕾的下巴,幫她將嘴閉上。

「這裡是?」蕾蕾問道。

小林只是苦笑一下,隨後牽起蕾蕾的手快步走進這座「堡壘」。

蕾蕾以為外頭已經夠壯觀了,沒想到真正「精彩」的才剛開始;「堡壘」裡不僅有大小街道、錯綜複雜的巷弄,頭頂上還交錯著數不清的空橋,以及擠得一點美感都沒有的店鋪招牌─與現代化的港都比起來,儼然是另一個國度。

這裡除了普通的民生生意外,更多的是酒吧、賭店,還有一些烏漆墨黑的小房間。蕾蕾以為只是空屋,但小林堅稱那是店鋪,當她追問是做什麼生意時,小林卻只是捏捏她的臉,揶揄她可愛。

這回小林沒有帶蕾蕾停留在任何店鋪前,或是吃任何東西,整路上緊握蕾蕾的手,快步穿越那些街道,進到其中一座樓房裡,循著不斷折返的樓梯一階一階往上爬。好在兩人體力都不錯,爬個十幾樓並非什麼難事,只不過呼吸急促了點。不費三兩下功夫,兩人登上這座「堡壘」的樓頂,恰巧趕上日落時分。

她們所在的地方是建築群最外側的天台,可以把浦洛的城市夜景、海港灣以及夕陽,一次收在眼底的絕佳觀景台。

兩人選了個視野最好的位置坐下,一面欣賞著天體現象帶來的絕倫演出,小林也把在海洋生物公園沒說完的話說完。

「二十幾年前,浦洛王『李』駕崩了。慣例是王子公主繼位,結果不知道怎麼了,王室成員有人病逝、有人意外死亡,還有人失蹤,於是王都找了位宣稱是李王遠親的人登基。浦洛人原本是不關心這些事的,反正生活照樣能過下去,直到最近幾年,開始發現有事情不太對勁…」

小林繼續說道:「除了許多商行陸續變成康國仕紳的之外,部份土地也不再屬於浦洛人。城裡的物價越來越高,妳能想像嗎?以前我媽媽買一個鳳梨皮麵包只需要現在的四分之一錢耶!」

蕾蕾不禁仰起眼睛,遙想不久前一次買兩個鳳梨皮麵包的自己…這事絕不能跟小林提─奢侈得太過分了。

小林用眼神引領蕾蕾看向後方,也就是身後這座堡壘:「這個『城寨』跟港都之間的關係,可以說是浦洛現在的縮影,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港都會完全被康人佔據,而它就是浦洛人未來的歸宿…」

「最近更聽說,」小林看著蕾蕾的眼睛,眼眶裡泛著淚水:「國王企圖把港都的中央區賣給王都的國王,如果成真了,王都的法律跟軍隊就能名正言順進到浦洛,這樣一來,浦洛還是那個『自由的港都』嗎?我的未來只能活在王都的恐懼之下嗎?」

說著,小林終於按耐不住內心的激憤,哭聲伴隨淚水潰堤而出;蕾蕾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握著小林的手,哪怕這動作有多微不足道,也希望小林能感受到一點被支持的溫暖。

小林覺得自己失態了,趕緊用手背擦拭眼窩,勉強擠出之前開朗的笑容:「對不起…讓妳聽到不快樂的事情。」

蕾蕾沒有責怪她,反而給予一個大大的笑容,讓她知道自己一點都不介意。

賞了一會夜景後,她們離開天台與這座建築群,回到喧鬧的市中心。小林又帶著蕾蕾逛了些街區,並照慣例地把蕾蕾餵得飽飽的。

結束一天的行程前,小林向蕾蕾確認後天的見面地點與時間,並且再次告誡明天不要到中央區,蕾蕾先是故作失望的模樣,在小林的堅持下才勉強妥協;兩人在擁抱中道別。

◆◇◆

隔天午後,窗簾被微風輕輕撩起,暖暖的陽光把房間照得閃閃發亮;蕾蕾慵懶地攤在床上,左翻右翻就是不想起來。

父親從房門外走進來,手裡抓著一大疊紙張:「咦?今天沒有出去玩嗎?」

蕾蕾用手臂遮住雙眼,語氣虛弱地回道:「昨天吃太多東西了,有點不舒服…」

父親笑了笑,坐到桌子前,取了桌角的鵝毛筆,趁著靈感還在,趕緊把腦中閃過的思緒留在紙上。

「你在寫什麼?」蕾蕾稍微移開手臂,露出一隻眼睛。

「剛好今天有空,想把昨天沒時間詳細說明的細節寫下來,讓他們之後慢慢看。」父親說著,手沒有停下來。

「為什麼?」蕾蕾追問。

「其實,」父親耐心解釋:「如果可以把文字寄送過來,我們就不用來這一趟了。康國王都會嚴格檢查從西方傳進境內的書信內容,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用觀光的身份來這裡與他們接觸,信也在這裡寫好交給達威,應該是目前最好的做法。」

蕾蕾回憶起小林昨天告誡的事,想問問父親的意見:「你會想跟他們一起去中央區抗議嗎?」

「想呀。」父親不假思索回道:「但是目前跟著去是沒意義的;如果被康國王都給盯上,我們大不了被強制送回家鄉,從此無法再來浦洛,這對達威他們一點幫助也沒有,還可能幫倒忙。」

蕾蕾試著消化父親說的話,她盯著天花板,隨興地把腦中的碎言說出來:「昨天我認識一位黑衣女孩,她帶我去好多地方玩,感覺是好人。分開前,她不斷要求我,今天絕對不要靠近中央區,難不成她的想法跟你一樣?」

「我想應該不是,不過呢,」父親轉向蕾蕾,笑著說:「妳交了一個很愛妳的朋友哦。」

「是嗎?」

這時,父親轉向窗外,稍微伸長脖子張望一下,確認那預料中的「東西」出現了,便對蕾蕾說:「妳看,開始了。」

蕾蕾掙扎一陣,費了點勁才翻下床。她慢慢走到陽台,看看父親指的到底是什麼。

眺望城市中心的方向,果真看見不尋常的東西:一大坨灰色的煙霧,從樓群後方冉冉飄出,讓城市中心像是失火一般。

「那是什麼!」蕾蕾驚呼。

父親也來到陽台:「是催淚煙霧,對付抗議者的東西。」

蕾蕾被那景象震懾住了,活到現在,這種人對付人的場面也只有在書上看過而已。

「他們會被怎麼樣嗎?」蕾蕾擔憂道。

父親的雙手撐在圍欄上,跟蕾蕾一起眺望遠方:「放煙霧只是驅散人潮而已,然後逮補他們認定的激進份子。妳朋友只是一般人吧,不要太顯眼就不會有事,這場面他們都很熟悉的。」

「我們已經約好了,明天要去海邊玩。」蕾蕾回到屋內,拿出筆記本,趴到床上,提筆把此刻的心境記錄下來。

父親看著蕾蕾提起幹勁的模樣,不禁莞爾。他也回到桌前,為著正在奮戰的浦洛人盡點心力─把他知道的知識留在浦洛。

◆◇◆

第三天一大早,蕾蕾提前抵達約好的地方─一張紀念知名作家的長椅。

她坐在長椅上,把等等要下海的行囊打理好,順便確認一下為小林準備的小禮物還在不在。一切都看似完美無缺,就只差一個人了。

蕾蕾望著眼前來來往往的人群,腦中想像小林那張爽朗的笑顏,從人群中脫穎而出的模樣…

就這樣盼呀…盼呀…盼呀…

不知不覺,距離約定時間,已經超過一小時了,卻遲遲沒看見小林的身影;儘管有些徬徨,蕾蕾還是選擇相信父親說的話,以及小林的諾言。

為不讓遲到這種小事壞了好心情,她刻意讓思緒逗留在前天的記憶中,用美好的回憶抹去負面念頭;希望當小林出現的時候,臉上的笑容沒有改變過。

不確定過了多久時間,炙熱的陽光灑在臉上,把瞌睡中的蕾蕾啄醒。她看看懷錶,原來已經下午一點多了。

難掩失落的心情,蕾蕾默默把行囊收好,落寞地往街區走去。

「可能是昨天太累了吧。」蕾蕾為此下了結論,希望這樣想能讓心情好過一些。

蕾蕾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閒晃著;找些看起來好吃的東西、逛逛了無新意的市集。儘管不斷告訴自己要釋懷,倔強的個性仍讓她不由得往人群裡探頭,賭賭會不會不小心瞄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日暮時分,蕾蕾坐在一張遮陽桌前,對著夕陽發呆之餘,一手拖著下巴,另一手用湯匙玩弄碗裡的刨冰水。

「咦?寶貝,真巧啊,海邊好玩嗎?」熟悉的聲音呼喚道。

「爸…」蕾蕾轉過頭,發現達威也站在一旁。

兩位大叔的心情看起來滿輕鬆的,還說了些大叔才懂的爛笑話想逗笑蕾蕾;當然他們不知道的是,蕾蕾此刻的心情真的很難讓嘴角上揚一點點─連給同情分的心情都沒有。

父親表示還有事要忙,臨走前提醒道:「我們搭的是午夜的飛船,記得十點的時候要回到旅店哦。」

就在父親轉身離去前,蕾蕾拉住父親的衣角,用哭腔問道:「我…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

聽到女兒的請求,父親大為驚訝:「我們只是要去開會,很無聊的地方。」

「沒關係,」蕾蕾低著頭,努力壓抑快潰堤的情緒:「我只是需要身邊有人…」

「妳的朋友呢?」達威關心道。

蕾蕾輕輕搖著頭,並讓父親的衣角陷進手心裡。

父親與達威困惑地相覷一眼,不過想一想,反正幾個小時後就要準備搭船了,就先把她帶在身邊吧。

◆◇◆

在一間豪華餐廳的秘密地下室,裏頭除了成堆的桌子椅子外,還有一群浦洛人團團圍坐著─以及兩位白頭髮的異邦人。

蕾蕾一個人窩在角落的小沙發上,喝著餐廳老闆招待的飲料,靜靜地聽著父親的演講;父親說一句話,一旁的達威再用浦洛語覆誦一遍。

父親傳講的是「錫安事件」的歷史背景,還有他們以前作戰的經驗。絕大部分的內容蕾蕾幾乎能倒著背了,不過看著與會的人聽得津津有味的模樣,覺得相當有趣;不同地方的人,對不同的重點,做出不同的非語言反應,最後還會提出各式各樣疑問,這讓蕾蕾百看不厭。

無意間,蕾蕾注意到一旁的桌上堆著一大疊像是剪報的東西,它們被堆得歪七扭八,內容東露一角西截一隅的。接著,她瞄到其中一張照片的一小角,看著上頭的半張臉,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蕾蕾悄悄抽出那張剪報,仔細看了看那張照片上的面容…

刺耳的尖叫聲隨之響徹整間地下室。

「這、這、這是什麼?!」顧不得父親還在講話,蕾蕾抓著那張剪報,拼命向身旁的浦洛人尋求答案。

「那是今天的報紙,」達威用淡然的語氣說道:「上頭的女孩是昨晚在海上發現的全裸浮屍,死因:自殺。」

「她、她是我朋友啊!」蕾蕾放聲大哭,嚇得父親趕緊跑過來摟住蕾蕾。

蕾蕾哭得撕心裂肺─為著一位只認識一天的人。

前天一起經歷的一切在腦海中翻騰著,尤其是小林述說夢想時的眼眸,暫留在她的心眼前好久好久…

不過真正讓蕾蕾痛徹心扉的,是一道無從驗證的問題,殘忍地在腦中不斷耳語:「如果有跟小林一起去的話…」

如果有一起去,不管是陪在小林身邊,還是偷偷地跟著,抗爭結束後主動牽起小林的手,一起離開中央區─小林的命運是不是就不同了?

一念之間的選擇成了永遠刻在心版上的「早知道」。

而小林的不幸彷彿正對著自己的「幸運」,提出無法反駁的控訴:「真羨慕呢,能出生在加芙以拉奇大陸。」幻影裡的小林如此說道。

蕾蕾哭得更大聲了…

空間裡的其他人,耳朵儘管聽得難受,但那份無法被否定的真摯情感,令在場所有人紛紛低下頭,用著最能表達同理的方式─緘默,給予最大程度的包容,與敬意。

畢竟,他們全都曾為人那樣哭過。


未完待續→

21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