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4-5節 V.S. 格雷姆 2

眼鏡WA | 2021-01-06 18:51:28 | 巴幣 8 | 人氣 88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簡介:
  應該存在於23世紀的魔法,竟然出現在女巫獵殺的時代!?女巫獵殺,竟然只是消除異己,藉此牟取利益的方式!?我無意間的行為,竟害得這女孩成為女巫,我、我該怎麼辦!?
  因不明原因從充滿魔法科技的23世紀回到15世紀的少年樂耀,在追尋如何回到未來的過程中,無意間害人成為女巫,並深刻體會到存在於過去的不公不義。他為了在過去生存並彌補自身的過錯,樂耀教導過去的人魔法,抵抗教會,解救被誣陷為女巫的人們,但是樂耀萬萬沒想到,存在於過去的魔法,竟然與他有所關聯……。
它章連結:(目錄連結) (第1-1節)
其它平台:(原創星球)

看完覺得喜歡,歡迎在底下留言、追蹤、加好友、或是賞個GP,謝謝。
----

第4-5節 V.S. 格雷姆 2

「芙菈絲緹,我先拖住格雷姆,妳迅速打倒米特再支援我。」

眼下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豁出去。

不過芙菈絲緹的神情有些猶豫,我的計畫有什麼不妥嗎?

「我不知道妳們在討論什麼,不過光討論是無法打倒我的喔。」

不知不覺格雷姆已走到我們跟前,居高臨下地看著我們。雖然受人蔑視的感覺不太好,但現在的距離正是我發揮的機會。

我發動超能力,想像格雷姆與魔法的連結中斷,我們身上的壓力隨即減輕,我順勢起身向芙菈絲緹大喊。

「照我剛剛說的去做!」

格雷姆再怎麼厲害,也只是年約13歲的嬌小男孩,我利用身高的差距將格雷姆架住並離開米特魔法的影響範圍。

「我都忘記你能夠消除魔法了呢!把我跟米特分開是不錯的想法,但竟讓你來面對我,未免太小看我了。」

「這可難說喔!在被我架住的情況下你根本無法使用魔法,就讓你瞧瞧大人與小孩力量上的差距。」

「小哥,這句話半點都不帥耶!」

我當然知道,但這是我唯一的勝機,假如拉開距離讓格雷姆使用魔法,我根本沒有半點勝算。

「小哥,你抱我也抱得夠久了,該放手了吧!」

「嗚!」

我的下巴突然受到強烈的衝擊,格雷姆竟在我的懷中跳起並翻轉180度,一腳重重地踢在我的下巴上,我瞬間感到暈眩想吐,不自覺地放鬆雙手,隨即一道魔法陣出現在眼前,我忍住暈船的感覺,死命地往一旁閃避,勉強避開格雷姆的攻擊。

我站穩腳步準備重新面對格雷姆,沒想到他竟然身處三層樓高的半空中將手指著我,無數魔法陣接連不斷地出現在我的頭頂,強烈的壓力一道道地從上落下,連地面都無法承受過大的重力而崩裂,我只能全力閃躲,避免受到格雷姆的重力束縛。

很快地,我周遭的地面就滿佈坑洞,我在閃躲的過程中不小心踩空跌倒,格雷姆的魔法陣馬上籠罩在我的上方,我再度被重力束縛在地上動彈不得。

「說了那麼多大話,結果還是一樣嘛!感覺還是面對芙菈絲緹比較有趣。」

格雷姆居高臨下俯視著我,滿臉失望地從空中緩緩落下。

沒想到我就算能自由操控自身的超能力,卻仍然派不上用場……不,我絕對不能放棄,不然我永遠無法達成與同伴們的約定。

芙菈絲緹前來救援之前,我曾發動能力減弱格雷姆的魔法,卻被他用更強的力量破解,既然如此我就用更強烈的意念來干擾魔法,或者說我只能這麼做。

我努力回想來到這時代的種種,提昇我對於魔法的厭惡,凝聚希望魔法消失的情緒,我感受到身上的壓力一點一滴的減弱,我緩緩地撐起身體,將腳步站穩,在格雷姆製造出的強大重力場下向他一步步地逼近。

「竟然還能移動,該不會小哥除了消除魔法之外,也能削弱魔法的威力吧?既然如此我就用全力來對付你吧!」

格雷姆的身上再度發出強光,我的雙腳無法支撐突然增加的重量,雙腿一軟跪倒在地。

此時格雷姆從腰間抽出一柄小刀,他沒有將小刀射出,僅僅將手放開,小刀就朝我疾馳而來,眼見小刀即將沒入我的腦門,小刀突然急轉而下,插在我前方的地面。

「測試完畢,再來可就不只一支囉!」

格雷姆邊說邊從身上取出一把小刀,我忍不住背脊發涼,若是他放手,小刀就會因為重力魔法朝我急速落下,這次他一定會連我周遭向下的重力也考慮進去,也就是說格雷姆一放手,等待著我的就只有死亡……。

怎麼可以讓他發生,我的想像必須要更明確,要鎖定目標,而不是漫無目的地厭惡所有的魔法,我要徹底中斷格雷姆與魔法的連接……。

等等,人使用魔法的過程,應先將意識與賢者之石連接,再由賢者之石干涉自然產生魔法現象,我若要干擾賢者之石的功能,會不會選擇其一效果更好?

現下我與格雷姆的距離過遠,自然無法中斷他與賢者之石的連接,既然如此我就專心干擾賢者之石對自然的干涉。

我心念一轉,身上的壓力突然減輕許多,我再凝神一想,我的全身恢復自由。

我連忙起身擊落已到我眼前的小刀,雖仍有幾把小刀落到我的身上,但不是致命傷,我忍住疼痛持續使用魔法干擾,趁著格雷姆使出更強的魔法之前快速逼進他的身邊。

格雷姆現在已距離我約一公尺,照理說應會受到我的能力影響完全無法使用魔法,沒想到他的身上卻還是出現使用魔法的光芒。

為了阻止他,我奮力地舞劍攻擊,但他將手掌往上一翻,無視重力往上跳了約十公尺高,躲過我的斬擊,他更把小刀往我頭上一撒,一片刀雨高速地朝我落下。

我只能專心發動能力,干擾被格雷姆強化的重力,減緩小刀落下的速度,一邊閃躲,一邊將之擊落。

但刀雨實在太多太急,我依然中了好幾刀,痛到我想跪在地上稍作喘息,只是現實不允許我這麼做。

我盯著仍在空中的格雷姆,想捉準落地時間給他迎頭痛擊,只是有一個疑問纏繞在我的心頭,讓我遲遲不敢踏步前進。

理論上不管是誰,只要踏入我的能力範圍內,他就不能使用魔法,為何剛剛做不到………。

一個分神,我身上的壓力又再度加重,我得再次專心干擾賢者之石與大自然的……,等等,我懂了,是我能力作用的對象改變了!

「小哥,你不來的話我就繼續攻擊囉!」

格雷姆的聲音將我從沉思中拉回現實,沒想到在我思考的時候他已重回地面,更舉起一旁的巨岩,一臉笑嘻嘻地將石塊朝我扔過來。

這次的攻擊雖然誇張,但對我或許是個機會,我只要能閃過這顆巨岩,就能利用視線死角逼近格雷姆的身旁。

面對朝我直衝的巨岩,我壓低身子鑽進下方,同時減弱施加在巨岩上的重力魔法,格雷姆雖將手掌翻轉朝下,但巨岩並未向下移動,而是依據慣性繼續向前衝,我趁此空檔再度來到格雷姆的身旁。

只是這次與剛剛不同,我沒有急於揮下我手中的長劍,而是變更我的想像,想像著我要干擾與中斷格雷姆與賢者之石之間的連結。

我原本使用能力時,是想像中斷敵人與魔法的連結,此舉可以同時干擾敵人與賢者之石的連結以及賢者之石與魔法的連結,但卻會使干擾效果減弱。

因此我剛剛將想像變更為中斷賢者之石與自然環境的連結,此舉雖然無法完全阻止格雷姆使用魔法,但可以減弱格雷姆的魔法,讓我得以接近他。

但是因為想像的變更,我無法再像之前一樣靠近敵人就使敵人完全無法使用魔法,所以我必須再度變更想像,變更為中斷格雷姆與賢者之時的連結,讓格雷姆無法再發動重力魔法。

我才剛覺得勝券在握,身體突然一輕,我整個人被格雷姆的魔法拋至半空中,我明明已經接近他並變更想像,為什麼他還能使用魔法?

還沒等到慌亂的腦袋得到一個結論,我上升的速度漸漸停止,地球的重力逐漸支配我的身體,使我落下的速度愈來愈快,我的腦袋急速運轉,想找出能突破困境的方法。

可惜並沒有。

我只能眼睜睜看著地面離我愈來愈近,最後我終於受不了,閉上雙眼,準備等待死亡的到來。

突然間我的身體受到一股橫向的衝擊力,我肚子裡的食物差點吐了出來,經過一陣強烈的震動,我已停止落下,並被某人扛在肩上,我的頭卻不知被什麼柔軟的東西夾住,讓我有點喘不過氣,只能不斷轉頭掙扎。

「你、你到底在做什麼啦!」

我的身體再度騰空,睜眼一瞧,芙菈絲緹滿臉通紅地遮住胸部,該不會剛剛我用臉磨蹭的是芙菈絲緹的胸部吧!

「我、我好心救你,你竟然、竟然……。」

被芙菈絲緹拋出去的我,在地面上滾了好幾圈才起身,一起身就看到她滿臉通紅眼眶泛著淚光,一副被我侵犯的表情。

「芙菈絲緹,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該道歉的是芙菈絲緹喔!竟然讓小哥的臉摩擦洗衣板,光想就覺得痛。」

「你還真敢說吶,格雷姆。」

原本就已滿臉通紅的芙菈絲緹,現在更是滿臉脹紅,不過那不是因害羞而臉紅,而是怒髮衝冠後的表現。

「樂耀,晚點再聽你的藉口。現在先幫我宰了格雷姆。」

我還來不及回應,周圍就響起急促的鈴鐺聲響,我被加速後的芙菈絲緹拖著奔跑。

看來芙菈絲緹已憤怒到失去冷靜,將我帶在身邊的話,我根本不能使用魔法干擾,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強化芙菈絲緹的魔法,讓她得以閃過不斷變化方向與位置的重力魔法。

「樂耀,該你表現了。」

「表現?你要我做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芙菈絲緹憑藉著她強化過後的怪力將我高舉過頭,把我當成標槍朝格雷姆的方向擲去。

這未免太亂來了,她都沒考慮到我要怎麼落地嗎?或者這根本是對我不小心碰到她胸部的報復?

格雷姆跟我一樣,完全沒想到芙菈絲緹會將我扔過來,他來不及作任何反應,用傻眼的表情看著我與他撞成一團。

鑑於剛剛的失敗,我這次發動能力又重新使用最初的想像,想像中斷格雷姆與魔法的連結,此時格雷姆應該無法使用任何魔法,但是我的能力其實無法選擇對象,所以抓準時機站在格雷姆面前的芙菈絲緹也是一樣無法使用魔法。

面對強襲而來的芙菈絲緹,格雷姆快速站起重整態勢,只是在近距離又都無法使用魔法的情況下,原本就是肉搏派的芙菈絲緹佔壓倒性優勢。

一拳、兩拳、三拳,快速的連擊招呼在格雷姆身上,格雷姆根本無從反抗,只能用雙手護住重要部位,一步步地敗退,但就在芙菈絲緹準備給予格雷姆最後一擊時,她的動作停止,雙膝更緩緩落下,跪倒在地。

原來在芙菈絲緹的連續攻擊之下,格雷姆與芙菈絲緹不知不覺脫離我的能力範圍,格雷姆再度使出重力魔法。

格雷姆右手指著芙菈絲緹,身上散發著使用魔法時的強光,芙菈絲緹也發動魔法,用強化後的身體硬是揮出右拳,但仍不敵格雷姆的重力魔法快速垂下。我必須要再次消除格雷姆的魔法才行。

我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想要靠近他們,但格雷姆馬上就察覺我的企圖,他伸出左手,我馬上因為重力魔法趴倒在地。

或許是我已筋疲力盡,不管我如何減弱格雷姆的魔法,我依然站不起身,明明就只差一點而已……。

「米特!妳為什麼不幫忙!妳幫忙的話我就不會差點被他們幹掉。妳該不會被芙菈絲緹的花言巧語騙了吧?」

什麼?芙菈絲緹沒有打倒米特,那為什麼她能跑來幫我?

面對格雷姆的質問,米特只是待在遠處,不發一語。

格雷姆見到米特沒有絲毫反應,氣急敗壞地說。

「幹嘛不說話!難道妳想再回到受人歧視的日子嗎?我現在無法進行任何攻擊,妳先殺了黑髮惡魔,之後我再來幹掉芙菈絲緹。」

「我……。」

米特微開小口想要說話,但馬上又陷入沉默,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嘖,不肯動手就算了,我自己來。」

格雷姆將雙手手掌翻轉向上,我們身上背負的重壓瞬間消失,然後絲毫感受不到重力,身體彷彿被空中的某人拎起似的一直往上攀升,直到離地約20公尺後才停了下來。

接下來格雷姆要做的事情淺而易見,若從這高度摔下,我們必死無疑。

「小哥、芙菈絲緹,永別了。」

突然間施加在我背上的引力消失,就在我思考著有沒有辦法從20公尺的高度下受身落地時,一道巨響響起,我眼前的地面快速隆起,並在我即將碰觸到它時停下來,讓我得以安全落在靜止的土柱上。

在我的印象中,能做到這種事情的只有一個人。

「摩爾……你怎麼會在這裡?這個時間你不是應該在教會主持彌撒嗎?」

站在格雷姆面前的人正是摩爾,格雷姆的身前佈滿了石槍,看來摩爾與格雷姆早已進行一波攻防。

「有人通報天有異像,天空被挖出一個大洞,鬧得人心惶惶,我怎麼可能還有心情主持彌撒,只是沒想到竟是你這混小子在搞鬼。」

「摩爾,你為什麼沒有幫我也做個平台。」

被摩爾與格雷姆的對峙吸引注意力的我,直到現在才發現摩爾並沒有解救芙菈絲緹,害芙菈絲緹的四肢深陷地面,直到剛剛才拔起。

「才那麼點高度,只要不讓格雷姆繼續加強重力妳就不會有事,既然如此我幹嘛要多花力氣救妳。」

「雖然你說得沒錯,但就不能意思意思做點緩衝給我嗎?」

「哼,與其抱怨,不如好好面對格雷姆,都是妳們的無能,害我無法好好地盡神父的本份。」

「就、就算多了摩爾結果也不會改變。在我的重力魔法面前任何人都無計可施,只能任我宰割!」

格雷姆再度發動魔法,芙菈絲緹趕緊往一旁閃避。但摩爾竟然一動也不動,任憑強大的重力施加在自己身上。

「哼,不過只是無法移動。我根本不需要動就能打倒你。」

「你還是一樣狂妄自大,給我去死吧!」

格雷姆利用重力魔法操弄一旁的巨石,巨石馬上以不自然的動作朝摩爾急衝而來,但就如摩爾宣告的一樣,他沒有半點動作,甚至還用盡全力站挺身子,不屈服於強大的重力之下。

摩爾明明沒做任何動作,他的腳底卻發出陣陣強光,強光快速往前延伸,一道厚實的石牆出現在摩爾與格雷姆之間,巨石猛然撞上堅硬石牆,瞬間就粉碎落地。

因為石牆的出現,格雷姆的腳下被挖出一個大洞,他瞬間失去支撐跌入洞裡,洞的深度雖深,但對能操控重力的格雷姆,高度差根本沒有意義。

不過摩爾的攻擊沒有就此結束,格雷姆的上空在他跌入洞口的瞬間就變為一片昏暗,摩爾將厚實的土牆化為一道沙瀑,覆蓋住大洞上的天空,並緩緩地說。

「就算你能操控重力又如何?你再怎麼操控也只能操控一小塊面積的重力。你有辦法就給我抵擋看看從四面八方不斷湧向你的沙瀑吧!」

摩爾不只將挖出的土石填回去,更挖取四周地面的土石化為瀑布,全數灌入格雷姆所在的大洞之中。

格雷姆嘗試轉變重力方向避免沙瀑落下,但是上方的沙瀑早已互向碰撞連結成一道廣大的沙幕,大到就算格雷姆改變沙幕上一部分的重力方向,也無法阻止沙幕的下墜。

格雷姆終於無計可施,大聲叫喚米特。

「可、可惡,米特,妳為什麼還不出手!」

米特此時終於有了動作,她迅速地揮動幾下小刀,就帶著格雷姆逃出生天。

「芙菈姊,這麼做就可以了吧……。」

「米特,謝謝妳。」

「米特,妳,為什麼!?」

米特雖然帶格雷姆脫離被活埋的命運,但並沒有讓他遠離敵人,而是將他移動到芙菈絲緹的身邊。

芙菈絲緹早已蓄勢待發,用盡全身力氣的一擊,紮紮實實地落在格雷姆身上,格雷姆的身軀如樹枝折彎似的緩緩落下,橫躺在地上失去意識。

這場艱辛的戰鬥,終於在摩爾與米特的協助下閉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