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到異世界,然後下面沒有了 01-31:他說了什麼

古今變 | 2021-01-06 11:24:25 | 巴幣 1254 | 人氣 213


第 31 章他說了什麼

  世家少主的反應一如日誌作者的預料,只是其中有個他難以理解的數字。
  「一百三十二……?」
  第一世代的人類壽命比起過去大約延長為四、五倍,而星際聯盟的主要族群則稍微縮短一些,平均壽命大約在二百年左右。但是成年的時間並沒有因此而延後,一百三十二歲早該步入青壯,甚至是初老的年紀,而不是眼前的慘綠少年。
  世家少主微微一笑,說:「我知道你的疑惑。這項行動需要你的協助,所以我要告訴你一些事情。我雖然是這個家族名義上的繼承人,但是因為某種原因,我大概永遠也無法接班。家族的常務現在都交班給遠房表親去打理,大事則由家父決斷,我其實不太涉及家族的事業。」
  日誌作者內心訝異,只能靜靜的聽世家「少主」繼續說:「我打從一出生就有種……特別的狀況。要知道第一世代的人類,與久遠前仍困守在一顆星球時期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完全是藉由科技的力量來延長壽命和拓展生存的空間。但是他們的身體能力實在太過低落,即使坐擁最尖端的科技,能改造到適合他們存活的星球並不多。」
  「當人口增加到環境不堪負荷之後,第一世代開始『清除低端人口』,把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人趕往資源匱乏,或是不宜久居的外圍星域。這批人十之八九根本熬不過半年,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們開始採用科技的力量來求生,有的將身體接上種種維生裝置,有的乾脆用基因工程的技術對身體進行改造。」
  「這是個漫長的過程,並且有不少犧牲和轉折,不過最終誕生出強韌的新人類,可以存活在與人類源始星球差異較大的環境。雖然改造星球的能力比不上第一世代,但是他們可以適應環境的能力更強,因此快速擴張,最後甚至包圍了整個第一世代的外圍,擁有足以與第一世代抗衡的勢力,被稱為『第二世代』,也就是我等的祖先。」
  「我的身體天生就具有某種抗體,會排斥體內任何經過基因工程改造的非自然組織。照理講是養不大的。因為只要這種非自然的組織存在,我的身體就是個生化戰場,而失去這種屬於第二世代的組織,我根本無法在大多數的環境下存活。」
  「不幸中的大幸是我出生在這個家族。我的父親為了替我延命,不惜暫緩如日中天的事業,以大量家產延請學者來尋求解方,其中甚至包括了著名的『弗蘭肯斯坦』。可是他得出的結論跟其他的名醫和生物學家一致:就跟所有的第二世代一樣,我的身體充滿了基因改造過的組織,而且正遭受自身抗體的攻擊,我之所以還沒死的唯一理由,就是第二世代的腦部大致上還是原始的組織,也就是跟第一世代完全一樣。因此而免受抗體的攻擊。雖然受到疾病狀態的影響,但是殘存的部份仍足以維持智能和意識。」
  「可是除此之外的生理機能,全部都已經破壞殆盡。看著我因為疾病、肢體和器官一個接著一個移除,接上維生裝置來苟活,向來無所不能的父親深受打擊,卻更加執著於為我找到一條生路,開始積極的探索失落的第一世代科技。而在深入研究第一世代滅絕的過程之後,弗蘭肯斯坦獲得一項技術的靈感,並提出一項計畫:結合他所擅長的『人造人』領域,替我造就一副完美的肉體,也就是你眼前這一具軀殼。」
  日誌的作者此時的震驚已經無以復加,瞪大雙眼注視著面前的少年形貌,聽他平淡的繼續說:「拜這副軀體所賜,我總算可以四處走動,弗蘭肯斯坦也達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成就。可惜是以完整的人類來進行設計,但我卻是殘缺不全。因此這具原本應該稱得上完美的軀體,還是有了限制。」
  少年臉色一黯,說:「我不能離開某個特定的裝置太遠,而這個裝置體積不小,但是十分精密脆弱。先前我為了幫家族的忙,勉強將這個裝置移動以前往遠方,結果造成了一些損傷,使原本穩定的病情加重,因此每活動四個小時就必須休養。」
  「在仔細研讀過弗蘭肯斯坦留下的設計圖和說明書之後,我知道只要不再逞強,就可以靠著那個裝置和這具軀體,存活得比任何人都長。但是還有另一個選項……如果讓那個裝置以完整的功能運轉,就能移除許多的限制,使我就算遠離那個裝置也還能行動自如。但是因為我的殘缺,這將會大幅削減我的壽算,不過……應該夠用了。」
  他凝視著日誌的作者,說:「我已經決定要這麼做,不想再繼續待在這無形的囚牢,所以我要請你幫這個忙,替我全面啟動這個裝置。我的家族一定不會同意我這麼做,特別是家父……不過合你我之力,這事一定能成。」
  出乎意料的真相和請求,讓日誌的作者頓時感到十分為難。憑心而論,他當然願意幫助這個「少年」完成夢想,但是現實中要忤逆星際聯盟的顯赫家族,其風險絕對不是他這麼一介商人所能承擔。
  少主看穿他的猶豫,繼續勸說:「裝置一旦全面啟動,對我造成的影響將無法逆轉,屆時父親大人再攔阻也沒有意義,要說服他讓我自由過完剩下的人生應該不難。」
  「話雖如此,但是他父親對這樣的發展必定不高興,更別提違逆他在先。到時他如果不忍心苛責自己的兒子,還不是把氣出在我身上……」日誌的作者心想。
  見他依舊沉吟不語,少主提出條件勸誘:「你一直想要復興故鄉,對嗎?我跟你保證,只要你幫我這個小忙,不但你一定不會受到絲毫的損傷和責難,而且不論你要讓故鄉變成怎樣,我都可以幫你實現!」
  日誌的作者怦然心動,他知道以這個家族的力量,這絕不是一句空話。況且以他們的威望,這少年既然親口允諾,自然不好再食言而肥。就算有什麼不滿,說不定還是會兌現承諾。原本形同破滅的夢想在此時死灰復燃,再度鼓動日誌作者胸中的雄心壯志,當下凝視著世家少主說:「好,一言為定。」
  接下來的發展一如少主的計劃,他調動守衛和僕役,日誌的作者則乘隙接近那個巨型裝置、按照少主的指示操作,再小心翼翼的離開。
  隨後裝置開始異常運轉,警報聲傳遍了偌大的莊園。等家主聞訊趕來、得知出了什麼事之後果然勃然大怒,然後面色陰沉的前來找少主談話。
  日誌的主人躲得遠遠的,看到家主又悲又怒的責備少主,最後卻忍不住傷心落淚、微微點頭,知道少主得償所願。但是看到少主又講了幾句,家主立刻轉頭望向他這邊,雙眉倒豎、眼瞳中像是有烈火燃燒,他立刻就有不好的預感。
  果然在少主力保之下,家主並沒有為難他,但是再怎麼樣也不肯幫他復興故鄉,要少主「自己想辦法!」之後,就拂袖而去。
  雖然失望,但是日誌的作者並不覺得意外。這時候他才知道,在那裝置全面啟動之後,少主大約只剩下二十年的壽命,家主終究逃不過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命運。對於間接謀殺他獨子、讓他過去的心血付諸流水的凶手,不去追究已經是天大的恩惠,根本不可能違逆星盟的國策,去實現那個不切實際的妄想。
  日誌的作者不由得捫心自問:「我害他犧牲了那麼長的壽命,最多只能再活二十年,真的對嗎?」
  可是看到少主喜出望外,神采飛揚的模樣,他也不禁替他高興。然而心中的愧疚,加上夢想再度成空的失落感,讓他只覺得意興闌珊,勉強擠出笑容對少主說:「恭喜你……那麼我就此告辭。」
  既然家主都已經明確拒絕,他也就不再強人所難,逼少主履行諾言。誰知少主反而說:「你要去哪?我還沒有幫你復興故鄉呢。」
  日誌的作者大吃一驚,沒想到少主居然仍舊堅持要完成這樁交易。在他驚喜之際,少主說:「我知道第一世代有項秘寶,無論你想讓故鄉變成什麼樣子,它都可以為你實現。只要我們合作,一起取得這項秘寶,你的夢想就能實現。只不過……」
  停頓了一下,少主才繼續對他說:「家父還在氣頭上,雖然不會再干涉我,但是大概也不願意幫助我雲遊四海,所以我希望能加入你的船隊、到處去遊歷。」
  以他目前的財力,當然不在乎多養一個閒人,更何況他覺得少主再過個二十年就得死,全是他的責任,二人又意氣相投,當然一口就答應:「那有什麼問題。這秘寶……真有那麼神奇?」
  少主回答他說:「根據家父的考證,第一世代的成就幾乎可以說是奠基在這項秘寶之上。星盟花了無數心力想要破解這項秘寶的科技,可是到了現在,所知依然只有九牛一毛。」
  他心中雖然暗喜,卻也隱隱覺得不安,問少主說:「如此關係重大的寶物,我要如何才能取得……借用?」
  少主神秘的一笑,對他說:「我帶你去,到了那裏自然就知道。」
  他著實不願意錯過這個千載難逢,而且說不定是唯一的機會……就算先前還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經過這次的事件,世家的當主也一定會把那個可能性活活堵死。
  因此他決定無視心底拉響的警報,對少主說:「那就帶路吧。」
  儘管下定決心,可是當他發現少主領著他往星盟中樞的軍事重地前進時,還是忍不住打了退堂鼓。然而少主信步向前,一路上看似戒備森嚴的防衛系統卻沒有什麼反應,就算偶爾有機槍炮口對準他們,也是很快就垂了下去。這讓他稍微定下心來,想著:「聽說他們家族負責探索第一世代的科技,應該是因此而享有特權、得以自由進出吧。」
  穿越層層的門戶關卡之後,他們停駐在一處由完全由金屬打造而成的巨大半球型庫房前面,他知道目標就在眼前……雖然不知道裏頭究竟是什麼。
  少主的神情也很奇特,就好像是遊子回到了故鄉一般,抬眼望著緊閉的庫房大門,神識似乎飄往遠方,過了半天才彷彿夢囈般的說:「好久不見了……神……」
  少主微微一笑,對日誌的作者說:「自從得知我有不治之症後,家父獻出了過半的家產和政壇上不少重要的位置,換取接觸第一世代遺產的機會。因為他相信那些失落的尖端科技之中,一定存在拯救我的希望。事實上,當年他帶著我……殘存的部份,來到這邊的時候,就曾經親口這樣說過。」
  少主的笑容中略帶幾分苦澀,接著說:「他所不知道的是,他的想法完全正確。在那個時候,這個過去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的秘寶不知為何啟動了,而且對我說話。」
  日誌的作者吞了下口水,問少主說:「它……它說了什麼?」


創作回應

水墨靜
心中的愧咎(愧疚)
2021-02-24 19:15:21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2-26 01:32:2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