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隻狼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4-9)荒廢寺院 隔壁山坡地

伊奴 | 2021-01-06 01:32:01



4-9



  在異世界被長了獸角,穿著騷爆改短和服的美少女請去家中泡茶,實則上是強迫推銷草藥,仁雄決定靜觀其變。說真的,對方這麼熱情,給她買包十全、肉骨茶,晚上回家煮藥膳火鍋也是很好。

  像這排就分類的很用心:左盤龍、龍涎香、望月砂、白丁香、白馬通、雞矢白、五靈脂、夜明砂、蠶砂。仁雄第一次遇到這分類收這麼齊,這些中藥分別是鴿子的大便、鯨魚的大便、兔子的大便麻雀的大便、馬的大便、雞的大便、鼯鼠的大便、蝙蝠的大便、蠶大便。說是至尊大便禮包毫不為過。


  嗯……參觀完草屋內各式各樣的罈子、瓶瓶罐罐,還有大便,實際情形就如仁雄預想,沒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這是當然的,4★R以下的回復藥、解異常道具,穿越寶商城就能訂購,穿越使者根本不缺這類道具。牛王吉光在來之前誇下海口,說她藥很好,應僅限於造福鄉里。


  不過,看著這佔了草屋幾乎整整一面牆,實木製,榫卯結構的百眼中藥櫃,仁雄佩服獸角美少女的用心。除了和堆積如山的草藥為伍,她的生活起居十分簡單,兩張草蓆、書架,一幅掛畫,沒了。這裡的冬天絕對很冷。仁雄想著自己若一個人生活在這兒,肯定空虛寂寞。


  另一方面,泡茶燒的開水,她居然用玻璃製的快煮壺。這不是跟買票去九族文化村,體驗原住民生活,再大口吃土耳其冰淇淋嗎?……還是只是單純在江戶時代看到明治維新的科技。


  「我以為妳會招待我什麼靜岡玉露、宇治抹茶那種,居然這麼現代。」仁雄盤腿坐在蓆上,手指摳摳臉頰的他微笑著。


  「這個比較合你口味啦,是你說你不喝酒的,我想來想去只好拿舶來品招待你。」牛王吉光坐在仁雄對面。她手裡拿著的那包方形鋁箔包,果然,撒入茶壺的是蓬萊仙種,就是,阿里山冰茶。


  「那是什麼?」和獸角美少女共品茶飲,仁雄問著中藥櫃上的葫蘆,想讓氣氛沒這麼乾。


  「那是傷藥葫蘆。」起身的她小心翼翼將櫃上葫蘆取下,放到茶几邊,讓仁雄就近觀看。雖然,仁雄大半時間都在注意美少女差點走光的裙衩。


  「哦?它有什麼功用?」回到這顆葫蘆,尺寸和寬度都剛好讓人繫腰,葫蘆也確實附了錦緞編織的繩子。仁雄手機掃下去發現可不得了,這葫蘆居然是穿戴式裝備,還有SR等級?


  「這個葫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自動盛滿泉水。泉水可以恢復體力,如果給穿越使者使用,是回生命力百分比的,基礎等級就有30%哦。」她手指頭戳了戳放在茶几上的葫蘆,笑著解釋。


  「回生命百分比?這顆葫蘆有這麼厲害哦?這是妳做的嗎?」仁雄瞪大眼睛。要知道回生命百分比的道具,稀有等級都蠻高的,這個還只算CD而已,堪稱神奇永動機。


  豈料,當仁雄問起葫蘆製作者時,獸角美少女稚嫩的小臉,竟不住泛紅。


  「不、不是啦,是英麻做的。」又羞又氣的她小手將葫蘆收到茶几下的收納空間,覺得仁雄那壺不開提那壺,雖然也確實是在講葫蘆。


  「英麻是誰?」仁雄納悶。


  「葦名城的藥師啊,她有時候會到這裡找佛雕師傅……說不定你有見過她。她就是警告不知名瘟疫在國內蔓延的吹哨者,疫情開始時她就寫信給將軍大人,懇求他江戶運動會不要辦,後來,就被流放到這了。」經這麼一說,仁雄想起來了!就是最早在荒廢寺院遇見的女藥師。想不到這瘟疫不只在葦名戰國,原來日本境內都有,光想就覺得很嚴重,還是不要辦奧運吧。


  「她怎麼會送你這個?」仁雄問。


  「我借來當悶燒鍋。」牛王吉光說。


  「……真假?」仁雄話一出即刻摀住嘴巴,表情仍讓人輕易就能看出,他有笑。


  「我只是講的白話些,方便你能懂啦。我是要煉丹用。」獸角美少女抓了抓自己的犄角,不知怎麼該跟仁雄解釋。簡單說就是這裡的設備不足,資源稀少,她一個治療型巫劍沒有自己的道觀、煉丹爐,連調合道具都不方便!


  「唔……所以這個葫蘆可以把不同道具調在一起?」


  「呵呵,你答對了,經小女子精心調配設計,除了原本回血,還多增加很多強化buff!我已經把防恐跟解毒調在一起了,吸一口就能解唷。」牛王吉光讚賞著穿越使者如此識貨,舉一反三,立刻興奮告訴他葫蘆的妙用。


  「聽起來很不錯啊!這很有價值,不然我跟妳買這個。」仁雄道,美少女卻在此時搖了搖頭。


  「沒啦,這個不賣。」她說。


  「蛤?為什麼?難道這顆傷藥葫蘆跟地球一樣只有一個嗎?」仁雄失望的聲音,他同時看見美少女迴避的視線。他知道牛王吉光心裡十分過意不去,剛進門沒多久,仁雄就說可以買薑母鴨燉包,而仁雄也確實消費很多藥材,還有火鍋料,它們現在就一綑一綑堆在門邊,支付寶都刷了。


  若只是煮火鍋,去全聯福利中心買就好了,現在下載PX Pay,還能累積福利點數。拿來煮藥膳鍋的藥肯定滿足不了穿越使者。


  「那個傷藥葫蘆,已經跟我的靈魂綁在一起。它是我的壓箱寶,只有我未來的主上才能使用它。」她朗朗道。仁雄恍然大悟,這個比原製作者還強的傷藥葫蘆,就是她的核心系統,因為牛王吉光的屬性是治療起家,這就是她努力一番後搞出來的超強化版葫蘆!


  「所以我要把這顆葫蘆打包帶走,一定只能跟妳簽角色契約嗎?」仁雄歪頭打量著獸角少女,半晌,這才看見沉默的她猛然點頭。


  「……對!可是我要先跟你約法三章哦!我不要當倉管,也不是主上的性玩具,你如果真想要我跟那只傷藥葫蘆,在契約中就只能立我為唯一主武器。」不知怎地,美少女講著講著還有點光火。草蓆上的她在仁雄面前小手捲著,坐立難安。仁雄知道她早就設計要來這麼一齣,否則她也不會主動邀仁雄來家裡,但到了正面交鋒的階段,談判依舊充滿考驗。


  「主武器的意思就是,我還是可以在戰鬥中使用其他武器,是這樣嗎?」僵持了一會兒,仁雄開口。


  「呃……對!我只要能夠在戰場有貢獻就好,只要能夠幫到主人,首功是誰我並不在意的。我……也不是那種占有慾很強的巫劍。」牛王吉光呆了一下,這才清楚交代她的立場。上一位這麼認真思考她提案的穿越使者,她早忘了。難道這打扮像補習班招生業務的男人不同嗎?


  「佔有慾不是很強啊……?那麼,妳之前有替主公立下什麼功績?」仁雄複誦對方的話,將目光移向屋內一直沒有聊到的那幅掛畫:那是一位武家大人在林中以短刀斬殺白狐。這怎麼看都像在畫她。


  「我曾經一刀斬死白狐,挽救主公的性命。」她說。


  「還有嗎?」仁雄問。


  「……」嗯,看來是沒了。見現場又變得尷尬,仁雄急忙拿起裝茶的小碟子做掩飾,他想對方依舊有看見自己嘴角上揚,此時的巫劍少女臉色非常臭,很快的,她把頭別過去了。


  「啊我就爛啊!我又不是天下五劍,或是刀劍亂舞那些劍男人,人家女生咧!好啦,你走啦,去找你鍾情的角色,燉包記得帶走,免得回到現實世界吃不了肉骨茶火鍋,哼。」居然連我就爛這種話都說出來了,看來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仁雄可以想見遇見他之前,巫劍女孩不知碰過多少壁。調侃她、奚落她,改問她要不要簽短期租用,實則想騙砲的應該也有。


  可瞧著她坐在自己面前,氣噗噗,難堪的樣子,仁雄打定主意非要將她打包回去。說實在的,牛王吉光提的約法三章,對穿越使者有點不自量力,若非遇到他,她搞不好十輩子都要在這裡賣草藥,當普通NPC。


  「我記得穿越輔導員跟我說過,在單人冒險中,身為穿越使者的主要武器,是必須獨當一面的,如果攻擊力低,每天在異世界會像在地獄一樣。那句話要怎麼講我想一下。『沒法周回』,」


  「『全是喇雞』……」她小聲應著。是的!在穿越寶,就是要速刷!效率!雖然牛王吉光確實是秀色可餐,一頭好騎好抱的小母牛,身嬌輕柔易推倒,還可以打奶砲,但在這個女神氾濫的時代,多的是可以一邊照顧好主人的小頭,一邊打出鉅量傷害的老婆。


  「那妳除了想上戰場殺敵,還想做什麼?」仁雄問。


  「當大和撫子吧。別看我這樣,我什麼都肯做呢!哼,不選我是你的損失。」


  「好啦就這樣吧,我明白妳的意思。」


  「欸????」牛王吉光本就大得離譜的水汪汪眼睛,現在大到快跟雞蛋一樣盯著仁雄:他將收在茶几底下的傷藥葫蘆拿起來,拔開塞子像灌舒跑。她知道這個動作由穿越使者來做,不可能發生!除非,『那件事』成立了


  「你怎麼?怎麼會?等一下!?等一下!?欸?為什麼?」六神無主的她難以相信眼前發生的事,臉越來越紅,終於,仁雄將傷藥葫蘆放回桌,一手按在盛阿里山冰茶的茶壺旁邊。


  「怎樣,妳想反悔嗎?嗯……這到底什麼口味,喝起來好像加了波霸的麥香紅茶。簽契約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給我把口味改成無糖的。」仁雄說著將傷藥葫蘆一次乾杯的感想。喝完後他有點想尿尿,這應是提醒他時候不早,該回現實世界睡覺了。


  「主上。請……摸我的頭……」眼前的獸角美少女,前一刻還在草蓆上腿開開隨興坐,忽然換成土下座。這跪禮之標準,仁雄以為自己成什麼黑道大哥,被欠債者女兒謝罪。


  仁雄遵照牛王吉光的話,將手按在她金色長髮頂端,就是那對肥碩的白色犄角。不一會兒金光併發,她的金黃和服、黑窄短裙,與她雪白的肌膚一同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把烏木金框,華美的帶鞘短刀,讓仁雄牢牢握在手裡。


  「主上能聽見我的聲音嗎?」那娃娃音就出現在仁雄腦海。仁雄想著原來合而為一是這種感覺,真是幻聽幻視。


  「那就先這樣了,『大和撫子』,明天從灰燼墓地開始幹活。有角色契約在,妳該信得過我吧?以後,我們就要一起生活,別太拘束啊!我對妳絕對不會客氣的。」仁雄簡單頒布命令。他要下線了。


  從異世界返回台南,仁雄把方才收購的大量燉包全收在廚房收納空間。他拆了一包扔進鍋子,再放入薑片、兩瓶米酒、黑麻油、鹽一匙、冰糖一匙。


  然後冰箱食材拿出來,消夜來個帝王食補,薑母鴨!


377 巴幣: 1128
David
宵夜吃這麼補⋯⋯等等要叫大天使嗎?o(≧v≦)o
2021-01-07 00:41: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