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小說】靈魂的羽毛-命定錄|半島輓歌 I

蕾蕾‧亞拿 | 2021-01-06 00:56:49

連載中《命定錄》
資料夾簡介
時間線發生在〈錫安傳〉前後的故事集,風格較為輕鬆,嚴謹度較主線低,依故事需要可能會稍微偏離既有設定;有機會暴雷主線發展,但個人認為並不會影響閱讀主線的樂趣。

「蕾…蕾蕾,醒醒,快到囉。」父親輕拍蕾蕾的肩膀。

「嗯…」蕾蕾不情願地睜開眼睛,倚賴些許意志力,讓臉頰離開舒服的手肘,眨眨迷茫的眼神瞄向一旁的艙窗。

此時,窗外的景色剛好脫離濃厚的白雲,刺眼的陽光扎進艙內,讓蕾蕾忍不住多眨幾下眼睛。她重新從圓形的窗子望出去,「浦洛半島」出現在這圈金屬框中─

它的北方與幅員遼闊的「薩奧連大陸」緊緊相依,蔚藍色的海洋環伺在周圍,幾艘大船悠悠而行,在這大藍被子上擰起條條白色皺摺;半島上除了陡峭的山陵外,從海岸到坡地,只要可以蓋房子的地方,全都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建築物。

「浦洛」是六聖王都─「康國」南方的藩屬城邦,因有得天獨厚的歷史脈絡與地理優勢,在命運的推波助瀾下,發展成聲名遠播的國際港都,扮演強權間的非戰區已有五十年之久。西方城邦的貿易品經由水路匯聚到這裡,再由此地運到東方各大城邦,反之亦然;它宛如世界貨品的心臟,為各地的經濟輸出需要的「養分」。

「還以為飛船會比海船舒服一點,結果連夢裡都是螺旋槳的聲音,嗡嗡嗡嗡吵死人了…」蕾蕾抱怨著,一邊把散落在腳邊的零食袋抓起來,然後一起塞進一個最大的袋子裡。

父親苦笑:「這也沒辦法,沒抽到離螺旋槳遠的位置,回去的時候再看看有沒有機會吧。」

蕾蕾將手肘架回窗戶旁的小台子,以手掌托著下巴,好讓自己能不費力地盯著外頭的景色發呆。

發現女兒擺出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父親幫蕾蕾把過長的側髮撥到耳後:「寶貝,怎麼啦?」。

「沒什麼,」蕾蕾沒有改變姿勢:「在想你出發前說的事。」

父親翻起雙眼,努力回想三十個小時前自己到底說了些什麼…一定要逛的街道?必看的夜景?不吃會後悔的東西?還是─

「你的工作啦。」蕾蕾貼心提醒。

哦對!是那些事。

以某種立場而言,此行的目的可不受當地管事者歡迎呢。真不愧是聰明的女兒,沒有直接把事情說出來,特別是在狹小的船艙中,俗話說「隔座有耳」嘛。

不過也因為蕾蕾的「暗示」,父親才意識到自己是多麼輕忽一個十幾歲孩子的感受,居然會在上路前,用隨興的態度道出此行的「先備知識」,現在可難辦了…

父親正想說些什麼話安撫她時,一名船員走進船艙,舉著喇叭狀的擴聲器,對乘客宣讀降落的注意事項。於此同時,乘客們躁動起來:說笑的、收拾行囊的、呼喚同伴的,整個船艙瞬間鬧哄哄;船員也不甘示弱似的,扯開嗓門,用更大的聲音把該說的內容說完。

看來感性的對話暫時無法實現了,父親只好輕輕撫摸蕾蕾的後腦杓,一廂情願地希望這樣能讓她好過一些。

約莫一刻鐘後,飛船輕輕降落在海面上,捲起兩道絢麗的浪花。螺旋槳轉動的速度明顯慢下來,但動力並沒有完全停止,它用著能夠緩緩推動飛船的轉速,幫助飛船小心翼翼靠向浮橋。

判斷距離差不多了,船員們關閉螺旋槳的動力,並且拋下船錨;浮橋上的工作人員也十分幹練,迅速用繩索將船固定在浮橋邊。待船身搖晃的幅度小到幾乎可以忽略時,工作人員立即將迎賓梯架到甲板上,讓乘客得以平安下船。

走完長長的浮橋,穿越阻隔風浪的候船迴廊,來到一間審查入邦許可的小廳室。乘客們自動列隊成行,依序將文件交給入邦官檢查。

審查的速度非常有效率,很快便輪到蕾蕾他們。入邦官翻閱文件的同時,忍不住對父女倆的頭髮多瞄兩眼,這不能怪他,畢竟在普遍黑頭髮的國度中,具有色澤的白色頭髮確實特別了點。

辦完形式上的入邦手續後,他們進入一扇攀滿「康風」雕飾的大門,富麗堂皇、人聲鼎沸的關口大廳即刻出現在眼前:幾根高聳又碩大的石柱頂著透明天花板,讓自然光灑落在整座大廳;從石柱到橫樑,都有蛇龍形生物雕飾攀附著,幾根大樑還是直接雕成栩栩如生的蛇龍,傳遞出蛇龍撐起天空的意象,工藝技術之精妙;大廳內充斥著候船與下船的人們,在一片黑髮之中,發現不少同是異邦之民,對離鄉數千里的人而言,情感上難免倍感親切呢。

父女倆在大廳中趨步而行,蕾蕾緊緊牽著父親的手,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人流捲走了。

「嗨!威廉!」

一名黑頭髮的男子迎面走過來,用高亢的聲音呼喚父親;父親看到他,便興奮地舉起手,與那人挽掌又碰肩,展現出相知相惜的情感。

隨後這人看到一旁的蕾蕾,並向她投以更熱情的笑容。

「嘿~小美女!」他的兩隻手臂撐在彎曲的膝蓋上,讓雙眼與蕾蕾平視,用著格外溫柔的口吻說道:「好久不見,上次見面時妳才剛會走路而已呢!」

父親在一旁苦笑著:「她早不記得你了吧。」

「咦是嗎?」這人驚呼,不過他的表情跟語氣浮誇到一聽就知道是裝的。

這男人的年紀似乎跟父親差不多,身形魁梧強壯,身高卻較矮一點點。身穿常見的康國服飾:寬鬆的白罩衫與黑長褲。髮型有點像短版的獅子鬃毛,臉上沒有鬍鬚,有著濃眉鳳眼;看上去完全就是道道地地的康國人,不過說起「拉奇語」倒只有少許口音。

他溫柔地伸出粗大的右手,自我介紹道:「蕾蕾妳好,我的康語名字叫『公孫·耀』,以前妳的爸爸媽媽都稱我『達威』。就是我拜託妳爸爸千里迢迢來『浦洛』的,這幾天你們是我的貴賓,有任何需求都可以跟我說,請多指教囉!」

蕾蕾輕握達威的手,回以微笑:「你好,我叫『蕾蕾·亞拿·懷赫爾』。」

聽了蕾蕾的自我介紹,達威沒有立刻鬆手,而是定睛多看了女孩一眼,隨後才輕聲說道:「妳的眼睛真漂亮,跟妳媽媽一樣呢。」

蕾蕾熟稔地瞇起眼睛,用靦腆的笑容收下讚美。

坦白說,這些年來那句台詞已經聽了不下數十次,聽得蕾蕾的耳朵都快長繭了;每個宣稱認識媽媽的人無不例外,甚至在他們開口前,蕾蕾就能猜到誰準備說出那句台詞。

以前蕾蕾會對此感到不舒服,更會因此生氣。但隨著心智越來越成熟,壓抑真實感受之餘,她似乎開始能夠理解他們的心情了,有時還不由覺得,他們可能比自己更想念媽媽。

達威挺起腰桿,對父親說道:「走吧,車在外面,我們路上再聊。」

一行人來到泊車的廣場,各式各樣的「車」聚集在這裡,無論是傳統的獸力車、純獸力坐騎,甚至是近幾年才逐漸普及的煤油車,應有盡有;儼然就是一場小型的代步工具展示大會。

他們坐上達威的獸力車─以一隻陸行禽鳥「小摩亞」為動力的小包車。在韁繩的鞭策下,小摩亞邁開牠壯碩的鳥爪,拖著包車踏上通往市中心的道路。

包車只有一排座位,還好蕾蕾個子嬌小,能分到父親與達威坐剩的空間。她靠在座椅的護欄邊,耳邊有意無意接收著身旁傳來的嚴肅話題,眼睛呆望車外,任憑一幕幕陌生的景色掠過眼前…

父親跟達威說的那些關於浦洛的事,蕾蕾都再熟悉不過,無論是從父親那得知,還是在報章書籍裡看過。但對蕾蕾而言,那些都只是眾多知識中的冰山一角罷了,對她的生活一點意義都沒有。真要說有什麼影響的話,應該就是因此有機會到遙遠的東方旅遊吧。

隨著座車持續前進,新的物景不斷被揭示出來。蕾蕾注意到,剛離開空港時,外頭盡是人煙稀少的小平房,不久後逐漸變成有點人影的小鎮聚落,路上爭道的對手也開始出現了。接著忘記過了多久,回神才發現街邊的樓房都抽高了四五層樓,街上穿梭的人車也如水庫開閘,滿到幾乎要淹起來。

原來這才是「浦洛」的真實風采─一座世界級的港都。

注意到女兒改變坐姿,對著車外的世界伸長脖子,後腦勺還轉個不停,父親不覺莞爾:「怎麼樣?有比家鄉的貿易月熱鬧嗎?」

「嗯嗯!」蕾蕾回頭,眼睛泛著光芒:「好熱鬧,房子也都好高!」

達威哈哈大笑,回道:「因為可以蓋房子的土地不夠多啊,只好向上發展了。」

笑完,達威臉上的笑容很快就不見了,繼續剛才未了的話題:「就像我說的,這裡已經不是十幾年前那個自由的灰色地帶,康國那隻血淋淋的手早就伸進來了,多數人卻已經吸慣了血腥味,就以為那是硬幣原本的味道。」

父親輕輕嘆口氣,與蕾蕾望著同一個方向:「這次的對手不好對付呢…」

「時空條件差太多了,」達威繼續說道:「錫安事件已經鋪路兩百年,我們剛好接到最後一棒罷了,只需要順著走上去便行。而浦洛這件事…」

達威停歇一會,語氣略為惆悵:「說不定只是開始而已。」

他們在水洩不通的街上走走停停,費了點時間才跨過那短短幾條街,終於抵達目的地─父女倆下榻的旅店。

蕾蕾第一個進到房間,把行囊往床上隨手一扔,便迫不及待的跑到陽台眺望遠景。

在這座城市裡,七樓並不算高聳的樓層,但對於立足在山坡上,擋住視野的高樓房都集中在一側,以至於能幸運賞見一隅海景的旅店來說,已經讓蕾蕾很是滿足。

「好漂亮!」蕾蕾回頭,興奮地對隨後跟來的父親說道。

父親沒多說什麼,只是微笑著,並把他大大的手掌搭在蕾蕾頭上。達威也踏進陽台,為父女倆揭露潛藏在眼前的「秘密」,例如哪個方位有好吃的東西、哪個方位可以玩水、哪條街一定要去看看、哪裡可以觀賞到海洋生物,以及看夜景要上哪一座高塔。

看時間差不多了,父親帶蕾蕾回到房裡,讓她坐在床邊,自己則拉了張椅子坐下。

「蕾蕾呀,」父親看著蕾蕾的眼睛,語重心長說道:「就像出發跟妳說的,這幾天我都要跟達威去辦些事。那些事很嚴肅、很麻煩,同時也很可怕,但浦洛的人真的很需要我們的支持,所以我要去幫助他們。沒辦法陪妳我很抱歉,妳會感到寂寞嗎?」

蕾蕾搖搖頭,並從背包裡取出一本小冊子,攤開寫滿筆記的頁面,炫耀道:「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也有自己的行程哦,你看!」

父親笑了,那笑容雖然藏了點落寞,同時又透露出無比的驕傲。

「這些妳帶著吧,」父親將一個厚厚鼓鼓的小布袋交給蕾蕾:「裡面除了有零用錢,還有妳的入邦證件、這間旅店的擔保證明、房間鑰匙,以及家鄉的異邦使館地址,萬一出了什麼事,這些都可以幫助妳。」

「一般而言,」一旁的達威也補充道:「這城市對從西方來的人還算滿友善的,不過還是小心為上,盡量在人多的地方活動,不要讓自己落單了。」

「對了,」說著,達威將一頂報童帽交給蕾蕾:「這頂帽子送妳,髮色太過顯眼應該還是會有點困擾吧。」

蕾蕾戴上帽子,對著能隱約反射人影的落地窗擺擺頭,露出滿意的笑容,回頭送達威一個燦爛的笑容:「謝謝你。」

在旅店大廳與父親道別後,蕾蕾開始了她的「浦洛之旅」。

◆◇◆

從下飛船到現在,已經過了差不多五個小時,兩小時前與父親分開,往肚子裡塞兩顆「鳳梨皮麵包」是一小時前的事,好吃歸好吃,但一次塞兩顆真不是好主意…

蕾蕾在成群的人形蠟像間悠然漫步著,想看看這座家鄉也有的同名蠟像館,千里之外有沒有展示特別的人物,順便讓肚子裡的東西消化快一點。

她看著一尊尊被雕塑得維妙維肖的世界名人,猜想如果有人混進蠟像裡面假裝是假人,應該沒有人認得出來吧。

突然間,蕾蕾發現一尊特別的蠟像─

看上去是一名年輕的少女,身高跟蕾蕾差不多,全身穿著黑色衣服,頭上戴著工地工人會戴的防護帽,眼前有透明的護目鏡,口鼻掩著面罩,手上握著一柄遮雨手杖。奇怪的是,怎麼找就是沒找到它的介紹板。

蕾蕾好奇的盯著這尊蠟像看,越看越覺得…它的眼睛被做得真好,彷彿泛著淚光呢。

「噗哈!」、「咦?!」

那尊「蠟像」像是缺氧一般,發出很大的換氣聲,接著拉下面罩大口呼吸;蕾蕾被她的舉動嚇得往後彈一步。

原來真的有真人混在裡面啊!

喘幾口氣覺得舒服點後,她對著蕾蕾苦笑,並把食指舉到嘴前,比出一個噓聲的手勢,隨後便「恢復」原本的動作,繼續裝蠟像了。

蕾蕾正覺得很有趣,想多看她一會時,一名蠟像館工作人員從不遠的轉角處出現,對著蕾蕾這方向怒斥一聲。蕾蕾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便發現那尊假蠟像如同看到鬼似的,拔腿狂奔,一溜煙就不見了。

那名工作人員象徵性地追趕一下,不過沒跑幾步就放棄了,調頭時還不忘碎嘴幾句。至於罵什麼就不得而知了,畢竟蕾蕾聽不懂在地方言,但能肯定的是,他一定趕了「假蠟像」很多次─從那股煩躁的情緒感覺得出來。

在剩下的逛館時間裡,蕾蕾更仔細尋找有沒有其他假蠟像混在其中。她幾乎把每一雙眼睛都盯過一遍,還故意對它們吹氣,可惜再也沒發現第二尊假蠟像。

逛完蠟像館,蕾蕾在戶外找了張長凳,翻閱她的小冊子與地圖,要在眾多選擇中挑一個不會後悔的。

「海洋生物公園的『海底世界』很漂亮。」

這推薦來得又近又突然,嚇得蕾蕾原地彈了一下,好在沒摔下凳子。

蕾蕾從驚嚇中回神,發現身邊坐了一名少女,正對著自己傻笑。仔細一看,除了臉上少了護目鏡等裝備外,其餘特徵都跟剛才那尊假蠟像一模一樣,手邊那柄遮雨手杖更是不言可喻的鐵證。

「妳…妳是剛才的…」蕾蕾結巴著。

少女笑了笑,還俏皮得扮起鬼臉:「是的,我就是剛才的詐欺者。」

這名少女擁有及肩的黑髮,相貌清秀漂亮,看起來年紀應該跟自己差不多;她說著不甚流利的拉奇語,用的還是簡單的辭彙,想必是當地人吧。她給人感覺落落大方的,一點也不怯懦的樣子,應該是很好相處的人。

「為什麼妳要偽裝成蠟像呢?」蕾蕾好奇追問。

少女想了一會才開口說道:「用特別的方式,想告訴所有的浦洛人,還有異邦人,很多浦洛人真正的信念。」

蕾蕾懂了,原來她就是父親與達威口中的抗爭者,想不到自己無意間就結識一位了。

「白色頭髮好特別,」少女指著蕾蕾帽子下披散的頭髮:「可以摸摸看嗎?」

聽此,蕾蕾大方地將一把頭髮遞到少女手中。

「好漂亮、好夢幻!」少女小心翼翼撫摸著蕾蕾的頭髮,彷彿正捧著一隻珍奇小動物一般,讓蕾蕾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少女突然想到還沒介紹自己,便指著胸口說道:「妳不容易說康國的名字,叫我『小林』就好了。」

「小林妳好,我叫蕾蕾。」蕾蕾微笑著,並用手指幫頭髮梳得整齊一些。

「能跟妳一起去玩嗎?」小林雙手合十,誠懇拜託道:「想多練習拉奇語,我可以當妳的導遊。」

小林提出了一個蕾蕾怎麼樣都沒料想到的要求,讓她有些受寵若驚,不過想想,有位當地人作伴也挺好的,還可以順便認識一下父親想幫助的人。

於是蕾蕾便爽快答應了,然後故作幽默將地圖摺一摺交給小林。

小林接下地圖,也風趣的舉起一隻手,左右輕輕搖晃,模仿起導遊揮舞小旗子的模樣。

兩人不由得相覷一笑,收拾起隨身行囊,踏上更有趣的旅程。


未完待續→


24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